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宋风云乱之精忠岳武穆.pdf

两宋风云乱之精忠岳武穆.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为《两宋风云乱》的第一部,以岳飞为中心,用严谨的史实向读者展示了两宋的之交这段历史。作者以系统全面的研究、浅显易懂的语言、丰富的知识揭示了宋朝亡国的深刻原因。在写作上独辟蹊径,以编年史为经,以纪传史为纬,宋史为主,金史为辅,稗史为旁证,一改近30年来历史图书写作上线索单一、史实不严谨、视野狭窄之积弊。既占通俗易懂之大众优势,又不失精英读史之韵味。
本书作者历时二十年悉心研究宋史,除《宋史》、《金史》外,阅遍《三朝北盟会编》、《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宋会要辑稿》等史籍。本书恢宏再现宋金战争风云激荡的画卷,深刻剖析波谲云诡的权谋斗争,真实还原了一个个八百余年来被人们普遍误解的人物。书中所述的重大历史事件皆言必有出处,呈现给读者一个真实且比演义虚构更加精彩、震撼的历史真相。

编辑推荐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西子湖畔的暖风似乎吹走了国耻家仇,吹尽了民族的血性,南宋已经是兵魂丧尽国魂空。终南宋一代,国势再也没能够振起,军力再也没能恢复到岳飞北伐时的水平。
然而,失去的还不仅仅是一个朝代的国势与军力,颓丧的其实是整个民族的意志——那时沾染的疾病,从此延续千年……
而本书是一本极为客观严谨、最具可读性的关于岳飞的通俗历史图书,本书不但全景再现了宋金战争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也真实还原郁结悲壮的英雄情怀、阴深难测的帝王心术、波谲云诡的君臣权谋……

作者简介
罗俊,1969年生,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自动控制系。对中国历史有深入研究,潜心研究宋史,遍阅《宋史》《金史》《三朝北盟汇编》《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续资治通鉴长篇》《续资治通鉴》《靖康要录》《靖康传信录》《建炎时政记》《建炎进退志》《靖康纪闻》《靖康稗史》等卷帙浩繁的古籍,历时十余年,终于完成《两宋风云乱》系列图书写作工作。

目录
本书的由来
把一卷青史从头读
第一章 覆鼎误前朝
第二章 匹马渡长江
第三章 穷海看飞龙
第四章 江山沉血海
第五章 功名尘与土
第六章 和战两依违
第七章 北望中原路
第八章 心志付云月
尾 声 兵魂丧尽国魂空
代后记 通俗历史与讲史小说写作的再探索

文摘
把一卷青史从头读
南宋高宗绍兴十一年十二月(公元1142年初),少保、武胜定国军节度使岳飞被人告发指使其子岳云以密信指示部将张宪起兵谋反,岳云、张宪和岳飞相继被捕入大理寺严刑审讯。
这是自南渡以来最大的一桩案子。

1、 谁将三字狱 毁我一长城
在朝的文武百官一言不发。
抗金名将韩世忠此时已解甲闲居,按理不宜再参与朝政。但眼见无一人上书为岳飞申辩,韩世忠终于按捺不住,登门求见宰相秦桧。
韩世忠问:”岳飞到底所犯何罪?”
“谋反。”秦桧平静地答道。
“可有证据?”
“有人告发岳云写了一封密信给张宪,让他起兵图谋不轨。”
“信在哪里?”
“已经被张宪烧了。”
“这怎么能算是证据?”
“信虽然烧了,但谋反之事莫须有(难道没有吗)?”
“相公,‘莫须有’三字,如何能使人甘心?”
岳飞的确不甘心,从始至终他坚决否认这个诬陷给他的谋反罪名。
然而,主审官御史中丞万俟卨最终还是将一纸判决书扔到了岳飞的面前。
岳飞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到了。他仰起头想要看一看苍天,但看到的是黑沉沉的屋顶,两行英雄泪从脸颊无声地滚落。
岳飞拿起笔,在供状上写下八个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很快,判决书呈递给了宋高宗赵构——岳飞斩首、张宪绞刑、岳云徒刑。
赵构皱起眉头沉思半晌,拿起朱笔,又勾掉了岳云的名字。
农历大年除夕前一夜,岳飞在狱中被毒酒赐死,岳云、张宪被斩首。令金国铁骑闻名丧胆的百战名将,死在了自己朝廷的屠刀之下……
天下震动,天下冤之。
岳飞“尽忠报国”,上至皇帝下至黎民,天下尽人皆知;岳飞迭挫强敌、威镇中原,从宋朝百姓到金国士卒,天下无人不晓。
岳飞的死讯传到敌国,金军将帅喜出望外,痛饮高歌。被扣押在金国的宋朝使节洪皓却是掩面偷泣,写蜡书密报南宋朝廷——敌国首领最畏惧的就是岳飞,岳飞之死,令他们酌酒庆贺。
元朝编修《宋史》,在《岳飞传》卷尾有这样的一段评论:
西汉以下,若韩、彭、绛、灌之为将,代不乏人,求其文武全器、仁智并施如宋岳飞者,一代岂多见哉!史称关云长通春秋左氏学,然未尝见其文章。飞北伐,军至东京之朱仙镇,有诏班师,飞自为表答诏,忠义之言,流出肺腑,真有诸葛孔明之风,而卒死于秦桧之手。而飞与桧誓不两立,使飞得志,则金仇可复,宋耻可雪;桧得志,则飞有死而已。昔刘宋杀檀道济,道济下狱,嗔目曰:“自坏汝万里长城!”高宗忍自弃其中原,故忍杀飞,呜呼冤哉!呜呼冤哉!

2、 开国皇帝信誓旦旦
宋太祖赵匡胤立下过誓约——不杀大臣及言事者,子孙有违此誓,天诛地灭!
宋朝是中国诛杀大臣最少的一个朝代,一些身犯重罪的大臣也不只过是远贬岭南、海岛。纵观两宋之交的徽宗、钦宗、高宗三朝,在岳飞冤狱之前,杀大臣和言事者只有以下四次:
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宋钦宗赵桓在朝野士民愤怒的呼声下,诛杀了国贼王黼、童贯、朱勔、蔡攸、梁师成、李彦。
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九月,宋高宗赵构赐死叛国贼张邦昌,并诛杀了出卖赵宋皇族的”卖国牙郎”王时雍、”虏人外公”徐秉哲。
这两次惩治的都是罪大恶极、世人皆曰可杀的国贼,消息传出时,万民欢腾,普天同庆。而另外两次都激起了轩然大•波:
建炎元年八月,宋高宗赵构和宰相李纲以卖国之罪腰斩谏议大夫宋齐愈。仅仅因为宋齐愈只是从犯,此举就引起了朝臣激烈反应,李纲因此遭台谏官严厉弹劾,不久罢相。
建炎元年九月,宋高宗赵构和宰相黄潜善斩上书言事的太学生陈东和布衣欧阳澈,此后立即有人告诫赵构——祖宗誓约,岂可不守?违者不祥!宰相黄潜善更是受到巨大的舆论压力。不久赵构给陈东、欧阳澈平反,并派人去陈东墓上祭奠,以此表示自己的悔悟。
岳飞在这样一个朝代里被冤杀岂非咄咄怪事?
尤其奇怪的岳飞的罪名——莫须有。
秦桧仅凭这样一个罪名怎么就杀得了一位战功赫赫的国家栋梁?
虽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古往今来,不少仁人志士、英雄豪杰都被人罗织罪名加以陷害,但毕竟还要罗织出个罪名来。在不杀大臣及言事者的宋朝,秦桧能以”莫须有”罪名诛杀功臣良将,可谓是不同凡响的 “大手笔”。
更加奇怪的是:岳飞被杀前后,满朝文武无一人上书赵构为岳飞申辩,除已经退隐的韩世忠质问过秦桧外,不仅主守派、主和派、主降派,连主战派人物对此事都缄口不言。难道他们不知道处死岳飞几乎就是断送了抗金复国的事业?为什么他们不作为?难道他们也希望岳飞死?或者他们都有难言的隐衷?
这里面大有文章。

3、“莫须有”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莫须有”从表面上看,就是论列的罪状未经核实或无法核实,仅凭大权在握者的判断,就直接给人定罪。而透视其本质,它其实是大权在握者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动机,将某些罪状强加于他人头上,并利用权力和各种手段做成冤狱,从而达到惩治甚至诛杀他人的目的。由于这些罪状根本不是以事实为依据,而是完全按照当权者想达到的目的来设立,当然经不起核实。
两宋之交,此类的冤狱其实不断地在发生,岳飞的“莫须有”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也许是历史的巧合,崇宁二年(公元1103年)岳飞出生的时候,徽、钦、宋三朝的第一起“莫须有”冤案——元祐奸党案——正式定案。徽宗赵佶和宰相蔡京将几百个大臣列入“奸党邪类”,首当其冲的就是《资治通鉴》的编撰者——史学字司马光。一代文豪苏轼苏辙兄弟,著名诗人黄庭坚、秦少游,理学家程颐等一大批精英人物全都榜上有名,论列的罪状均未经核实。此案震惊朝野,天下皆知其冤。
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二十五岁的岳飞刚刚投到河北招抚使张所麾下。张所因力主救国保民而“声满河朔”,并对岳飞有知遇之恩。不久,右相黄潜善授意党羽诬陷张所,尽管所罗织的罪名十分拙劣,被左相李纲当庭驳斥得无言以对,可最后高宗赵构还是根据完全经不起核实的罪状,下诏将张所远贬。几年后,张所死于岭南。(后来岳飞曾上表为张所申冤。)
……
到了绍兴十一年,这类案件因岳飞的冤狱而演到了极致,并从宰相秦桧的嘴里道出了其实质——”莫须有”。
这类“莫须有”的冤案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特征——总是皇帝和宰相同时参与。平冤昭雪的时候,皇帝被指为昏君,宰相被指为奸臣。奸臣利用皇帝的昏庸来陷害忠良成为“莫须有”案件的一个标准解读。
清朝钱彩所著《说岳全传》就是这种解读的代表,此书三百年来广为流传,在民间的影响力大大超过了正史。
昏君赵构听信了奸臣秦桧的话,害死了愚忠的岳飞——这个故事已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然而,这是对历史的一个浅薄化的解读。

4、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其实,高宗赵构并不是昏君。史载:赵构少年时,论文,能读书日诵千言;论武,能开一石五斗的硬弓。靖康元年,年不满二十的赵构曾经不顾生命危险,主动请命要求去金营做人质。在皇宫大殿上,他慷慨陈辞:“国家有难,死亦何避?”闻者为之动容。
秦桧原本是寒门士子,经历寒窗苦读,二十六岁进士及第,接着又登词学兼茂科,是当时的青年才俊,三十六岁就官任御史中丞(正三品官职,宋朝中央监察机构的最高长官)。靖康元年国难当头之时,秦桧为保存赵宋向金帅上书抗议,并因此全家被捕,押送到金国,历经磨难。当时,他是公认的朝廷中为数并不算多的忠臣之一。
与他们二人相比,岳飞的青少年时代却是要逊色地多。在北宋灭亡之时,二十三、四岁的岳飞还是一个出身社会底层的“犷悍之徒”,他武艺高强,但却桀骜不驯、染有酗酒的恶习;从军后,他曾违犯军律,差点被斩首。
在宋金激烈而残酷的政治军事斗争中,这三个人却走出了截然不同的人生之路。
岳飞最终克服了自身的种种弱点,闯过“酒、色、财”三道人性最难逾越的关口。当他成为才兼文武、人格高尚的一代名将后,有人却从背后对他举起了屠刀。
秦桧历经磨难之后,他自身的弱点和命运戏剧性的安排让他不经意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从主战走到主守,从主守走到主和,然后从主和走到主降。他起初不会想到,自己迈出了第一步,将来就会成为过河的卒子,一步步走向卖国贼的深渊。但也正因如此,他得以高居相位达十九年之久,最后还得了一个善终。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