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与狂.pdf

  • 类 别文学
  • 关键字
  • 发 布2014-07-18 09:18:00
  • 试 读在线试读
闷与狂.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在故乡的泥土上用童话栽花。
用时间复现一条嘈嘈切切的生命河流。
在这里,时间是主宰。消解来龙去脉,隐去其人其事。将回忆品尝与消化,铺陈与重组,连接起一部沧桑的交响。
恰如饮后放歌,以抒情,以佯狂,以浓度最高的文字燃烧起鲜艳的往事。生命的激情迸发之后,是全部人生的许诺与交付。

编辑推荐
王蒙暌违十年首部长篇小说,关于人生最美、最深情、最诗意盎然的汉语书写,每一个中国人共同的心灵史诗。
以强大、奔涌的语言能力驾驭历史,审视走过的生命历程,看那些生命里的伤痛和闪光的时刻,咀嚼心灵的奇遇,堪称“中国版《童年·少年·青年》、《忏悔录》、《追忆逝水年华》、《尤利西斯》,现代版《归去来兮辞》、《小园赋》、《枯树赋》、《哀江南赋》”。
你未曾见过的王蒙小说,一生“受想行识”完全敞开的总结陈词,打通任督二脉,气象卓尔不群,无惧前卫奇葩。

名人推荐
80岁了他还保持着足够的清醒!闷与狂,那就老夫聊发少年狂吧!屈原写完《离骚》,“问天”之后只有投江,王蒙已然历“故国八千里,风雨六十年”,还要怎样?老夫聊发少年狂,笑看人生二百年,这才是王蒙!
本书在王蒙所有的书中卓尔不群,弥足珍贵。与其说是历史之书,不如说是作者一生的心迹,一部耄耋抒怀,一部少年狂歌。王蒙先生说:“青春和耄耋本来并不是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青春太多了,压缩成了耄耋。耄耋切成薄片,又回复了青春。”80之后就是80后,青春作伴好还乡啊!那满树的梨花,纪念冬日的逝去,照亮整个春天。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陈晓明
这是一个拥有60多年“写龄”的作家45卷文集1700万字作品的诗意浓缩,是一个叫“王蒙”的人全部“受想行识”换一种形式的总结陈词,是自传体小说或小说化散文化诗化的自传,是用70多岁高龄依然渴望“爆炸”依然能够“爆炸”的“语言瀑布”一气呵成的中国版的《童年·少年·青年》、《忏悔录》、《追忆逝水年华》和《尤利西斯》,也是尽情铺展的现代版的《归去来兮辞》、《小园赋》、《枯树赋》和《哀江南赋》。
从《杂色》、《春之声》、《相见时难》、《海的梦》到《活动变人形》、《来劲》和“季节系列”,王蒙一直追求小说的诗和诗的小说。到了《闷与狂》,这种追求可谓功德圆满。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郜元宝

作者简介
王蒙
笔耕六十余年。
写下45卷文集1700万文字。
曾任团干部、人民公社副大队长、共和国文化部长。
访问过59个国家和地区,获得境外两个博士学位。

目录
第一章为什么是两只猫
第二章瘦弱的童年也许更加期待爆炸
第三章我的宠物就是贫穷
第四章青春赋
第五章那时鱼儿常常从水中跃出
第六章未名
第七章灯下的十九岁
第八章第八章 奇祸•奇缘•奇葩
第九章 你就是回忆中的那首情歌
第十章豁达通畅也关情
第十一章 我又梦见了你
第十二章 荣获斯大林文学奖纪盛
第十三章 希望在第二次
第十四章 你的呼唤使我低下头来
第十五章沧桑的交响
第十六章 明年我将衰老

文摘
荣获斯大林文学奖纪盛
有一次到一位党史教员家中做客。他说今天你要多坐一会儿,我有重要的客人来。要客来了,坐到桌前,从内兜里掏出一个玻璃瓶,显然里面装的是药用酒精。介绍说他是反修医院的内科主任。他掏出酒瓶后,主人拿过凉水来掺上要喝。我说药用酒精绝对不能喝,医生说,他已经喝了两年,效果极佳,有益无损。于是与两个维吾尔知识分子共饮酒精兑水,哥儿仨都喝得有些激动。朋友们喝得激情满怀,突然,医生拍响了桌子,他喝道,你们知道我们的朋友(指我)是什么人物吗?他不是一般的人,他是诗人是作家是学问人,人家的作品获得过斯大林文学奖金!医生的突然杀出来的盛赞令你三魂出窍六魂涅槃魂飞天外,你慌忙摆手,连说九个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否认的声音越大他声言此北京来的倒霉作家是斯大林奖金得主的声音越大,再喊下去一定能传遍整个社区,形同你在招摇撞骗。另一位朋友,党史教员,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就非驴非马地“挂”在了那里,他竟然也随声附和起来,高喊当然是这么回事,不要怕,得了就是得了,斯大林奖就是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朱加施维里即斯大林给发的奖,怕啥?如果我们说错了,哈哈,太棒了,对不起,您得的就是列宁奖,弗拉基米尔·依里奇·列宁奖金。他们感动得变颜变色,热泪盈眶。
而你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你说是丁玲得了奖,二位爷说不知道,他们不认识丁玲。你说周立波、宋庆龄、齐白石分别获得了斯大林文学奖与和平奖,二位爷头摇得像拨浪鼓,他们声明他们也都不了解没听说不认识。他们铁嘴钢牙,一口咬定,就是你本人获得了斯大林奖。然后内科主任说他保留了你受到斯大林接见时的新闻照片剪报,临来前特意找出了剪 报,刚才剪报还出现在他的上衣口袋里。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越说越火, 越说越活,越说越真,越说越感天动地。这二位哥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 是打了药针还是犯了癫狂重症,远远超出了你的智力理解力想象力判断力。 你确实是太老实太听话太窝囊了,你根本想不到能拿这样的话题表激情撒酒疯套瓷取乐发泄。就在此时,党史教员更加悲壮地宣布道:早已知晓, 早已确认,我们的这位哥们儿好友命根子一样的弟兄,并不是仅仅得了一回苏联的文学奖,他曾经在克里姆林宫受到斯大林同志的接见!第三国际与九国共产党工人党情报局万岁!他已经热泪横流啦。你已经全无办法, 如此这般,你从此陷入了魔境幻境……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