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音乐家.pdf

盲音乐家.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盲音乐家(一个盲童成长为音乐家的故事)(精)》是柯罗连科的代表作之一,也是他在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作品。它于1886年在《俄罗斯新闻报》上连载,受到读者好评。此后,作者多次修改这部作品,历时12年。
《盲音乐家》讲述了小男孩彼得成长为音乐家的传奇故事。彼得生下来就是一个盲人,对一切声音好奇而敏感。从自然界的声响到马夫的笛声,声音引领他体会世界。母亲的慈爱、舅舅的教导一爱的教育和自我的坚强意志力,使彼得最终驱散命运的阴霾,通过琴键获碍心灵的解放。

编辑推荐
《盲音乐家(一个盲童成长为音乐家的故事)(精)》是柯罗连科的代表作之一,讲述一个盲童在自己的努力和亲人的关怀教育下成为一名著名音乐家的故事,体现了两个主题,一个是残疾人只要有坚强的一直就一定能战胜困难,取得成功。另一个是爱与教育在儿童成长中的重要意义,对残疾儿童来说尤其如此。

媒体推荐
对我来说,他(柯罗连科)过去是,现在仍然是我所遇到的几百人当中最完美的一个人。他是俄罗斯作家的理想的形象。像他这样的人,在长时间内是不会再有的。
——高尔基
柯罗连科的小说,我觉得做得很好。
——鲁迅
最感动人的小说《盲音乐家》里描写从小就瞎的“失意人”,既有音乐的天才,又有高尚的道德。
——瞿秋白

作者简介
作者:(俄罗斯)柯罗连科 译者:臧传真
弗拉基米尔·迦拉克切诺维奇·柯罗连科(1853—1921),19世纪末20世纪初俄国文学界别具一格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生于乌克兰的日托米尔市,父亲是县法官,母亲是波兰地主的女儿。1863年,波兰人民反对沙皇残暴统治的起义失败,柯罗连科家有数位亲友遭杀害或被捕入狱,这极大地影响了作者思想的发展。在大学时期,柯罗连科就积极参加进步的学生运动,屡遭迫害,1876年被莫斯科彼得洛夫农学院开除,三年后又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六年极其艰苦的流放生活并没有磨灭他的斗争意志,被释放后,他继续在俄国中部尼日涅一诺夫戈罗德一带从事反对沙皇的革命活动。从1900年起,他定居乌克兰波尔塔瓦市,从事新闻工作,用他的一支锋利的笔不断地对沙皇专制制度的残酷暴虐进行无情揭露和猛烈抨击。为了抗议沙皇当局对高尔基的歧视,他和契诃夫一起愤然放弃俄国科学院名誉院士的称号。

目录
正文

文摘
第一章
深夜,西南边区一个富裕的家庭里诞生了一个孩子。年轻的母亲躺在床上深深地陷于昏迷状态中,但当房里传出新生婴儿细弱而凄哀的第一声啼叫时,她眼闭着在床上辗转不安起来了。她的嘴里嘟哝着什么,在带有孩子气的温柔而苍白的脸上,显出了忍受不住痛苦的面容,仿佛娇生惯养的孩子尝到了他未曾有过的痛楚。
产婆的耳朵凑到她喃喃低语着什么的唇边。
“为什么……他这是为什么?”产妇以勉强可以听到的声音问。
产婆不明白她问的是什么。孩子又啼叫了。产妇的
睑上露出剧烈的痛苦的表情,一大滴泪珠儿从闭着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她仍然低语着。
这次产婆明白她问的是什么了,平静地答道:
“您问孩子为什么哭吗?都这样,您放心吧。”
可是母亲安静不下来。婴儿一啼叫,她就哆嗦,气恼而焦躁地不住问:
“为什么……哭得这样……这样凶?”
产婆在孩子的啼叫声里听不出有什么特殊,她发觉母亲似乎是在昏迷不醒的状态中说话,也许,简直是说梦话,便撇开产妇照料孩子去了。
年轻的母亲沉默了,只是那不能用动作或言语表达的一种沉重的痛苦,不时从她的眼里挤出大滴大滴的眼泪。眼泪从浓密的睫毛间渗出,顺着像大理石一样苍白的脸颊悄悄地滚下来。
也许,母亲的心已感觉到黑暗的、无法消除的痛苦随同新生婴儿降临到了人间,痛苦笼罩在摇篮上,要陪伴着新的生命直到进入坟墓。
不过,也许这也的确是梦话。不管怎样,孩子生下来就是盲人.
起初,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孩子像所有的新生婴儿一样,不到足够大的时候总是用那种呆板的眼神凝望着的。日子一天天地过去,这个新生命已经诞生几个星期了。他的两眼明净了,模糊迟钝的眼神消失了,瞳孔固定了。但是射进房来的灿烂的阳光,同时传来的鸟儿的欢唱和树木丛生的乡间花园里翠绿的山毛榉树在窗前摇曳的沙沙声,都不能吸引婴儿扭过头去。母亲的健康刚刚恢复,就首先担心地注意起孩子奇怪的面部表情来,因为孩子的脸始终一动不动,还带着不是孩子应有的那种严肃的神情。
少妇好像受惊的鸽子似的望着人们,问道:
“你们说,为什么他这样呢?”
“怎样?”旁人总是冷淡地反问她,“他跟其他和他一般大的孩子一点儿差别也没有。”
“你们瞧,他用手摸索东西的样子多么奇怪……”
“婴儿的手的动作还不能配合视觉的感受。”大夫回答。
“为什么他总朝一个方向看呢?……他……难道他是盲人?”母亲脱口说出心中可怕的揣测,于是谁也安慰不住她了。
医生把孩子抱过来,立即使他脸对着阳光,仔细瞧了瞧他的眼睛。他有些惶惑不安,说了几句敷衍的话,答应过两天再来,就走了。
母亲像被射伤的小鸟似的,哭着,哆嗦着,把孩子紧紧搂在怀里;可是孩子的两只眼睛还是严肃地呆望着。
过了两天,医生果然带着检眼镜又来了。他点上蜡烛,先贴近孩子的眼边,然后又挪远一点儿,仔细察看孩子的眼睛,最后医生神色慌张地说道:
“夫人……不幸您猜对了……这孩子的确是盲人,并且是无法医治的……”
母亲怀着沉静的忧愁听完了这个消息。 “我早就知道了。”她低声说。P1-4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