傲娇女王.pdf

傲娇女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都说总裁人人爱,为何他倒追都没人要?
自恋狂总裁倒追铁齿铜牙傲娇女王,
分分钟叫人泪流满面。
爱情遥不可及,总裁还需努力。
傲娇女王难惹,总裁勇气可嘉。

总裁不可怕,就怕总裁太黏人。
叶栩栩就是想不通,自己大好女青年一名,为什么偏偏摔在阮忌廉这块绊脚石上了?自己没做过亏心事啊!
他潇洒多金?他帅到没朋友?他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钻石王老五?可跟她有什么关系啊!
更让栩栩气愤的是,这个自恋到家的家伙竟然能扛下自己的唇枪舌剑攻击!她心很累有没有!
她一逃再逃,他一追再追,被总裁骚扰的日子就这么啼笑皆非地开始了……

编辑推荐
青春作家龟心似贱的最新爆笑力作
青春作家龟心似贱换笔名打造最新力作,演绎中二土豪与毒舌傲娇的爱情闹剧。
随书附赠精美书签

都说总裁人人爱,为何他倒追都没人要?
自恋狂总裁倒追铁齿铜牙傲娇女王,
分分钟叫人泪流满面。
爱情遥不可及,总裁还需努力。
傲娇女王难惹,总裁勇气可嘉。

名人推荐
读者评价:
龟心似贱一直是我很爱的写手之一呢!非常喜欢她轻松又温馨的文风,非常期待她的这篇新文。
——小鹿
很喜欢这种欢喜冤家的文,栩栩和大Boss的爱情故事真是让人啼笑皆非。每次看到他俩的互动都好好笑。
——荷叶田田
傲娇和中二病的搭配真是太赞了,看到栩栩每次都能把自恋Boss气到要吐血就觉得好萌啊!即使这样Boss也对栩栩宠溺到不行,真是太有爱了。
——菲菲

作者简介
李羊羊,原用笔名龟心似贱,青春作家。短篇遍布各大青春刊及情感刊物,希望能用笔下的文字为大家阐述不一样的青春。代表作:《蔷薇纷飞一路向北》《倒贴女王》等。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游轮派对
第二章  阮忌廉的人生阴影
第三章  生存体验
第四章  患难时分
第五章  白鸽男孩
第六章  Boss驾到
第七章  醋意泛滥
第八章  悲催表白
第九章  得不到情结
第十章  少爷的计策
第十一章 衰运帅哥
第十二章  泳池大战
第十三章  倒追?倒追!
第十四章  追逐游戏
第十五章  情难自禁
第十六章  表白
第十七章  日益深远
第十八章  虚惊
第十九章  全世界下雨
第二十章  爱有千千结
第二十一章 阴差阳错
第二十二章 命中注定

文摘
“游轮派对?一堆长相跟财富不成正比的富豪跟一群脸上写着‘我很贵’的做作名媛肆无忌惮地在海面上鸡鸣狗盗?我为什么要去?”
D.R珠宝公司的设计G组办公室,大概是整个公司大厦最寒酸的区域了,不仅在地理位置上紧挨楼层卫生间,且这个被遗忘的地方仿佛是从一个废弃的杂物间改造而来的,常年散发着一股诡异的霉味,虽然空间宽阔,但因为装饰风格简洁过度,反而显得有些冷清。而此刻,身为G组首席设计师的叶栩栩小姐,正在跟比她大不了几岁的G组课长林络绎抗议,表示自己不愿参加公司为了答谢客户而举办的年度豪华游轮派对活动。
林络绎头疼不已地看着眼前这个一旦打定主意就很难说服的家伙—虽然有时候她会觉得栩栩我行我素、坚持原则的风格其实是自己一直想要拥有的,但是大多数时候她是一边爱惜她才华横溢的想法与创作能力一边被她不肯配合的种种举动折磨得苦不堪言。
“栩栩,机会难得,即使作为员工福利,每个组也只有一个名额而已,你要知道我争取下来有多不容……”
“那就给别人,还能换来好名声!”打断络绎的苦口婆心,栩栩丝毫不为所动。
那好吧!络绎耸了耸肩膀,决定使出动撒手锏:“公关组从大前年开始就放话嘲笑说我们G组无美女,这次派对,他们更是把乔芙妮推了出来。栩栩,整个组里,我不相信有人比你更适合去跟那个大胸妹应战,除非你觉得自己穿起礼服一定比她逊色……”
栩栩的眉毛在一点点挑高。络绎知道,这是“叶栩栩很不爽模式”开始启动的征兆。
果然,当络绎话音落下,栩栩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哼,就算她比我多了一对D罩杯,老娘也有办法让她无地自容!”
“那……”络绎大喜,故意拖长声音,“你的意思是……”
“借我钱做两件礼服,姐还你一次扬眉吐气!”栩栩抬高下巴,双眼微眯,活像一只即将登上赛场的斗鸡—还是只连借钱都理直气壮的斗鸡,林络绎补充。

超级豪华游轮通常是指排水量在100000吨以上的超级游轮,截止到目前,全世界不超过二十艘。
栩栩在此之前坐过豪华游轮,所以在登船之前并不觉得自己这次旅行有多稀奇。但是,当她看到这艘名叫“海洋绿洲”的庞然大物时,还是不可避免地大吃一惊。很显然,哪怕是一名见多识广的珠宝设计师,在面对一个长三百多米、吃水线以上高六十多米的“海上皇宫”时,也没办法习惯性地表示出挑剔与轻蔑。
特别是—这艘拥有十六层甲板的大家伙,光是里面的服务人员人数就高达上千人,他们谦逊友好的笑容会让你觉得自己就是个海上女王。
因此,栩栩没办法心情不好,在客舱将行李安顿妥当之后,自己到处逛了逛。整个游轮被布置成带有D.R特色的闪亮色彩,周围不时听见新来的客人发出阵阵尖叫—因为这种叫声充满了被深深震撼与感动的矫情主义,所以很自然地唤醒了栩栩在初听到“游轮派对”这四个字时的不良情绪:上流社会的恶俗交际圈,女人们大多胸大无脑,却戴着她设计的产品到处招摇。
不良情绪在晚上八点开始的首场狂欢夜上蔓延开来,当栩栩本着一举击垮乔芙妮的决心精心装扮完毕、女王范儿十足地走到二层娱乐天堂时,立刻就有个别着她设计的胸针的贵妇走过来,双眼只在她耳朵上扫了一眼,立刻神色暧昧地转过脸去。
“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吗?”栩栩从侍者手里取了杯红酒,一口干下去,毫不客气地看着那位贵妇的背影,待她疑惑地回过头来,却懒得作答,干脆丢了个白眼过去,转身走开了。
嘁,对着一个自认看穿她身价却完全不懂质感为何物的拜金女,她可不想解释自己的耳环虽然并非名贵宝石,却是品质极为纯正的天然水晶,她跟父亲从切割到打磨,联手钻研了将近半年,才制作出这对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水晶耳环,作为她十六岁的生日礼物,命名为“永不逝去的纯真”。
当然,她非常清楚,纯真这两个字在名利场的同义词是—白痴。

随着贵宾们陆续到席,娱乐大厅渐渐热闹起来,这大概是栩栩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富人,但她觉得比起随处可取的精致美食,可能后者至少还让人开心一点。
她取了两块红石榴小蛋糕,又拿了杯蓝莓汁,打算走到角落的休息区慢慢享用,哪知道刚找了椅子坐下,就撞见一出情景剧。
阮忌廉知道温天姈也会参加这次游轮聚会,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距离他跟她提出分手已经过去两个多月,天姈居然还没有对他死心。
唉,做人,尤其是作为男人,太过魅力无穷实在是件头疼的事。
自从他走到娱乐大厅,就一直故意躲着温天姈。哪知道,温天姈会接受邀请根本就是想要来这里堵他。两个月了,自从他提出分手以后电话不接留言不回,任凭她厚着脸皮跟他的朋友打探消息却仍然一无所获,现在在这次游轮派对上好不容易寻到他的踪迹,她才没心情在乎名媛淑女的什么仪态,先逮住他再说!
“天姈,还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我们不可能了,过去在一起的时光非常非常美好,我绝不否定那段日子,但那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不可能再回去了!”阮忌廉见自己已经走到休息区的死角,已无路可退,只好回过头来看着温天姈,样子再真诚不过。
身为观众的叶栩栩,虽然知道自己此刻的存在十分不礼貌,但如果立即站起来走人,则需要跟那位急于摆脱烦恼的先生擦肩而过—显然,那么做的结果只会让她更加尴尬。
索性,她低下头,默默无语地吃蛋糕喝果汁好了。
温天姈并没有被阮忌廉的“真诚”打动,她只是情不自禁地伸出手,神色哀伤地拉住他的胳膊:“为什么会过去?既然那么快乐,你为什么要让它们都成为过去?忌廉,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如果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告诉我……”
唉,为什么女人们一旦失恋,总要陷入怪圈,迫不及待地否定自己呢?以为做出最大限度的改变与妥协,就能换来所谓的圆满,殊不知啊,越是这样,男人们就张狂得想要跑得越快越彻底。
吃掉最后一口小蛋糕,栩栩实在是觉得坐在这里很难受,随手扯了张餐巾纸擦擦嘴巴,心里酝酿着就算是尴尬到死,也还是找机会走掉好了。
而阮忌廉看着温天姈,先是有点头疼地晃晃脑袋,接着再决绝不过地挣开她的胳膊,脸上却又满是温柔:“天姈,你很好!真的,你非常好,但是这不代表我们有必要重新开始。”阮忌廉的声音循循善诱,“人生漫长又美妙,有些事体会过就可以了,不要总是留恋过去,要往前走下去,才知道会遇见什么风景啊!”—还真不是一般的恶心啊!
栩栩没好气地白了阮忌廉一眼,虽说只是侧面,但这家伙肤白条正又有两条玉树临风的大长腿,即便不是在良莠不齐的公子哥里,去混模特界也绝对是帅哥一枚了,这样的人再配上好家世、好背景,如果肯对感情专一,那才是天下奇闻。
但是,花花公子也有让人不那么反感的,这位的品阶明显低下,明明急得要命地想逃,却虚情假意一通乱扯,还要套上心灵鸡汤的调调。拜托,还要不要脸哎!
叶栩栩心里暗暗骂着,人也站起来,想要过去替天行道狠狠撞他一下再走掉,结果—结果却实在出乎意料,不知道阮忌廉是不是病急乱投医,正盘算着如何脱身时突然发现向他走过来的叶栩栩,立刻转过来亲昵地冲她笑笑,还眨了下眼睛:“嘿,你躲到哪里去了,我正找你呢!”
说着,手抬起来,十分亲昵地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
搞什么?
玩“我现在已经有了新妞要泡”的把戏给伤心不已的前女友看,还故意用他的桃花眼冲她放电—呃,这家伙大概从前没怎么在女人那里吃过亏吧!
栩栩看着他,又瞟一眼他的手指:“干吗?我的鼻子上写着‘欠摸’两个字还是阁下想跟我展示新做的假肢?”
果然,阮忌廉愣了一下,但随即风度良好地笑起来—事实上,他只是有些措手不及,来不及反应。
反观站在他对面的温天姈,关于栩栩的出现以及刚才那一幕她根本就不在乎,让她耿耿于怀的是阮忌廉此刻若无其事的态度。
栩栩本无心多管闲事,但她在看清温天姈的模样之后立刻改变了主意。这女人脸颊圆润,气质娴静,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浓郁的古典美……这种长相她最喜欢,且甘拜下风,甚至觉得这种样子漂亮又不浮夸的极品女神根本没必要低声下气地跟一个恶心的花花大少祈求爱情。她走过来一把拉起温天姈:“喂,你也看到这男人什么德行啦!没节操没下限的玩咖,就让他去体会他漫长又美妙的人生吧,我刚才吃的红石榴蛋糕很不错,带你去尝尝?”

气氛还真是尴尬。
当叶栩栩难得好心一次,向那个看似可怜的美女发出拯救的邀请,美女的反应却是冲她摇摇头,声音哽咽得几乎哭出来:“不好意思,我不喜欢红石榴。”
好吧,刚才她怎么对付阮忌廉来着?这下轮到自己吃瘪了。
她甚至感觉到旁边的阮忌廉可耻地压抑了一声闷笑,不禁转过头想要瞪他一眼—但很是不巧,她并没有得逞,因为那家伙已经瞄准时机,只匆匆丢了句:“你们聊,我失陪一下!”紧接着就立刻跑掉了。
果然无耻又可恨啊,居然想把这个女人丢给她!
刚刚才被冷呛了一下呢!栩栩可再没有多余的好心肠了,耸耸肩膀:“我想你需要安静一会儿……”
她向后退了几步,却险些被绊倒,整个人被一股结实的力量稳稳扶住,伴着一声戏谑般的“Sorry”。
“我不觉得这里有一个可以打情骂俏的朋友!”栩栩对那声“Sorry”的态度很是不满,自动忽略是因为自己不小心才踩到身后的人。
回头,偏偏那人长着一张实在无法讨厌起来的脸,黑发浓眉,单眼皮,有点像韩国人,嗯,还是很有钱的那种。
事实上,汤迦霖的确是有一部分韩国血统,他的奶奶来自韩国,会做一手正宗的辣白菜。
还有一点栩栩也猜对了,那就是他的确—很有钱。
大概是在国外待久了的缘故,汤迦霖的欧美式幽默深入骨髓,意识到自己似乎冒犯了面前这位看起来有点不好惹的小姐,他立刻收起笑意,冲她欠了欠身,恭敬道:“Sorry!”
他说话的时候,露出一排整齐干净的牙齿,最Cute的是脸颊上还有一对酒窝—只这一点就足够叶栩栩的气愤烟消云散了。
“很好,如果你还能再正经一点,就可以去日本料理店做跪式服务了。”栩栩冲他点点头,眉毛挑起来,“而且刚才那声Sorry好像应该是我的台词。”
汤迦霖忍不住笑起来:“很少看到女孩子强词夺理还这么可爱。你好,我叫汤迦霖。”
“听起来是高中生联谊会被搭讪的节奏啊!”栩栩撇撇嘴巴,“你好,我叫叶栩栩。”
“栩栩如生?那你是不是也叫叶生?”某人爱开玩笑的毛病还真是明显,好在他长得不差,气质也走绅士路线,不然栩栩可能会为这位汤迦霖先生的前景表示担忧。
两人本着社交的基本礼仪闲扯了几句,栩栩感觉他突然停下来,且目光示意她向后看,便转过去扫了一眼—那个古典美女温天姈,居然还待在休息区,且变本加厉地坐在最后排的位子上伤心啜泣。
“不是吧!我最怕这种女人了!”栩栩拼命摇头,接着想起刚刚温天姈跟那个花花大少所处的方位,转过头来,望着汤迦霖,“所以刚才,你也看见了,是吗?”
“我也知道那样有点失礼……”汤迦霖略显羞涩,但还是大方承认,“好像比你看得还要清楚。”
“不是我冷漠。”栩栩取了杯红酒啜了一口,“但我想我跟她不算朋友!”
“了解。”汤迦霖也不觉得栩栩有义务去提供安慰,他掏出一块手帕,在向温天姈走过去之前,回头冲她打趣道,“只是我矫情的绅士教育在作怪,让我必须过去表示下骑士精神。”
“骑士精神?”栩栩大笑,“那还真是矫情。”

整场派对的中心区,俨然成了以阮忌廉为首的公子哥展示会,到底是贵族聚会,名媛们都要保持仪态,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看着出手阔绰的公子哥们尽情张扬。
沿着美食路线闲晃的栩栩当然也看见了阮忌廉,两人甚至在某个诡异的瞬间视线交汇,栩栩当即转过头,极度不想让那家伙以为自己是故意要寻觅他的。
皮相好的花花阔少天生就有一种病,以为全世界女人都会爱上他的王子病。
而事实上,阮忌廉的王子病,从栩栩刚刚第一次不甩他开始,就已经产生发病迹象了。
他给栩栩所下的标签是:标榜刁蛮个性女的伪御姐,目测身家不超过千万,按照这次派对的规格恐怕会被真正的名媛排挤;骄傲清高,自认与众不同,虽然嘴里不承认但心里却在向往能凭借自己的“独特”钓到一枚金龟婿……
如果他阮忌廉还是无聊混日子的高中生,保不齐还真会对这样的女生感兴趣。可惜,他今年已经二十八岁高龄,那种低幼的倔强灰姑娘情结,已经完全不适合在现实中上演了。
想想一会儿的主办方致辞,自己的身份即将揭晓,到时候,这个女人应该会后悔刚才没能表现得更加出众,以便给自己留下更深的印象吧。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