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见:与未来对话.pdf

预见:与未来对话.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预见》是华语世界心灵成长畅销书 “慈悲系列”之预见篇。
本书是贤宗法师十年之作,华语世界第一部完整的“禅修六部曲”,都市修行人的必读经典。
本书通过贤宗法师的人生体验,帮助你打开下一站心灵,带你触摸真实的内心世界。

编辑推荐
如水常流通
(代序言)

最早知道贤宗法师,是2008年在香海禅寺举行的有一千多人参加的“亚布力佛商论坛”上。佛陀说过把佛法托付给国王大臣、长者居士,以期使这些拥有最强大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的人群,能够成为佛教发展的有力外护。不过当时国内理论界对佛商的界定还是相当模糊的,特别是在“宗教搭台,经济唱戏”口号的误导下,现实中成功的案例并不多。如何把佛教的思想运用到企业文化、心理建设中去,化世俗而不为世俗所化,贤宗法师在这方面的探索引起了我强烈的兴趣。

在复旦大学哲学学院举办的“人文智慧课堂”学习的社会各界精英,为了继续学习佛学,于2008年成立了“复旦大学禅学会”,请高僧大德和佛教学者来学校演讲,也组织会员到各地佛教道场参访。我们对贤宗法师的访谈《世情通达见禅心——香海禅寺住持贤宗法师专访》,刊于《佛教观察》总第五期(2009年7月)。贤宗法师在复旦大学的演讲《禅与现代生活》,刊于《佛教观察》总第九期(2010年4月)。

经过长时间酝酿、准备,复旦大学禅学会定于2009年3月21日到桐乡游学,由我讲两天《维摩经》,并参访香海禅寺。当天我正在位于虹桥的上海干部教育中心,为市委组织部举办的局级干部传统文化研习班讲解《法华经》。当时约定,复旦大学禅学会下午4时在复旦大学校门口集体坐大巴出发,大约在5时,与我在虹桥附近的延安西路上会合。但那天下午讲课不久,我在论及借佛敛财等问题时,可能情绪过分激动,血压突然升高,课程没法进行下去了。幸好在座的有杨浦区老年医院院长和党委书记,他们立即把我送到医院去检查。周院长坚决反对我继续后面两天的课程,已经在复旦大学校门口集合的数十名会员只得中止这次游学。

待我血压平稳后,禅学会于4月17日继续进行一个月前中止的游学,但人数已经减少很多。作为大学教师,应当守住自己的学术本位,我的教育对象是校内学生和社会上的政商人士,即便带队到寺院参学,也只在寺院外的场所讲学。在我看来,白衣到寺院中讲佛经,是与孔门舞墨、班门弄斧一样的蠢事。负责那次游学行程的禅学会会员黄丽君也是贤宗法师的皈依弟子,她说宾馆会议室两天的场地费要六千元,而现在只有区区十几个人,实在有点儿浪费。她转告了贤宗法师的建议,说可以到香海禅寺去,同时为正在那里举办的有几十名企业家参加的禅修班讲课。贤宗法师特别强调:寺院中有专为居士讲课的讲堂,寺院本来就是为一切众生服务的。正是贤宗法师的这句话,使我放下原来的顾虑,到寺院并班教学,也避免了在宾馆和寺院间的来回奔波。在这之后,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的好几个类似的研修班都曾到香海禅寺举办参禅和教学活动。

六祖惠能大师以“如水常流通”来形容佛法的智慧通透无碍,贤宗法师给我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通达。作为佛教学者,我认为当今中国佛教正处在冲决围墙困境的前夜,存在需要解决的六个方面的问题:第一,妥善处理政教关系;第二,学术与信仰的划界与合作;第三,继承传统与适应现代社会;第四,在家与出家和合的教团建设;第五,大众佛教与精英佛教的三根普被;第六,佛教发展中契理与契机的统一。贤宗法师原来是佛学院的专职教师,研究的是高深的佛教义学。他曾经告诉我:在八年的教书过程中,与学生讨论最多的就是未来的佛教该怎么走;在中国的政治、经济环境中,如何以佛法思想帮助人们走向更加圆满和快乐的人生。他在桐乡这个空间中,以禅师“随缘消旧业、任运着衣裳”的悲愿和智慧,进行了艰难而卓有成效的探索实践。

《六祖坛经》开宗明义地指出:“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用此心,直了成佛。”这是禅宗纲领性的表述。菩提自性是我们人人本具的佛性,但必须借由善知识开启。佛教存在于世间最根本的意义,即《法华经》所说:佛与诸佛为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为使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贤宗法师就是这样一位善知识,他建立清净庄严的道场,并辐射到社会的各个方面,建立现代化的佛教基金会和各种弘化形式,用佛教的核心价值智慧与慈悲接引社会各界,使佛教堂堂正正地进入主流社会。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王雷泉

媒体推荐
如水常流通
(代序言)

最早知道贤宗法师,是2008年在香海禅寺举行的有一千多人参加的“亚布力佛商论坛”上。佛陀说过把佛法托付给国王大臣、长者居士,以期使这些拥有最强大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的人群,能够成为佛教发展的有力外护。不过当时国内理论界对佛商的界定还是相当模糊的,特别是在“宗教搭台,经济唱戏”口号的误导下,现实中成功的案例并不多。如何把佛教的思想运用到企业文化、心理建设中去,化世俗而不为世俗所化,贤宗法师在这方面的探索引起了我强烈的兴趣。

在复旦大学哲学学院举办的“人文智慧课堂”学习的社会各界精英,为了继续学习佛学,于2008年成立了“复旦大学禅学会”,请高僧大德和佛教学者来学校演讲,也组织会员到各地佛教道场参访。我们对贤宗法师的访谈《世情通达见禅心——香海禅寺住持贤宗法师专访》,刊于《佛教观察》总第五期(2009年7月)。贤宗法师在复旦大学的演讲《禅与现代生活》,刊于《佛教观察》总第九期(2010年4月)。

经过长时间酝酿、准备,复旦大学禅学会定于2009年3月21日到桐乡游学,由我讲两天《维摩经》,并参访香海禅寺。当天我正在位于虹桥的上海干部教育中心,为市委组织部举办的局级干部传统文化研习班讲解《法华经》。当时约定,复旦大学禅学会下午4时在复旦大学校门口集体坐大巴出发,大约在5时,与我在虹桥附近的延安西路上会合。但那天下午讲课不久,我在论及借佛敛财等问题时,可能情绪过分激动,血压突然升高,课程没法进行下去了。幸好在座的有杨浦区老年医院院长和党委书记,他们立即把我送到医院去检查。周院长坚决反对我继续后面两天的课程,已经在复旦大学校门口集合的数十名会员只得中止这次游学。

待我血压平稳后,禅学会于4月17日继续进行一个月前中止的游学,但人数已经减少很多。作为大学教师,应当守住自己的学术本位,我的教育对象是校内学生和社会上的政商人士,即便带队到寺院参学,也只在寺院外的场所讲学。在我看来,白衣到寺院中讲佛经,是与孔门舞墨、班门弄斧一样的蠢事。负责那次游学行程的禅学会会员黄丽君也是贤宗法师的皈依弟子,她说宾馆会议室两天的场地费要六千元,而现在只有区区十几个人,实在有点儿浪费。她转告了贤宗法师的建议,说可以到香海禅寺去,同时为正在那里举办的有几十名企业家参加的禅修班讲课。贤宗法师特别强调:寺院中有专为居士讲课的讲堂,寺院本来就是为一切众生服务的。正是贤宗法师的这句话,使我放下原来的顾虑,到寺院并班教学,也避免了在宾馆和寺院间的来回奔波。在这之后,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的好几个类似的研修班都曾到香海禅寺举办参禅和教学活动。

六祖惠能大师以“如水常流通”来形容佛法的智慧通透无碍,贤宗法师给我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通达。作为佛教学者,我认为当今中国佛教正处在冲决围墙困境的前夜,存在需要解决的六个方面的问题:第一,妥善处理政教关系;第二,学术与信仰的划界与合作;第三,继承传统与适应现代社会;第四,在家与出家和合的教团建设;第五,大众佛教与精英佛教的三根普被;第六,佛教发展中契理与契机的统一。贤宗法师原来是佛学院的专职教师,研究的是高深的佛教义学。他曾经告诉我:在八年的教书过程中,与学生讨论最多的就是未来的佛教该怎么走;在中国的政治、经济环境中,如何以佛法思想帮助人们走向更加圆满和快乐的人生。他在桐乡这个空间中,以禅师“随缘消旧业、任运着衣裳”的悲愿和智慧,进行了艰难而卓有成效的探索实践。

《六祖坛经》开宗明义地指出:“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用此心,直了成佛。”这是禅宗纲领性的表述。菩提自性是我们人人本具的佛性,但必须借由善知识开启。佛教存在于世间最根本的意义,即《法华经》所说:佛与诸佛为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为使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贤宗法师就是这样一位善知识,他建立清净庄严的道场,并辐射到社会的各个方面,建立现代化的佛教基金会和各种弘化形式,用佛教的核心价值智慧与慈悲接引社会各界,使佛教堂堂正正地进入主流社会。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王雷泉

作者简介
贤宗法师,号宗雄,福建福安人,浙江省桐乡香海禅寺现任住持。师自幼事佛,童真入道,勤奋好学,事佛以诚。1991年于莆田梅峰光孝寺受具足戒,承接禅宗临济正脉第四十五世传人,曾就读于福建佛学院和闽南佛学院,现为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在读研究生。1996年冬受聘于普陀山佛学院,期间历任办公室主任、图书馆馆长等职。2004年8月住持香海禅寺。2008年9月荣任嘉兴市佛教协会会长。
贤宗法师是中国佛商论坛发起人,是企业家的心灵导师和禅修引领者。他发心引领天下企业家走向宁静的心灵家园,让每一位企业家都有慈济众生、慧泽万物的慈悲心灵,光明正大地立足于天地之间。

目录
第一章 渐修与顿悟 003
无名镇 004
眼界 007
退步原来是向前 012
皓月当空 017
渐修与顿悟 022
没有时间老 027
冲破惯性思维的樊笼 032

第二章 无涯 039
视野 040
无涯 045
空船 050
根源 054
内外一如 057
桥底的天堂 061
布施与平衡 066
藏宝 071

第三章 丹霞烧佛 075
一花一世界 076
预见有“福” 084
天长地久 090
烧佛 095
唤醒 100
不思善,不思恶 105

第四章 五眼 111
肉眼无常 112
天眼预见 116
慧眼识珠 123
法眼无我 126
佛眼无物 129
动中修禅 133
时间的意义 137
幸福的秘诀 141

第五章 不动于物,不染于尘 147
幸福的静守 148
降服其心 153
生命的弦歌 158
人性的根柢 163
不动于物,不染于尘 168
远瞩 174

第六章 快乐的蝴蝶 183
无明 184
一动不如一静 189
快乐的蝴蝶 193
第十块饼 198
存在的灵魂 203
不要局限于眼前的事情 207
调心 213

序言
前 言

你的脑海中总是在不断地回忆着此时此刻与你相关的信息:你曾经去过的地方、听过的声音、读过的书、见过的人等。当你再次遇见的时候,你马上就能找到回忆里的情景,就连你曾品尝过一杯清茶这样简单的事情也会产生这种思维过程。当我们对未来的未知充满了怀疑与不安时,记忆中的经验能够起到一种抚慰的作用,通过回忆,我们可以预见未来。

大多数人并不会经常锻炼自己预见的能力,而是倾向于活在当下。然而,当我们面对混乱、悲凉的局面,我们的心灵正在枯萎的时候,我们则习惯于追寻某位上师,希望他能为我们指引方向,告诉我们未来的情境。

只有绝望的心灵才能发现事物的本质。在当下,我们的视野将变得更加开阔,对事物的认识也更加深入,脑海中对未来的预见源源不断,然而,我们怎样才能进入这种灵感涌现的状态呢?

事实上,你只需要回答以下两个问题:

第一,在当下,我是谁?它正是上一部书的命题,我相信,你已经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第二,我将要去哪里?也就是本书的命题——预见,与未来的自己对话。

人必须经过很多探索才能拥有真正的平和与宁静,你和我正在做的就是为了探索心灵中哪些是真实的和正确的,它并不复杂,就像种一棵树一样,在广袤的大地上挖掘一个生命之源。

我希望有一天,你像一棵春天里挺拔的树。我知道,那时,你已经放空了你的心灵,不需再被什么填满,脑海里呈现出一片宁静的祥云。

贤宗法师
2014年6月于香海禅寺

文摘
无名镇

本来一切都是“空”的,可是我们偏偏要执着地认为是实有;本来一切都是虚妄的,可是我们偏偏要看成是真实的,这样就产生了苦。

“空”解释了人们产生颠倒妄想的原因。我们之所以看待事物会不究竟,就是因为不了解“空性”。我们看待世界时,常常认为自己对世界的认识都是真实的,而实际上却只是看见世界的一些表象、一个角落而已。

“天上一日,人间千年”,我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我行走百米之远,需要两三分钟,而蚂蚁行走百米之遥,则至少需要一个小时。如果是更小的生物,可能就要花去它一生的时间了。《庄子》中说,有的小虫朝生暮死,那是用我们人的时间观念来加以衡量的。在它们的世界里可能一天就是一年光景,或者更久远,只是跟我们的衡量标准不一样罢了。那么反过来,有些东西很大很大,它们在自己的时空里面生存,那么它们的一天可能也就是我们的一生啊!

有一部叫《霍顿与无名氏》的动画片,小象霍顿有一天听到空中飘浮的一粒灰尘发出“救命!救命!”的声音。它坚信那粒灰尘里面有许多生命存在,于是与那些生命展开了趣味横生的对话。灰尘里面真的就有一个世界,叫无名镇。无名镇的镇长生了94个女儿,还有一个儿子。许多有趣的故事就藏在一粒灰尘里面。这就是人们对于小大之辨的艺术想象。

《华严经》讲“华藏世界”,认为世界无量无边。我们从这里到那里十几米远,也许在这十几米中,就有几亿个世界由此展开。如果把一粒微尘无限放大,一定也有无量生命居于其中。所以大、小只不过是相对而言的,我们应该客观地看待自己所做的事业以及自己的功过。


眼界

“管理学之父”德鲁克提出,管理是一种器官,确切地说,它是赋予机构以生命的、能动的器官。如果没有管理,任何机构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德鲁克认为每一个人、每一个集体、每一个企业都只是这个社会的一个齿轮。如果我们认识到自己的企业实际上就是社会的一颗螺丝钉,那么我们还会为了工人的流失而感到苦恼吗?还会为了利润的淡薄而忧虑吗?还会为了自己暂时的得失而悲欢吗?

但是我们总是不断地把自己这个齿轮放大,认为自己是宇宙的核心、衡量万物的标准,这样就容易迷失自己。所以禅宗要我们思考:我是谁?我在哪里?要往哪里去?我在社会上扮演什么角色,我的团队运行的状态如何,我的企业在整个业界处于什么位置,这些都基于“我是谁”的考量。

前两年,有个人向我介绍一台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研发的冰箱。这种冰箱只要里面存放的土豆快没有了,它就会自动向超市订购,这便是一种创新。大家有没有去世博会参观过?未来的汽车将会是怎么样的?未来的科技将走向何方?如果我们对未来从来没有思考,那么,怎么知道自己是谁、要向哪里去呢?

我们的寺院在嘉兴桐乡濮院镇,这里是中国最大的羊毛衫批发基地。我常常和一些设计师聊心得,设计产品需要关注的东西有很多,今年汽车设计的趋向是什么?今年流行怎样的发型、手包?今年流行的建筑风格是什么?今年有哪些电影大卖,里面有哪些道具服装得到好评、有哪些场景可以借鉴?这些都需要设计者去思考,最后都可以融入到设计中去。如果我们没有宽广的眼界,那么又怎么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呢?

一切事物都是息息相关的。鸟兽虫鱼,生住异灭,无不由因果牵连而流动。《中观论颂讲记》中有一偈子:“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

关于这句话,有这样一个传说。有一次佛陀碰见一个魔鬼,魔鬼就说了这句:“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佛陀觉得很有道理,就让魔鬼把下一句话告诉他。魔鬼说:“如果想知道下一句,那就让我吃掉你。”于是佛陀甘愿以身殉道。

《中观论颂讲记》中这段话的意思是说,任何东西都不是孤立的,都是众缘和合而存在,因缘离散而消失。虽然我们现在只是在做某一件事情,但是正如“蝴蝶效应”所论证的一样,我们所做的事其影响力会辐射到社会的其他角落,影响到别人。如果我们没有团体的意识,就很难有个人的建树。

前段时间热播的一部电视剧《贞观长歌》,其中让我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当时的君臣都把自己的人生价值定位在如何为社会、为人民服务上,这样的王朝才能强盛。魏征是当时著名的谏臣,但是他的府邸居然没有一个像样的客厅。

我们要明白,物质是流动的,而且是没有止境的。这个世界月盈而亏、潮涨而平,只有当我们知足于当下的时候,才能视一切缺陷为圆满。

当我们起善念的时候,就会轻安。轻的东西都会上升,重的东西会往下堕,这是事物的基本规律。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常说“天堂在上,地狱在下”的原因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