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武功.pdf

我会武功.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我会武功》丁五,自小迷恋武功,并且对世上存在武功这么一个事实深信不疑。8岁那年,花一块钱,从一个乞丐手中,买到一本《降龙十八掌秘笈》,自此以一种近乎痴迷而执着的态度练习这门武功。《我会武功》令人没有想到的则是,十年苦练,一朝顿悟,于1999年丁五大学毕业前夕,他居然就真的练成了这门绝世武功。《我会武功》可是武功练成,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系列的烦恼。最令丁五感到苦恼的,便是他到此时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竟无一人相信武功这么一回事。

作者简介
丁巴达吉,70年代生于甘肃兰州,现定居拉萨,为西藏大学物理学老师。业余写作,有长篇小说《爱上博尔赫斯的女人》,短篇小说集《你好,雷蒙德•卡佛》等。其小说有趣好读,既有雷蒙德•卡佛那样的日常烟火味,又有博尔赫斯那样的智性思辨,还有周星驰电影那样无厘头的滑稽有趣。曾获得天涯小说大赛奖。

文摘
小时候我练过铁砂掌,也练过一指禅,更练过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其实要一一说起来,我练过的武功何止这些,什么草上飞、无影腿、如来神掌、劈空掌之类的外门武功我都练过。还有什么六脉神剑、易筋经、隔山打牛之类的内家心法,我也曾尝试着练习过一段日子。当然,在江湖上混,在你还没有真的练就一身真本领的时候,你还需要掌握一些暗器。这个我也练过。比如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就练过以下各种暗器:弹弓叉子,飞刀,玻璃球,扑克牌。它们在我遭遇到危险的时候,往往会显示巨大的威力,简直就是十步杀一人。也是六岁那一年,有一次在幼儿园,一个外号叫作飞毛腿的家伙,竟然当着我的面,亲了我喜欢的一个女孩一口,被我用弹弓叉子一下打中了鼻子。他当时就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打起滚来。鲜血顺着他捂着鼻子的手往外哗哗地流了出来。就在我暗自得意的时候,老师把我提溜了起来。当然我的父母也来了,他们没收了我的弹弓叉子,后来还不断地翻我东西,直到找到我当时所拥有的一切暗器,并把它们扔进了河里。失去了暗器之后,我顿时变得跟其他孩子一样了。其实,说实话,或许还要比他们更无力一些。因为我当时个子很小,是班上最小的一个——之后我也没有长到多高,无论在小学、中学、大学,还是在单位里,我的个子一直是最小的。所以在我的暗器被没收之后,那个飞毛腿就马上前来寻我报仇了。那家伙的个子很高,高我半头吧。拳头也很硬,就像木头一样硬。他当时走到我面前,当着全班小朋友的面,给我的鼻子狠狠地来了一拳。我躲闪不及,因为我当时还没有练成凌波微步,也没有练成乾坤大挪移,更没有练成精良的内功——吸星大法,还有我后来终于在江湖上威震八方的降龙十八掌,所以当时的事实是:我被飞毛腿一拳打中,不偏不倚正中鼻子。那是我身上的鲜血平生第一次从我的身体里流出。我看着那些鲜血滴滴答答流出来,一直掉到地上,心中恐慌不已。因为我知道,一个人身体里的血是有限的。那是我爸爸告诉我的。而当这有限的血从一个人身上流淌完的时候,那个人就要死去了。所以当我鼻子里的血有一部分进入口腔的时候,我干脆把它们喝了下去。因为我怕死。因为我的绝世武功还没有练成。只要我的绝世武功练成了,我就可以长生不老了。其实就在当时,就在我鼻子里的血不断往外流淌,教室里的小朋友从四面包围了我,观望我的时候,我在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心:我一定要练成一门武功,而这门武功绝对不能像弹弓叉子一样,可以如此轻易地被别人从我的身上剥夺。其实这样想起来,可以看出我当时的感悟力很不错,应该是一个绝好的练武坯子。因为我当时就领悟到了一个高明的道理:最高明的武功,一定是和一个人的身体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只要这个人存在,这种武功就可以发挥出巨大的威力。当时我在暗下那个决心的时候,还同时在想:哼哼,只要我今天不死,将来有一天,当我练成绝世武功的时候,一定要让你死在我的弹指之间。可是很多年后,当我最终练成我自小梦寐以求的降龙十八掌之后,当我发现我轻轻一摆手,真的就可以打死一只牦牛的时候,我早就忘记了我对于飞毛腿的恨。事实倒是,后来飞毛腿成了我最好的朋友。很多次,当这个人高马大的人在单位里受了领导的气之后,我都会和他一起故意出现在他领导面前,不经意间,给他领导稍微显露一下我的武功。这样做的结果无一例外的都是:那个领导再也不会找飞毛腿的麻烦。任凭飞毛腿天天上班迟到,下班早退,还经常能在年终分红的时候拿到一个比别人厚一点的红包。不过有时候我也挺烦的,一个原因是飞毛腿换工作换得特别勤快;另一个原因是我也时常怀疑,这样做是否有悖于武功道德。不过,这是后话了。
还是说降龙十八掌。我说过,在我意识到暗器并不是最高明的武功之后,我就有了练就一种可以和身体生长在一起的武功的念头。于是我遍学各种武功。在接触了各种各样的武功之后,在八岁那年,我终于意识到武功原来是有所谓的正道的。许多花里胡哨的武功,看起来很好看,却不顶用。许多歪门邪道的武功,尽管还有点用,却终究不能提升一个人的层次臻至最高境界。正道的武功应该是内外兼修,外在笨拙,却浑厚有力,可以一生练习而永无穷尽。外,在于自然;内,在于仁慈。这才是武功的正道。其实这就是我当时放学回来的路上,从一个乞丐手里买到那本《降龙十八掌秘籍》,站在路边翻看到一半时的感受。所以那天回到家之后,我立马把自己床底下那些之前买来的武功秘籍都给扔掉了。扔在了当年弹弓叉子所栖身的那条河里。我当时想:好了,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我终于走上了武功的正道。说实话,我把那些武功秘籍扔在河里的时候,一点也不心疼。那些东西都是我用妈妈给我的零花钱买的。因为它们,我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吃一根冰棍了。我只是觉得这样值得:因为假如我用那些钱来吃冰棍,不出几个时辰的工夫,那些冰棍就会变成一泡尿,流出我的身体。可是这些被我扔在河里的武功秘籍,毕竟带给了我许多,从此再也无法从我的身体里消失的领悟。对于武功的领悟。
就是那次把降龙十八掌之外的武功秘籍统统扔进河里之后,我开始一心一意练起了之后令我在江湖上成名的降龙十八掌。那一年我八岁,上小学二年级,还是班上的学习尖子。我的爸爸妈妈开了一家小餐馆,生意尚可。只是因为餐馆生意忙,很少有时间管我,也很少在夜里12点之前回家。所以每天放学回家之后,我便开始无人打扰地练习我的武功。一直到11点,估计着爸爸妈妈快回来了,便坐到桌子前做作业。爸爸妈妈回来之后,总会进到我的房间里看看我,妈妈出去的时候,还会在我的脸颊上亲一口。那种时刻我总是得意扬扬地想:妈妈,或许你还没有料到,可能你下一次亲我的时候,我已经练成我的绝世武功了。到那时候,你们就再也不用这样辛苦了。
那个时候,我们家的经济条件,说实话,按当时的标准来看,已经相当不错了。因为那时候我们家就买了一台十八英寸的彩色电视机。爸爸把它搬进来的时候,显得格外小心翼翼,还专门吩咐我一定要“严肃”对待它,好像这个电视机是我们的老师似的。其实那台电视机我根本就没有时间看。我的时间全部花在了练习武功上。有一段时间电视里演《霍元甲》,爸爸妈妈都提早打烊回家守着电视机,像中了邪似的观看那部虚假的电视剧。我根本就没有在意那个电视剧。因为在我的眼里,那只是一些骗人的武功,无法和我正在练习的降龙十八掌相提并论。那种电视剧,只是给不懂武功的人,就像我的爸爸妈妈这类人看的。在真正的练武之人看来,那只不过是一出闹剧。我记得爸爸妈妈当时在看那部电视剧的时候,还时常小声议论,说这孩子是不是智商有问题,怎么别的孩子天天等不及放学回家就争着看的电视剧,他居然都懒得瞅一眼。我还记得爸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或许就不是练武之才吧。我之所以把这件事情记得如此清楚,是因为我正好在去卫生间的时候,看到了他们说话的神情。我记得那是一种很诡异的神情——好像不是两个普通的父母,也不是两个对于武功根本一无所知的人。
那时候是1984年。关于那时候的事情,有很多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除了我的武功,我对于另外一件事情还记得比较清晰,那就是当时满大街都在放一首歌曲,崔建的《一无所有》。我记得我听到那首歌曲的时候经常心想:将来,哪怕我真的一无所有,我也要拥有一身绝世武功。十年之后,当我离开父母,离开我生活了许多年的那个小县城去省城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天我买到一盘崔建的《十年精选》,在宿舍里听,忽然听得流出了眼泪。我想到了十年前听到《一无所有》时的情绪,又想,都十年了,当崔建都已经出《十年精选》,并且开始了他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我却还没有练成我的武功。那一刻,我不禁潸然泪下,犹如当年的亚历山大大帝某一天想起自己依然一事无成时号啕大哭一样。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