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论语.pdf

子曰论语.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子曰论语》所阐述的《论语》有别于程朱以来的旧批注。
《子曰论语》作者许仁图先生为清朝礼亲王代善裔孙、一代大儒爱新觉罗·毓鋆亲传弟子之一。
爱新觉罗·毓鋆说:“一个人至少要读懂一本书。”《论语》就是其中之一。
爱新觉罗·毓鋆在台湾成立私塾,教学六十年,训诲学生要学会造就苍生,读古文要用古人的智慧来启发自己的智慧。许仁图先生遵师命,用笔代读,完成《子曰论语》。
《子曰论语》解读的是孔子所说的《论语》,也是毓老所教导的《论语》。
书名“子曰”,是“孔子曰”,是“毓老曰”,也是“作者曰”(即文中自称“小子曰”是也)。

编辑推荐
《子曰论语》作者许仁图先生师承一代大儒爱新觉罗·毓鋆,潜心研究《论语》三十多年,以《论语》解读《论语》,依经解经。
《子曰论语》以孔子之言,解孔子之语,以《论语》彼章印证《论语》此章,还原一个真实的孔子和活泼有趣的《论语》。
《子曰论语》既是许仁图先生的心得,也是孔子所说的《论语》。《周易》、《尚书》、《礼记》等是其解读《论语》的主要经籍依据,同时结合孟子、熊十力、王夫之的学说辅证,使得《论语》之道真正一以贯之。

作者简介
许仁图 台湾苗栗后龙人,台湾大学哲学系毕业。曾任河洛图书出版社发行人、五千年出版社负责人、河洛影业有限公司负责人。于1971年入“天德黉舍”读经,受业于爱新觉罗·毓鋆,为毓老身边较为亲近的弟子。著有《大武林》、《枕舟江湖》、《少侠路拔刀》、《子曰论语》、《中国哲学史:祖述篇&孔学篇》、《说孟子》等。

目录
学而篇第一
为政篇第二
八佾篇第三
里仁篇第四
公冶长篇第五
雍也篇第六
述而篇第七
泰伯篇第八
子罕篇第九
乡党篇第十
先进篇第十一
颜渊篇第十二
子路篇第十三
宪问篇第十四
卫灵公篇第十五
季氏篇第十六
阳货篇第十七
微子篇第十八
子张篇第十九
尧曰篇第二十

序言
自序:但求夫子一哂之

孔子会不会笑?如果夫子会笑,他的音容笑貌又如何?大概《论语》专家和孔子尊崇者很少想到这个有趣话题。
孔子是性情中人,他有发怒的时候,骂宰予昼寝,“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公冶长篇》)骂冉有为季氏聚敛而附益之:“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先进篇》)
孔子也有悲哀的时间,他见卫灵公夫人南子,遭弟子子路误解,居然向子路“矢之曰”(《雍也篇》);遭长沮、桀溺两个耕种者消遣,痛心“怃然曰”(《微子篇》);颜渊死,孔子更是“哭之恸”。(《先进篇》)
有怒有哀的人,自然也会有喜有乐。
孔子曾说君子人的条件是“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威而不猛”这个不猛的“威”,自然不是“威严”,而是“威仪”,有威仪的人会端正自己的衣冠,尊重自己的动静观瞻,使人敬畏(“畏”非害怕)。
也大概就是注重自己威仪的缘故吧,《论语》记载的孔子乐多于喜。
《论语》的乐大都是乐在心中。《学而篇》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雍也篇》的“知者乐水,仁者乐山”,《先进篇》孔子见闵子骞、子路、冉有、子贡几个成材弟子侍候一旁,就是“子乐”。
喜形于色的文字,《论语》只见两处,一是孔子往武城,看看在武城当宰官的弟子子游,听到弦歌声,高兴起来就开了子游一个小玩笑:“割鸡焉用牛刀?”(《阳货篇》)孔子这发自内心,同时也形诸于色的喜乐,出现了孔子难得一见的笑容——“莞尔而笑”。
“莞”,《说文解字》称是一种可以作席子的草,这种草茎向上舒展,“莞尔而笑”虽然不见得是开怀大笑或心花怒放,但也不会只是“小笑貌”。
孔子的“小笑”应该是子路、曾晳、冉有、公西华侍坐时,夫子要四位弟子各说自己愿望,子路率尔而对的“夫子哂之。”(《先进篇》)
“哂”音shěn,露齿而笑。孔子何以对子路“哂之”呢?因为子路把自己的能力吹得太大了,他说:“如果有个千乘之国,遭大国胁迫,外有强国军队侵伐,内又闹饥荒,让我治理,等到三年,可使人民见义必为,且知行事之方。”(原文: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孔子在《子路篇》说自己的能力:“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期月”是一年岁月,孔子自认如果有人用他治国,约略一年有成效,三年有小成就。子路这一自许,比做老师的孔子还贤能,孔子不由得露齿浅笑。
我之所以浅谈孔子的音容笑貌,是四十多年来,不时出现我脑海中的一个想法。
1971年,我跟前清礼亲王代善裔孙爱新觉罗·毓鋆老师读经书。老师和清朝末代皇帝溥仪同年生,六岁成为溥仪在毓庆宫的伴读,受学的老师有太傅陈宝琛,以及当时的名儒罗振玉、王国维、陆润庠、郑孝胥、康有为等人。
老师在伪满州国当御前行走,类似溥仪的特助,1947年,继张学良之后,被蒋介石安排来台湾监管。只身在台六十四年,创办私塾“天德黉舍”(后来改为“奉元书院”),从《论语》讲起。老师开课百余班,教读弟子《论语》百余遍,他四岁就开始启蒙,背《论语》,老师百年读书、六十多年的讲学中,《论语》大概读过千遍以上。
我在2011年元月底与老师对桌而谈,老师还说,他不解孔子何以那么聪明睿智,而我却有个唐突的想法:如果孔子重生,他坐在一间不通风的地下室,听读过千遍《论语》的老师讲《论语》,他的表情会是如何?
“莞尔而笑”就是我想象中的孔子表情。
老师跟我们上《论语》的第一天谈“学”字,突然问说:“孔子重学,你们是学生,什么叫“学生’?”我们没人接话,老师正襟说:“学生就是要学如何抚慰苍生,为苍生谋!”我想孔子应该会点头称许。
老师强调读古书要读古人的智慧,要学古人智慧来启发自己的智慧。读书不要师承师说,照着走,要接着走。孔子是“圣之时者也”,老师有些话用今日语言解读古文,十分亲切,甚至更简明通神。
读《为政篇》: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老师解读“先做再说”。
读《子罕篇》: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吾止也;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老师说“事在人为”。
读《公冶长篇》:“崔子弑齐君,陈文子有马十乘,弃而违之,至于他邦,则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之一邦,则又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何如?”老师叹口气说:“天下乌鸦一般黑,陈文子妄想找白乌鸦!”
《述而篇》孔子批评子路说:“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老师解读得特别通神:“救生员是旱鸭子,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我不陪葬!”
我甚至认为,孔子听老师说《论语》是“论道之语”、“结论之语”,孔子的表情可能比“莞尔而笑”更喜乐吧?
老师在2011年3月20日薨逝,高寿一百零六岁。忆春风之沐,怀化雨师恩。老师常说,一个人至少要读懂一本书,我遵师命,用笔代读,完成了《子曰论语》。
《论语》用字,出现最多的是“子”,达四三一次,其中专指孔子的有三百七十五次,《论语》首章的前面二字就是“子曰”。老师跟我说:“‘子曰’二字是‘我的老师说’,后人尊崇孔子,成为‘孔子说’。”
《子曰论语》这个书名,是个人的希望,希望解读的《论语》既是老师所说的《论语》,也是孔子所说的《论语》,个人但求“夫子一哂之”。
孔子在《里仁篇》和《卫灵公篇》向两位弟子曾参和子贡说“吾道一以贯之”,老师说《论语》和六经都是通贯的,要了悟六经,得从《论语》下手,要真正默识《论语》,先知晓六经。当然,《论语》之道更是一以贯之。
祈愿《子曰论语》能让孔子一哂之,我依经解经,先以孔子之言,解孔子之语,以《论语》彼章印证《论语》此章,而许多师承师说的孔门弟子之言,也引孔子之言解说,以期通达孔子之学。
以《论语》《解读》《论语》,我十分注意相关的史实史料,像季氏等三家专横窃国柄,源于季氏先祖季友有功于鲁国。孔子能够周游列国,得力于时君求才若渴,诸国冲突缓和,游说之士不会被要求忠君,以及和向戎的“弭兵”之会有关。
《周易》、《尚书》、《礼记》当然是我解读《论语》的主要经籍依据,而子书集中在《孟子》。 
老师钦敬熊十力夫子,熊十力尊崇王夫之,我不免引用两位夫子精辟训义解读《论语》。
老师说,《论语》的“人”和“民”不同,“人”是有位者,“民”是一般庶民;“君子”有些不能解读“成德之人”,而是上位者、有位者;“小人”不是无德之人,而是一般百姓庶民;“而”有些当“能”字解。几个字词解读不同,《子曰论语》呈显大异程朱注解的风貌。程朱的注释影响后学太大,我必须参照说明。
孔子在陈国怀念自己鲁国的家乡弟子,感叹说:“归与,归与!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公冶长篇》)个性疏狂的我,需要先进的裁剪,而个人有些补述小意见,就列在章末的“小子曰”。
《子曰论语》的印行,最遗憾的是不能恭呈老师点拨教正。我赶在老师作古这年的生日这天印行。

文摘
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

这章别有深义。颜回小孔子三十岁,子贡小孔子三十一岁,颜回、子贡年纪只相差一岁。孔子钟爱颜回,对外交、营商都是高手的子贡也十分器重。孔子问子贡:“女与回也孰愈?”就因为两人在伯仲间,才有此一问。我们由此一问,可知颜回死后,子贡颇为孔子器重。
“愈”,朱注“胜也”。常言“一较高下”,“愈”即为比高下。
“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贡善言,在孔门四科十哲中,列名言语科,果真会说话,他不只称赞颜回比他高明,还举出例子。
子贡就言语、政事之能而论,不比颜渊差,但子贡方人(批评人,语出《宪问篇》),遭老师指正,深知老师之学首重德行,就这一点来说,他自知确实是比不上颜回的,所以用“闻一以知十”和“闻一以知二”作比喻,确有自知之明。
人贵自知,自知且知人,才是一个不惑的知者。子贡是否达到孔子所谓的知者,我们不得而知,但子贡此言确是知者之言。
“赐也,何敢望回”,以前晚辈对长辈,弟子对老师,都是说出自己的名,而老师称弟子也直接称呼名。“望”,比视,有相比之意。
“闻”在古籍不是“听闻”,而是“闻知”。听闻是听到的口耳之说,必须落实于知,才能闻一以知二、知十,可见闻是闻知。知者不惑,闻知后再用思想推理所得的知,即为“推知”,知二、知十即为推知,也就是“举一三隅反”(《述而篇》)。
一、十、二这三个数字,在此章不是一件事、十件事、二件事这种定数,而是抽象的数字。古籍的一是数之始,三、九是数之多,十是数之终,二是一之对。
“闻一以知十”就是即始而见终。《大学》说:“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颜回之能就是知事的终始先后,颜回之德即为“近道”之德。
“闻一以知二”是子贡自言自己有推理之知,由此而知彼,也就是孔子所说的“叩其两端”(《子罕篇》)。《学而篇》孔子称赞子贡说:“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闻一以知二即为告诸往而知来者。
“闻一以知二”是子贡的自知,“闻一以知十”则是子贡知事知人。孔子对子贡有自知之明,大为赞许,所以说:“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与”,称许。孔子就颜渊与子贡二人比较,子贡是不如颜渊,但他对子贡有自知之明,也表示称许之意。
《皇侃义疏》说,“吾与女,弗如也”谓我和你都不如颜渊。孔子怎么可能说自己不如弟子颜渊呢?这种谦辞的解读只能当一说。
[小子曰]
颜渊在孔子弟子中,以德行见长,留给后人的,只是《论语》一书中,孔子对他的称赞,可以说,颜渊的地位是孔子一手拉拔的。
子贡师事孔子,功业十分彪炳。孔子之所以成为万世师表的圣人,子贡的宣传功劳很大。
也因为子贡功业出色,鲁国大夫叔孙武叔和陈子禽就说子贡贤于孔子。

2.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于予与,何诛?”

“粪土”,秽土。圬音wū,抹泥墙工具,此处用作动词,镘也。“与”,语助词,无义。“诛”,责备。
“昼寝”,一般解读“当昼而寝”,就是白天困午觉。孔子认为宰予志气昏惰、教无所施,所以深切责备宰予,有如朽木粪墙,不可雕圬,对宰予不再期待。何必再加诛责呢?
如果这个解读合宜,那么孔子几乎骂尽现代苍生。现代人流行午睡,连学生都规定中午要伏桌午睡。宰予即使不是生病,而是偷懒一下睡个觉,老师应该不会说得那么重吧?
小子还会怀疑,偷睡懒觉和朽木、粪土之墙有何关系,孔子为何用作比喻呢?因此,若是将昼寝和朽木、粪土之墙合解,就比较合情。
韩李《论语笔解》说,“昼”旧文作“画”,李匡义《资暇录》说,“‘寝’,梁武帝读为寝室之寝;‘昼’当‘画’字,言其绘画寝室。”
春秋时代有画寝流风,不只庙宇因供奉神祗,要采画传说故事,士大夫堂屋寝室也要采画百鸟,甚至连死人的墓壁也要采画。
宰予显然受流俗影响,不仅采画堂屋,也采画寝室,由于过于奢华,恐怕也有违礼之处,孔子才会严责“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于予与,何诛?”
雕梁需用木,朽木难以为雕;秽土筑成的墙壁,难以镘出好画,用现代的口语,我们忖摩孔子的语气是这样的,“寝室内那几根破木头、几堵烂墙壁,有什么好雕刻采画的呢。我对宰予呵,要用什么话来责备呢?”
孔子对弟子爱之深责之切,对擅长言语的宰予说得特别重。

[小子曰]
司马迁的《仲尼弟子列传》说:“宰我为临菑大夫,与田常作乱,以夷其族,孔子耻之。”
孔子周游列国十四年后,在鲁哀公十一年才返鲁,这年孔子已六十八岁,孔子再过五年就死了。《八佾篇》,鲁哀公还问社于宰我,宰我说的话超过,遭孔子训斥“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孔子对弟子虽然有时爱深责切,绝不会见弟子被夷族还“耻之”。
再说,田常欲作乱,忌惮齐国高昭子、国惠子、鲍牧、晏圉等人从中作梗,暂时把作乱的兵移用,有意攻打鲁国。孔子听到这消息,派子贡游说,结果保全了鲁国,扰乱了齐国,破灭了吴国,强大了晋国,让越国称霸,宰我怎么会在齐国当临菑大夫,与田常作乱?田常后来作乱成功,成为齐威王。宰予若是与田常作乱,应该有功受赏,何况春秋战国时代,国君寻才若渴,才士求仕,哪会夷族呢?
此外,齐大夫田常弑简公,孔子还沐浴而朝,告于鲁哀公讨伐(《宪问篇》),宰我怎么可能与田常作乱呢?
孟子盛赞孔子,引用三个孔门弟子的赞词,其中之一就是宰我,宰我如被夷族,孔子耻之,孟子还会引用吗?
学者或疑此为齐论,司马迁却加以引用。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