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日·向日本人学礼仪.pdf

知日·向日本人学礼仪.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知日•向日本人学礼仪》特集是专门关注日本的超人气媒体品牌「知日」推出的《知日》特集第22弹。

日常生活礼仪、商务礼仪、日本传统礼仪,茶道、书道、花道礼仪,小笠原流、大和抚子、歌舞伎、折形艺术……《知日•向日本人学礼仪》特集深度解析日本人的礼仪细节,是本可以随身携带的完全礼仪指南!

特集囊括:
鞠躬问候、个人姿态、邻里交往以及在公共场所的举止——日常生活必备的礼仪指南;
商务仪表、名片交换、赠礼、入座、商务文书撰写——职场上更需谨言慎行;
从冠、婚、葬、祭的角度剖析传统礼仪;
茶道、书道、花道礼仪,无不需要用“心”领悟;
室町时代便确立起的礼法大家——小笠原流礼法,传承百年的是“为他人着想之心”;
日本女性的新代表——现代“大和抚子”森荷叶;
日本传统艺能——歌舞伎的观看指南;
传统礼仪“折形”,折的是有形的“心意”;
书信日常,维系人与人之间的情感……

你是否曾因不会说话而弄巧成拙、错失良机?18套日本说话术,把说话变成游戏;
绅士哲学为何物?随近期热播日剧了解绅士时尚;
日本男士时尚教祖石津谦介坚持的穿衣规则是什么?
神秘而神圣的入殓师,他是站在死亡现场的思考者;
漫步伊势神宫,了解神社参拜的全过程……

礼仪之道,掌握多少都不为过!

编辑推荐
《知日•向日本人学礼仪》特集,以日本人的礼仪为切入点,涉及日常生活、商务交往、传统艺术,从古代到现代,从茶道、花道、书道到歌舞伎、折形、书信等挖掘其礼仪规范,访问小笠原流礼法宗家、现代大和抚子、神秘入殓师、时尚设计师,踏上伊势神宫参拜之路,从宫本百合子的《新教养》探寻日本礼仪的根源,掌握日本邻里交往的诀窍,看真正的绅士如何选择随身物品,速览日本精彩的礼仪书刊,还有艺术家蜷川实花的华丽影像世界……
《知日•向日本人学礼仪》特集为您竭力呈现完全礼仪指南!

在我们看来,日本人在很多时候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严守种种琐碎规章,换来的是整洁有序的城市空间、安静无喧闹的公共环境……在探索、寻访日本人礼仪背后的故事时,我们发现其中有个共同点,即从“心”出发。将心比心、发自内心为他人考虑,可谓礼仪的真髓。

《知日•向日本人学礼仪》特集,一册在手,日本礼仪全掌握!

媒体推荐
在众多关于日本的杂志中,有一本做得特别知性、特别有深度。它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不是要让年轻人的生活、打扮更像日本人,而是要让华文读者更了解日本,这就是《知日》。
——梁文道

日本作为一个经济高度发展的国家,还有很多不同的范畴,可以让我们去推敲、参考,我相信《知日》能够提供这方面的角度,让大家去认识一个全新的日本。
——汤祯兆

日本有世界屈指可数的、高质量的艺术,文化,音乐,希望《知日》能够将这些信息带给中国的读者。
——坂井直树

《知日》几乎收集了华文世界所有“日本通”。如果想分析为什么自己“哈日”,这是好书。
——健吾

这套杂志精选最时尚、最前沿、最有品质的日本话题,让我们深度了解一个不为人知的“非常日本”,每个月买上一本细细读完再坐等下个月特集的到来已经成为不少人的“日常”。从初读的求知和疑惑到合上书本的恍然,周而复始又豁然开朗——哦!原来这就是日本!It's Japan!
——数字尾巴

作者简介
撰稿人
feature
唐辛子,旅日华人作家,出版有《唐辛子IN日本》《日本女人的爱情武士道》等。

施小炜,毕业于复旦大学外文系日本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后留学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大学院日本文学研究科,并执教于日本大学文理学部。翻译过村上春树的《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1Q84》第一、二、三部,以及日本著名女作家川上弘美的《老师的提包》等多部著作。

regulars
毛丹青,外号“阿毛”,中国国籍。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1987年留日定居,做过鱼虾生意,当过商人,游历过许多国家。2000年弃商从文,中日文著书多部。现任神户国际大学教授,专攻日本文化论。

刘联恢,旅居日本多年,现为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汉语学院教师,专职教授外国留学生汉语和中国文化,每年为日本京都外国语大学等学校的暑期访华团做中国文化讲座。

吴东龙,从事设计观察的作家、讲师、设计师,也是课程与书籍的规划者。在多面向的设计工作里,长期关注日本的设计场域,著有《设计东京》系列书籍,作品见于两岸三地。现在是“东喜设计工作室”、创意聚落“地下连云企业社”负责人。

胡晓江,职业插画师,业余漫画家,独立漫画集SC系列主编,《SC3》曾获2010年法国安古兰漫画节另类漫画奖。

受访人
小笠原敬承斋,小笠原流礼法宗家。作为小笠原流礼法的首位女性宗家向大众普及礼法教育。著有《伯爵家的惯例》(伯爵家のしきたり)等。

森荷叶,“和文化”制作人、礼仪指导师、荷叶亭公司董事长。1958年出生于东京都杉并区,礼仪指导涉及和服穿着、餐具礼仪等多个方面,致力于将现代生活融入和文化,并在各种领域展开对和文化的推广。多次担任个人、企业、电视节目的礼仪指导。著有多本关于礼仪的书籍。

山口信博,平面设计师。1948年生,千叶县人。日本知名平面设计师。有限公司山口设计事务所代表。折形设计研究所代表。参与俳句杂志《泽》。著有《白之讯息》、《包之理》,及折形设计研究所的《新•包结图说》、《折与赠》等书。

石津祥介,时尚设计师。1935年生于冈山县,VAN创始人石津谦介的长子。石津事务所代表、日本男士时尚协会常任理事。

青木新门,1937年生于富山县,1973年成为入殓师。以入殓师的经历为基础创作的小说《纳棺夫日记》为电影《入殓师》(おくりびと)的改编原本。

蜷川实花,摄影师、电影导演。日本代表性女性摄影师,毕业于多摩美术大学平面设计系,2001年获得木村伊兵卫摄影奖。2007年,电影导演处女作《恶女花魁》(さくらん)上映。

特别鸣谢
小笠原流礼法宗家本部、SHUHALLY茶道教室、东三季和服教室、日经BP社、石津事务所、神宫司厅
小笠原敬承斋、むらかみかずこ(Murakami Kazuko)、石津祥介、青木新门、蜷川实花、青木良太、コバヤシクミ(Kobayashi Miku)、铃木顺子

目录
悄然成型的日本礼仪
十二个月乐此不疲的祭典
让人安心的礼仪手册:日本礼仪的馈赠
日常生活中的礼仪之道
丝丝入扣的职场规范
和风浓郁的传统礼仪
以心传递的“道”之礼
习茶道之礼,体味“余情残心”
笔下传心的字与“道”
花道:由心而生的礼法
心形如一的小笠原流礼法
interview小笠原敬承斋
森荷叶:刚柔并济的现代大和抚子
interview森荷叶
梨园小探:歌舞伎初体验
折形设计研究所:折出“心”的形状
interview山口信博
纸上情谊 Murakami Kazuko的书信日常
把说话变成游戏:18套日本式说话术
绅士入门 我的绅士时尚
时间、地点、场合 日本男士时尚教祖石津谦介
interview石津祥介
凝视死亡的人 入殓师青木新门
interview 青木新门
伊势神宫:神道之礼、信仰之源
宫本百合子:新教养
将礼仪进行到底
おもてなし•音姫•ぼっち席•おおきに

regulars
【photographer】蜷川实花 在心动的时刻按下快门
interview蜷川实花
【book】重森三玲也难解的禅庭之谜
【magazine】“猴子”的游乐场
杂志《MONKEY》之《青春的保罗•奥斯特》
【器】Bijoux
【manga】夏日的枇杷树
【俳句】初夏换季时
【料理】天妇罗
【吴东龙の设计疆界】2014东京阅读空间
【虫眼蟲语】樱色
【告诉我吧!日语老师】社会人的夏天

序言
办《知日》,除了要知道日本的一些事,也要知之后学。
日本有很多好东西要学,礼仪就是其中一项。
我的好朋友兼工作好搭档王菲菲一度提出把“向日本人学”这个前缀去掉,是怕刺激到某些人,但我坚持使用。我的想法是:自尊心过剩,对我们的进步没有好处。况且,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怕什么呢?既然今天的我们都认为自己很强大,仅仅一个“向日本人学”的前缀应该太渺小,怕它做什么?
而一向自称“礼仪之邦”的我们,关于礼仪这件事,到底还剩多少?
比如,老人摔倒不敢扶,怕被讹,听说是因为当年很多混蛋都老了。
比如,动辄活活打死一个人,问题可能不是出自礼仪,而是文明。
比如,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连喝口水都不放心,这更是跟礼仪不沾边儿了。
我们可以观察:出门办事,遇到需要排队的时候,有多少人愿意好好排队呢?从经济学的角度而言,不排队的结果,轻则大家的体验都不好,排个队提心吊胆,彼此效率反而更低,重则各种开骂加肢体冲突。
总体而言,我们这边的社会图景是“图自己方便”,而他们却是“不给别人添麻烦”。

有人会说,也不全是这样啊,我在日本也遇到过很多不讲礼仪的家伙。
请注意我说的前提:总体而言。
有人会说,他们的礼仪,很多是虚伪的。
我觉得,都到了认为礼仪是“虚伪”的程度,你应该要能分辨哪些是礼仪,哪些不是才行,也就是你首先得懂礼仪。就像在学习后现代主义绘画之前,你一定得有很好的素描造型基本功一样。
有人会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干吗要学日本人的礼仪?
的确。举个例子:在日本的电车车厢内,大多不允许使用手机。要是真有急事,很多人选择在下一站下车去打电话。我个人觉得有些不合理,其实小声点也能接受。但既然是别人的传统,那就遵守好了。说到日本人的礼仪,这本特集中有很多是日本特有的文化传统,比如最具代表性的鞠躬。我们没必要教条式地学习,可以当作文化来看。但有些礼仪是共通的,是基本常识,我们学了也没有坏处。
在我国,很多事情沟通不了的根本原因是逻辑问题。你与他谈礼仪学习,他跟你讲家国仇恨,所谓“顾左右而言他”。
打住,我一直脑内充斥各种对话场景来写这篇卷首语,特累,这样说下去就变成了学逻辑,而不是学礼仪了。

还是说说排队。
有一次,我随口问一个日本朋友,为什么你们做任何事情都要排队?日本朋友反问我:为什么不排队呢?
漫画作家中村光的《圣哥传》里有个这样的笑点:漫画的主人公佛陀和基督出门逛街,两人只是随意地站在东京地铁站台边,结果不知不觉身后排起了两队人。
我无意将“排队”等同于“礼仪”,但这应该也是基本文明的一种。
我敬重的前辈,“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陶杰先生也讲过,英国邮政门前排的长队不全是好事,而是英国邮政系统运转效率低下的表征,言下之意是:排队是被逼的。
不过,遇到效率不高的机构部门,这种问题是别的范畴需要解决的。就事论事,在这种情况下,不排队也不会更好到哪里去。
很多问题归结起来可能只有一个:我们想得太多,说得太多,做得太少。
都从我们自己做起吧,这个“我们”,也包括我。还是那句话,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我愿意相信,现在的人们都冰雪聪明,只要给大家多一些时间,我们终将知礼仪,重回“礼仪之邦”。
苏静
@新浪微博:苏静johnnysu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