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绘:古典诗画的美丽与哀愁.pdf

诗经绘:古典诗画的美丽与哀愁.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期待已久的色铅笔“古典画”终于出来了。《诗经绘》就是全新的色铅笔系列之一,经历了很长时间,才终于制作出来。这本书也是色铅笔绘画中的经典,它择取了30首诗歌,每首诗选择一种植物,或者动物,再进行创作,每个创作对象都融合了古风、联想、成型、现代感等多种元素,无论是画面感,还是文字本身,都是上乘之作。小心观赏,能够由内而外提升人的鉴别能力和修养。对于很多人来说《诗经》看起来一片生涩,其实内容非常好理解。《诗经绘》就是由一个文笔非常好的作家所著,其漫漫古典情写作堪比安意如、白落梅,唐家三少等,读起来非常舒服又充满能量。很多名家或者老板还通过《诗经》来取名,给人很有学问的感觉,这就是《诗经》的魅力。如果你不喜欢读文字,那就专门看图好了。

编辑推荐
赠送飞乐鸟古典唯美书签!每一幅图都是经典中的经典,文字为名家所作,物超所值!
整本书都用锁线装订,布纹封面,每一页都可以拆卸下来,作为独立的一幅画,或挂于墙上作为装饰品,或作为桌面图案,装点房间。
全新的色铅笔画风,更进一步了解色铅笔技法,全书融合了古风、联想、印象派、现代感多种风格,是一次完美的视觉盛宴。
精选30首诗歌,再择取每首诗歌里提及的动植物,历经一年多时间才完成,总算完成。每一次下笔,很很有考究,每一幅图的效果,都堪称经典。
这次最新的“漫漫古典情”系列,还是色铅笔的一次全新表达,不再用复杂的解说,也不用繁复的说明,而是另辟蹊径,让你看一眼就明白,就能动手去画。
《诗经绘》不仅图片精美,文字也非常好读,它是由与安意如、安妮宝贝、白落梅文笔相媲美的深圳一石所著,简单而又舒服。就算不喜欢读诗词的人,也能一遍看一遍偷笑。
历经3000多年的《诗经》至今被人传诵,除了其本身的魅力外,还有能够提升阅读者的修养是关键。很多名家或者大老板,还特意从《诗经》中取名,目的就是为了拔高自己的文化素养!
如果不喜欢读文字,那就专门鉴赏里面的图片就好。

作者简介
飞乐鸟 国内新生代插画家,80后漫画师,擅长Q版、小清新、温情治愈系等多种绘画风格,具有深厚的绘画功底和多样的绘画表现形式。创作有《花之绘》《诗经绘》《花时间》《小食光》《彩绘色铅笔技法从入门到精通》系列等80余种具有创新概念的作品,长期荣登亚马逊、新华书店等同类书畅销榜。其代表作均已授权到港台地区出版发行。

目录
采葛 / 002
摽有梅 / 007
木瓜 / 013
甘棠 / 018
溱洧 / 023
鹊巢 / 029
君子阳阳 / 035
击鼓 / 040
汉广 / 047
晨风 / 052
常棣 / 058
鸳鸯 / 065
采薇 / 071
伯兮 / 077
渭阳 / 082
淇奥 / 089
湛露 / 094
南山有台 / 101
陟岵 / 107
防有鹊巢 / 112
桃夭 / 118
君子于役 / 124
有女同车 / 130
蒹葭 / 136
泽陂 / 142
山有扶苏 / 149
蜉蝣 / 155
清庙 / 161
南有嘉鱼 / 167
玄鸟 / 172

文摘
【采 葛】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在关于《诗经》的讲稿里,《采葛》一节有这样的评价:“似水流年小情歌,空明如镜日月闲;草兮花兮雨纷纷,枯兮荣兮念君来。”爱如梦魔,驱之不散,拥之不得,渐渐便成了人之常情的一份礼物,这一份礼物珍贵如钻石,凝结了多棱折返的光焰,烧结在人心里,相拥成了幸福,苦盼也成了幸福。

《采葛》之美,在于将爱情之美好,推及物华渐变的自然,推及草木四时,好像为思念某个人,身边草木都愿做这传递爱念之苦的铃声。而一日,一月,一秋,一年,渐渐堆积出命运勾连在血脉和风雨中看不见的神秘隐藏。

姻缘际会,交手错失,心中不免怆然,便在自然四时里自然而然有了回音。心中执念,因为这歌,有了永恒的价值。

心有一人,四时便总有回声。《采葛》里,有好音、好舞,也藏着一个幸福的苦心人。

葛藤,是蝶形花科的藤本植物,在山林坡地上,城市公园里的无人区,路边的脚底里,草原牧野的落日下,恶风沙石的缝隙间,都是葛藤生长的地方。

葛藤的性情,既不温柔,也不刚劲,它有着看不见的爆发性的内在生命力,就像是一个不定性的自然界里的坏孩子,管束好了,才能品尝到葛藤根煲出的靓汤、葛藤粉炒出飘着清香的鸡蛋,饮到可解酒的葛藤酒。

20世纪70年代,葛藤在无声无息没有任何天敌的情况下,迅速占领了美国佐治亚、密西西比、亚拉巴马等州的万顷土地。葛藤如脱缰的野马,给人类的生存造成了让人意想不到的“灾难”。而在中国,它广布在东西南北,逢紫即是花开,面绿而隐藏,野也野得没那么放肆。


【摽有梅】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梅之女】

《诗经》里的“梅”,从收获情形看,指的该是可以入药的梅果,“梅”在汉语里的发音为平声,轻声吟读,有温软含骨、刚柔相济的意味。自然里属于蔷薇科的梅,喜沿长江而居,早寒春上,雪影茫茫中,星花初现,粉白嫣红,是长冬渐暖时,四季最先露出的迷人风韵。

自然里的梅之外,还让人想到傲雪纷飞中人心里的那点梅花,这篇文字就算是吟给心梅的吧。

“六瓣梅影染霜色,引的新雪斗芳菲。”

这是以前某一个冷雨夜里,读《召南•摽有梅》时,突然从记忆里飘出来的诗。《召南•摽有梅》里浸透着一个寂寞女子的深情期盼,让我想到《诗经》另一首《周南•汉广》篇里,痴情汉子想要踏开荆棘,跃过江河,去看望对岸的爱慕女子。

寂寞,深深的寂寞,更多的不是地域阻隔而成,而是人心上的樊篱,道德架构当中顺应世态而生的失落,那种刺入人心房的机缘错失,这些深藏不露的人间遗憾造成了孤独生命中蔓草疯长的寂寞。这寂寞似乎是人心在看不见的时间里必然要去承受的一种命运。
在时间的河流里,那些吟咏关于爱的寂寞的歌辞文粹,不断地涌现,表达着生命个体在一个个独立空间里渴望拥抱爱恋的真相。不是没有人爱,而是你快快来吧,你在何方?这样真切告白的期盼里,等着那个真正值得去爱的人到来。两千五百多年前爱的寂寞,和今天黯然孤落身影里的那份寂寞、怅然,其实在弹着同一首属于永恒伤悲的歌。

然而,对于梅呢?

红梅染雪,是一种纯洁、冷艳、孤傲;在内心,其实是晶莹的,埋着懂得深意的心性。“梅女长伴是知音,”指的是理想中的红颜知己。梅生于寒时,冷峭时节弄冬色,满身飘逸出的是丝丝温暖,是一种静寂中含藏的活力,是一阵抖得翘枝细雪纷纷落的脆生生的笑。

梅盛开而不闹,艳丽而不媚,冰雪连天里不做羞涩,予人以从容、刚直、端庄的美。国画里的梅,是岁寒三友——松、竹、梅里,让人喜欢的一种柔中含刚的风骨形象,它缭绕在苍朴虬枝的气息中间,像苦难里重生的笑,灰烬里凝成的露,总会让人看得哑然,看得静默。


【木 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木瓜与美玉】

第一次在南方的街头巷尾看到挂在树上的番木瓜,以为《诗经》里草长莺飞的诗意的翅膀,撞入眼睛里来了。后来读《诗经》名物考据的资料,才知道木瓜不是热带地区普遍种植的番木瓜,因为番木瓜不是华夏儿女放入歌谣里的木瓜。这种木瓜的单生枝上,会贴梗地结出梨形果实。果实翠绿,有美玉的样子。

你给我木瓜,我给你美玉,木瓜和美玉,物的纷变又安静的世界里,期盼的是“永以为好”的爱,是一个唯一存在过,不属于任何其他人的“你和我”的神奇结晶物融合成的永生世界。诗中直接清澈的反复意象里,有箭一样的东西,射入时间在那一瞬间裂开的缝隙里,有光在人心上点亮起来。

在那道缝隙里,能够看到一个幽蓝神秘的世界,能够看到一双手去握住另一双手,能够看到飞旋的世界里发着银色光芒的星星,还有静静飘落的雪花。“匪报也”,付出不是为了回报,这可以解读成爱的声音吧。

时常,总觉得,永恒之爱的概念只是人在自我期盼中产生的完美情结的一种并不真实的幻念。它在互动的欲望世界里变化,总还是要有所报才能得成,这总是现实世界里的常规法则,如此,能让虚实相互衔接的生活有平凡的面目和长久的力量。

但若你愿把一柄绿枝桠,一朵木兰花,在书页间,由嫩绿季节保存到干枯,依然放在随手可以拿到它的书架上时。这种用一生来守侯的,其中所求,即是“匪报也”,也有“吾愿也”的一份欢喜。

然而,在某个未知路口展开的画面里,木瓜熟了吗?

古卫国的属地在今河南地域,北方地界上的木瓜是什么样子,没有亲眼见过。我熟悉的木瓜,是南方很容易见到的番木瓜。

秋风里,在深圳路边的水果摊上时常能看到摆了一地的木瓜,橙红色的果肉是甘甜的。摆在商场果架子上,被标上叫万寿果的名字。中医上说,这样的木瓜是开胃的好东西,瘦弱而食欲不振的人多吃,可以食欲大开,会渐渐变得丰腴饱满起来。对于天天在职场里被复杂事务无声无息磨掉青春的女子,木瓜是很好的养颜物。

这让我想到了“木瓜女子”的称谓。因为,一个长伴身旁的木瓜女子,是健康开心、容颜和美的象征,这要比“芙蓉之女”“水样女子”更能组成生活而非唯美的画面。

朋友妻会在20分钟之内做一个木瓜沙丝。一个木瓜,腹部平切开一个勺子般的口,将子挖空,向其中填入菠萝、苹果、梨、奶酪、蜂蜜、砂糖拌好的切块,再把原先预留的木瓜切片盖回切口,把完整的木瓜放入蒸锅里蒸15分钟,就是一份美味的点心。

看着她做给家里的小孩吃,几乎是在聊天里一转眼的事,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精致物,觉得这手艺神妙,这木瓜真神奇!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