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复观全集:无惭尺布裹头归.pdf

徐复观全集:无惭尺布裹头归.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无惭尺布裹头归•生平》中收录了徐复观先生对故乡、至亲及人生历程回忆的文章,以及他人生最后几年的日记,反映了他对于知识、对于人格追求探索的一生。书末并附徐复观先生年表和著作系年表,可帮助读者对徐复观其人其作有更加清晰的把握。

编辑推荐
《无惭尺布裹头归•生平》一书收录了徐复观先生对故乡、至亲及人生历程回忆的文章。徐先生人生经历颇丰,幼年从父开蒙,接受了中国传统教育,继而进入新式学校,也受到了五四运动的洗礼,还曾留学日本学习军事。回国后参加抗日,曾参与过著名的娘子关战役。后弃武从文,治学、办《民主评论》。晚年赴美探亲,对于异域文化又有不少的感悟。
书后所附《徐复观先生出版著作系年表》在已出版过的原表基础上,说明了徐先生发表的著作在本次《徐复观全集》中的收录情况,可以帮助读者对于《全集》情况有更清晰的了解。

作者简介
徐复观,原名秉常,字佛观,一九〇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出生于湖北省浠水县徐琂坳村。著名学者,曾任香港新亚书院、新亚研究所教授,台中农学院教授,东海大学中文系教授、系主任,《华侨日报》主笔。一九八二年四月一日病逝,享年七十九岁。

目录
谁赋豳风七月篇——农村的记忆
春节怀旧
旧梦?明天
我的父亲
我的母亲
和妻在一起
我的读书生活
五四运动的一个角落
我的教书生活
东瀛漫忆
军队与学校
抗日往事
垃圾箱外
娘子关战役的回忆
战地旧事
曾家岩的友谊——我个人生活中的一个片段
末光碎影
“宣传小组”补记
历史的曲折
这是“中国人要堂堂正正地作为一个中国人而存在”的象征——《民主评论》出刊十周年的感念
《民主评论》结束的话
无惭尺布裹头归
太平山上的漫步漫想
《徐复观文录》自序
《杂文》自序
瞎游杂记之一
瞎游杂记之二
瞎游杂记之三
瞎游杂记之四
瞎游杂记之五
瞎游杂记之六
瞎游杂记之七
瞎游杂记之八
瞎游杂记之九
瞎游杂记之十
瞎游杂记之十一
瞎游杂记之十二
从“瞎游”向“眯游”
重来与重生
台湾瓜果
域外琐记(之一)
域外琐记(之二)
域外琐记(之三)
域外琐记(之四)
域外琐记(之五)
域外琐记(之六)
徐复观最后日记
徐复观病中亲笔录
徐复观自拟墓志
先父徐复观先生年表
徐复观先生出版著作系年表

序言
出版前言
徐复观先生的著作散见于海内外多家出版社,选录文章、编辑体例不尽相同。现将他的著作重新编辑校订整理,名为《徐复观全集》出版。
《全集》共二十六册,书目如下:
一至十二册为徐复观先生译著、专著,过去已出版单行本,《全集》基本按原定稿成书时间顺序排列如下:
一、《中国人之思维方法》与《诗的原理》
二、《学术与政治之间》
三、《中国思想史论集》
四、《中国人性论史• 先秦篇》
五、《中国艺术精神》与《石涛之一研究》
六、《中国文学论集》
七、《两汉思想史》(一)
八、《两汉思想史》(二)
九、《两汉思想史》(三)
十、《中国文学论集续篇》
十一、《中国经学史的基础》与《周官成立之时代及其思想性格》
十二、《中国思想史论集续篇》。编辑《全集》时,编者补入若干文章,并将原单行本《公孙龙子讲疏》一书收入其中。
十三至二十五册,将徐复观先生散篇文章分类拟题编辑成书:
十三、《儒家思想与现代社会》
十四、《论智识分子》
十五、《论文化》(一)
十六、《论文化》(二)
十七、《青年与教育》
十八、《论文学》
十九、《论艺术》。并将原单行本《黄大痴两山水长卷的真伪问题》一书收入其中。
二十、《偶思与随笔》
二十一、《学术与政治之间续篇》(一)
二十二、《学术与政治之间续篇》(二)
二十三、《学术与政治之间续篇》(三)
(二十一至二十三册是按《学术与政治之间》的题意,将作者关于中外时政的文论汇编成册,拟名为《学术与政治之间续篇》。)
二十四、《无惭尺布裹头归• 生平》。并将原单行本《无惭尺布裹头归—徐复观最后日记》收入其中。
二十五、《无惭尺布裹头归•交往集》
二十六、《追怀》。编入亲友学生及各界对徐复观先生的追思怀念以及后学私淑对他治学理念、人格精神的阐明与发挥。
徐复观先生的著作,以前有各种编辑版本,其中原编者加入的注释,在《全集》中依然保留的,以“原编者注”标明;编辑《全集》时,编者另外加入注释的,以“编者注”标明。
为更完整体现徐复观先生的思想脉络,编者将个别文章,在不同分类的卷中,酌情少量选取重复收入。
《全集》的编辑由徐复观先生哲嗣、台湾东海大学徐武军教授,台湾大学王晓波教授,武汉大学郭齐勇教授,台湾东海大学薛顺雄教授协力完成。
九州出版社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

文摘
版权页:



早上她只愿做橙汁给我,我便抢先做满满一大杯给她,并且总是用两只手把杯子捧得和自己的鼻子一样高,赢得妻说一句:“你何必这样呢?”
我以前放过牛,下过田,做过许多苦活,但确实没有洗过碗,可是到香港后,我常和妻争碗洗。妻总是说:“男人为什么要做女人的事情?”或者说:“你够辛苦了,为什么还要洗碗?”我心里却想,到美国去留学,不过比土包子多洗洗碗而已。我现在洗碗,也等于到美国去留了学。
日常生活中也不断出现些争执,遇着一分为二的食物时,尤其是争执的焦点;妻要我吃好一点的,还要我多吃一点,我对她,也是一样。三年前,我想出一个好办法,由她分,由我择,她便只好分得很平均。有一次,她分西瓜时,把一块的瓜肉挖了些到另一块上,外表上比另一块大,实际比另一块少。我一眼看透了,便择上虚有其表的一块,把她气得个半死。我说:“这是西瓜,不是傻瓜啦!”
每天九份报纸,我看国际大事的标题把重要的剪下来。妻忙于看小新闻、小方块;这两年她也注意到国际大事,有时向我发表点意见,有时问我剪报有无遗漏;从去年起,她又常常读诗,读得津津有味。她从来不批评我的朋友,遇着我对朋友在语言上失检时,她便教训我一顿。有时我气起来,向她质问:“你并没有这样地教训过儿女。”她便饶过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