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曾有李叔同:弘一法师绚烂至极的前半生.pdf

世间曾有李叔同:弘一法师绚烂至极的前半生.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李叔同出家前就驰名艺术界、教育界。他所创作的《祖国歌》、《送别》等妇孺皆知,连学堂里的孩童都能哼唱几句。他一生有三次考取功名的机会,但均名落孙山。他具有惊世才华,却无缘官场,只得从事编辑、教师的职业。他自称是一个不通晓人情世故的书呆子。他教育有方,培养出刘质平、丰子恺、李鸿梁这样的高徒。本书旨在解读李叔同的前半生(以1918年出家为界)所经历的人生故事。作者秉承严谨的创作态度,在保证细节均有出处的前提下,进行通俗的表达,让喜欢李叔同的读者了解这位艺术奇才是如何造就的。李叔同在其人生事业达至巅峰时,忽然归于平淡成为苦行僧,让很多人惋惜。他的故事是写不尽的,也是读不完的。

编辑推荐
李叔同是我们时代里最有才华的几位天才之一,也是最奇特的一个人,最遗世而独立的一个人。
——林语堂

不要认为我是个高傲的人,我从来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转围墙外面,我是如此的谦卑。
——张爱玲

综师一生,为翩翩之佳公子,为激昂之志士,为多才之艺人,为严肃之教育者,为戒律精严之头陀,而以倾心西极,吉祥善逝。
——夏丏尊

媒体推荐
在中国近百年文化发展史中,弘一大师李叔同是学术界公认的通才和奇才,作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他最早将西方油画、钢琴、话剧等引入国内,且以擅书法、工诗词、通丹青、达音律、精金石、善演艺而驰名于世。李叔同在书画艺术上的成就尤其为世人所瞩目。
——羊城晚报

佛教的教义应该融入社会生活之中,你如果能把家里人都照顾好,甚至以德报怨,你就是一位菩萨。用高尚的道德准则要求自己,不必拜神求佛,也能到达佛学的境界。”或许,这就是清贫离世的弘一大师留给其后人的最大财富。
——环球人物

目录
第一章自由花开八千春

第一节父亲生的嘱托,死的影响

第二节兄长开智启蒙

第三节奉母命娶个不爱的太太

第四节南海康梁是吾师

第二章琼楼高处斜阳微

第一节入住城南草堂

第二节结成天涯五友

第三节长子李准出世

第四节就读南洋公学

第五节乡试屡试未中
第三章春入离弦断续声

第一节组织参与沪学会

第二节翻译出版法学书籍

第三节在艺坛锋芒初展

第四节浪迹燕市金楼

第五节生母亡故

第六节东渡日本
第四章故国天寒梦不春

第一节创办杂志的波折

第二节考入上野学油画

第三节初识佳人雪子

第四节创办春柳社排戏剧

第五节学成归国
第五章春来春去奈愁何

第一节君居天津妻居沪

第二节任教天津工专

第三节家道中落

第四节与日籍夫人团聚
第六章繁华一霎过韶光

第一节参加南社雅集

第二节师范学校的教学生涯

第三节莫逆之交夏丏尊

第四节桃李春风满天涯

第五节加入西泠印社
第七章随意随化皆天机

第一节断食二十一天

第二节皈依了悟,悟佛禅

第三节遁入空门,了断前缘
第八章一杯浊酒尽余欢

第一节师生情谊——李叔同与丰子恺

第二节挚友相邀,改日再约
——李叔同和欧阳予倩

第三节异姓手足情——李叔同和杨白民
第九章美人香草好相依

第一节包办婚姻没有情——李叔同和俞氏

第二节颠沛流离,牵挂半生——李叔同和谢秋云

第三节从模特到妻子——李叔同和雪子
第十章未到晨钟梦已阑

第一节凌云壮志无处展——《书愤》

第二节哀国民之心死——《喝火令》

第三节断食后的决定——《题陈师曾荷花小幅》

第四节后会有期——《送别》

第五节旧相识的嘱托——《贻王海帆先生》

第六节全身心排戏赈灾
——《茶花女遗事演后感赋》

第七节李家有女唤梦仙
——《题梦仙〈花卉横幅〉》

附录弘一法师语录及作品

序言
世间只有一个李叔同

提起李叔同,有些人茫然不知,但只要提“弘一法师”,便会恍然大悟。可以说,弘一法师是一个永不磨灭的传奇,他始终在那里,等待着后人走近、了解。
李叔同和弘一法师是同一个人,却也不是一个人。他们拥有一模一样的外表,但是思想和境界并不处于一个层次:一个是恣肆不羁的富家公子,一个是淡然庄穆的律宗祖师。许多人了解的弘一法师,是他传奇般的人生经历。同时也有无数人不厌其烦地揣度,一介公子哥李叔同,为什么会在人生的巅峰期突然出家为僧,难道他所徜徉的万丈红尘,真的没有能够挽留他的东西吗?
李叔同易名无数,包括最初的李成蹊、李文涛,还有李哀、李岸、息霜,削发为僧后的演音和弘一。频繁地更名也体现出他命途多舛,多磨难与坎坷。
毫无疑问,李叔同是个天才,在他所涉及的任一方面,都显示出无与伦比的,令人望尘莫及的才华和天赋。绘画、文学、音乐、金石、书法、翻译……他在这些种类繁多的艺术领域中,达到了绝大多数人穷其一生都无法达到的高度。如果不是有确切的记载,很难让人相信,真的存在这样一个人,他能够在任何领域达到巅峰,只要他想。
李叔同20岁时,即惊海内;他是我国出国最早的文艺留学生之一,是最早提倡话剧、最早研究油画,也是最早研究西方音乐的艺术教育家之一,被誉为20世纪中国十大书法家之一,是20世纪初中国最伟大的艺术家。不仅如此,他还是中国现代艺术启蒙教育的先驱者,培养出如丰子恺、潘天寿、刘质平等享誉海内外的知名画家、音乐家。他在艺术的多个领域取得了耀眼夺目的成就,他如一颗划过黑夜的流星,一时将夜空点亮。
可是这位从北方重镇天津,一路南迁到上海,后来在杭州出家,最后在福建圆寂的大师,一生可谓跌宕起伏,波澜壮阔,但又是什么使他甘愿从绚烂至极归于平淡?
当他在流水行云间穿行,当他回首望去,他会看到些什么?或许那些他所遇到的人,他所经历过的事,他所说的话,他所走的路,他所做过的梦,都会涌到他的眼前。他颠沛流离的一生,被所处的时代影响着,而他之后的时代,亦同样深受他的影响。
一轮圆月耀天心,洗净铅华后的空月与溪泉,仍将涤荡着这浑浊的尘世。
张吉2014年1月

文摘
第一节参加南社雅集

南社,是江南名士雅集的进步文学组织,它最初酝酿于1907年,正式成立于1909年。最初成立之时,其中有绝大部分都是同盟会成员,所以“南社”虽以提倡民族气节相号召,但在一定程度上,它实际是应和民族民主革命,提倡反清的革命文学。取名为“南社”,是源于“操南音,不忘本也”。在辛亥革命后,成员骤增到一千余人,成为当时民主运动和政治革命的一种精神力量。在江苏苏州建社,后迁到上海,而后又易址浙江杭州西湖。
3月13日这天,当时的才子荟萃一堂,愚园内尽是文人雅士。而此时也正是南社的全盛时期。李叔同特意打扮了一番,才来参加这次的南社雅集,头发梳得油光水滑,面色红润,虽说脸颊瘦了些,但仍是仪表堂堂。他一进门,就引得众人纷纷起立,向他涌来。
“欢迎,欢迎!”愚园茶楼顿时响起此起彼伏的迎客声。
李叔同稍稍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抱拳说道:“能与众位江南才子相会,实在是三生有幸!”
大家仔细端详着这个名噪上海的才子,在日本声名鹊起的“茶花女玛格丽特”,见他嘴角始终洋溢着淡然却真诚的笑意,还不时地对周围的人作揖问好,丝毫没有架子,也没有任何派头。李叔同向身边的人寒暄,虽然他对于其中很多人都很陌生,可心中却带着一种天然的熟络。
不一会儿柳亚子就走到李叔同身边,对他先自我介绍,然后又介绍了一些南社成员,随后笑着对他说:“叔同先生,你能接受我们的邀请而来,真的是令愚园蓬荜生辉,也预示着我们南社又多了一位巨擘;再有一个邀请你的原因,还是在于想聘请你担任《太平洋报》的副刊主笔,想必你也不会推辞吧?”
其实在此之前,李叔同就听许幻园念叨过此事。是李叔同刚回到上海那晚,许幻园就对他说:“叔同呐!你知道陈英士先生吧?他继革命报刊《苏报》、《民报》之后,又要创办一家《太平洋报》!在拟聘请的主笔编辑名单中,就听说有你啊!”
李叔同有些惊讶,“上海现在有才学有能力的人这么多……我哪谈得上?”
“你就别谦虚了,定是有你一份!”
在那之后几天,李叔同也并未收到相关的消息和通知,再加上其他事情需要操劳,这件事就被他淡忘了,没想到对方会在南社的雅集上,当着如此多人的面,向他发出邀请。为革命助一份力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再说李叔同也欣然于此,便不客气地干脆地对柳亚子说:“承蒙各位看得起叔同,哪有推脱之理?”
“不愧是李叔同!干脆之人!”柳亚子笑着将李叔同引入坐席,待茶点送上来,柳亚子就指了指对面白净瘦高书生模样的人介绍道:“这位便是太平洋报社的社长——姚雨平先生!”
李叔同刚想向姚雨平伸出手,就被柳亚子迫不及待地引向另一个方向,是一个满脸络腮胡须的中年男子,“这位是叶楚怆先生,总主笔!”
“久仰大名……”李叔同话音还未落,就听到柳亚子继续介绍。
“这几位……”
柳亚子的话被面前这些人的自我介绍给打断了,他们向李叔同介绍着自己的姓名。其中有苏曼殊、林一厂、余天遂、夏光宇、胡朴安、姚鹓雏、胡寄尘、陈无我和梁云松。
“这几位都是报社各栏目的主笔,当然,”柳亚子看着李叔同,“还有你和我,也是分栏目的主笔。”
大家争相向李叔同做自我介绍,但这么多人名,这么多面孔,李叔同怎么能够一一记住。尽管如此,但他心中的熟悉感越堆越高,很多人都和他一样是同盟会成员,都曾经和他一样填过表递交过志愿书。仿佛彼此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李叔同知道自己不仅找到了组织,也正式迈入上海的文人圈子,可以为国家做一些事情了!
《太平洋报》文艺副刊,一经面世,果然立即声名大噪,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虽是单张随刊附赠的画报,但李叔同一样做得十分用心,也耗尽自己的心力投入副刊的编撰。他其实一直想要将苏曼殊的《断鸿零雁记》作为副刊连载,想让苏曼殊续写下去。和苏曼殊商议后,苏曼殊也欣然同意,于是因为李叔同的执着,《断鸿零雁记》得以在大陆出版面世。
李叔同并不仅仅只是作为一名主笔,因着是画报副刊,于是李叔同就在任职期间,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加上之前在日本留学的经历,在中国首创报纸广告画。这一形式新颖,吸引了许多人的效仿,不久便成为了报业间的流行广告形式。
以《太平洋报》为基础,上海的文坛生出一派新鲜的气息。
李叔同有时也会写一些诗词,有一次他灵感一现,当即在纸上写下一首《南南曲——赠黄二南君》:

在昔佛菩萨,趺坐赴莲池。始则报花笑,继则南南而有辞。南南梵呗不可辨,分身应化天人师。或现比丘、或现沙弥、或现优婆塞、或现丈夫女子宰官诸像为说法,一一随意随化皆天机。
以之度众生,非结贪瞋痴。色相声音空不染,法语南南尽归依。春江花月媚,舞台装演奇。偶遇南南君,南南是也非?听南南,南南咏昌霓;见南南、舞折枝,南南不知之,我佛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写这首词的时候,他脑海中想起了在留学日本期间结识了好友黄二南,于是取出信封,写好黄二南的地址后,将这首词放进里面,寄了出去。
回到报社,就看到椅子上坐着一名中年女子。
还未等李叔同开口,就听到她说:“请问,您是李息霜先生吗?”
“是,我就是。”李叔同点头,这个名字是他在日本留学时使用的,不知道这个女人如何知道的。
“啊,那太好了,”女士展开笑颜,“你好,我是上海城东女校的副校长。”
“那你请坐。”李叔同热情地说道。
“是这样的,”女士连忙坐下,“是杨白民校长介绍我来的。女子,自古地位就卑微,深受社会冷落了几千年,在传统观念中,也总是宣扬‘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我们学校的学生都不认同这一看法,呼声很高。杨白民校长就派我来邀请您到我们学校任教。”
“开什么课?”李叔同冷静思考后问。
“文学,”女士一顿,“如果可以,还希望您可以开设音乐课。”
李叔同一听,心中已经作出了决定,不用说其他,李叔同想要解放女性。他亲眼见证了太多女子的悲剧命运,而他也深知,这也是报效祖国的一种方式,“可以,当然可以,但是可以是兼课吗?毕竟我们的副刊……”
“我明白!”女士十分豪爽,“时间您来定,只要每周来上几课时就好!”
二人一拍即合,很快李叔同就到上海城东女校担任了教席。
再次为人师表,只是这次较之前完全不同,此次他的使命不仅仅是教授知识,还兼有一个更加重大的责任,那就是解放女性。
在女校中,因为李叔同卓然的风度,渊博的学识,还有有别于传统的、与众不同的教学方式,令他成为无数学生心目中老师的最佳形象,深受广大学生的喜爱。
第二节师范学校的教学生涯
《太平洋报》场面虽然极大,却抵不住收益过低的现实。到9月,再也无法支撑报社的周转,遂被警察查封。一切以《太平洋报》为中心的活动,全部终止,其中包括前不久由李叔同组织发起的“文美会”,主编的《文美杂志》也被迫停刊。
在上海因为《太平洋报》而聚集起的文人圈子,也因为报社的倒闭而松散瓦解,许多人走的走,散的散。坐在已经空无一物的办公室中,李叔同四顾,心中顿时生出一种荒凉感,一种世事无常的感觉再次将他包围。做“文美会”的时候,每日编辑名家书画印稿,汇集成册,加以精致装裱,每次集会,大家传阅,再交流美术创作经验。那时身兼三职的他,一点儿也不觉得疲惫,一点儿也不空虚。而此刻一种巨大的空虚排山倒海般压来,李叔同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突然不知道何去何从。
就在他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接到浙江两级师范学校经子渊校长的邀约,希望他能够到杭州去任教。李叔同有些犹豫,毕竟去杭州赴任,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再次离开上海,经子渊校长也没有强求,只是说可以先到杭州来考察一番,再做决定也不迟。李叔同深觉在理,便简单整理了一下行李,从上海到了杭州。
在西湖旁的一座茶楼里,听着窗外的雨声,李叔同忽然想起十年前他也曾来过这里,那时的他是来杭州参加乡试,相同的地方,而心境却截然不同。他坐在茶楼,回想了一下这十年所发生的事情,不禁觉得命运真的是奇妙非常,十年能够改变的东西太多,他不住地陷入沉默。
他也到浙江两级师范学校进行了考察,而他能决定到这里任教的原因主要有二:其一是,经子渊校长对他这位上野美术学校的天才学生欣赏有加,早就萌生了邀请他的念头,而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其二是,身在杭州的李叔同的新知旧友,如夏丏尊、钱均夫等人,可以在静若处子的烟雨杭州,和他们抵足高谈,忘记时间和命运的残酷。
基于以上两个原因,李叔同决定接受经子渊的邀请,到浙江两级师范学校担任图画和音乐教师。
回到上海的李叔同,唯一觉得对不起的便是夫人雪子。雪子见李叔同近日越来越剧烈的咳嗽声,以及不展的愁眉,明白自己再拴着他,是在拖累他。因为她从日本来之前,就已经意识到,李叔同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他属于这个浑然的人世间,可以说是属于所有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完完整整地拥有他。
雪子将风尘仆仆的李叔同迎进门,给他兑好枇杷膏和镇咳药,督促他喝下。
“我无大碍,不必如此。”李叔同有些惭愧地接过雪子递来的药水。
“无大碍?怎么会无大碍?”雪子叹气,“你总说你的身体你自己清楚,可你并不正视它,你再怎么清楚又有何用?”
“雪子……”
“你听我说,”雪子打断李叔同的狡辩,“每次都是我听你说,而这次换我说你听。因为你最初说没有我,你怕肺病会更严重,我担心你不行,所以我抛弃一切跟你来到中国。而有我没我,似乎都没有任何区别。导致现在你不仅肺有问题,身体各处都有病症吧?还妄图隐瞒我,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瞧瞧你,”李叔同上前握住她的手,“瞧瞧你说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不信任你。我只是不想要你担心罢了。”
“然后就将你自己的身体搞垮,好让我更加担心?”雪子双眼泪光盈盈。
雪子从李叔同的表情就已经知道他已经做好了决定,只是她不晓得应该如何去戳破。她不忍心去挑明,因为一旦这样,就意味着他们不得不面对离别,面对伤感。
“雪子……”李叔同也不知如何去回应雪子的泪水。
“你这样,要我如何能放心让你一个人生活?”雪子最终还是说出来了。
枇杷膏从嗓子经过,带给李叔同一阵清凉,“我做了一个计划,家还在上海,工作在杭州。”
“又是只能每个假期才能相见吗?”雪子心中有些凄凉。
“不,”李叔同将雪子拥入怀中,“半个月,我每半个月回家一趟,咱们这是小别,小别更有风味。”
第二日凌晨,雪子早早起床为李叔同收拾行装,连着衣服和他平日里需要的画图工具。一点一点地收纳到行李箱中,只是雪子一边收拾一边默默祈祷,希望时间可以在某一刻停住,这样他们便不会分开。只是时间像奔流的河水,不会因为任何人的祷告而停住奔腾的脚步。
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刻,李叔同和雪子在上海北站的站台前相拥道别,雪子止不住眼泪,李叔同只得安慰她说半个月就回来了。远去的汽笛声,将李叔同在上海的一页合起,同时翻开了他在杭州任教七年的新篇章。
李叔同悄无声息地进入浙江两级师范学校,在师生间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毕竟他所教的科目在当时并不受重视,受重视的文学,他又不教授。
尽管夏丏尊、钱均夫、姜丹书等友人打破李叔同在教学之余的寂寞,但是他仍是不开心。他明白,深受中国传统观念影响,音乐与图画,只不过是戏子与剪纸人的伎俩把戏而已,自古在学府中被人轻视、践踏。
没有教学任务的时候,李叔同就会背着手在校园中漫步,或者在自己的屋子里作画、写字,或者在琴房中弹一支曲子,以抒心中的烦闷。直到他弹奏的曲调激昂,他用油膏铺开血淋淋的图画,这才引起了学生们的注意。学生们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叔同,那个以“李息霜”之名名噪天下的艺坛才子。
李叔同将自己心底的情感、寂寞与诗情,全部融入音乐中,用曲调表达出来。在来校的第一年,他便用自己谱的曲写的调,震动了整个音乐界!
一如1905年的那首《祖国歌》,歌声传遍了祖国各地。
在杭州的前几年,李叔同又写出了许多传唱度极高的歌曲。
比如为人们所熟知的《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春游》:

春风吹面薄于纱,春人妆束淡于画,
游春人在画中行,万花飞舞春人下。
梨花淡白菜花黄,柳花委地芥花香。
莺啼陌上人归去,花外疏钟送夕阳。

《早秋》:

十里明湖一叶舟,城南烟月水西楼,几许秋容娇欲流,隔着垂杨柳。
远山明净眉尖瘦,闲云飘忽罗纹绉,天末凉风送早秋,秋花点点头。

《悲秋》:

西风乍起黄叶飘,日夕疏林杪。花事匆匆,梦影迢迢,零落凭谁吊。镜里朱颜,愁边白发,光阴暗催人老。纵有千金,纵有千金,千金难买年少。

《月夜》:

纤云四卷银河净,梧叶萧疏摇月影;剪径凉风阵阵紧,暮鸦栖止未定。
万里空明人意静,呀!是何处,敲彻玉磬,一声声清越度幽岭。呀!是何处,声相酬应,是孤雁寒砧并,想此时此际,幽人应独醒,倚栏风冷。

诸如此类的优美曲调和歌词,不胜枚举,洋溢在大江南北的学府中,为年轻学子广为传唱,但是他们对这些歌曲的词曲作者李息霜,还知之尚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