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山05:文庙:儒家的先贤祠.pdf

碧山05:文庙:儒家的先贤祠.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碧山”是一系列试图寻找重返我们传统家园之路的MOOK杂志书,试图以现代人的视角重新梳理传统文化在中国人的生产和生活中的位置,并以此为源头探讨展开传承与创新行动的可能。“碧山”在我们看来不仅是一个地理名称,更是我们传统家园和心灵原乡的象征。《碧山》系列图书将集中于探讨我们今后的努力方向,以及对不尽如人意的现实的批判。
本辑“文庙:儒家的先贤祠”,有“专题、行动民艺、传承与表现、去国还乡、故土残调、读影、品书、观展”八个专栏。本辑文章有: 《垂教于世:中国古代地方城市的孔庙》(沈暘)、《台北孔庙的九二八释奠典礼与春季典礼》(高振宏)、《安徽文庙——以旌德和桐城文庙为例》(方光华)、《天下文枢》(叶兆言)、《东瀛孔庙管窥》(张渭涛)、《消隐于日本社会的儒学》(傅舒兰),等等。

编辑推荐
“碧山”是一系列试图寻找重返我们传统家园之路的MOOK杂志书,试图以现代人的视角重新梳理传统文化在中国人的生产和生活中的位置,并以此为源头探讨展开传承与创新行动的可能。“碧山”在我们看来不仅是一个地理名称,更是我们传统家园和心灵原乡的象征。《碧山》系列图书将集中于探讨我们今后的努力方向,以及对不尽如人意的现实的批判。

媒体推荐
由于Mook这种形式它是介于书跟杂志之间的,所以它的制作周期可能比杂志还要长,那么里面可以容纳的文字量更大,也会有很多人开始想在形式上设计上为它付出更多的心血,做出来的成品非常的精美非常的好看,比方说今天我为大家介绍的这本《碧山》。
  ——梁文道(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2013年6月25日)
  《碧山》第02期是“去国还乡”……《碧山》刚出2期,可能是当下将内容与阅读体验结合得最完美的读品,……在今天,人人心中都会有一个回乡的梦想,都有一种找寻自己根脉的冲动,至于为什么被窒息被中断,恐怕只有乞灵于万能的“呵呵”了。
  ——唐山(《新京报》2013年6月22日)
  前述钱理群先生的讲话稿,被收入了最新出版的《碧山02:去国还乡》一书。这本书明白无误的点明了“还乡”的主题。都市人的乡村田园梦想,在乡村普遍衰败化的当下,无异于可笑可叹的幻想。但这并不意味着让这样的梦想变成现实的可能性。由此提出的第二个重要问题在于,发生这种转变的乡村,究竟是为了满足都市人“逃出围城”愿望,并在此过程中通过发展“农家乐”等低产值附属产业,让农民变得更富裕一些;还是根据每个地方乡村的历史沿革、文化基因等具体情况,尊重农民意愿并争取其最大限度的参与,文化理念上则致力于“复旧”?《碧山02:去国还乡》书中《郝堂素描》、《精神返乡:渠岩与许村的故事》等案例文章给出了后一种选择的实践说明。
  ——郑渝川(书评《去国还乡,该要一个怎么样的乡村》,新华网2013年6月17日》
  家园之说,这两年似乎受到的重视越来越多,谈论的人也在增加,但与此相反的是,家园变成越来越稀缺的词语,精神的栖息地,变成了垃圾场。这种反讽看上去更像是一场行为艺术。但也正因这样,艺术家左靖所主编的《碧山02:去国还乡》成了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注脚。
  ——朱晓剑(书评《走在寻找传统家园的路上》,《春城晚报》2013年6月23日)
  最具人文范儿代表:《碧山》《汉品》
  最近新出的杂志书越来越倾向于专业化,但从内容到品位上都足够专业和深度,且充满对传统文化和精神的追思。比如以探寻传统建筑为主的《汉品》,以及以书院为主体的《碧山》。人文精神在这些杂志里具体而不抽象,完美但不矫情,皆因用心二字。
  ——《那些有范的杂志书》(《城市快报》2012年12月30日)
  在现代化过程中被割裂的和转嫁的,零落于现实的粗粝,究竟能不能在当下逐渐弥合……似某国人记忆中的“原风景”,早就并非仅隐约浮现在“乡愁”身后的思恋。知识分子和农村相互“需要”的关系,乡村建设如何最终成功地建立起“民主”“自治”……阅读大量越后妻有的材料文件后,万幸得见碧山计划,期待能从中延展开去。对弥足珍贵过去的回顾与现行的不懈尝试,一并,掷地有声!若乡村的温情仍旧一息尚存,那么,城市呢?
  ——Maryjanesue(芝加哥艺术学院)

作者简介
左靖,1970年11月生。策展人,出版人,《碧山》杂志书主编。现居黟县、北京和合肥。2002年参与创办中国第一个三年展——中国艺术三年展(后更名为南京三年展)。2006年底创办《当代艺术与投资》杂志。2011年和欧宁发起碧山共同体计划,开始致力于乡村建设。他曾担任南视觉美术馆(南京)执行馆长、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北京)艺术总监。作为艺术教育者,他在安徽大学教授纪录片和当代艺术课程;作为独立电影的推广者,他曾担任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和中国纪录片交流周的策展人,并发起、创办“艺术空间放映联盟”(ISAAS)和“中国独立影像*馆”(CIFA);他曾经策划过很多当代艺术展览,其中包括“未来考古学”第二届中国艺术三年展、“诗意现实:对江南的再解读”、“趣味的共同体”、“在瓦伦西亚55天:中国当代艺术展”、“我的大学:刘大鸿与双百工作室”等,并为艺术家颜磊、王音、董文胜、高世强等策划过个展。他曾应邀在奥地利、西班牙、智利、日本、巴西和挪威的一些艺术中心和博物馆策划展览。他还曾主编《工作坊:艺术家是如何工作的》、《另类的表述者:他们的行为、舞蹈和录像》、《纪录何为:对大师与他们作品的凝视》等等。他目前的工作领域包括乡村建设、独立电影和当代艺术。

目录
卷首语 文庙一瞥(左靖)

卷一 专题
1.垂教于世:中国古代地方城市的孔庙(沈暘)
2.台北孔庙的九二八释奠典礼与春季典礼(高振宏)
3.消隐于日本社会的儒学(傅舒兰)
4.文德意象的寄寓之地:以安徽省旌德文庙为例(方光华)
5.天下文枢(叶兆言)
6.论孟子的儒学异端及其被驱文庙(罗祖基)
7.一刀截断了一个时代——清初哭庙案随想(王学斌)
8.再思“评法批儒”运动:以重返“70年代”的方式(丁雄飞 罗岗)

卷二 行动民艺
1.黟县百工(五)(郭晨)
2.苏州风物保护的《汉声》实验(翟明磊)

卷三 传承与表现
1.二十四节气•时与地•冬季篇(邱志杰)
2.缅怀俞师探俞学(中)(薛正康)

卷四 去国还乡
1.梭罗,巴勒斯和霍尔——美国早期返土归田运动中的文化即兴者(孙云帆)

卷五 故土残调
哭庙(诗十首)+苦山水(水墨四幅)(杨键)

卷六 读影
1.乱世微光——费穆电影《孔夫子》(张泠)

卷七 品书
1.未济——井上靖的小说《孔子》(王佳月)
2.知识分子的宿命(苏七七)

卷八 闻艺
1.整一性态度——四重创作后的《孔子哭了!》(王志亮)
2.睡庙——付晓东对梁硕的访谈(付晓东)

序言
文庙一瞥
左靖

最早的孔子庙诞生在孔子的故乡曲阜。孔子去世后,弟子们为纪念他,便在孔子的故居整理出先生生前使用过的物品,此后故居改建成祭祀孔子的庙宇。其实,最早的孔庙只是孔子后代的家庙。从西汉开始,由于汉高祖在曲阜以大牢祀孔子,加上后来董仲舒“推明孔氏,抑黜百家”,影响到汉武帝的文化政策,在曲阜孔氏家庙之外,民间陆续出现了奉祀孔子的纪念庙宇。而国家建造的孔子庙到东晋太元九年(384)才出现。唐贞观四年(630),朝廷下令州、县学一律建设孔子庙,地方孔庙开始普及,且“庙学合一”正式确立,祀礼位列国家大典,孔子庙的建造以及相关奉祀开始盛行于世。到明清时,孔子庙进入鼎盛时期。在科举制度废止的前五十年,是全国孔子庙的全盛时期。注1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文庙祭祀升为国家祀典中的最高规格——大祀。有意思的是,在这前一年,也就是1905年,文庙赖以存在的取士制度——科举被废止了,这时候出现的大祀,多多少少有点回光返照的意思。
不同于阙里孔子本庙、各地纪念性的孔子庙、书院孔子庙和孔子家庙,本专辑探讨的孔子庙主要是指建造在国立各级学校奉祀孔子的庙宇,其正式名称为文庙。
在《垂教于世:中国古代地方城市的孔庙》一文中,沈暘先生从相地择址、庙学布局、朝向与入、边界特质、祈祝文运和城市意义六个方面探讨了文庙的建筑规制,及其对于地方城市文化的意义,即文庙是崇拜先贤和道德榜样的中心,也是中国古代地方城市文化崇拜的中心。高高在上的精神膜拜地位、官方的信仰权威,以及祭祀典礼的封闭性使得文庙具备了较强烈的宗教色彩,从而与普通民众拉开了距离。说到底,在我看来,文庙是一个分层式的知识精英群体的信仰空间。
台湾最早的文庙是台南文庙,建成于明永历二十年(1666),大陆已是康熙五年。台北文庙则更晚,建于光绪七年(1881)。虽然台湾营建文庙时间较晚,但今天看来,除了在日据时代有过中断外,文庙的祭祀制度和奉祀制度只有在台湾才避免了历次劫难而得以延续至今。高振宏先生的文章《台北孔庙的九二八释奠典礼和春祭典礼》以孔庙的祭祀制度为线索,较为详细地介绍了台北的两大儒家祭典:九二八释奠典礼和春祭典礼,为适应现代社会的需要,祭典在时间、人员编制、服装、仪程方面多有改进。2012年,礼生开始加入女性,祭典的意义也因这些改变被赋予了新的内容。值得一提的是,自民国八年(1919)增加颜元、李塨从祀文庙以来,2006年,始有教育家陈维英入祀台北孔庙弘道祠。
方光华先生笔下的文庙在我的老家旌德,小时候并无太多记忆,只知道那是一片废弃的古庙。印象中,文庙不远处有一座建于乾隆年间的文昌塔,时有白鹭在塔顶栖息。后来听当地文友说,文庙修复好了,陆续在里面有一些老干部的书画展。由此看来,文庙就如皖南地区的宗祠一样,建筑残残缺缺地保存着,但里面的先贤和祖宗早就没了。方先生的文章多少让我们重构起文庙从前的样子,从县志上抄录下来的文庙营建史更是让人感慨万千。从宋崇宁年间始建起,900多年来,旌德文庙屡毁屡建,且大多是由私人捐资,如果文庙不是民心所育,不是儒生心目中的圣殿,何来如此坚韧的力量?
围绕着文庙的奉祀制度,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故事,或因学术悖谬,或因思想牴牾,有一些罢享罢祀的情况发生,比如王安石,比如孟子。罗祖基先生早年就提出孟子是儒家异端之说,在《论孟子的儒学异端及其被驱文庙》一文中,罗先生简明扼要地阐明了孟子异于孔子之处(吊诡的是,荀子未入祀孔庙)。著文即为表露心迹,孟子的独立不羁、浩然正气,正是罗先生这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寄寓所在。
在“读影”、“品书”和“闻艺”栏目中,有后人塑造的各种孔子面目出现,庄谐杂出,请读者自取其义,不再絮叨。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把本专辑的主题定为“文庙:儒家的先贤祠”是一次冒险或冒昧的举动,因为文庙里的配享和从祀是一个“等级分明”的严密体系。除了先圣孔子,四配、十二哲之外,同在东西两庑从祀,先贤几乎都是孔子弟子,还有个别孟子弟子和北宋五子,而先儒则是对儒学有所贡献的历代大儒。这些先圣、先哲、先贤和先儒在本辑的主题名称中被通称为先贤,其实这个名单还可以扩充到名宦、乡贤和忠义死节之士等,奉祀这些人物,进行的不仅是成圣成贤的教育,同时还是社会伦理的教育,这是中国文庙社会教化功能的集中体现,也是中国传统文化最为独特的部分之一。

2014年4月22日于关麓小筑



注1,彼时中国有文庙1730多所,到了清末,这个数字减少为1560所。

文摘
自汉高祖刘邦在曲阜以大牢祠孔子,开创帝王祭孔的先河,至南北朝近八百年间,华夏大地历经朝代更替、国家分裂、佛教兴盛,但祭孔、立庙相沿不废,并藉由官方行为逐步建立起及巩固了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学在世人心目中和国家统治机器中至高无上的地位。此间,“庙学合一”的雏形早已出现,其源头可能是曹魏黄初二年(221年)“议郎孔羡为宗圣侯,邑百户,奉孔子祀,令鲁郡修起旧庙,置百户吏卒以守韂之,又于其外广为室屋以居学者” 的阙里孔庙的家庙、学校一体。再历以东晋建康国学夫子堂建立为发韧的都城庙学制的形成,地方学校立孔庙逐渐发展,经北魏地方郡国学校教育制度的创立,北齐令地方学校皆设孔颜庙,最终定型于唐代。
唐太宗贞观四年(630年)诏“州、县学皆作孔子庙”, 凸显了普及地方孔庙的官方意旨。原则上百姓不得任立孔庙,且祀礼位列国家大典,亦反映了孔庙的政治权威性。孔庙建筑于学校,明确了二者并立的不可分割,即所谓“庙学制”的真正确定和推行,如《唐六典》载国子监“庙干”职责为“掌洒扫学庙”, 刘禹锡《许州文宣王新庙碑》载“洒扫有庙干”, 韩愈《处州孔子庙碑》载“惟此庙学” 等等,均将庙、学相提并论。宋时“庙学”的使用频率已颇高,入元后更出现了收录窝阔台至成宗大德间(1297-1307年)与之相关的奏章专辑——《庙学典礼》,证之已明确制度化;诚如北宋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真宗所言:“讲学道义,贵近庙庭。” 孔庙是学校的信仰中心,学校是孔庙的存在依据。
迄至清末,全国已遍布1560余座孔庙, 地方城市不论规模大小或建置等级都不可或缺之,其现象本身独具意义。孔庙的象征意义、祀典活动及建筑配置等,与城市的管理运作、空间组织及日常生活等复杂系统有着密切关联。

相地择址

孔庙兴建之基址选择不外乎二种:因城市其他旧有建筑或拆其材为之;新址新建,原有孔庙的迁建亦与此类同。前者涉及到城市中正在使用或废弃的多种建筑类型,如佛寺、道观、驿站、官舍、城隍庙、仓库等。其共同特点在于原有建筑较为恢宏,基址较为广大,符合孔庙多重功能(祭祀、教育、生活等)开展的条件,且以寺观为最。亦有流传至今者,如河北正定 、山西平遥 的文庙大成殿(图1、2),原本皆为佛殿。
新基的选择,则非随意为之。以《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及《续编》进行统计,显示孔庙选址以东最甚,次之为东南、西,再次乃处于一个数级的南、东北、北、西南,而西北最少。再将之按不同的省份归纳,地域的差异并未明显地波及庙学选址的趋同。
据《周易》“说卦”编,八卦之图有二:(1)乾坤居南北,离坎居东西,所谓乾坤纵而六子横,易之本也。(2)离坎居南北,震兑居东西,所谓震兑横而六卦纵,易之用也。(宋)邵雍认为文王作易,前者应天之时,后者应地之方,故阴阳风水家皆取后者为用。 孔庙选址的数据表明,位于东方或东南方并不是偶然的现象,较受控于所谓后天八卦的意识形态影响。如明时陕西韩城的祠庙布局即与阴阳五行中的礼象五形理论甚为吻合:“至圣先师孔子则庙于邑之震域,风云雷雨则坛于邑之巽域,社稷则坛于邑之乾域,邑历则坛于邑之坎域,城隍则庙于邑之艮域。”
宋以降,风水阴阳说已大行其道,此后的孔庙选址现象不出时代背景,而此前的状况如何?检阅史料,虽明确记载方位者不多,但“文明之方”的用词颇为频繁。“凡泮宫多居治廨之东南,其取文明之方乎?” 其义甚明,不仅解释了“文明之方”的所在,亦证之古时确有将无形的吏治系统以选址的方式,坚实地投影于城市的构成空间。
宋以后往往将地方科举的兴盛与否归咎于孔庙选址,为振兴“文运”,常“人谋龟筮” 、“考诸阴阳家者之说” 另择吉地。既然各处地形地貌不一,基于不同流派和个人色彩的风水蛊惑就更加“见仁见智”了。如宋时漳州儒生对“阴阳家者流,拘而多忌,每耻言之”,然“自有龟筮以来,则有相方面势之宜。盘庚迁都,周公营洛,皆其事也”,何以“独于漳学而疑之”?盖因“唐有周几本先生者,读书于州南天城山之高峰,其后收元和丙申年科第,所谓三十三人同得仙者。时君贤之,封天城山为名第山。然则漳之儒学,蝉联不绝,盖有端绪,夫以周先生破天荒为儒学唱”。
当然,孔庙的选址或迁址不可能一味地顾及所谓“文明之方”的全局性因素,而对变化繁复的地方状况置若罔闻,诸如城市地理、孔庙周边环境、行政区划等级变动等,皆会影响之,如:
(1)城市地形的影响,或依山麓走势(图4),或困于卑下湫隘而迁往爽垲,或为交通便利。又或是借城中河湖之活水,孔庙一般建在河渠之北,南侧河流恰好与庙中泮池沟通,抑或直接借河为泮。
(2)若邻近市场或民居密集区,其“喧嚣混淆”不仅“失夫古人处士于燕闲之义”, 且不利孔庙的肃静气氛和教学的进行。
(3)其它的城市职能建筑的迫近遮挡,或移之,或迁孔庙。
且诸般因素,往往叠加施与。如徽州府文庙,自唐至宋“在城之东北隅”,太平兴国三年(978年)、熙宁四年(1071年)两迁于乌聊山,“山高地狭,不足以容众;”嘉祐四年(1059年)、元祐元年(1086年)两迁于南园,“濒江地卑,常有泛滥之患;”绍圣二年(1095年)复迁“东北隅,既足以容众,且无水患,盖其势不得不迁,非好异也。新学据山川形势之胜,得阴阳向背之宜,自今以往,取高科、登显仕者比比相望”; 几乎遭遇了以上陈列的所有牵制。
概括而言,孔庙择址的所谓风水考量是较为朴素的,不似诸如阳(阴)宅堪舆中的众多忌讳或讲究,回溯风水本源《周易》即明:“万物出乎震,震,东方也。齐乎巽,巽,东南也。齐也者,言万物之絜齐也。离也者,明也。万物皆相见,南方之卦也。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盖取诸此也。” 亦可视为孔庙选址的理论注脚。或征诸《礼记》,则“独记小学在公宫南之左,大学在郊,与今京师郡国建学之方无所乖戾。然则位必东南,理无疑矣”。 小至县城,“亦国也,子男之制,其可忽哉?”
对于并无所谓科学世界观的古代社会,将孔庙定位在朝气蓬勃的日出之向,或是山环水绕的优雅之境,恰是古人真诚愿景的付诸方式。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