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走破!.pdf

地球走破!.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工作、金钱以后还会再有,而时间却一去不复返。我已经26岁了,再这样下去,就再也没机会实现梦想了!我想在30岁之前用脚丈量世界,这是我交上去的最后一份工作汇报,如果不能实现,就只有辞职一途了。
在欧洲行走三个半月后,有一天我扶着自行车伫立在西班牙南端的直布罗陀海峡,这时我才有了环球旅行的真实感。在未来的四年中环游世界所需的身体与心理准备这个时候才算真正完成。海的彼岸就是非洲大陆,跨过这二十公里的海峡,就将来到一片未知的世界。
本书作者坂本达,本是大公司白领,上班四年后,26岁的时候,奇迹般地得到老板同意,以带薪的形式得到四年零三个月的假期,踏上了自行车环游世界的旅程。他心思细腻,意志坚韧,走了很多别人一再善意阻止他前进的道路,一路完成了“遇见人”的最初愿望,也完成了自己。

编辑推荐
四年零三个月,26岁到30岁,如果你得到了这么长的带薪休假,你足以完成什么事业?这个热爱与人相遇的年轻人,完成了自行车环游世界的梦想!

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上班族,他做了几年白领,仍然没有忘记自己学生时代的梦想。为了不让这个梦想成为永远离自己而去的幻影,他在做到第四年的时候,毅然争取到了(怎么可能!)4年多的带薪休假,于是他就沿着他儿时的梦想,从中断的地方继续开始前行,终于实现了自己“环游世界”的愿望。踏出第一步,什么时候都不晚!一个人旅行,一个人活下去,一个人什么都扛下来了,不过,尽管如此,他遇到的一切还是让人难忘。孩子们天真无所求的笑容,随时随地可以免费获得的水和空气,这些都是无价之宝,总是让他的心中感动的心情涌动。
本书写给那些寻找激情的人,如果你喜欢旅行,那更是一本必读之书!
此外,书中还有许多许多珍贵的图片,记录了欧洲、非洲、亚洲、北美和南美洲共计43个国家、250个场景,包括一些通常很难有外国人进入的国家。作者感情细腻,记述详尽,书中配有80幅彩色照片,均为作者沿途拍摄。

作者简介
坂本达
1968年东京出生,早稻田大学毕业后,进入三起商行工作,1999年12月,骑自行车环游亚非拉各国。旅程持续4年零3个月。现在除了在原公司人事部门上班,还进行创作和演讲,以及进行“报恩计划”。

目录
目录

第一圈 惊呆非洲
村庄留宿与“加藤茶”(@塞内加尔)
无法忘怀:“塔金”的味道和布拉西姆(@摩洛哥)
“你的胡子很美,非常美。”(@毛里塔尼亚)
非洲的下马威:我开始腹泻了(@几内亚)
疟疾加痢疾——日本是回不去了(@几内亚)
“你的钱包被恶鬼附体了。”(@喀麦隆)
邂逅末吉嬷嬷(@喀麦隆)
布须曼人的视力4.0!?(@博茨瓦纳)

第二圈 净化中东~不丹
“在土耳其,我们就是阿达的父母。”(@土耳其)
“蜥蜴同学,你为什么能在死亡沙漠活下来呢?”(@伊朗)
重逢阿刚,我想死你了!(@巴基斯坦)
冬日的喜马拉雅山脉:前进是必须的(@中国西藏)
索娜姆,有一天我会再去你的国家看看(@不丹)

第三圈 温存东南亚~北美
到处都有人对我说“撒巴蒂!!”(@老挝)
什么?山岳民族的女人没有门牙?(@越南)
短暂归国——还不能去南美(@日本)
第一场雪的新大陆(@美国阿拉斯加)
Cold Place, Warm Heart(@美国阿拉斯加//@加拿大)
这个地方没有疟疾,但有幽闭烦躁症!(@美国阿拉斯加)
膝盖受伤了!这下歇菜了!(@加拿大)

第四圈 飞舞南美
巴塔哥尼亚的风把羊都吹得满天飞?(@智利//@阿根廷)
南美大陆最南端,帝王蟹也来欢迎(@智利//@阿根廷)
我的救命恩人居然是个大人物(@智利//@阿根廷)
边先生的白色大地乌尤尼盐湖(@玻利维亚)
“你脊椎不好,膀胱也有毛病”(@厄瓜多尔)
环球一周的终点,纬度为零(@厄瓜多尔)

来吧!下一个梦想!

#闲事偶录#
向危难时刻也对我不离不弃的装备们致敬
如同“大地”一般强悍又温柔的女性
“其实我以前也有与你同样的梦想……”
如何对抗疾病——首先要保持良好的抵抗力
环球一周的所见所感

序言

“给你放个长假”

“阿达,给你放个长假,去外面转一圈吧。”
在我入职第四年的新年聚会上,作为人事部门的管理人员,我正与当年即将进入公司的新人们围坐在社长周围畅谈。就是这个时候,MIKIHOUSE的老板木村社长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啊?????”
怎么回事?我脑子里都是工作,一片混乱,对于社长的话一下子没能转过弯来。直到周围的人开始起哄,我才明白这是社长给我开了绿灯。那时,最吃惊的也许正是我自己吧。

“我想充分调动自己的感官好好感受一下这个世界。我想去看看世界各地的人们,更多地了解他们的衣食住行,更深入地倾听他们的心声。”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由于父亲在商社工作,我有很多机会接触海外的种种事物,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了解更多,体验更多。学生时代,我曾去十几个国家旅行,大学期间还休学一年去美国留学,这些都是为了实现心中的那个梦想。

一九九二年,机缘巧合,我有幸进入位于大阪的MIKIHOUSE工作,这是一家以设计、生产和销售儿童服装为主的公司。

公司员工需要每年直接向社长提交两次业务报告,内容主要包括自己所属部门的改进建议与个人工作展望。我在报告中擅自加入了“自己的梦想”,而且硬是把这个梦想与公司业务扯上了关系,包装得如同企划书一般。我说要让世界各地的孩子穿上MIKIHOUSE生产的服装,为他们拍照,并采访他们对衣服的看法等等。然而,对于我的想法,公司领导层却完全不加理会。

上班以后,我就把大学时代的留学费用还给了叔叔,并且为了实现梦想开始存钱。我平日不沾烟酒,在宿舍里摆放硬纸箱代替家具,因此,与我同期进入公司的同事都打趣说我过的是出家人的日子。在工作方面,我也积极投身公司各项活动,一有外事交流,我便主动担任英语或德语翻译;此外,我还率先发起了公司内部的志愿者服务。

不管公司是否鼓励员工的兴趣爱好,我都一直坚持在报告书中书写自己的梦想,虽然很少把它挂在嘴边。而公司方面始终没做出任何回应。在此期间,新员工一批批进入公司,我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那时,我已经二十六岁了,再这样下去,就再也没有机会实现梦想了!

是放弃梦想,满足于稳定的生活,还是做一个勇于追求梦想的人?我选择了后者。机会只有现在。工作、金钱以后还会再有,而时间却一去不返。于是,我对MIKIHOUSE的老板直言不讳地讲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想在三十岁之前用自己的脚步丈量世界”。这是我交上的最后一份报告,如果愿望不能实现,就只有辞职一途了。富有人情味的社长,以及追求理想、勇于开拓的公司精神是我当初选择这里的主要原因,而我也有幸进入公司工作,难道我与公司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吗……

那次新年聚会之后不久,上司就找到了我。

“阿达,社长说工资照常发给你,旅行时间也由你自己定夺。”
什么?居然还有工资!?真的假的!?

仔细一问,才知道除了每月一次向公司提交报告之外,我在旅行期间没有任何宣传任务,社长希望我能拥有一次尽可能纯粹的追梦之旅。虽然是我本人的提议,但居然有这等好事,让我深受冲击,如同头部遭到一记重拳。

入职不到四年,却得到四年多的有薪假期,这件事在公司掀起轩然大波,大家的反应甚至让我都变得有些神经质了。不过,在临行前的那段日子里,却陆续有人为我饯行,并鼓励我说“你真有决心啊!要连带我的梦想一起努力!”、“我们期待你的表现!”

后来,我听说木村社长曾对其他人说:“有那么一个不做普通工作,却喜欢做些奇怪事情的员工不也很好吗?阿达的话,到国外也没问题的,一定能干得不错。所以我想支持他。”

准备工作顿时让我手忙脚乱。虽然世界旅行的资金已有保证,但为了减少开销,我还是按照设想,开始独自在各家企业之间奔波,寻求赞助。与此同时,我还有日常工作需要进行,因此有时忙得根本没工夫睡觉。

那时日本经济正陷入低谷。我本以为,不走后门的话,资助请求十个里有一个能有好结果就不错了,而实际情况却好得出乎想像。“请来详谈”、“明白了,我们会把东西准备好。”企业的反应非常热情。看到自己的梦想在素不相识的人们之间延伸,我欣喜万分。

一九九五年九月二十六日,带着公司的祝福,我从关西国际机场启程,前往伦敦。办完出境手续,我立刻变成孤身一人,心中不禁忐忑起来,觉得自己就像一条驶向茫茫大海的小船。我把安定的生活抛在身后,独自去闯荡未知的世界,以后可依靠的只有自己了。

直到在欧洲行走三个半月之后,有一天我伫立在西班牙南端的直布罗陀海峡之滨,那时我才有了环球旅行的真实感。在未来的四年中环游世界所需的身体与心理的准备至此才算真正完成。海的彼岸是弥漫着冬季湿润空气的“黑漆漆的”非洲大陆。跨过区区二十公里的海峡,就将来到一片未知的世界。

我找理由一再拖延出发日期。但在自我督促下,一九九六年一月十八日,我终于携带自行车登上了前往非洲的游船。不安的心情难以言表,但却没有丝毫的犹豫。现在我要做的就是牢牢把握这奇迹般来之不易的机会,坚实地走好每一步。除了前进,没有其他选择。



文摘
村庄留宿与“加藤茶”
(@塞内加尔)

我从非洲西部的毛里塔尼亚进入塞内加尔,沿撒哈拉沙漠西端南下。我很难得地与一个叫阿智的日本人同行了一段。

那天,我和阿智一边骑车急行一边商量要在路边的村庄住一晚。

我用法语向聚在树荫下的几个男人询问:“我们能不能在村子里留宿?”他们说:“你们去村长那里问吧。”结果我们被带到一座大型土屋,女人们正在后院准备晚饭。

我们抓住机会向在场的村长提出请求。

“我们是从日本来的骑车客。今天天色已晚,没办法继续前进了,所以能不能让我们留宿一晚呢?”
那个男人四十岁上下,身穿长袍,神情坚毅,浑身散发着一种“我就是村长”的气场。他想了想,不动声色地说:“房间是有的,请这边走。”他领着惴惴不安的我们走了几步,推开一间平房的大门。

房间约十叠大小,有两扇窗户。虽然满是灰尘,但地上铺着草席,有电灯,墙壁甚至还涂成了漂亮的蓝色。得救了,看来不用搭帐篷在野外露营了!我们骑了一整天,再搭帐篷可真吃不消了。

“Merci beaucoup!!”(法语:非常感谢!!)
我们松了口气,与村长握手致谢后就把自行车推进了屋里。太棒了,太棒了,今天可以在有屋顶的地方过夜了!我们对望一眼,握了握手表示庆祝。

夕阳西下,我们两人坐在外面的木制长条凳上休息,我喝了口水壶里的水,感叹道:“哎呀,真是太幸福了。”阿智在旁边点燃香烟,吞云吐雾。当我们回过神来,突然发现刚才远远还围观的十几个孩子已经差不多走到了近前。大家看到从未见过的东洋人,个个都好奇得快要爆炸了。于是,阿智慢慢举起右手,招呼道:“你——好!”

两三个孩子学着他的样子也举起右手,笑嘻嘻地回应。
“你——好!”
他们互相看了看,发出轻微的惊呼,乐得欢蹦乱跳。好、好可爱!阿智又大声说了一遍:“你——好!!”,这次,全体孩子异口同声地回答:“你——好!!”

他们个个踮起脚,男孩子和女孩子都发出声音笑了起来。他们是如此可爱,我们之间的互动是如此简单直白,于是我们两个也情不自禁地开怀大笑。看到我们笑,他们连我们笑的样子也模仿起来。我和阿智连声赞叹:“真是太可爱了!”,孩子们一听,又开始学着说:“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卡哇伊!卡哇伊!)”

我们的反应越强烈,孩子们就模仿得越起劲。我突然想起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的一个节目,因为那个节目实在太无聊,所以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把手指放在鼻子下面,说:“加藤茶,啪。” ,孩子们立刻迫不及待地跟着大喊:“加藤茶,啪”,然后就尖叫着欢闹起来。孩子们不会也把我们俩当成傻瓜了吧,这下可坏了。

“加藤茶,啪!啪!”
“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孩子们笑着、跳着,闹成一团。
簇拥过来的孩子越来越多,其中有的孩子甚至像陷入癫狂状态一般激烈地蹦跳,边尖叫边转圈。场面热闹得一塌糊涂,我和阿智都惊呆了。不过,孩子们闹得太过分也不太好吧……我正寻思着,刚才那位村长就过来查看情况了。

“#%&@*☆&◆……△%套阿!”
他用当地方言说了几句,四十多个肤色黝黑的孩子顿时如鸟兽散,溜得不见踪影。非洲好厉害,真是令人肃然起敬的黑非洲。
好像惨了……我心里嘀咕着看向村长的侧脸,果然一副很不爽的样子。他看看我们,微微耸耸肩,说:
“阿瑟兰姆阿累库姆。”(阿拉伯语:你好)


在被撒哈拉沙漠包围的毛里塔尼亚首都努瓦克肖特的一间小客栈里,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男人过来和我打招呼,他裹着穆斯林头巾,戴着一副当地很少见的银边眼镜。不知为什么,他能讲一口流利的日语,还骑着一辆日本制造的自行车。

他叫井户智启,大家都叫他阿智。我大感意外,居然碰到了一个日本人。我因为害怕地雷,特地选择坐飞机绕开西撒哈拉才到达这里,而阿智是竟然依靠陆军的护送,坐着运铁矿的车子闯过了那片有领土争议的地区,并且仅靠两条腿横穿五百多公里传说中的沙漠禁区后抵达努瓦克肖特的。二十六岁的木匠阿智已经完全本土化了。


在摩洛哥,他住在当地病人家里,做饭、打扫,料理各种家务。他在没有签证,并且对黄热病疫苗接种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进入了毛里塔尼亚(按理说他是不能入境的……)。他生吃鸡蛋和鱼,当然还喝生水。这家伙实在太厉害了。据说,他的信条是“不能比当地人生活水平差”。哈哈哈。

阿智的英语、西班牙语和阿拉伯语都只能在气势上唬唬人,但他秉持着“男子汉一旦决定就不能放弃”的信念,怀抱着纵贯撒哈拉沙漠的梦想,六个月前从日本出发。由于阿尔及利亚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分子不断发起恐怖活动,他无法从那里入境,只能取道邻国。因为我们都要南下前往冈比亚一带,所以就决定结伴走完这八百多公里的行程。从旅途一开始,我就一直形单影只,现在能找到旅伴让我十分开心。


故事再回到那个村子。太阳已经落山了,我和阿智在屋里商量今天晚饭怎么解决,这时村长主动给我们送来了盛在搪瓷洗脸盆里的塞内加尔式土豆炖肉以及面包!村长的好意让我们又惊又喜,我和阿智感动得连声道谢。

在礼仪方面,阿智有时候会突然礼貌得让人惊讶,这次也是如此,直到村长走得没影了,他还把右手按在胸前,一个劲地重复“谢谢,谢谢”。明明这个男人平时在和人交涉的时候总是双手抱胸,一副非常强势的样子,让别人心惊胆战。

我们狼吞虎咽地吃着香喷喷的土豆炖肉的时候,前来问长问短的村民络绎不绝。他们对我们这种偶尔路过的旅人也毫不吝惜关怀之情,这让我们感觉十分温馨。


次日早晨出发之时,昨天那帮孩子不知从哪儿又冒了出来。他们一边留意着村长的脸色,一边表演着“加藤茶,啪!”“加藤茶,啪!”他们的台词和发音都正确无误,手指放在鼻子之下的动作也相当完美,我又一次为他们的记忆力和灵气所震撼。

和村长交换地址的时候,不经意间人越聚越多,那些不明就里的大妈们也开始模仿起“加藤茶,啪!”“加藤茶,啪!”来。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与食物短缺的环境中生存繁育是需要这种内在的开朗和兴奋吧,我感受到了他们生命中那份坚韧的力量。

大家不妨想像一下,非洲的大妈们认真把手指放在鼻子下面,说着“加藤茶,啪”,片刻之后又“哇哈哈”爆笑起来的样子。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村长,都笑了,而且是那种发自肺腑、中气十足的大笑。

我们虽然笑着,但却感到好像有种热乎乎的情感在心中油然而生,在我们准备跨上自行车出发的时候,村长说:“今天村子里有小宝宝将要出生,你们一定要看看婴儿再走。所以,请再留宿一晚吧。”然后,他又接着说:“我们想用你的名字给孩子取名……”
对于仅仅偶尔留宿了一晚的外来者说出这样的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们居然如此接纳我们,到底是为什么啊?

我们行踪不定、四海为家,而他们却毫无芥蒂地欢迎我们的到来。我眼眶一热,这份宽大的心胸让我甘拜下风,但我也要怀着不输给他们的纯良之心自豪地生活下去。


我们很想接受村长的邀请,但过多的停留会极大地影响行程。我们心中虽万般不舍,但还是决定离开这里,继续前进。轮胎陷入深深的沙土中,我们吃力地把车子往大路上推,孩子们叫喊着一起冲过来帮我们推车,自行车轻快地前进,就像在冰上滑行一般。这时,我突然想到“靠一个人什么都做不了。”
全村人似乎都出来为我们送行,场面十分热闹,村里唯一一条铺设好的道路上人头攒动,好似环法自行车赛的起点一样。我们和村民不断地握手告别,但还是有无数只小手伸到我们面前(其中有些孩子伸了好几次手)。我们简直成了“明星”。

怀着依依惜别之情,我们缓缓踏动脚蹬,赤足的孩子们成群结队地叫喊着追过来,有的还边跑边做着“加藤茶,啪!”的动作。朝阳下,孩子们闪闪发光的大眼睛、光滑无瑕的黝黑肌肤、以及纯真绽放的笑颜,让我心驰神往。果然,能够给人的心灵带来如此强大震撼的只有人类本身。

脚下轻快起来,我们加速骑行,到了村口,送行的队伍也渐渐拉长,开始变得零散。我们每次回头,都能看到村民朝我们挥手告别。

那个热情送别我们的沙漠小村,至今让我记忆犹新。那是我第一次在非洲村落留宿,后来就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非洲骑行之旅,那个小村如此重要,它是我非洲之行的清晰原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