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女人小丈夫2.pdf

大女人小丈夫2.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女总裁陈晨略施小计,便将吴天毫无悬念地“绑架”进自己的婚姻,她不容商量夺走吴天的财政大权,不由分说将他从研发部贬到业务部,让白马王子转眼变身奴仆。大女人陈晨高傲霸道,折磨人花样翻新;小丈夫吴天走投无路,忍无可忍。一番精心策划后,吴天挣脱控制,创建了天正药物研究所,投入他钟爱的A计划研究。
此时,另一名美女总裁卓文君从天而降,她旗下的华东制药赫赫有名,目前正从事X计划研究。一旦X计划成功,华东制药将会改写国内医药制造业格局,挤垮陈晨的企业更是小菜一碟。卓文君暗送秋波,希望与吴天强强联手;如果能得到X计划的帮助,吴天的A计划便能在抗癌药物的研制上取得突破性进展。
一边是河东狮吼,事业蹉跎;一边是美人垂爱,石榴花开。然而,当受虐已然成习惯,当虐情已然成爱情,小男人吴天痛彻心肝,他终于明白陈晨纸老虎的外表下,小女人才是她的真面貌……

编辑推荐
国内首部“女权时代”小说
引领新时代女权文学新风骚

男人要征服世界,而女人只要征服男人

大女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小丈夫跌跌爬爬屁滚尿流
大女人河东狮吼光芒万丈,小丈夫唯唯诺诺言听计从
女人把征服男人,当作征服这个世界
女人要征服男人,从而征服这个世界
比《大丈夫》更好看、更精彩
比《来自星星的你》更纯情、更爱情、更专情

媒体推荐
新浪读书、搜狐读书、腾讯读书志联合力荐。

作者简介
李兴禹,现居辽宁省丹东市,起点中文网VIP作家。小说创作擅长情感描写,以都市生活为主要题材。主要作品有《我的美女老总》《我的美女大小姐》《我的美女情劫》等。

目录
第一章苦恼人的苦笑,简直被鬼盯上了
虽然对陈晨的敌意减少,但吴天有自己的大谋略,他要为此努力攻克业务难关,努力积蓄资金。为了不让丰厚的提成款落入陈晨手中,吴天耍了一个小手段。可是,他这点儿小聪明岂能逃过陈晨的眼睛?于是,吴天辛辛苦苦的成果再次被陈晨毫不留情地打劫一空。他简直有一种被鬼盯上的感觉。
第二章心中自有主张,小丈夫潇潇洒洒观虎斗
陈晨为了掌握市场部资源,与市场部负责人矛盾公开激化,她有意拉拢吴天为自己效力,而市场部美女经理方华为了自保,也开始拉拢吴天。然而,吴天自有自己的招数,无论两个美人如何软硬兼施,他都不为所动,而是潇洒地选择了坐山观虎斗。
第三章智斗大女人,小丈夫终于逃出生天
吴天终于如愿以偿,拿下了一家三甲医院,得到了一笔丰厚的奖金;之后他又吸纳资金,招兵买马,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天正药物研究所,摇身一变成为老总,继续自己钟爱的A计划研究。至此,吴天终于跳出了女魔头陈晨的手掌。
第四章小丈夫左右逢源,大女人危机四伏
就在陈晨和吴天分崩离析之时,神秘美女来访。这位神秘美女就是华东药业老总卓文君,大女人陈晨在业界最可怕的竞争对手之一。听说吴天辞职,卓文君有心想挖他到自己的公司去。被打压的小丈夫和美女对手卓文君密室相会,促膝长谈,这边急坏了大女人陈晨!
第五章美女老总乔装盗宝,按图索骥灵蛇无迹
卓文君变身蒙面大盗,深夜造访万青药业废弃的办公大楼,被吴天撞个正着。原来,卓文君有幸得到了万青药业已故首席医药专家霍教授的日记,得知他的实验笔记藏在大楼里。卓文君坦言,只要能够得到霍教授的实验记录,就有可能跨越瓶颈,成为抗癌药物X计划研究的传承者,成为抗癌药物制药的业界老大!
第六章男人对于女人来说,永远是一个谜
吴天千方百计寻找霍教授的笔记,结果却更令他如坠雾中。为了加速抗癌药物的研究,他废寝忘食,通宵达旦。看着吴天的精神状态,陈晨一瞬间感觉吴天就是个谜。大女人对自己的小丈夫第一次有了钦佩的感觉。
第七章兵不厌诈,你偷我也偷
吴天的实验原地踏步,霍教授的实验记录杳无踪迹。他寻思,若能得到霍教授的试验记录,一切将会不同。吴天计上心来,一面向卓文君诈称已经找到了霍教授的实验记录,一面偷偷潜入卓文君的办公大楼,偷看霍教授的日记。
第八章对手不全是敌手,男人和女人都在玩游戏
卓文君果然上当,情急之下动作连连,不仅针对陈晨,并且针对陈晨的盛天制药。盛天制药靠陈晨一人维持,虽然吴天答应向卓文君开战,但陈晨总是惴惴不安,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吴天和卓文君在玩一种游戏,他们之间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
第九章不是冤家不聚首,而今居然手牵手
吴天发现,霍教授留下的日记不是一本,而是好几本!他趁热打铁,趁卓文君参加拍卖会,故伎重施,去她的办公室偷窥日记;而陈晨则负责拖住卓文君。大女人小丈夫这一次身份倒了过来,第一次夫唱妇随,居然功德圆满。

文摘
虽然对陈晨的敌意减少,但吴天有自己的大谋略,他要为此努力攻克业务难关,努力积蓄资金。为了不让丰厚的提成款落入陈晨手中,吴天耍了一个小手段。可是,他这点儿小聪明岂能逃过陈晨的眼睛?于是,吴天辛辛苦苦的成果再次被陈晨毫不留情地打劫一空。他简直有一种被鬼盯上的感觉。
当吴天回家的时候,陈晨已经在家了。这女人最近装酷装上瘾了,大半夜还穿着制服在这里摆造型!更重要的是屋子里面没开灯,所以当吴天进门之后,打开灯的一瞬间,把他吓了一跳。当然,这也跟他做贼心虚有关吧,毕竟刚刚调戏了老婆的闺蜜。幸好抽了几根烟,否则说不定会露出什么马脚。女人,总是非常敏感的,特别是对半夜回家的男人,检查起来比美国机场安检还要严。
“干嘛呢?”吴天一边拍着自己吓得突突乱跳的小心肝,一边看着陈晨问道,“你这是在练九阴真经,还是在晒月光浴?回来了干嘛不开灯?想吓死几个啊?”
陈晨缓缓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吴天,质问道:“你去哪儿了?”
“到外面抽烟去了。”吴天说道,“你不是不让我在家抽烟吗?抽一根罚一百,我可没那么傻,大街上扔根烟头儿抓到了才罚五十。”
“在哪儿抽的?抽了多久?有人证吗?”陈晨就像连珠炮一样,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就在楼下花园,至于抽了多久,我没看表。人证嘛……这么晚了,谁还在外面闲逛?再说,我才刚来这里几天,对门住的是谁我都不知道,上哪儿找人证去?”
“既然你是到楼下花园抽烟,为什么你的车不见了?”
“啊,抽了几口觉得没意思,就开车去外面喝酒了。抽烟喝酒耍流氓,这是我的三大爱好,你是知道的。”吴天笑着说道,可是在解释之后却觉得不对劲儿,为什么要跟对方解释?凭什么?吴天皱起了眉头,看着陈晨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我去做什么难道还要跟你解释?你谁呀你?”
“静云给我打了电话。”陈晨没有回答吴天,自顾自地说道,“她已经取消请假,明天会来上班。”
“这不是很好吗?”吴天笑着耸了耸肩膀,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得意的表情,这可是他努力的结果。
“我找了她很久,公司附近,家附近,还有经常去的公园商场,都没有找到她。这个时候,你也消失了。而在她给我打完电话之后,你又回来了。”陈晨突然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吴天身前,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眼睛死死盯着他,“说,这件事是不是跟你有关?”
吴天看了看犹如母老虎俯身的陈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进门忘脱衣服了!
这几天陈晨一直找机会去抓吴天的衣领,吴天的防范也一直做得很到位:进门之前必脱衣,在家里时光膀子,这样的策略使吴天好几次都粉碎了陈晨抓衣领的阴谋,很多次都是她的手僵硬在半空中,伸出去不是,收回去也不是,让吴天看了很多次的笑话。
而今天,由于他的一时大意,或者说是得意忘形,结果导致进屋之前忘记脱衣服,这才给了陈晨抓衣领的机会。
大意了,大意了!吴天的心里想。
不过看现在的情形,这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此时的陈晨已经不是单纯想要抓他的衣领争口气了。陈晨审问的态度和冰冷的眼神,以及母夜叉附体的凶悍样子,看来今天这事不会轻易混过去。不过,不得不说,她的猜测或者说是女人直觉,真的非常灵敏并且准确,一下子就把静云的异样和他联系在了一起。失去反抗就意味着彻底失败,所以,即使到了绝境,吴天也会微微一笑。
“你想知道静云与我有没有关系?”吴天微笑着看着陈晨,对方的凶悍并没有镇住他,更没有吓住他。他拍了拍陈晨的玉手,示意对方松开,但陈晨攥得很紧,就是不松手,看情形,如果吴天不承认,她是不会放过吴天的。所以,吴天接着说道:“问我,不如直接去问静云。”
“我只想问你,我想从你的嘴里听到!”陈晨目光炯炯看着吴天,就像两把闪着寒光的刀子。她心里很清楚,这件事她只能问吴天。她不可能用现在这种态度去质问静云,更不可能去一直追着静云问。
“呵呵,我刚才已经回答得很清楚了,可是你一直不相信我,你让我怎样回答?既然不相信,为什么还要问呢?”吴天耸了耸肩膀,双手一摊,摆出一副无辜状,反过来问道,“你想知道什么?非说我和静云有关系,你才肯罢休吗?既然如此,好吧,今晚静云的事确实和我有关。行了吧?时间不早了,我是不是可以回去睡觉了?”
假亦真时真亦假,吴天就是想让陈晨分不出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陈晨被吴天气得手直抖,这一点,被抓着衣领的吴天深有体会。不过说来也奇怪,吴天一开始与陈晨接触的时候,一直觉得她是一个遇事冷静的人。不论是公司内的事,还是前一段时间她压榨他剥削他的事,表现得很冷静。那一阵子,公司在她的冷刀子下“死”了不少人,而吴天也没少受她的气。可是最近,以前的陈晨不见了,尤其是在他和静云的事情上,屡次表现出超出寻常的气愤,而今天尤为明显。
陈晨感觉自己的脑袋要被气炸了,心里有一股无名火,可就是发不出来。吴天的态度,让她根本就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现在连她自己都十分纠结。正如吴天刚才所说,她确实不相信吴天,所以才一直质问,这说明她很敏感和警觉,可是现在,这种敏感和警觉却变成了缺点,让她自己都无法判断真假。
这个狡猾的男人!陈晨咬牙切齿,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让她如此生气。不论是男人,女人,还是妖!
“可以把手放开了吗?”吴天笑眯眯地问道,他被逼得坦白了,但却是以胜利者的姿态。这样的坦白会令陈晨更加的气愤。吴天甚至可以想象,如果有能力的话,此时的陈晨一定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
陈晨没有说话,更没有松开吴天。她虽然得到了答案,但却是一个毫无用处、甚至让她更加纠结的答案,还不如不知道。难道就这么便宜了这个男人?陈晨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行,绝对不行,可是下一步又应该怎样去做呢?她的脑子当中一点儿想法都没有,除了愤怒,还是愤怒。
“你这么急切地想问清楚我和静云之间的关系,你不会是喜欢我吧?”吴天突然说道,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陈晨,嘴角翘起的弧度很贱很贱。
听到吴天的话,陈晨立即呆住了,身体像是被人点了穴,一动不动。吴天的话就好像一盆水,浇在了她的头上。空白,脑子中一片空白,不论是矛盾、纠结还是气愤,此刻全都瞬间消失。
不过这种空白的呆滞状态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被两个字取代:喜欢!
喜欢?陈晨的眼睛瞪大了,她看着面前的吴天,一把推开对方,也不再抓对方的衣领了。似乎是为了撇清关系,她把刚才抓着吴天衣领的那只手在空中甩了甩,又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红着脸,羞怒地看着吴天,大声说道:“你,你做梦吧。我会喜欢你?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喜欢你?你不要太自恋了……”陈晨一连说了很多很多,但是却没有任何逻辑性,她只是单纯地想要撇清关系,甚至到最后有些胡言乱语,恐怕就连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吴天一边听着陈晨的话,一边向她靠近,脸上浮现出暧昧的表情,眼中更是充满了笑意。陈晨却一边解释、贬低着吴天,一边不断后退。她告诉自己不要怕对方,更不要后退,但是身子却不听她的使唤。
“啪!”
陈晨的后背撞到了墙上,她被吴天逼到了墙角,嘴里不断说的话也戛然而止。
“你很紧张吗?”吴天微笑地看着陈晨问道。
“谁、谁紧张了?”陈晨梗着脖子,瞪着眼珠子,不服气地看着吴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宁死不屈的革命战士,不认,不说,打死也不说。只是,她的话音并不像她的表情那样坚定,声音颤得跟绵羊音似的。
“哦?那你脸红什么?”吴天接着问道。
“脸红?我,我精神焕发!”陈晨用手使劲儿搓了搓自己热得发烫的脸蛋。
“怎么又黄啦?”
“防冷涂的蜡。”
吴天听见后笑了:“你以为这是在演戏嘛?还防冷涂的蜡,这大热天的你往脸上涂蜡,你就不怕捂出痱子?”
“我,我愿意。你管不着!”
吴天双手狠狠撑在墙上,罩住了陈晨的身体,低头俯视对方,双眼炯炯有神,犀利如刀剑,却又深邃如夜空,他声音低沉地说道:“你再说一遍!”
陈晨浑身一哆嗦,刚才吴天的那一击,让她感觉背后的墙面都在跟着颤动。本来还仰着脖子的她,在接触到吴天的眼睛之后,立即慌张地把头扭到一边,一向自信十足,此时却也心虚得厉害。她不停地在心里问自己:又没有做亏心事,为什么要心虚?可是她却无法给自己答案。
“怎么?心虚了?”吴天笑着问道,他的双眼仿佛带着某种魔力,能够穿透人心一样,立刻就能看出陈晨的心理情况。
“谁,谁心虚了?你别胡说!”陈晨还强撑着,只是她的这种强撑没有任何的作用。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吴天继续问道。
“我为什么要看你?你长得好看吗?切!”陈晨撇了撇嘴,说道,“你让开,我要回去了。”
“去哪儿?”
“回房间。”
“这么着急?再聊聊呗。反正今晚的夜色不错。”吴天用身体挡住陈晨的去路,这样的情景似曾相识。吴天突然想了起来,白天快下班遇到静云的时候,就用的这种方式。看来还真是招不在多,管用就行。
“我没空!”陈晨拒绝道。
“我有的是时间。”吴天说道,他的身子越来越低,脸离陈晨也越来越近。
陈晨的脸更红了,心也更乱了。虽然她不想看对方,但是眼睛的余光却清晰地看到了一切。她怕了,真的怕了,所以把双眼都闭上了。这是一种躲避,也是一种等待。
许久,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也没有听见吴天再说话。陈晨微微睁开一只眼。
咦,人呢?陈晨把双眼都睁开了,转头在屋子里面寻找了一番,都没有看到吴天。而当她看到吴天紧闭的房门的时候,似乎明白了什么。
被耍了!
气愤,愤怒!陈晨冲到吴天的房门外,用手狠狠地砸在房门上。
“吴天,你这恶魔,我跟你没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