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还在,只要你还爱.pdf

只要我还在,只要你还爱.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她这辈子做过最绝决,也是最浪漫的事是——谈了两次恋爱,和同一个男人,用了整整十年。第一次那年她才十七,叛逆、厌世,根本不相信爱情。她以为自己说放就能放,想忘就能忘。就算做不到,至少还能伪装。谁知他居高临下,她落荒而逃。
有生之年再次狭路相逢,二十七的她渴望温暖却害怕爱情。他一意孤行地靠近,下意识的试探。怀抱一团触手可及的温暖。她怀揣不安,避无可避,才明白——那些无意的错过,措手不及的伤害。却原来都只是因为爱
莫向晚,你知不知我有多庆幸,时光逼迫我们褪去了满身骄傲,却在熬过年少以后还可以遇见你!
这是一部娱乐圈爱情逆袭,匪夷所思更感人至深。微博、微信、豆瓣……百万读者口碑荐读。动心、煽情、刺激……满足你对优质情感故事的所有想象。

编辑推荐

这是一部关于娱乐圈的爱情逆袭,匪夷所思更感人至深:本书围绕五光十色的娱乐圈,娓娓道来那些不为人知的明星生活,娱乐圈里造星,推星,明星丑闻,危机公关等内幕。本书是人气作家未再最受欢迎力作,动心、煽情、刺激……满足你对优质情感故事所有想象。本书得到著名演员、模特李学庆,著名美食作家食家饭,制片人关明强倾情推荐,微博、微信、豆瓣百万读者口碑荐读!

名人推荐
李学庆(著名演员、模特):未再是一位描写都市情感特别优秀的作者,这是一本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小说,对娱乐圈众生态的描写栩栩如生,人物生动鲜活,情感描写细腻动人,字里行间充满了都市感和时代感,戏剧张力十足,让人的心情情不自禁就随着书中人物的际遇起伏跌宕。
关明强(《边境风云》制片人):这部小说是什么打动了我?是爱的童话!这世界怎么那么多的爱情失意人?因为物质改变了人——男人不再像男人,把女人都逼成了“汉子”。我们看不到处于爱情里的温柔的男人,也就没有了柔情似水的女人。面对冰冷的世界,如果你石头一样坚硬的心肯为一个人打开,它将柔软而温暖。这就是《只要我还在,只要你还爱》打动我的地方。谢谢未再,给了我们爱的童话、爱的榜样。
食家饭(知名美食作家):最会讲故事的,都是女子。未再让我想起那个讲故事的山鲁佐德,胸有成竹,不疾不徐。只要打开她的书,就会不停地看下去。一夜又一夜,与她笔下的人物一起唏嘘,感叹,大喜若狂或愁肠百结。沉没于情节中不能自己。发现我们平凡的日子,原来暗藏这样的传奇。

作者简介
未再
生于80年代,坚持关于城市中爱与梦想的文字创作。
资深营销经理人,张国荣忠实粉丝,传统文化爱好者。
已出版作品:《愿爱如初,温暖如昨》《侬本多情》《怪你过分美丽》《没有烟总有花》等多部作品

目录
第一章:束心
谁曾朝不保夕,才会为幸福而卖命。

第二章:往非
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

第三章:妆解
我们拥有的,多不过付出的一切。

第四章:年轮
不爱就不爱,难捱就不捱。

第五章:拾心
当赤道留住雪花,眼泪融掉细沙,你肯珍惜我吗?

第六章:末白
原来过得很快乐,只我一人没发觉。

第七章:离城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第八章:负约
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

第九章:默忆
能安慰自己的人,比较容易快乐。

第十章:浮光
与自己干杯,是我攻占了世界,还是陪上了岁月

番外:儿童莫非的烦恼

文摘
莫向晚有夜里多梦的毛病,梦里是无尽的路,路途上有无尽的坑,她不断地奔跑,跌倒,爬起来,沾了一身的泥泞,而且疲惫万分,看一看自己的全身,都快要血肉模糊。她惊恐,继续奔跑,仿佛想要甩脱这一身泥泞,擦干净这一身血污。
但是,一切都这么沉重,沉重到似乎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她甩也甩不开。
然后,莫向晚就醒过来,一摸额头,全部是汗。汗水还来不及擦,电话铃响了起来,助理邹南用十万火急的声音说:“林湘要跳楼,整个人挂在阳台上,膝盖擦伤,额头撞伤。”
莫向晚揉了揉太阳穴:“我就来,哪一家医院?”
邹南报了医院的名字。
“在我到之前,你好好照顾她。”
挂好电话,她翻身下床,才穿好衣服走出房间,儿子莫非就从小隔间里跷着绑着石膏的小腿跳出来,瓮声瓮气地问:“妈妈,你又要去加班啊?”小脸是不大情愿的,可是他仍体贴地说:“那么明天早上我找于雷的妈妈给我买早饭。”
莫向晚亲了亲他的额头,嘱咐道:“妈妈锁好了门,记得煤气什么的都不要开。早上我给你带小笼包当早饭,不要麻烦于雷妈妈。”
莫非的脑袋在她的肚子上蹭了蹭,像小猫儿似的。她十分难舍,但这项工作紧迫,她只能狠一狠心,照顾完儿子上厕所,匆匆出了门。

歌唱比赛出身的著名歌星林湘,外表迷人,惊艳全国,不出意外地拿下比赛的季军。其后,她红了一年,虽说到底没有冲到顶点,但小明星的日子过得还算滋润,然而却因最近一个月的自杀未遂,进过三次医院。
莫向晚刚赶到医院,就听到周医师对邹南讲:“割腕、开煤气、跳楼都试过了,下一次把房间里的绳子全部藏好。”
邹南红了眼睛。她曾是林湘的企宣,林湘待她不薄,她真心难过,被周医师这样一讲,只是觉得更难过。
莫向晚走过去就说:“周医生外科很拿手,我想对呼吸道应该也是很拿手的。”
周医师对她笑笑,倒也不生气,不阴不阳地说:“小莫,你很忙的,以后麻烦叫你家艺人不要三更半夜做危险动作,我也很忙的。”
莫向晚点头:“是,我会教育她的。”
她转头问邹南:“她现在怎么样?”
邹南眼圈一红:“还在里面哭。”
周医师说:“已经找护士给她注射镇静剂,你们想好怎么应付外面的记者。”他说完,人就没影了。
莫向晚皱了皱眉头。
“今天晚上内环有个车祸,周医师正在前面忙。湘湘出事情,于总非要周医师搞定病房和主治大夫。”
这倒也难怪对方臭脸了。
莫向晚自己也黑了脸,推开病房的门,病床上坐着一个病美人,无声流泪,见者心酸。但莫向晚并不。她抱胸,问:“林湘,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林湘的自杀源于三个月前圈内不明人士在公众论坛上曝光的一桩丑闻。有个著名男影星和多个摩登女郎拍裸身亲密照,其中一个便是林湘。
立刻就有记者联系林湘,这把林湘吓呆了。照片是在入行之前拍的,她说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后遗症。莫向晚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的后遗症是林湘自杀了三次。
林湘抬头,脸上还挂着泪。她道:“我入行前就和他谈恋爱了。”
“这些我们都知道。”
“他不可以这么对我,说什么对不起林小姐。我们谈过恋爱,情侣拍亲密照凭什么要向无关紧要的人道歉?”
“他现在的女朋友不是你。”
林湘咬牙:“向晚你真残忍。”
莫向晚笑了一笑,坐到了病床前的椅子上。
“林湘,我等一会儿和于总通一个电话,这件事你是受害者。你本来要年底发片的,我看你的唱片公司应该可以安排提前。年底有两个电视台的新春晚会,我会安排你的档期。你看好不好?”
林湘凝视着莫向晚,没有说话。
“感情的创伤可以用工作填补,大家会鼓励你重新站起来。你当年的选秀比赛,拿的短信投票是第一,你的粉丝依旧会支持你走出情伤。”
林湘说:“算你狠。”
莫向晚拍拍她的手:“你早应该走出阴影,这一次当他补偿给你的,你不吃亏,对不对?”
她总喜欢对艺人或者属下用“是不是”“对不对”这样的句子,十分中肯耐听,且有余韵。
林湘问她:“你什么时候给于总打电话?”
“他去阿尔卑斯山滑雪已经滑了两个礼拜了,我想应该可以回来了。”
林湘说:“好的。”
莫向晚站起来,说:“你好好休息,保重身体。折腾三次,实在没必要。”
林湘擦擦眼泪,带着几分酸楚和委屈,道:“这不可以怪我。”
莫向晚离开医院时,有些累。她看一看表,这时候凌晨三点,如果赶回家,还可以睡两个小时的觉,再起来给莫非买好小笼包。
不过一切要快,她动作不够快,一出医院门,还是被三个记者包围了。
“林湘小姐情况怎么样?”
“林湘和罗风是怎么分手的?罗风手机里怎么还会有林湘的照片?”
“湘湘还爱着罗风吗?她是因为羞愧自杀,还是因为罗风发表声明,说对不起现在的女朋友才自杀?”
……

林湘的自杀,让记者的镁光灯直接对着自己,这对莫向晚来说,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她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将其摆到刻板又冷酷的频道上,方向顶明确,对牢刚才做出两种揣测的记者小姐说话:“罗风的手机号你们有吗?我也想问问他和林湘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把一个太极打出来,但口气不是顶好,说出口,自己也明白是冷硬了。但这实实在在不能怪她,在人坠入谷底时,最不作兴看到他人落井下石。但与这圈子共荣共存的这个群体,便专做这样的事情来添油加醋,聚集焦点,这真是叫人无可奈何的事情。
眼前的这一位也是个中好手,交道打了好几年。她记得她叫金菁,在娱记圈子里也算得火眼金睛的头号人物了,特别难缠。
金菁果真不气不馁,翻了个毫不掩饰的白眼给她后,继续追问她:“莫小姐,你是‘奇丽’的艺人管理部经理,难道没有一手资料?”
莫向晚立刻向她微笑:“我们公司不像韩国的经纪公司,要艺人报备恋情。就像你们的主编同样也不会问你们昨天和哪个幸运的男人去哪间餐厅吃饭,是不是?”
这是如今的莫向晚会做出的回答,如果是四年前,怕她答的就是:“凭什么你认为我就知道明星的一切?我难道是钻在明星床底下过日子的?”四年一过,她的涵养好了太多,也明白有些人不可正面得罪。
她答完,扬手一招,叫来了一辆出租车,把傻傻呆呆跟在身后的邹南往里一塞,自己也钻了进去,扬长而去。

莫向晚把邹南送回家后才回转家中。她先去儿子的睡房里,扭开了台灯,看着床上的孩子。
莫非睡得不太踏实,哼哼唧唧,转个身,发现母亲回来了,就甜甜地笑了笑,呢喃着声音叫她:“妈妈。”
孩子童稚的声音,击打到莫向晚的心头,令她又酸又软,适才奔波挣扎掉的气力,一点一滴在恢复。她查看了一下他的脚,心里真是后悔,真不该答应他参加足球队,才头一回训练,他就把脚踝扭伤了。
莫非只管在母亲怀里撒娇,半眯着眼睛,小猫儿似的要拱在母亲怀里。孩子说:“妈妈,你明天要送我上学的哦!你要早点睡哦!”
莫向晚轻轻拍一拍他的脑壳:“小鬼,就你话多。”
莫非只是“嘿嘿”地笑,睁开了眼睛,瞳仁儿极亮。这孩子有同龄孩子少有的狡黠,耍可爱、耍娇气,总会令她无法拒绝他的要求。他扭股糖似的翻来覆去,抱住她的腰撒娇。
莫向晚无奈,反手抱牢儿子,轻轻抚拍。孩子不肯安睡,对伤口愈合总是不好的,莫向晚哄他睡觉,他说:“睡不着。”第二句莫向晚就不哄了,直接说:“或者我向你们班主任说你不适合参加足球队。”
莫非果真害怕,马上闭上了眼睛。

莫向晚没有即刻关灯,她对着儿子光洁的面孔发了一阵呆。
莫非不但有一双灵活的眼睛,还有长而浓密的睫毛,闭上眼睛时,像个女孩子。这是遗传自她自己的,让孩子的脸庞大半留下她的轮廓,也许是她的幸运。
但孩子的心气很高,他好动,好斗,好学习做大人,典型的男孩子作风,越大她越管不住。
莫向晚不是没有管过,她对着第一天上小学的小小莫非就说过:“第一,不可以和同学斗嘴闹别扭,你要谦让;第二,不可以和同学玩危险的游戏,因为你要是受伤,妈妈就要请假带你去看病,妈妈会被扣钱,过年的时候你就买不到汽车模型。”
莫非会皱起小小眉头对她说:“我不和同学吵架的,同学要是找我吵架怎么办?放学以后同学找我玩游戏,我是不是就不应该去呢?”
这样的问题让她头痛,她想她是太年轻了,只能强装恶狠狠的样子说道:“同学找你吵架,你就去找老师。同学找你玩游戏,你问过我后再和他们去玩。”
“如果你在上班,我也可以问你吗?”
“你知道我办公室的电话,可以打过来问我。”
“如果你在开会呢?”
“你可以打我的手机。”
莫非抓住她话里的漏洞了:“妈妈,你开会从来不接电话的。”
她在儿子面前,似大姐姐多过妈妈这一角色,莫非一点都不怕她,而且很会同她讨价还价。
正如刚才,好在孩子还能懂大人眼色,一会儿就睡着了。莫向晚给儿子掖了掖被子,又看了看他脚上的石膏,觉得一切完好,才放心蹑手蹑脚地回到客厅。

这个时候,老总应当在吃晚饭,她看一眼挂钟,拨了一个国际长途。
于铮接到她的电话时,确实在吃晚饭。不知是否因为食物可口,他在自己的这个长假中心情很不错,听完莫向晚汇报后,他道:“那么就照你的安排好了,过两天给她开记者招待会。”
莫向晚说:“好的,唱片公司那边需要Judy安排。”
于铮笑起来:“Merry,你斟酌去办。”
他这样一说,莫向晚就能明白他的意思。近来于铮对公司旗下艺人的琐碎事务都不大上心,一概交给得力属下办妥。这位老总在工作上素来很拼命,这些年也是难得会放自己长假,今年好不容易挤出时间休息了,照他摆出不愿多管的意思,也实实在在情有可原。
“我会和Judy沟通。”
于铮说:“我知道你能处理好,我要延期两个礼拜回来,安抚好湘湘。”
莫向晚就只能说:“Have a good time!”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