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活各的.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4-07-04 04:54:00
  • 试 读在线试读
各活各的.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储红兵和小枫因爱而步入婚姻殿堂,但不久他们的婚姻就和许多婚姻一样遭遇到危机,他们既不愿放弃婚姻,又想得到自由,于是索性放飞对方,选择双城生活。
他们一个住在北京,一个住在海州,虽然相互惦记着,但很快有了各自的交际圈和婚外恋情。小枫与风流倜傥的画家赵西迪相遇;储红兵成为了北漂女白烂漫的密友。新鲜的情感一旦被唤醒,身体的出轨和心灵的出轨便水到渠成。他们这才发现,在这个世界上,忠贞不二的爱情虚无缥缈,也许只存在于虚构小说中。
梦幻被现实打得粉碎,储红兵公司资金困难,小枫终于意识到妻子的责任,冒着风险向房地产商杜鹏程借钱。当她从畸情中抽身而出,千里迢迢去拯救丈夫,却不料储红兵已投入别人的怀抱。
浮华散尽,江山依旧。储红兵和小枫站在婚姻的城堡上,目睹着城外的人汹涌奔进婚姻,城里的人奋力挣扎而出,他们感慨万千……

编辑推荐
《各活各的》(国内首部揭秘双城婚姻现状及背后酸甜苦辣的情感私密小说)
这是一部堪称性感的长篇小说。通过对储红兵、丁小枫、赵西迪、白烂漫之间的感情纠葛的细致描写,阐释了现代都市里的婚姻与爱情之围城现状,读完之后,将唤醒你的某种东西:身体或者心灵。
这是一部近年来不可多得的婚姻小说。用独特的视角和新鲜的情节,揭示了婚姻的真谛,真实地再现了双城夫妻这一特殊群体的情感焦灼状态,面对婚姻中的窘境,引导人们如何去正视现实和积极应对。
具有更高的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读来引人深思。本书除了丁小枫和储经兵的婚姻生活这根主线外,揉进了当下的很多社会热点问题,比如青春期和更年期,大龄剩女,北京限购,北漂等。
故事可读性强,语言清新幽默,人物描写细腻。一桩桩一幕幕,各色人等悉数登场,给我们展现了一场情节跌宕的人生大戏。

媒体推荐
新浪读书、搜狐读书、腾讯读书志联合力荐

作者简介
李金芳,女,1970年生于山东无棣,曾做过护士,检察官,现职业码字,系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自2000年开始小说写作,作品散见于《山东文学》、《时代文学》、《青海湖》、《佛山文艺》等。2004年青春成长短篇“秫秸花开”在“小说选刊新浪版原创小说征文”中被评为第20期“菁华区”第一名,2006年出版有短篇小说集《秫秸花开》。

目录
目录
第一章婚姻不是女人的城堡,男人也不是女人的卫士 /
第二章时间腐蚀了爱情,出轨的愿望便开始蠢蠢欲动 /
第三章暧昧是蛰伏在角落里的一条毒蛇 /
第四章激情的火焰熄灭,爱情便黯淡无光 /
第五章女人耽于幻想,男人谋划行动 /
第六章男人的誓言,女人不可轻信 /
第七章孤独的男人,多半成了其他女人的猎物 /
第八章女人出轨多半为情,男人出轨多半为性 /
第九章情迷意乱,却始终打不开那把心锁 /
第十章一夜流泪到天明,才知道真正在乎他 /
第十一章爱可以从头再来吗 /

文摘
第一章婚姻不是女人的城堡,男人也不是女人的卫士
这天一大早,丁小枫就被姐夫钱正奎的电话催醒了,要她过去一趟,虽然电话里没说什么,语气也是慢声细气的,但小枫猜想一准没什么好事,保不齐是姐姐丁小柏又闹“幺蛾子”了。
在一个路口等绿灯的时候,又进来一个电话,是大姑姐储丽霞,她还是叨唠老爷子和钟点工的事,要她拿个主意,赶紧把老爷子的念头掐了。
小枫没好气地说:“我们有什么办法?工作该做的早就做了,可老爷子就是不回头,我们也没办法不是?”
储丽霞一听急了:“啊,你们这么着就算是同意了?”
小枫还想说句什么,见绿灯亮了,此时正是上班早高峰,马路上车流如织。丁小枫往路边拧方向,刚拧了两把,忽觉身子一震,又听一声闷响,只见一辆白色轿车擦着车身过去了。等小枫惊魂未定地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时,一个女人已经“啪啪”地在拍她的前挡风玻璃了……
小枫稳稳心神,打开车门下车,同时在记忆里调动起所有的交通规则,准备同这个穿黑色套装的女人来一番殊死大辩论。可是那女人一张嘴就把丁小枫击败了:“会不会开车呀?不打转向灯硬拐呀?”
啊?没打转向灯?竟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小枫觉得连自己都无法饶恕自己了,只有赔着笑脸连说对不起。那女人说:“你说咋办吧?我这可是新车,后视镜让你擦掉一块皮。报警还是私了?”
小枫知道自己有错在先,她尽量使自己的语气自然:“你说吧,我先听听你的意见。”
那女人把胳膊往胸前一抱,说道:“这事吧,全是你的错。这样吧,一千,我们自己把车开4S店里修。”
什么?巴掌大一块漆赔一千块?
那女人大概也觉得自己要得有些离谱,沉吟一下又说:“那什么,八百吧。一分都不能少了,要不咱们就等警察来。”
小枫心里给出的底线是五百块,正欲张嘴讨价还价,却见被撞的那辆车上又下来个中年男人,戴墨镜,瘦高个,一身休闲打扮,那男人越走越近,丁小枫禁不住心慌气短。啊,竟然是他!
自从到海州,小枫就想过是否会遇到赵西迪。只是这想法像火星似的在脑海里闪了几次后就熄灭了。海州太大了,怎么会遇到他?当然,也不是没有办法,给他打个电话约一下,或是直接跑到海州艺术馆去找他都行,但是,那样做的话,她就不是丁小枫了。
赵西迪是个在海州有些名头的画家。前年夏天,小枫所在的江城技校为了提高知名度,搞了个全县学生书画展,从市里请了几位名家来指导,其中就有赵西迪。活动结束那天,小枫同一位主任带队去黄河岛游玩。一到海边,大书画家们个个还原了儿童天性,大呼小叫地光脚丫下水捡贝壳去了,唯有赵西迪不吵不闹,安安静静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发呆。
那天赵西迪穿一件蓝白相间的T恤,远远看去,像个忧郁的诗人。小枫赤脚走过去,笑着要赵大画家也发一回少年狂,可赵西迪却微笑着摇头。小枫知道赵画家有心事,这几天,她从那几位画家口中隐约听到了他老婆劈腿的事,小枫断定赵西迪此时正为这事郁闷,心底里不禁生出些同情和不平来,便顺手把手里捡的一个圆润贝壳递过去,然后就倚到石头上陪着赵西迪发了一会儿呆。
在回程的车上,小枫接到了一个手机短信:谢谢你,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常联系。
但从那以后,他们并没联系过。没想到在两年之后的今天,却这么尴尬地相遇了。
“赵老师,你看……这事儿闹的。”小枫有些语无伦次。
赵西迪微笑道:“我还想呢,远远看去这位女士好面熟,果然是你。你什么时候到海州的?”
小枫告诉赵西迪,来了已经快一个月了。
“哦,是这样啊,那工作呢?”
“辞了。”
“辞了?”赵西迪略显吃惊,这年头,辞职的事时有发生,可像丁小枫这个年龄段的女人能下了决心辞去公职的还真没见过,不会是单单为陪个孩子读书就辞职吧?虽说纳闷,但这个时候,这些具体的问题又是不便问的,便话锋一转说道,“我给过你电话的,没丢吧?”
“有的有的。”小枫忙说。赵西迪的言外之意她懂,他是在问她为何不给他打电话。小枫知道旁边还有一个女人虎视眈眈,也搞不明白那是他的太太还是朋友,便把转了话题道:“赵老师,你的新车让我刮了……”
“怪我怪我,车速太快。”赵西迪说,“你的车也伤了吧?”
“没事没事。”小枫忙说,“怪我,没打转向。”说着,就打开钱包拿钱。
赵西迪制止住丁小枫,“也没啥损失,走个保险算了。”
“那怎么好意思呢?赵老师,是我的错。”小枫坚持着,在说话时,旁边的那个女人一直黑着脸。
争来争去的结果还是依了赵西迪,但小枫表态要找时间请他们吃饭。通过赵西迪的介绍,小枫知道了这个套装女人名叫祺佳,在市工会上班,是赵西迪的女友。
目送赵西迪的车远去后,小枫才重新上车,刚系好保险带,扔在副驾上的手机又唱开了。小枫想,储丽霞肯定急坏了,抓起来一看却是丈夫储红兵。储红兵上来就问:“小枫,你干什么呢?怎么不接姐姐电话?”
小枫没好气地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接她电话?”
“你这人怎么不讲理呢?”储红兵声音高了起来。
其实,勾起小枫火来的,不止是大姑姐的事,也不止是适才撞车的事,还有跟储红兵的事。
储红兵原先在老家江城油棉厂开小车,后来油棉厂破产改制,他就揣着买断工龄的二十万,奔着在京的旧日同学去,三混两混的,还真有了眉目,竟然在西四环边上一个叫“鹏展”的大厦里租下了一个单元楼做起了“二房东”。生意不算太大,但七七八八的租户却有百十家。上周六,储红兵回了海州一趟,当晚两人照例要做“功课”,储红兵先去洗澡,小枫铺床,就在这时,储红兵搁床头的手机响了,小枫拿起来一看,打过来的是个北京手机号,她怕有什么重要事情耽误了,就摁开接听键,还没开口,一个嗲嗲的声音已是响了起来:“储哥什么事这么忙呀,也不接妹妹电话?”
是个女的!声音很脆,而且还很年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