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究竟得的什么病:四大名著医话.pdf

林黛玉究竟得的什么病:四大名著医话.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林黛玉究竟得的什么病:四大名著医话》本书主要内容主要包括红楼医话、水浒医话、三国医话、西游医话和医话杂谈几部分。通过小说中的相关信息,以现代医学理论为基础,对四大名著中一些主要人物所患疾病进行了分析和破解,展示了人类认识和治疗疾病的发展历史,普及了现代医学知识。

编辑推荐
花季少女香消玉损是不治之症,还是另有隐情?枭雄屠医是讳疾忌医,还是明智之举?棒棒医生从现代医学的角度为你一一道来。本书或许是史上最另类的四大名著解读。作者从现代医学的视角出发,对四大名著中的主要人物的病史作了分析解剖,通过蛛丝马迹,对他们所患的疾病作出诊断,并借此普及现代医学知识,对传统医学诸多谬误进行了批判。本书或许摧毁林妹妹你心目中美,但同时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名人推荐
从200 世纪的最后20年,到21世纪的最初十几年,神化中医的文学作品在我国泛滥成灾。《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金瓶梅》都不曾写过的中医神奇,在《神医喜来乐》、《大国医》之类的作品中均有所表现。这也是我国现实社会的一个缩影。文学家就是这样来表现社会的。所以,在我看来,棒棒医生所奉献给各位的,直接的是针对蕴含在我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中的医、药和病所做的研究,间接地也是重新展示了这些古典文学名著所代表的那个社会的医学认识水平。。 
——中南大学教授 张功耀

媒体推荐
《四大名著医话》,戏说我们心中熟悉的小说人物,分析他们的生老病死,普及医学知识和科学精神!
——网友大海就是一切

以当代医术,为古人诊断
——网友不能加V

从医学角度重新激发你打开四大名著的欲望。
——网友无产有梦黄药师

棒棒医生让国学研究终于有了科学的转基因。
——网友曾经糊涂君

阅读这本书之前请做好知识体系被颠覆的心理准备。
——网友张照样andy

小说的人物是虚构的,但棒棒医生的解析是实在的。
——网友冰镇红茶62

迄今为止最有技术含量、最烧脑的古典文学名著研究。
——网友lw56102

棒棒医生用专业的方法、灵动的笔触,呈现给读者名著人物的健康细节。富含启示意味于章节段落,彰显科学思维于字里行间。值得一阅。
——网友顾城东

看起来像考证,实际上是科普;看起来像文化,实际上是医学;看起来像知识,实际上是思想和方法;看起来像古典,实际上是现代。
——网友绿罗裙子

用现代医学系统破解四大名著人物和疾病,这本书是第一个;抽丝剥茧成功冲破层层迷雾,通俗易懂普及医学知识和科学精神。
——网友戴眼镜的刘三姐

依靠书中不多的线索,利用深厚的医学知识,剖析古代名著中著名人物不为人知的秘密。
——网友老乔look1m

看完此贴,决定重读四大名著,看来漏掉的不止一滴半点啊!!!!
——白衣胜雪--儿医

作者简介
棒棒医生,本名余向东,1968 年生于湖北黄梅县,1986 年毕业于湖北黄冈中学,1992 年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医疗系,湖北省黄石市中心医院内科副主任医师。2005 年以来,热心于网络医学科普,先后在37 度医学网、医学八号楼、新语丝、丁香园等网站发表大量科普文章,致力于伪医批判和基于严格证据的现代医学思想的传播。目前是健康中国人网顾问,特约专栏撰稿人;科学公园热门专栏撰稿人。已出版《拍砖中医》。

目录
《红楼梦》的现代医学解读
林黛玉究竟得的什么病/2
秦可卿丧于淫还是病/13
宝黛爱情的病理生理学基础/20
袭人巧用拆屋效应/28
晴雯得的是脏病吗/31
附:小议曹雪芹所记之“汪恰洋烟”和“依佛哪”/40
尤二姐不是吞金而亡/43
赵姨娘是中邪吗/46
薛姨妈肋痛的鉴别诊断/50
贾瑞并非精尽而亡/57
秦钟血疑/61
贾母难熬胰腺炎/66
贾元春的神秘病因/71
贾迎春是被虐待而死的吗/76
薛宝钗为何不爱花/84
谁保巧姐留余庆/90
贾敬死金丹的教训/96
冷香丸会有效吗/105
红楼庸医众生相/110
妙玉的洁癖与性压抑/115
从医学角度证明红楼作者非一人/123
从医案看中西医的差异/133

《水浒传》的现代医学解读
镇关西是怎样被打死的/140
高俅冤枉王进了吗/144
巫医还是中医/147
武大郎可能死于脾破裂/150
武松装病柴家庄/156
梁山好汉的死法/159
安道全称得上神医吗/162

《三国演义》的现代医学解读
曹操死于头风吗/166
刘备是气死的吗/171
孙策会中邪吗/174
袁绍可能死于肺癌/177
司马师死于术后感染/180
吉平是医国之医吗/184
华佗被杀的真相/189
周瑜是气死的吗/192
诸葛亮可能死于血吸虫/199
刮骨可以疗毒吗/204

《西游记》的现代医学解读
悟空你不要太调皮/210
神奇的人体内旅程/218
七十二变与转化医学/224
唐僧守得住真精元阳吗/229
屡被误诊的怀胎/236

医话杂谈
大长今的医道/244
心医之道/253
医学与围棋断想/259
大长今不是中医/267

序言
文学创作写出来的人和事,原本是不能当真的。它只能当作创作者对当时社会的一种把握。把握得准确,写出来的故事文学效果就好;把握得不准确,写出来的故事就难免失真。所以,文学创作的绝妙境界便是“介于是与非是之间”。
以《水浒传》为例。它既有《宋史》、《宣和遗事》、《癸辛杂识》之类的正史支撑起“是”的一面,也有从南宋初年到明朝中叶400来年的民间传说和戏曲表演延伸出来的“非是”的那一面。施耐庵将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是”,与他知道的和他虚构的“非是”结合起来,这才有了《水浒传》这部小说。
我曾经到过山东省阳谷县被施耐庵描写出武松打死过老虎的那个景阳冈。就我见到的那个景阳冈来说,不用说躲一只老虎,就是一只麻兔,也绝然是藏不住的。但是,我们却没有理由因此去指责施耐庵弄虚作假,也实在没有必要去追究施耐庵写的景阳冈是不是我去过的那个景阳冈。相反,我们更应该叹服施耐庵的文学想象力。所以,我对坊间考证秦可卿的身世问题,从来都是不以为然,甚至嗤之以鼻的。在我看来,这些犯有考据癖的人,实际上并不真懂文学。
曹雪芹是生活在18世纪60年代中叶以前的人。这个人有着深厚的官宦之家的背景。曾经的百年望族,传到他的父亲曹頫这一辈,接连遭受了一系列的打击。曾经的“官二代”和“富二代”,在遭遇了革职抄家这一档子事情之后,曹家自曾祖父以来的百年恢弘与富足便梦境一般地衰败了。《红楼梦》所取材的“是”,大约就是曹家这前前后后的100年。
写这样的100年,不写生、老、病、死是绝对不行的。更何况曹公把故事的线索展开到了以贾府为核心,通过一些姻亲关系建立起来的四大家族。至于写哪些生,哪些老,哪些病,哪些死,才符合这四大家族从恢弘到衰败演变的逻辑,当然就是我们敬爱的曹老先生的创作自由了。
但是,一个严肃认真的文学创作者,要把这种创作自由用好,把故事写得真切,依然要在求真上下一些功夫。或从现实生活中搜集素材,或从历代病案中找出依据,或从历代中医典籍中寻章摘句。由此,被小说作家写出来的病,既可能是当时流行过的病,也可能是历代医家记录过的病,还可能是中医典籍中列举过的病。至于这些病写在谁的身上比较合适,文学家的创作水平就体现在这里了。
明清时期出版的小说,多有写医、写药和写病的。在这方面,依据我的陋识,除《红楼梦》之外,恐怕就是《金瓶梅》了。与《红楼梦》正儿八经地写这些不同,《金瓶梅》是以调侃的笔触来写的。“屁不臭,不好了,快请医人”;“人家猫儿若是犯了懒病,把乌药买来煨他吃了就好了”;“‘若是狗儿有病,还吃甚么药?’那人应声道‘吃白药’”(第五十四回),这样调侃中医,在《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和《西游记》中都不曾见有。另,《金瓶梅》第四十九回《请巡按屈体求荣,遇梵僧现身施药》,那梵僧献出来的药居然是“不拘娇艳宠,十二美红妆,交接从吾好,彻夜硬如枪,服久宽脾胃,滋肾又扶阳”的“伟哥”。这个“伟哥”若是由别的人奉献出来,定然没有这样的调侃效果,由一个梵僧奉献出来,其调侃效果就好多了。足见,写《金瓶梅》的兰陵笑笑生实在是一位敢于落笔的文学巨匠。
两部作品,两种写法,折射出自晚明以来我国古代对待中医所持有的两种态度。《红楼梦》的正写,与《金瓶梅》的调侃,都是当时社会生活的真实再现。进入20世纪以后,小说家巴金写出的《寒夜》,鲁迅写出的《父亲的病》和《药》,直接将批判的矛头对准中医,那也是当时社会的一个侧面。从20世纪的最后20年,到21世纪的最初十几年,神化中医的文学作品在我国泛滥成灾。《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金瓶梅》都不曾写过的中医神奇,在《神医喜来乐》、《大国医》之类的作品中均有所表现。这也是我国现实社会的一个缩影。文学家就是这样来表现社会的。所以,在我看来,棒棒医生所奉献给各位的,直接的是针对蕴含在我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中的医、药和病所做的研究,间接地也是重新展示了这些古典文学名著所代表的那个社会的医学认识水平。
张功耀
识于长沙高家坪寓所2013年10月5日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秦可卿丧于淫还是病

秦可卿于第五回出场,第十三回谢幕,短短一生,留下诸多疑点,向来是红学家关注的热点。关于她的死,有两个课题:死于自缢还是疾病?若是病,究竟何病?前一课题论者多如过江之鲫,莫衷一是,迄无定论;后者则尚未见有基于现代医学先进理论的严谨分析。本文就此略或详述之。
据说《石头记》原稿中有“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一节,但因原型涉及曹家一位女性亲属,脂砚斋劝曹雪芹删掉了,这是自缢死的主要依据。但究竟没有删干净,留有多处痕迹。十二钗判词:“后面又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这算得是“铁证”了。然而,后面分明大篇幅交代可卿的病直到病死,并未上吊。这种前后矛盾并不是曹雪芹的精心安排,毋宁说是创作的疏忽,删减一节后,未能前后照顾妥帖,这种疏失在全书中还有很多。又有“好事终”一曲云:“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画梁春尽落香尘”也未必是暗示美人悬梁自缢,否则钗黛判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岂不要黛玉自挂东南枝,宝钗遭雪埋?文字的过度诠释,如文字狱般的手段,是不能用于红楼医学研究的。又秦可卿死前托梦给凤姐,凤姐醒后其死讯已传开,“彼时合家皆知,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一般人“疑心”是情理之中的,这么年轻,人缘这么好的蓉大奶奶病不过半年就死了,谁接受得了?此乃人之常情,并不意味着“非正常死亡”。凤姐和尤氏及可卿身边人是不会“疑心”和“纳罕”的,因为他们早料到了可卿的死亡。第十一回中,凤姐看望秦氏后,尤氏问道:“你冷眼瞧媳妇是怎么样?”凤姐低头半日后说:“这实在无法了!你也该将一应的后事用的东西给她料理料理。”尤氏道:“我也叫人暗暗的预备好了。就是那件东西,不得好木头,暂且慢慢的办吧。”二位所见略同,均从可卿的临床表现判断其死期将至,心中有数的很。总之,关于秦可卿的死,之所以争讼纷纷,乃是由于曹雪芹创作不严谨所致的前后矛盾。譬如建筑设计图纸,初稿中有一个亭子,定稿删除改为假山,我们理当按假山来验收,而不必念念不忘于那个不存在或图纸上删除未净的亭子。
现在我们按通行本所呈现的面目来分析秦可卿死于疾病,是什么病?书中借儒医张友士之口给了一个答案:“忧虑伤脾,肝木忒旺”,这个诊断可靠吗?
判断一个诊断是否可靠,自然看它的依据和逻辑。张士友被请进贾府后见了病人,问:“这就是尊夫人了?”说明他并不认识秦可卿,更谈不上知根知底。贾蓉道:“让我先把贱内的病症说一说再看脉,如何?”无论什么医学的诊断程序,这是当然的步骤。不单是病症,医生还应该详细了解病人的既往史、生活史、个人史和家族史等等信息,以获得重要的诊断线索。但张医生和书中的其他中医一样牛,他说:“依小弟的意思,先看过脉,再说的为是……看过了脉息,看小弟说的是不是,再将这些日子的病势讲一讲,大家斟酌一个方儿,可用不可用。”张医生自信有平一指的“神功”,单凭切脉就可以把病情分析出来,把病因挖掘出来。我们以今天的西医甚至中医的认识判断,这是不可能有的医术。脉象不过是血液经心泵推动在动脉里流过的搏动而已,它提供的诊断信息非常有限,单凭脉象几乎不能做出任何诊断。一个诚实的现代中医必然承认这一点。实际上,现代中医强调“四诊合参”,正是意识到了“单诊”的巨大局限。然而,中医们又津津乐道于“单诊”的神话。传说中的扁鹊、华佗们看病,从来就不屑于望闻问切四诊合参,他们不是一“望”而知,就是一“切”而知。“望而知之谓之神”,《红楼梦》里的医生还达不到这个境界,他们都只修炼到“切”而知之。张友士切得的脉象是:“左寸沉数,左关沉伏,右寸细而无力,右关虚而无神。”这是客观可靠的体征吗?在手腕桡动脉浅表可触及的一小段,分为寸关尺三个点,相距不到1厘米,分别用三个指头去感知,有可能分辨得出“细而无力”和“虚而无神”的差别吗?这种极为主观的判断实际上毫无可信可言。据上海中医药大学在2009年做的《中医临床医生四诊信息判读及诊断一致性探讨》的研究,中医对不同脉象判读的一致性最高(脉沉)不过56.2%,最低(脉数)仅0.62%[1],可靠性可想而知。基本材料不可靠,后面的推理就更是信口开河了。张医生装模作样的辨证道:“其左寸沉数者,乃心气虚而生火;左关沉伏者,乃肝家气滞血亏。右寸细而无力者,乃肺经气分太虚;右关虚而无神者,乃脾土被肝木克制。”左手寸、关、尺与心、肝、肾对应;右手寸、关、尺与肺、脾、命门对应。他分析的倒是符合中医理论,问题是,血流均匀而至的波动,何以在这一小段桡动脉上左右分别与六个脏器的生理功能对应呢?这段血管的上及下一段又如何对应?在主动脉上又如何对应?这是古人的想当然,是显见的荒谬理论。今日的中医与时俱进,一样在用听诊器、血压表、心电图,并没有哪个“神医”真的只凭双手桡动脉寸关尺不同的脉象来进行诊断。
显然,张医生和曹雪芹限于时代的科学技术水准,他们的诊断是错误的。而我们今天又不能穿越时空,向秦可卿进行系统详细的问诊、视触叩听、器械检查,以搜集到足够的病史资料。我们仍然只能从书中搜集作家不经意间留下的蛛丝马迹,依据现代医学可靠的理论,进行严谨的推理,得到最接近真相的结论。
秦可卿发病时间是八月二十日,最初的表现是“一日比一日觉懒,也懒待吃东西”,是进行性乏力和食欲减退,这没有特异性,最多表示疾病的进行性发展。实际发病也许可以追溯到更早时候,从九月初五往前两个月,大约是七月中始,秦可卿“经期又有两个月没来”,因此,其首现症状实为经期延长。此后一直到死未再交代月经情况,大约始终没有来,那么,可以判断是“继发性闭经”(由于某些原因而停止行经达6个月以上者)。导致继发性闭经的原因不下数十种,除了妇科疾病外,尚有颅内肿瘤和多种全身性疾病,委实难以鉴别。在近半年的病程中,尚有头晕症状,时好时坏。这种以慢性进行性的纳差、乏力、头昏、月经紊乱(闭经)为主的症状群,若不经详细的体检和辅助检查,实难以明确诊断。
在资料中,我们注意到秦氏的性生活史略有疑点。众所周知,秦氏和公公贾珍关系暧昧,书中虽未点破,间接的证据可聚成链:判词(见前述)、贾珍平素表现(宁府无人敢管、惯在女人身上用功夫)、秦氏死后贾珍的异常表现(哭得泪人一般、恨不能代秦氏之死、破巨资行高规格葬礼)、焦大“爬灰”说等等。同时,和小叔子宝玉也说不清。她很可能是宝玉的性启蒙老师,所谓梦中的可卿可能就是秦氏本人。她把宝玉领进自己的香艳卧室安排睡下后,“秦氏便吩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这是要给他们看门望风吗?因这层关系,当宝玉看到侄媳妇可卿病入膏肓时“如万箭攒心,那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下来了”;听到可卿死讯,宝玉“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这是何等强烈的反应,何等自然的流露!要知道,黛玉死时他的伤心也没到这境界。尽管如此,秦氏就算与贾珍和宝玉有染,毕竟也算不得滥交,与“三脏女”有本质区别。而贾珍虽爱女人,只捡良家妇女下手,似乎不会如薛蟠者流到花街柳巷胡天胡帝。因此,秦氏通过贾珍等而获得严重的性传播疾病如梅毒的可能性是不大的,况症状和病程也不符合。至于艾滋病,那时还远没有从非洲的黑猩猩传递到人类[2]。总之,秦氏虽然“擅风情,秉月貌”,“情既相逢必主淫”,却并没有患上性传播疾病,就算患上,也远谈不上严重。
秦可卿是抱养的,家族史渺不可考。如按刘心武“考据”,确系废太子胤礽的女儿的话[3],根据清皇族玉牒研究,秦可卿的祖父康熙皇帝有皇子35人,皇女20人,活到18岁的皇子20人,皇女8人;5岁前死亡的皇子12人,皇女10人,已成年者也多死于40岁左右[4],秦可卿的拟父胤礽活了51岁,已不算短命了。平均寿命如此之低,并不是由于遗传病,而是主要因为传染病(如天花,康熙本人小时也差点死于天花[5]),加上当时医学水平的低下。这种考据实在勉强,不是什么强有力的证据。
我们再细细回顾现病史,发现一个被历来红学研究者忽视的症状。在秦氏病程2个月即九月初,凤姐去看望她时说“我的奶奶,怎么几日不见,就瘦的这么着了?”是明显的“消瘦”。到了正月初二,即病程的6个月的时候,凤姐再去看望时就见“虽未甚添病,但是那脸上、身上的肉都瘦干了”。这一种进行性的重度的消瘦,不是“恶病质”[6]是什么?恶病质是恶性肿瘤的表现,恶病质而以月经紊乱为早期表现,令人自然联想到妇科恶性肿瘤。现在,我们鉴别诊断的范围大为缩小,不算乳腺癌的话,妇科恶性肿瘤常见有宫颈癌、子宫内膜癌和卵巢癌。前两者的早期表现是阴道流血和排液,只有卵巢癌可以表现为经期延长甚至继发性闭经。至于绒毛膜癌主要发生于流产、分娩、异位妊娠,不必考虑。
结论:卵巢癌可能性大。卵巢癌早期缺少症状,即使有症状也不特异,因而获得确诊时往往已属晚期,在没有影像学和细胞学检查的秦可卿时代,要确诊是不可能的。确诊既不可能,有效治疗更无从谈起。红颜命薄,更兼癌症,毁谤丛生,百口莫辩。依靠现代医学,总算还可卿一个明白。


注 释
[1]刘国萍,王忆勤等《中医临床医生四诊信息判读及诊断一致性探讨》,《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2010年第3期。
[2]1998年,美国华裔科学家何大一领导的阿伦•戴蒙艾滋病研究中心,对1959年采集的一位生活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成年男性的血浆标本进行了研究分析。他们认为,在这位生活在非洲班图部落的男性体内所发现的HIV是目前在全世界传播的HIV亚型的祖先。从它的进化程度来推断,HIV感染人类的时间应当是在1959年以前不太长的一段时间内,大约是在20世纪40年代或者是50年代初期。
[3]刘心武《秦可卿出身之谜》,《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第一部,东方出版社,2005年。
[4]孙成德《清代皇族的族谱—玉牒》,《中国档案报》2012年2月23日,总第2270期,第3版。
[5]李国荣《来自深宫的痘情报告—天花》,《清宫档案揭秘》,中国青年出版社, 2005年。
[6]恶病质(cachexia)亦称恶液质,来源于希腊语的“kakos”和“hexis”,字面意思是“恶劣的状况”。这个名称来源于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体液病理学的概念。体液病理学认为疾病的本质在于体液的异常,它可见于多种疾病,包括肿瘤、 AIDS、严重创伤、手术后、吸收不良及严重的败血症等,其中以肿瘤伴发的恶病质最为常见,称为肿瘤恶病质。它是肿瘤通过各种途径使机体代谢发生改变,使机体不能从外界吸收营养物质,肿瘤从人体固有的脂肪、蛋白质夺取营养构建自身,故机体失去了大量营养物质,特别是必需氨基酸和维生素(由脂肪、蛋白质分解而形成)。体内氧化过程减弱,氧化不全产物堆积,营养物质不能被充分利用,造成以浪费型代谢为主的状态,热量不足,进而引起食欲不振,只能进少量饮食或根本不能进食,极度消瘦,皮包骨头,只剩下骨头架子,形如骷髅,贫血,无力,完全卧床,生活不能自理,极度痛苦,全身衰竭等综合征。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