驶向北斗东路.pdf

驶向北斗东路.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辑录了小说家王祥夫近年创作的中短篇作品16篇。
这些作品多取材于当代中国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回应我们这个时代的重要问题,又以中国式的美学加以书写与描绘,显示了传统中国美学的生命力及其在当代的创新。在当代,“讲述中国故事”已成为一种新的文艺思潮,可以说王祥夫的小说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讲述“中国故事”的美学,他的努力方向及其创作实绩必将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编辑推荐
想了解当代中国的中短篇小说,一定不能错过王祥夫。
没看过王祥夫的中短篇小说,相当于没读过当代中国的小说!

作者简介
王祥夫,著名作家。中国辽宁省抚顺人,现居山西大同,著有长篇小说《榴莲 榴莲》等七部,中短篇小说集《愤怒的苹果》等五部,散文集《何时与先生一起看山》等六部。曾获 “鲁迅文学奖” “赵树理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上海文学奖”等,作品屡登“中国小说排行榜”。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大同市作家协会主席。

目录
蜂 蜜1
积 木10
锥型铁19
真是心乱如麻29
鳕 鱼38
刺 青47
A型血55
翩翩再舞65
音 乐74
疼痛都在看不见的地方82
澡堂就不是游泳的地方91
为什么不去跳舞104
愤怒的苹果115
西风破146
风车快跑182
驶向北斗东路222


序言
中国故事”及其美学
——《驶向北斗东路》序


李云雷


在王祥夫的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的生活,以及中国美学的独特韵味。王祥夫好像并不是在“写小说”,而只是在丰富复杂的中国经验中剪下了一角,稍加点染,便成为了一幅意趣盎然的画,一首意味隽永的诗,在他的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的经验与情感,他的小说也为我们描绘出了当代中国的众生相,可以说在我们这个剧烈变化的时代,王祥夫的小说为我们提供了一幅幅典型的浮世绘。
如果我们做一下比较就可以发现,即使题材相近的小说,王祥夫的小说的处理方式也与西方作家不同。比如王祥夫《愤怒的苹果》,显然借鉴了斯坦贝克《愤怒的葡萄》的命名方式,但我们可以看到,《愤怒的葡萄》描述的是美国1930年代大萧条时期农村破产的悲惨景象,作者的侧重点在于揭示资本主义的掠夺与农民的悲惨命运。《愤怒的苹果》讲述的同样是一个破产的故事,但是这个故事却更具有“中国特色”,小说中的农大毕业生亮气,因为承包果园与当地乡民和当权者展开的无奈抗争,小说通过对三次“白条大战”的生动描绘,将中国人错综复杂的人情世故和重重叠生的矛盾纠葛层层推进,在市场运行规律下荒谬绝伦的“哄抢”,在乡土逻辑的中却显得“合情合理”,让我们看到了转型期中国的丰富性与复杂性。再比如,王祥夫的《风车快跑》写风车的母亲去世了,他惊慌失措地去公墓买墓地,却意外地被当作神经病关在了医院里,家人找他找不到,他也无法出来,而陷入了一种荒唐的境地。马尔克斯2008年的短篇小说《我只是来打个电话》,写的也是一个人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故事,但马尔克斯在小说中强调的是正常的人生命运如何被偶然因素彻底改变,更富哲理性,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一位女性,故事也主要在她、丈夫与精神病院之间展开,而在王祥夫的小说中,则更多中国人重视的伦理关系因素,风车的母亲、妻子和兄弟在小说中都是重要的因素,在推动着故事的进展,小说讲述的故事虽然荒诞,但也透着暖色调,并不像马尔克斯小说的色调那样诡秘与阴冷。
王祥夫最近的小说中,关注的是当下社会的精神状况,而这又集中表现为对道德的脆弱性的关注。在《驶向北斗东路》中,一个出租车司机捡到了十万元钱,他既想归还失主,又想据为己有,在内心的矛盾与复杂的社会关系中,小说通过一幕幕富于戏剧色彩的转折,写出了我们社会当前的道德状况。关注当代人类生活的基本准则,可以说是19世纪以来文学的重要主题,“上帝死了”,在上帝所代表的那种绝对价值体系崩溃之后,人与人之间应该如何相处,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基本原则?这些都是最为重要的问题,在俄罗斯文学中,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等大师都在回应这样的问题,其中有痛苦、挣扎、思辨与迷茫,他们的作品也可以视为在新旧价值观之间挣扎的记录。在中国也是如此,在传统中国的道德、价值与伦理体系崩溃之后,人与人之间相处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原则?那些最为基本的道德标准是否仍然应该坚持?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关注与思考的。王祥夫的小说通过对这些最基本的道德准则的思考,也在回应这些问题。比如拾金不昧是传统中国的美德,但在今天却会遭遇重重障碍与复杂的人际关系网络,在《驶向北斗东路》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一传统道德在当代现实生活中所处的困境,同样在《我本善良》中,也涉及到一个重要的道德问题,那就是人是否应该“见死不救”?如果救人的话,会遭遇怎样的困境?小说通过故事的重重曲折,让我们在具体的现实生活中看到了这些基本准则所遭遇的挑战。值得注意的是,王祥夫虽然在关注与思考人类道德生活的基本问题,但他关注的方式并非像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人那样,以痛苦的思辨进行无穷的追问,他的关注方式是中国式的,是从《红楼梦》中来的,他将这些重要问题纳入当代中国的世俗生活中,通过对世相百态的描述,通过个人内心的纠缠以及人与人关系的纠葛,显示出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在这种举重若轻的叙述姿态中,我们可以看到传统中国美学的真髓,也可以看到王祥夫忧虑的目光。
如果说王祥夫的中篇小说更注重社会问题,那么他的短篇小说则更富神韵,更有味道,更有中国美学的特色。王祥夫的短篇小说关注底层,关注小人物,关注现实生活,但是在写法上却极富特点,他的小说很少有中心情节,而是以富于变化的笔墨不断逼近核心,而在结尾处“灵光一闪”,将故事推向高潮,同时留下悬念与丰富的想象空间,让读者去回味与思考。比如《蜂蜜》,故事的核心是安莉的孩子丢了,她又将别人的孩子偷来(?),当自己的孩子养,这样一个充满戏剧性的故事,小说中却只是从安莉的朋友张北、小晨的角度侧面去写,很大的篇幅在写他们两人的关系与斗嘴,也没有点明孩子是怎么来的,充满了悬念与暗示性。这篇小说在写法上很像契诃夫的《凡卡》,读者已经明白了故事,明白了即将到来的灾难,但当事人却仍在懵懂中。但与契诃夫不同的是,王祥夫在此篇小说中更多留白,更多侧面勾勒,也更有中国特色。再如《锥形铁》,从侧面写一个早年的事故及其造成的伦理困境;《A型血》从一对情侣的角度关注一个失去双臂的人如何日常生活;《刺青》从最初的戏谑到结尾处的凝重,让我们想象一个母亲的内心世界;《鳕鱼》在漫不经心的叙述中,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女儿的心理创伤;《塔吊》在戏剧性的转折中,让我们看到了一种畸形道德关系的诞生;《真是心乱如麻》的结尾有点出乎意料,有点惊悚色彩,但也让人深思;等等。这些短篇小说炉火纯青,在艺术上都达到了很高的境界,显示了王祥夫的造诣。
王祥夫小说向我们展示了“中国故事”的一种讲法,他取材于当代中国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回应我们这个时代的重要问题,又以中国式的美学加以书写与描绘,显示了传统中国美学的生命力及其在当代的创新,值得我们关注与思考。在当代,“讲述中国故事”已成为一种新的文艺思潮,可以说王祥夫的小说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讲述“中国故事”的美学,他的努力方向及其创作实绩必将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而在将来,如果有人想要了解当代中国人的生活经验及其精神状况,王祥夫的小说无疑也是最佳的文本之一,通过他的作品,未来的人们可以看到当代中国人的生活情感与内心世界,及其在艺术上所达到的高度。

文摘
刺 青
唐辉对小紫有了意见,不是意见,是不满,也不是不满,是怀疑。为什么这个刺青要这么晚才做?什么客人要这么晚才来她那个小刺青店?而且不让他在场?什么意思?前年他们从培训班出来开这个小店,光为起名字就有许多麻烦,怎么起都不合适。一开始是想叫“美容”,后来又觉着不对劲,比如,有人要在胳膊上,有人要在腿上,或者有人干脆要在肚皮上,怎么办?那又不是脸,只有脸才能够叫“美容”,最让小紫吃惊的是唐辉对她说有一次洗澡看到一个小伙子,居然把花纹刺在那上边。“要是有人让你做这种活,你会不会做?就做在这地方,这地方,这地方。”唐辉用手指着下边。小紫就尖叫起来,唐辉就嘻嘻哈哈往后躲往后躲,说要是碰到这种活儿也算是你的意外收获。“你再说你再说。”小紫把伞举起来,伞上的水滴已经滴了下来,唐辉把身子往一边侧。小紫又把伞收了回来。外边在下雨,两个人在吃烧烤,坐在雨遮下。
唐辉说,“要不是我陪老爷子去洗澡,我也敢在那地方刺一下。”
“那地方,给谁看?”小紫说。
“只给你一个人看。”唐辉说。
“当然是只能给我一个人看。”小紫说。
“不但看,到时候你身体里出出进进都是图案。”唐辉说。
小紫就笑起来,“出出进进都是图案?”
“是,出出进进都是图案。”唐辉说,“进进出出。”
“进进出出。”小紫又笑了起来。
“当然是进进出出,而且每天都要进进出出。”唐辉说,“你难道不喜欢我进进出出?”。
“你听我说。”小紫笑够了,对唐辉说,“你听我说。”
唐辉听见了外边的布谷鸟在叫,布谷鸟的样子很像鸽子。
小紫也朝外边看了一下,吃过晚饭她就要去店里了。
“这个顾客是陶子带过来的。”小紫说,“你猜都猜不到,人都五十多了。”
唐辉像是被吓了一跳,“五十岁?做刺青?”
小紫忽然就又笑了起来,“问题是五十岁才要晚上来,白天怕人看见。”
唐辉说,“再过二十多年我们也五十了。”
“而且是个女的,是个老女人。”小紫说。
小紫这么一说,唐辉就忍不住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做刺青?是不是太过分了?怎么回事?唐辉笑得前仰后合,小紫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件事是越想越好笑,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来做刺青,这是听都没听过的事。
“你是不是?”唐辉说,“你别骗我。”
小紫把包拿在了手里,说时间差不多了,她另一只手拿了伞,她又把伞递给唐辉,要唐辉帮她把伞打开。唐辉说他要再坐一会儿,或许再来瓶啤酒,“一个人回去没意思。”唐辉说“要不我就一直在这里等你,反正回去也没有事。”
“那也好,雨别再下大。”小紫说。
“电脑是个好东西。”唐辉说用电脑太好了,“没什么东西能比电脑更好了。”
小紫已经走进了雨中,伞在“沙沙”响。
“嗨嗨嗨!”唐辉对小紫说:“你千万别碰到个变态。”
小紫把伞歪过来,对唐辉说,“这还不算变态?五十多岁。”
“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我不走了,等你。”唐辉说自己也许要一直喝下去,反正回去也没事,还省得再从家里出来接她。
唐辉又要了一瓶啤酒。有车从南边开过来又开过去,“沙——”的一声。唐辉看着小紫向左走,向左走,一下不见了。唐辉和小紫现在还没钱买房子,但唐辉和小紫觉得这样更好,可以随便租房子,唐辉和小紫租的房子就在附近。唐辉和小紫是在培训班认识的,他们不在一个班,但他们在画素描的时候认识了,但他们实际上谁也想不起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反正认识了,好上了,后来就住在了一起,就这样。唐辉比较欣赏小紫穿衣服,花不了几个钱的衣服一穿在小紫身上就特别有模有样。除此小紫还特别会收拾家,别人不要的瓶瓶罐罐被她拣回来插把花就好看得不得了。唐辉喜欢自己住的地方有艺术气氛。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小紫在床上很好,他们总是能做到一块儿,就像爬山,一起登到顶峰,这一点太重要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唐辉在自己身上摸了一下,摸了一下那地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