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我爱你.pdf

在此,我爱你.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在此,我爱你》以优美、流畅的文笔讲述了萧红、蒋碧微、张爱玲、孟小冬、林语堂、沈从文等名人的十一段传奇爱情故事:孟小冬为爱情而中断星图,白薇积蓄了一生的感情都倾注在一个人的身上;郁达夫的“酒醉情多累一生”……在去除了头顶的光环后,他或她,在爱情、婚姻中,如同我们身边某些熟识的人一样。

编辑推荐
《在此,我爱你》讲述了一些耳熟能详的人们的爱情与婚姻。萧红、蒋碧微、张爱玲、孟小冬、沈从文、郁达夫……作者徐逢像是进入了邓布利多的冥想盆,通过文字近距离地观察他们、了解他们,并通过自己的笔将他们的爱情与婚姻丝丝入扣地表达了出来。在徐逢的笔下,这些生活在中国最具浪漫主义时代的风头浪尖上的人们,其实如同身边的某某、某某某一样,有着自己的悲苦欢笑、喜乐年华。

作者简介
徐逢,生于70年代,理工科女子,曾经的职业经理人。现居上海,全职写字。天蝎座,钟爱在矛盾中寻找和谐,擅长书写都市男女的复杂情感。爱做饭胜过爱吃,爱赏花胜过花钱。最爱读书时穿越时空的观察与凝思。

目录
一 梁白波——蜜蜂小姐的矛与盾
二 白薇——废墟上开出寂寞花
三 萧红——女性的天空
四 蒋碧微——终于明白要什么
五 张爱玲——万转千回之后
六 苏青——俗世女子俗世梦
七 孟小冬——名分与归宿
八 三毛——爱的本真是结伴同行
九 林语堂——若为女儿身 必做姚木兰
十 沈从文——结局在计划中
十一 郁达夫——酒醉情多累一生

序言
自序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当我们谈论婚姻时,我们又在谈论什么?
此时正是江南梅雨季。咖啡馆里坐着几桌闲聚的男女。天空阴阴的,云层薄的地方还是有阳光裂出来。马路上人来人往,每个人都步履匆匆。
忽然邻桌的女人流泪了,坐她身边的女友,任由她哭泣,待她哭够了,才扯一叠面巾纸递过去,“他就是个渣!长痛不如短痛呀!”
另一桌男女,女人“腾”地起身,面露愠色,昂然而去。男人呆坐在座椅上,瞠目结舌,半晌才自嘲地笑笑,燃一支香烟,顷刻间,整张脸云遮雾罩着,看不清。
而我独占一桌,桌上摊开的书,是关于菲茨杰拉德和泽尔达的传奇。普通人的日子一地鸡毛,名人的生活,尤其是情爱生活,跌宕起伏,却是引人好奇。
阅读传记,是我的爱好之一。很多年前,我因习画和本家故,非常崇拜徐悲鸿。看到图书馆里有其发妻写的《蒋碧微回忆录》,我立刻借来研读,读完第一反应却是完了,大师的形象在我心中坍塌。之后不甘心,我又读了其他人写的他。在海量阅读中,倒塌的形象重新立起,比之前的那座神像要低,却让我满意。作为一代大师,他是不凡的,但作为一名男人,他却显得很一般化。
这是我阅读史上比较重要的一件事。从此我读到名人传记、轶闻时,总是保持着一定程度的理性。不仅在读书上,在生活中,我对八卦的态度也是如此,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我喜欢那些与我隔着时空的名人们,距离产生美,隔阂使人保持冷静。阅读关于他们的文字,我像是进入到邓布利多的冥想盆,尾随他们身后,近距离观察他们、了解他们……最后我总是发现:去除头顶的光环,他或她,在爱情、婚姻中的他们,真像我认识的某些熟人。
一点儿也不神秘,但依然会为他们感慨:某年某日在某处,他与她曾相爱过。
无论最后如何结局,曾经爱过,就足够动人。
可是呢,谁会喜欢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我对此表示深刻怀疑。
男人和女人是天生不同的两个物种,却注定彼此相爱相处。爱情大概是互相了解的最佳途径之一。爱情骤来骤去,不知如何持久常新?男女之间,究竟是爱情,还是欲望,是真情假意,抑或只是出于寂寞?当时难分清,事后才清醒。
我在这本书里写了一些耳熟能详的人,写的全是他们的爱情和婚姻。比如孟小冬,为了爱情中断星途;比如白薇,积蓄一生的感情都倾注在一个人身上;比如郁达夫,“酒醉情多累一生”;比如沈从文,娶到了理想中的女子,生命中还是有着那么多的“偶然”……
菲茨杰拉德在《明智之举》的结尾中写道:“世上有成千上万种爱,但从没有一种爱可以重来。”我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了解那些曾发生过的爱情,对于现在的我们,或许是有利而无害的。

文摘
梁白波
蜜蜂小姐的矛与盾
一个人桀骜不驯、特立独行,一半出自天性,一半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身为女人,梁白波的天性中自有柔弱之处,无论她过去如何掀起惊涛骇浪,随着年岁的增长、经验的沉淀,到后来,还是有安定下来的渴望。
1935年,从菲律宾回到上海的梁白波,住在北京路一家二手铁器店楼上。每当她上下楼时,木头扶梯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似乎比几年前她离开时更加经不起摇晃,随时有坠落的危险。
——几年前的离开,是为了躲避灾祸。
梁白波在新华艺专和西湖艺专学习油画,毕业后参加了由庞熏琹等人组织的新美术运动油画组织决澜社。除了画画,梁白波还参加了一些政治活动。1931年,白波为朋友殷夫的诗集《孩儿塔》创作了九幅插图。画插图不难,难的是给诗集画图。诗与画的转换和对应,诗的意识形态和画面的意境传达,倘若没有诗人的气质、画家的灵性,插图的效果难免突兀。梁白波恰好集思维、技巧、诗心、灵性于一身,年仅二十岁的白波,是缪斯女神的宠儿。
不幸发生了。诗集出版没多久,殷夫在上海龙华遇害。为了避免受到牵连,梁白波只能远赴南洋,暂时在菲律宾的一所华文中学教美术。
现在,她回来了。北京路上这间房子是母亲留给她的,破败简陋,但没有关系,即便居无定所,梁白波也能接受。张若谷写过一本《婆汉迷》,法文Bohemian的音译(今译波西米亚人),指流浪汉或落拓不羁的艺术家。梁白波迷恋婆汉的生活。婆汉也要吃饭。回国后的梁白波,却一直处在失业状态中,生活窘迫。
“给《时代漫画》投稿吧!杂志社离你家很近,投稿方便,如果他们刊发了你的画,一次能得稿费五元呢!”
朋友们知道白波的才华。学油画的去画漫画,行吗?梁白波知道,漫画是夸张的艺术,生活中的笑料经过夸张,便容易引人发笑。她得把周围的形象漫画化,才能获得有趣的效果。沉思中,灵感飞来,她拿起画笔,画完画,稍做考虑,又加上了一个标题:《母亲花枝招展,孩子嗷嗷待哺》。
画稿投过去之后,很快,《时代漫画》的主编鲁少飞约她来编辑部见面。
杂志社离得不远,在那座办公楼里,汇集了邵洵美投资的“时代图书”旗下的“五大杂志”。梁白波看到《时代画报》的牌子,没做考虑,直接推门而入。
屋内,一名蓄着八字胡的青年男子扭头望向她。
梁白波尚不清楚,她要找的是鲁少飞的《时代漫画》,而不是这名男子所在的《时代画报》。
当然,这不妨碍什么。因为她所遇到的,正是当时在上海滩大名鼎鼎的漫画家叶浅予,家喻户晓的漫画人物“王先生”的创造者。
有关叶浅予的“王先生”,上海的大街小弄,流传着一首很好玩的打油诗:“锃亮光头像电灯泡,八字胡子翘了翘;倒挂眉毛抖又抖,走起路来摇三摇;屋里住
勒石库门,日脚过得蛮风光;喜欢女人怕老婆,欲火焚身差点命报销。”长篇漫画《王先生》先是在《上海漫画》上连载,三年后,因《上海漫画》停刊,移到了《时代画报》上继续登载。
叶浅予的目光在梁白波身上从上到下溜了一圈,再次触碰到她的眼波时,竟呆了一呆。
谁都没有料到,初相遇时的这一照面,会是两人之后长达四年的情爱之旅的开端。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