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pdf

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的作者胡颂平在随侍胡适之先生的岁月里,将先生晚年的一言一行都忠实记录了下来,收入于本书中。
胡适之先生学识渊博、见闻广阔,他们谈话的内容,小到一个字的读音、一首诗词的字句,大到国际局势的演变、社会背景的探索,无所不包。或茶余饭后,娓娓道来,逸趣横生;或有感而发,意气飞扬,跃然纸上。不仅呈示了胡适之先生幽默风趣的谈吐、忧国忧民的情怀,更难能可贵地体现出他的日常生活状态、晚年的思想与智慧。无论对胡适研究者或普通读者,本书都是重要的参考读物。

编辑推荐
《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是胡适之先生晚年生活及思想的最权威见证。《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是秘书胡颂平对一代大师言行风采的忠实记录,是影响深远的人文经典。贺卫方、陈丹青等名家力荐《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

名人推荐
今天回想当年面对面的谈话,我个人常有如同“江海之浸,膏泽之润”的感受。但愿一班尊敬胡先生而不得及见的年轻朋友分享我的感受。
——胡颂平

我向很多人推荐《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我从来没有读过胡适的书,这些年零零碎碎地读到一点,这本书满足了我的愿望。它类似于歌德谈话录,非常翔实,非常零碎,但是读过以后会觉得每天跟着胡适,他的片言只语会影响你。我偏爱胡适,这些年我才开始走进他,所以这本书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还会再读好几遍。
——陈丹青

《胡适之晚年谈话录》无疑为文化史、学术史提供了重要史料,或许正因为是“晚年”,而且又是“谈话录”,才别具价值。中国人向来认为人到了一定年龄就“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谈话不像口述那么正规,所以这种随意的方式处处将胡适的真性情“口述实录而立此存照”,一个真实的日常生活化的胡适就这样慢慢走近读者。
——唐小兵

胡适在最初的一年里,胡适并不知道胡颂平在记载自己的言行,有一天偶然得知后,胡适先是诧异,继而说:“你还是当做我不知道地记下去,不要给我看。将来我死了之后,你的记录是有用的。”正因为初衷便是默默如实记录,而胡适本人也未加润饰与干涉,从而得以让后来的众多读者通过胡颂平的记录,从胡适的生活细节中一窥他的真实一面。
——柳中原(《南方都市报》)





作者简介
胡颂平(1904—1988)浙江温州人,为胡适之先生1958至1962年去世前的秘书。他历经十几年呕心沥血的搜集与整理,考定胡适之一生的行止、著述与地点,完成了三百多万字《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初稿》,被余英时评价为“中国年谱史上一项最伟大的工程”。

目录

1958年
1959年
1960年
1961年
1962年
后记

序言

孔子曾说,“有德者必有言”。这所谓言,是指有益于世道人心的话,并不是只以口才称的。言为心声;有德的人所发的心声,自然是有益于世道人心的。有德的人固可尊敬,而他的言论自亦极足宝贵。
胡适之先生的一生,从我们民族文化的观点讲,可以说是社会中一位最伟大的引导者。无论在学术上或教育上,他的主张或提倡的,全都是平正通达,并且可以使我们民族有盛德日新的气象的。他所遗留下来的著作,可以说是我们民族文化史最珍贵的材料。
有许多尊敬胡先生的人士,对胡先生于中年以后专事考据的工作,以为胡先生在学术上虽臻崇高的地位,但他似乎把目前的社会忘却了。这可说是过虑。我们知道,胡先生对于社会文化进步的关心,和对于他自己在学问上进步的关心一样。他决不会因专心学问而不希望我们的社会有更好的文化的!
现在胡君颂平这本《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的出版,非特可以使许多尊敬胡先生的人得多知道胡先生晚年的言论,且亦可以消除不必要的过虑。这是我们留心文化史的人所最喜悦的事。
十九世纪中叶,德国爱克尔曼写了一本《歌德谈话录》;德国哲学家尼采以为是德国第一本书。我自审才不及尼采,不敢作这等大言。但我想,颂平这书,和爱克尔曼的书实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一、 中国的胡适和德国的哥德,才性虽不完全相同,但各人对于国家文化的影响则极相似。二、 这两个谈话录所记的都是他们二人晚年的谈话。三、 颂平对于胡先生,和爱克尔曼对于哥德,非特身份关系很相同,即相互的信任亦相同。如果从爱克尔曼所记的谈话录可以看出哥德老年时的智慧,无疑的从颂平所记的谈话录,亦可以看出胡先生老年时的智慧。这一点是我充满信心的。


毛子水谨序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


文摘
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十六日
先生今早对胡颂平说:“艺人李湘芬,前回请我题词,我已当面答应她,还是给她写几个字吧。杜勒斯说的‘自由是有吸力的磁石’这句话可以写给她。”
下午五时许,先生拿着刚为吴相湘的一个长卷题的跋文,走进胡颂平的办公室来谈谈。怎么谈起十七八年前在美国去看从前康奈尔大学的史学老师伯尔先生(Prof. George Lincoln Burr)的一个故事,说:“那天伯尔先生和我谈了一天的话,我至今还没有忘记。他说:‘我年纪越大,越觉得容忍比自由还更重要’(Tolerance is more important than freedom)。其实容忍就是自由: 没有容忍,就没有自由。我自己也有‘我年纪越大,越觉得容忍比自由还更重要’的感想。”颂平听了很感动,请求先生把这句话写给他,先生答应了,就在颂平的工作桌上,拿了一张已经截去一小半的宣纸信笺来写。快要写好时,颂平又请求先生写上明天(十七日)的日期,更有纪念的意义,先生也照写了。这时王志维也进来了,先生笑着对他说:“志维,颂平敲我的竹杠,要我写字。”我们大家都笑了(胡颂平《适之先生写字的故事》,《文星》第五十八期)。

一九五九年四月二十三日

今天先生谈起中学的国文选本,说: 所谓国文,是要文章写得好,可以给学生作模范;为什么要选治国平天下的道理?党国要人的文章也作国文念了,他们的人很重要,但文章未必写得好。这些也编入教科书里去,其实是不对的。

一九五九年五月十六日

上午,一位晚辈青年来见。他表示不愿意进甲骨文研究室,希望出洋。先生叫他好好准备起来。一面告诉他:“你上次给我的信,称我为‘太老师’,自称为‘太门生’;从来没有自称‘太门生’的,只有叫‘小门生’。你还要好好的读书。”
台大侨生代表六人来见先生。他们组织一个海洋诗社,还带了《海洋诗刊》来。先生对他们说:“你们学作诗,要分两部来说,一部是‘我’,一部是‘人’。你们作的诗如果不预备给别人看的,你做好了就烧了,那就随便怎么做都可以;如果要给别人看,那么一定要叫别人看得懂才对。从前有两句骂人的话:“但要放屁,何必刻板”,是对那些文章不高明的人说的,讥笑他们不要刻板,实在是有意思的。你们写的所谓抽象派或印象派的诗,只管自己写,不管人家懂不懂。大部分的抽象派或印象派的诗或画,都是自欺欺人的东西。你们的诗,我胡适之看不懂,那么给谁看得懂?我的《尝试集》,当年是大胆的尝试,看看能否把我的思想用诗来表达出来;如果朋友都看不懂,那成什么诗?白居易的诗,老太婆都能听得懂;西洋诗人也都如此,总要使现代人都能懂,大众化。律诗,用典的文章,故意叫人看不懂,所以没有文学的价值。我的主张,第一要明白清楚,第二要有力量,第三要美,文章写得明白清楚,才有力量;有力量的文章,才能叫作美,如果不明白清楚,就没有力量,也就没有‘美’了。”
先生的话,都是答复他们的问题的。如说中国的思想,越在边疆,越是守旧。台湾、香港,在整个中国来说都是边疆的地方,也都是保守的地方;美国的华人街,那时辛亥革命成功了,大家都剪发了,而华人街的华侨还是拖着辫子的。所谓礼失而求诸野,因为边疆往往有保守的精神。凡是民族主义运动都带有保守性,而且排外的,他们总认为老祖宗的东西是应该保守的,这不仅是国民党如此,全世界都是如此的。又如说:“我们的革新,没有自卑感。你们谈的某先生,他会迎合香港、台湾两地当局的思想。”

一九六〇年二月二十三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