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倒翁冯道.pdf

不倒翁冯道.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不倒翁冯道》独辟蹊径,以丰富的史料、感人的细节和传神的刻画,展示了冯道从一个底层书生,一步步登上宰相高位的传奇人生。并通过冯道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努力和作为,既肯定了他在保留国家元气、维护百姓安宁、传承儒学精魂等方面的大功绩,同时也客观描写了他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复杂性格、心理分裂及人生缺陷。从而塑造了一个真实生动、丰富感性的人物形象,让神秘变形的历史符号,回到日常的生活,回到伸手可触的我们身边。

作者简介
张生全,男,1969年生,笔名三叠弓,在国内上百种期刊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300余万字,出版作品多部。

目录
第一章 忍饥寒小冯道苦读——受屈辱老良建求亲
第二章 促儿入仕途母自缢——报父美愿景子受讥
第三章 装半仙小喜逃性命——展才华冯道遇伯乐
第四章 施妙计为主解尴尬——拒助纣替人背黑锅
第五章 下地狱韩延徽奔北——求新生冯可道望西
第六章 大隐于朝冯道缄口——舍生取义孙鹤诤言
第七章 暗度陈仓冯道入晋——历尽艰辛三娘救夫
第八章 获赏识需八面玲珑——建奇功得深入虎穴
第 九 章 古道热肠助友脱难——礼尚往来避腐拒贿
第 十 章 韩延徽往返释大义——冯可道巧妙拒女色
第十一章 婉言谏主以柔克刚——反话救友化险为夷
第十二章 劝和离都为建大业——行趋避只求成一统
第十三章 定制度改官场习气——守丁忧树道德标杆
第十四章 倾尽所有救民饥荒——保全德操避谈爱情
第十五章 迎难进冯可道赴洛——上贼船李嗣源称帝
第十六章 玩物丧志庄宗失国——鹬蚌相争冯道得利
第十七章 避权臣轧韬光养晦——传儒教脉雕版刻经
第十八章 暗掘墓等权臣落坑——明修德助皇帝显明
第十九章 逐利者因利丧性命——守道者为道伤人心
第二十章 传道刻经被指失道——谋反夺位又遭造反
第二十一章 贿人称帝者失人心——贿国称帝者失国本
第二十二章 救百姓哪怕身名裂——平天下妙手转陀螺
第二十三章 不顾老入寒荒争理——为返乡暂附逆装病
第二十四章 怕权重可道频告老——求上位小喜费心机
第二十五章 受命辅幼帝却违命——为安频退缩反难安
第二十六章 主战主和皆为百姓——台上台下同是贪官
第二十七章 仕伪朝救天下苍生——借妖刀杀半生敌人
第二十八章 救弱女遇旧爱惊心——挽狂澜率百官还朝
第二十九章 称长乐实苦中作乐——求和谐屡争执不谐
第三十章 古稀衰年仍身涉险——抱憾终生不见太平

文摘
忍饥寒小冯道苦读 受屈辱老良建求亲
唐朝末年,瀛洲景城县崔家庄有个庄户人家,户主叫冯良建。崔家庄绝大多数人都姓崔,冯姓是单姓,外来户,是在冯良建祖父的时候,从邢州迁来的。冯良建祖父是个书生,有一次进京赶考,路过泽州时,恰遇豪强节度使刘稹“泽潞之叛”,冯良建祖父被乱兵洗劫一空,好不容易捡了一条性命逃出来,慌慌张张地,竟把方向搞错了,逃到瀛洲景城县崔家庄。这个又饿又乏的书生,最后晕倒在一崔姓人家门前。崔家把他救醒,问明情况后,见他诚实,又有学问,便把女儿嫁给了他。恰好这崔家又没有子嗣,祖产的几十亩田地也都交到了他手上。
做上门女婿,尽管女方有高宅良田,在读书人那里,也不是一件荣耀的事情。所以,冯良建祖父总思谋着把一家老小带回老家去。但是后来他打听到,邢州也在兵乱中遭遇浩劫,他的父母及很多亲戚都不幸惨死。冯良建祖父回家安葬父母,大哭一场后,安心在崔家庄扎下根来。
虽然流落异乡,但冯良建祖父并没有改变习儒应考的习惯。不过他的运气实在不好,进了几趟京城都名落孙山。后来,他就把希望寄托在冯良建父亲身上。冯良建父亲呢,也并没有取得比他老爹更大的成就,最好的成绩就是过了州府的考试,做了解元。后来参加了几次朝廷主持的考试,都空手而归。
冯家读书没有起色,田地经营也不好。到冯良建的时候,几十亩祖产,就只剩得十几亩薄田了。
崔家庄是崔姓的天下,冯家是外姓人,又是单丁户,虽然曾与崔姓联姻,但传到冯良建这一代时,血脉已经很淡。所以,冯家在这个庄子里显得相当孤独。
这种孤独不只是血亲上的,还在于冯家人不同的行事风格。在崔家庄,崔姓人家但凡有大小事情,一声吆喝,全庄子的人都会赶来帮忙。甚至不用吆喝,只要有些风吹草动,大家就会拥来。蚂蚁搬家一样,再大的囊虫也能轻易举着往前走。
冯家不一样,他们要有事,需要一户一户去请,低三下四地说话。人家要不高兴了,一甩脸子,还弄得老大没趣。照通常的做法,冯家要改变这种状况,应该多结交朋友。礼尚往来嘛,你帮了人家的忙,人家再不愿意,也会来还你情的。一来一去,朋友就多了,圈子就大了,就算是单姓人,也不会孤独了。
偏偏冯家不这样做。别人有活儿的时候,他们不主动上前帮忙;别人有闲的时候,他们又不请人吃饭喝酒拉近关系。他们的时间,都用在自己身上,除了劳作之外,就是读书习儒,准备应考。
崔姓人家对冯家的感情是有个变化过程的。崔姓人家虽都是普通农人,但他们也懂得“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道理,最初看到冯良建祖父那样玩命读书,还是欣喜而敬重的,甚至还有农家把孩子送去他那儿拜师,跟着修习学业。
只是,当冯良建祖父及其后人连考了几十年,连水泡都没砸出来一颗后,崔姓人家就把他们看得轻了。跟他们修习的童子都纷纷离去,没跟他们修习的人家反而大大松了一口气:幸亏早没让自家孩子和他们混,否则,书读不成,还弄得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挑,把田亩也白白荒废了。
这样,崔姓人家对冯家的看法就渐渐变了味,最初的敬重和神圣已经没有了,现在都成了轻视和嘲讽。读书入仕自然是好的,但显然冯家人不适合。笨呢!连读了三代,也没个成气候的,还不笨吗?也可能是这冯家人祖坟没有跨在地脉上,命里没有吧。
优越感就在崔姓人家心中生了起来:咱至少在庄稼活上是不赖的,甚至还有一手能安身立命的百工技艺。人勤地不懒,只要舍得干,财富和田亩就会一点一点增多。冯家有啥?江河流水,每况愈下,呵呵……
冯家对他们在村里的地位,以及村里人对他们的轻贱和嘲讽,其实也是很明白的,但他们拧上了,绝不改变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他们坚信自己能够出人头地,只要一朝跃过龙门,所有堆叠在头上的白眼和唾沫一瞬间就会烟消云散,他们的地位立刻就能来一个乾坤扭转。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在他们跨上官轿的时候,一切羞辱、纠结和不快,都会像鞋底的尘土,被轻轻磕掉。
冯良建的祖父没能见到这一天,冯良建的父亲也没能见到这一天,冯良建也没能见到这一天。
不过,冯良建的心情已经他的父祖不一样了,他虽然也没实现那个梦想,但他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给他带来曙光的是他那个叫冯道的儿子。
冯道出生,正是冯良建最苦闷的时候。冯良建虽然也和他的父祖一样,习儒不辍,但是,悲哀和绝望已像积年的尘垢,堆压在心底。他一度对自己非常担忧,担忧自己能不能在这条路上继续往前走,会不会辜负父祖不能实现都掼在他头上的沉重期望。儿子的出生让他有个基本的判断,无论如何,他不能让这个儿子走这条艰难、痛苦而无望的路了。因此,他给儿子取名为“道”,字“可道”。
“道可道,非常道。”他用的是老子《道德经》里最前面的一句话。
那年代的读书人都这样,入世和遁世是支撑他们向前行走的两条腿。一心求仕,但始终不为朝廷所用的时候,他们就用老庄的遁世观来安慰自己,以求得心理平衡。
但是,命运似乎注定了要和冯良建开玩笑。小冯道满周岁,冯良建让他抓周时,他胖乎乎的小手不抓金不抓银,也不抓冯良建放在他近手边的《道德经》,而是径直爬过去,把隔得远远的那本《论语》抓过来,死死搂在怀里。
到他牙牙学语的时候,就表现出了惊人的记忆天赋。
冯良建最先拿来一本叫《兔园册》的蒙学读物教他念。没想到自己念两遍,冯道就记住了。没过多久,一整本《兔园册》,小冯道就能像爆炒豆一样噼噼啪啪从头念到尾。冯良建大为惊奇,把《道德经》也拿来教他读,然后又把那些繁奥的儒学经文都教他读。所有这些,冯道都能达到入耳不忘,过目成诵。
冯良建想起自己小时候念这些东西的痛苦经历,那些拗口难认的字句,就像一盘盘腐臭的食物,闻一闻就翻肠倒肚作呕欲吐。小冯道呢,却把它们当成蜜甜的糖块,吸吮得津津有味。
看到儿子这么能记,冯良建也兴奋,时时把儿子的记忆能力当成一件自得的事情。当有人来他家的时候,就鼓动小冯道上前给客人背一段,就像演戏起舞一样。小冯道也得意,红着小脸,翻着嘴唇,用咬得不太清楚的口齿把客人的惊讶升到极致。
冯良建这时候的心态是复杂的。他并不奢望这个儿子能成大器,他仍然不想让儿子再吃苦。他展示儿子,有着纯粹的娱乐心态。同时,他又迫不及待地想向别人表明,我冯家人其实是能读书的,没有考取功名,原因并不是冯家人蠢笨!另外,他的心中又隐隐有一丝潜藏的激动和期待,似乎这小冯道将来能走出一条不同于祖辈的路……
冯道在渐渐懂事的时候,就不愿再在外人面前展示他超强的记忆力了,任凭冯良建怎么鼓动,他都不说。只愿一个人默默地念,默默地记。这件事让冯良建很惭愧,也很震撼。他惭愧的是冯道用实际行动教育了他,读书不是为了向别人炫耀,那是真正踏实的功夫;震撼的是这冯道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这般见识,看来,自己的书真是白念了。
这件事后,冯良建便放弃了让冯道悟道遁世的想法,一心培养他读书习儒。他不仅自己着力教导,又延请塾师教他功课。等冯道长得大一些的时候,他不惜卖掉部分田产,筹足学费,把冯道送到价格昂贵的县城学堂,跟那里最好的名师学习。
冯道到县城后,他的头顶上仿佛打开了另一片更加广阔的天空。他读到了更多从来没有见过的书,听到了先生讲的那些他闻所未闻的道理,了解到了天下那些让他忧心不已的大事情,也结交到了许多同学。他虽然来自乡下,起初被很多同学歧视,羞辱为土包子。但是很快大家都不敢小看他了,因为他在他们面前展露出了非凡的才华,诗文了得,对子过硬,字墨漂亮。同时,他又以他温和能忍的性格,最终和那些欺负他的人做了好朋友。而那教了几十年私塾,培养出不少进士的老先生,也对他惊叹不已,认为他是自己教过的最好的
学生之一,前途无量。
可惜的是,没过多久,冯道读书就遇到困难了,因为冯良建的田产已经卖得差不多,很难再筹足学费和生活费供冯道继续念下去了。
不过这一切都没能改变冯道求学苦读的意志。每到吃饭的时候,他就躲到一边,啃两口干硬的窝窝头。实在没窝窝头可啃的时候,他就喝两口凉水填肚子。其余时间,他都坐在学堂埋头读书。当有同学问他吃没吃饭的时候,他就精神抖擞地告诉人家,已经吃了!其实,那时候,他的眼睛正一阵阵发花,头一阵阵发晕,那种饥饿的感觉就像钝器一样,一下一下敲打着他脆薄的肠胃。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