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太嚣张.pdf

老板,太嚣张.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他说——以后,不准惹我生气。
他说——以前不会放,现在,更加没有理由放手。
他说——你乖乖的,别再惹我生气,好好留在我身边。
他说——我会等待,你好好考虑。
他曾经很严重地伤害了她,却也很多次在她惶然无助的时候出现在她身旁。
经常是冷漠无情、让人厌恶的样子,却也很多次让她回忆起童年那个单纯的笨笨的,只会追在她身后拼命叫着小姐的阿措。
……
时光如梭,昔日蠢笨少年摇身一变,反客为主成了她的衣食老板;
时光如梭,昔日豪门千金家道中落,不得不为寻长期饭票成了他下属;
人家越活越灿烂,她却越来越悲惨。
被饲养,被重伤,被嘲讽,在较量与报复下,最终赢家是……
……
………………
…………………………
请购买本书自行阅读结局,谢谢惠顾哦!

编辑推荐
美型BOSS狂酷拽腹黑,分分钟闪瞎她傲慢体质。
昔日蠢笨少年化身妖孽总裁,专情饲养落魄千金
九年间,人家越加灿烂,她却越来越惨。
火爆加印数次,大鱼文化再推经典,
南陵老板系列巅峰之作,新增番外万字
情迷其中,只需一杯茶的时间~(๑¯ω¯๑)

媒体推荐

作者简介
南绫
80后作家,电影编剧 主修钢琴,副修音乐教育,因酷爱文字义无反顾投奔文字世界。
迷恋古典乐,偶尔旅行,喜欢美食,厌恶运动,最爱大海,渴望下半辈子在海边生活。
最大梦想:文字变成真人画面,男主恰好是垂涎已久的某人……
《老板是妖孽》(本书)以及《老板是极品》已售影视。

已出版小说:《老板是极品》、《原谅爱是胆小鬼》、《原谅爱是胆小鬼2》《老板是妖孽》、《闷烧天后》、《坠爱一光年》、《纯爱魔女记事》、《追逐画师》、《等待一个回眸》、《完美武步》、《当灰姑娘遇上侯爵》等。

已发表短篇:《我不是你的骑士》、《星祭之鸢尾法师》、《邂逅非常偶像》、《天空城之乌龙女护卫》、《年华天堂》、《代价》、《彼时任性,走丢了时光》等。

目录
目录:
{第一幕}惨剧直播时
{第二幕}被美人包养了
{第三幕}以后,不准惹我生气
{第四幕}有人给撑腰啦
{第五幕}情敌间的战争
{第六幕}在X城的那些事
{第七幕}钢琴小王子
{第八幕}到底谁强吻了谁
{第九幕}真相,天雷地火
{第十幕}浑蛋!他还真敢
{第十一幕}人生的狗血洒不完
{第十二幕}人生的狗血持续洒
{第十三幕}重新开始,好不好
{第十四幕}意外,又见意外
{第十五幕}只能二选一
{第十六幕}是卑鄙,还是情深
{第十七幕}同居,是靠骗的
{第十八幕}我的女人
{第十九幕}犯错就该被惩罚
{第二十幕}婚礼很低调
{第二十一幕}A与D的差距
{第二十二幕}想插足的人还真不少
{第二十三幕}不被信任
{第二十四幕}流年如光
{第二十五幕}久违的碰触
{第二十六幕}重新追求我一次
{第二十七幕}不是同情是喜欢
{第二十八幕}其实我也很爱你呀
{第二十九幕}有结婚了

番外第一幕 蜜月之烦恼
番外第二幕 甜蜜生活之“魔法早餐”
番外第三幕 米米的最后一次赌注
番外第四幕 七年之痒

后记

文摘
老板,太嚣张
作者:南绫

{第一幕}惨剧直播时
“贱货!”
女人的怒骂引来茶室里其他人的侧目。
靠窗的座位上,一个留着细碎短发的女子抬起头来,那目光看起来有些茫然。面前的女人年纪略大,身材有些走形,脸蛋儿端正,衣着得体,妆容浓郁,整体一般,勉强适合小三这种高难度角色。她在心里一一评价完,然后低下头去,继续看桌上的报纸。
报纸摊得很开,她右手执笔,正不时地勾勾画画。
厨师……Pass!
兽医……Pass!
会计……Pass!
操作工……嗯,Pass!
……
这年头,一职难求啊!

“贱货,我在和你说话!”小三怒从中来。
短发女子再度抬起头。她的脸很小巧,下巴尖尖,圆眼挺鼻菱唇,五官异常清秀动人,只是肤色有些暗淡,眼眶下有浓重的黑眼圈,似乎严重缺乏睡眠。
长久地对视后,短发女子低叹一声,说得甚是认真:“其实吧,我不姓建。”
“谁管你姓什么!贱货是在骂你!”
“贱货?”夹着笔的纤细手指指了指对方,“在骂我?”手指移向自己。
“对!”
周围响起一片低笑声,茶室另一端的座位上,有人终于忍不住侧目。
小三愣了片刻,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她将手里的提包重重地扔在桌上:“少扯这些废话!你说吧,到底要多少钱才肯消失!”
这年头,小三真是一个比一个嚣张,尤其面前这个。勾引了别人的男朋友,居然还反骂别人。
“你真这么爱他?”
“不光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本来好好的,若不是你这个贱货故意——”
“好吧,我清楚了!” 短发女子叠好报纸,将东西收入大包中,一口喝光了桌上的咖啡,这才开口,“你真的肯给我钱?”
“别想狮子大开口,也要看看自己值不值那个价!”富婆小三口吻鄙夷。
“那,就你身上的全部现金好了。”
“你确定?”
“确定。”
富婆习惯刷卡,虽然身上也有现金,但和她预计打发对方的金额还是有很大差距。
短发女子接过那沓厚薄适中的人民币放好:“那么,我就先走了。”她掏出一支录音笔,搁在桌上,“顺便,这个是给你的回礼。”然后提起包,在茶室旁观者们鄙夷嘲讽的注视和窃窃私语下,潇洒离开。

富婆疑惑地看了一眼录音笔,它上面还贴了张小字条,题字:请按播放键。
犹豫片刻,富婆还是按了下去。顿时,安静的午后茶室被音量调到最大的一个激动男声所充斥。
“我爱你!冷冷,我当然爱你!这个世界上,我就只爱你一个人!做我女朋友吧,好不好?”
“那,你现在那个怎么办?”一道清冷的女音,似乎就是刚才离开的短发女子的声音。
“我根本就不喜欢她,是她自己仗着有几个钱,非要缠着我。不然你想想,以我的年龄和条件,会要一个三十五岁的老女人吗?”
“哦,那我呢?谁知道你喜欢的是我的人,还是我的钱。”
“我当然是爱你啊!你这么年轻可爱、青春动人,自从上次在酒吧邂逅,你的一举一动都让我心醉!我算是死在你手里了,不过——我死得心甘情愿!”
“要我相信你也可以,不如你说说你现在的那个老女人有什么让你不喜欢的缺点,如果我听得满意的话——”
男人迫不及待地打断:“那老女人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可看的地方,却偏偏总认为自己很美,事实上她不仅没有品位,还总逼我穿一些没有品位的衣服……她胃不好,有严重口气……她连睡觉都要穿塑形内衣,否则腰身起码比白天大一圈……最恶心的是,她明明已经三十五岁了,却总要我叫她小可爱……”男声在这里停顿了一下,大约是发现对方仍不满意,一狠心,继续道,“她还……还最喜欢让我扮老师,她做女学生,然后用教鞭……”
“噗——”茶室里起码有一半的人喷了。
另一半笑抽中。

捏着录音笔的富婆脸色由红转青,又由青转紫。她用力去按停止键,然而录音笔像着了魔似的不听使唤,继续以最大的音量播放。
男人的声音停止片刻后,清冷的女声再度响起。
“刚才说话的男人叫陶青,今年二十七岁,在万凯贸易有限公司任职,家庭地址为××路××栋3楼××号。那位三十五岁的老女人,正是大家面前捏着录音笔脸色不佳的富婆。三个月前,她在酒吧认识陶青,在明知对方已有女友的情况下故意勾引,劈腿做第三者。富婆叫方晓娟,离异无业,资产丰厚,已有两个孩子。介于小孩的原因,我在这里不公开她的家庭住址,车牌号为××××××××。最后,方晓娟同志,这支录音笔由于本人的无度使用,停止键和音量键功能已坏,一旦按下播放键将持续播放至电量耗尽。至此结束,下面是重复。”
“我爱你!冷冷,我当然爱你……”
……

茶室里全部人都笑抽了。
双眼喷火的方晓娟起身打算离开,结果被服务员拦住,原因是——还未埋单。
“我没点东西!”她脸色惨白。
“是刚才那位正义的小姐点的。”服务员脸色严谨,递上账单,上面的四位数让方晓娟愕然。
“是这样的,刚才的小姐有打包很多点心和蛋糕。”服务员继续解释。
方晓娟不想多纠缠,桌上的录音笔还在持续播放,她只想立刻离开。皮夹里没有现金,她取出卡,对方仍然一脸严谨,朝她摇头道:“抱歉,这位女士,我们这里不能刷卡,只可以付现!”
方晓娟愣了许久,这才明白从头至尾这都是个圈套,一切都设计好了,只等她朝里跳!
“女士,请问你要埋单吗?”
那服务员的目光让她无地自容,还有整个茶室的目光和议论,统统朝她而来。
“等一下再埋。”她扭头,手忙脚乱地拨打电话找人前来帮忙。手机挂断后,桌上的录音笔仍在一遍遍重复着那些话。
她一把拿起录音笔,终于狠狠地将其砸在地上。
茶室另一侧,自始至终都没笑过的男人合上笔记本电脑,眼神莫测地拨通某人的电话。
“您好,是我……不,那份计划没有问题,我想说的是,您要找的人,我大约找到了。”

市立医院某病房内,面容清秀的短发女子将装在信封里的那沓人民币塞入病床上的女人手里。
“小冷,这钱——”
“放心,不偷不抢。”她扬唇淡笑。
“我不能要你的钱啊,医药费我已经够了。”
“刮宫很伤身体,这些你去买补品,好好养好身子,以后找个真正爱你的男人,一切从头开始。你要记住,无论他以后怎么求你,都不要心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次不忠百次不容。别再让自己受伤,要学着,先爱自己!”

离开医院,西方天空夕阳绚烂。
初夏的傍晚,清风阵阵,空气里飘散着花朵的淡香和恬静的气息。
尚冷将肩上的大包掉了个方向,这里面装着她未来一周的口粮。想到方晓娟女士此刻的境况,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对付小三之流的手段,她自小就从母亲那里耳濡目染。
特殊的家境让父亲有着特殊的癖好,也令母亲具备常人所无法想象的计谋和手腕。
虽然距离那些年岁已久,但因为曾经岁月的辉煌璀璨,所以至今仍深深地留在她的记忆中。
手机拉回她的思绪,米米强悍的声音传来:“你在哪儿?我已经到正门了!什么?你还没到?尚公主,你最好在十五分钟内赶到!别以为周二特价票就可以浪费,你知不知道这钱够我一天的口粮了!”某人怒吼中,尚冷飞速奔向公交车站。

米米是她的室友,与她一样,奔三熟女一个。
“二十六”是个很恐怖的数字。
单身的二十六岁意味着她们已无情地滑向剩女行列,寻找另一半的范围和概率大幅度下降。就生理而言,二十六岁之后的女性不再如年轻女孩般青春洋溢,稍不注意保养或者熬夜过多,就会让肌肤暗淡、脸色憔悴、目光呆滞……
而这一切,都让尚冷离她的梦想越来越遥远。
米米对她说,那是因为她太挑了。
模样、身材、个性、品位、兴趣爱好、固定资产、银行存款……一般能符合这所有标准的男士,基本可以直接娶女明星为妻了,哪还会看上她!
“女明星哪有我好!”尚冷间歇性公主病发作。
“对,你是公主,没人比得上。”米米龇牙咧嘴,“只可惜太穷了。”
真是太穷了。
穷到两人合租也只租得起地段偏僻的旧宅。破破烂烂的三室一厅,除了她们,还有一位陌生的合租者。

看完打折电影回家,米米边啃着方晓娟同志埋单的某茶室点心,边下最后通牒。
鉴于尚冷之前装有钱千金耍贱男,加之失业整整两个月,她必须在这周末前找到工作,否则她们连这旧宅的房租都顶不住了。
尚冷茫然了一夜。
老天到底没有抛弃她,在持续茫然了两天后,投递出的几十封求职信里,终于有了回复。
电话里的男声有些漠然:“是尚冷小姐吗?你的初次审核已通过,明天上午十点,请来VIVS参加最后面试。”
VIVS?尚冷茫然加倍。
下班后的米米给出了答案:“VIVS,难道是那家五星级全国连锁酒店?尚尚,你终于走运了,恭喜恭喜!”
某人面无表情。
因为她压根儿没投过这家酒店的求职信。
同一个夜晚,在这座都市的另一端——某酒店的华丽房间内。
靠在沙发上的颀长男子缓缓走至落地窗前。
明净的玻璃映出他的绝美轮廓,目色静淡的左眼下方,一颗小小的黑痣随着他仰头喝酒的动作在玻璃上若隐若现。
优雅、高贵、俊美。单凭这背影和玻璃上的轮廓,便足以令人惊叹。
“已通知她,明天就会出现。”房间里的另一个男人恭敬地垂下眼。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