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在中国"源流考:中国典籍中的"上帝"信仰.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古往今来,中国君王大多举行昊天上帝的崇拜仪式。上帝崇拜自古延绵不绝,但从周朝以来,上帝崇拜就逐步被君王垄断了。中国历史上的上帝信仰不是全民宗教,而是皇家宗教。
“上帝”崇拜(天崇拜),是有文字记载以来的中国君王朝廷的宗教传统,在政治上属于中国最高的宗教,是中国宗教传统中最具政治性的宗教。君王垄断了“上帝”崇拜(天崇拜),其他宗教皆没有取得与上帝崇拜同等重要的政治地位。
本书对中国典籍中的“上帝”进行整理,并以此视角对中国思想史进行一次特别角度的分析,这在中国思想史分析中可能还是第一次。

编辑推荐
上帝在中国典籍中留下了清晰的信息,这些信息是中国精神的真正价值点,信仰基督教,并非只是信仰外来宗教,而是借此回到中国自己最本源的上帝信仰传统中。

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商汤
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伊尹
予言非敢顾天命,予来致上帝之威命明罚。——周武王
明明上帝,临下之光。——周公

名人推荐
中国经济已取得历史性发展,但经济单兵突进,没有社会其他领域的同步发展支撑,未来有很大不确定性。中国在信仰和文化方面,也需要取得历史性突破。
祝贺杨鹏《“上帝在中国”源流考》出版!
——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 王石

作为一个基督徒,对我来说,最困难的一个问题是,这个上帝是洋人的上帝,作为一个中国人,却去信仰一个外族的上帝,有点崇洋媚外的内疚感,及至最后认识了上帝才知道,上帝是全人类的上帝,他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而非某族某民的上帝。
杨鹏关于上帝的这诸多看法,让我这个新信徒颇感意外,也解决了不少困惑,相信这对中国的知识精英会有特别的帮助。
——天泰集团董事长 王若雄

作者简介
杨鹏,学者。研究领域为古典哲学与公共政策,著作有《成为上帝》、《东亚新文化的兴起——东亚经济发展论》、《老子详解——老子执政学研究》、《为公益而共和》等。

目录
序 一 王石
序 二 王若雄
自序 中国人自古就崇拜“上帝”

第一章 中国人也认识上帝
故事要从利玛窦说起
利玛窦的发现:中国曾有上帝的见证人

第二章 中华之源,上帝之光
成汤:予畏上帝,不敢不正
伊尹: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诗经•商颂•长发》:不违背上帝之命
纣王之罪:不恭敬上帝

第三章 “不敢忘天命”的周武王
无敢违天命
敬畏上帝的周公

第四章 中华古老的上帝颂歌
生民:姜嫄、后稷颂歌
皇矣:古公亶父、王季、文王颂歌
文王:文王颂歌
大明:王季、文王、武王、师尚父颂歌

第五章 孔子是信仰上帝的
孔子是信仰“天”的
孔子是信仰“上帝”的
昭事上帝之学,久已陵夷

第六章 什么是最大的孝?信仰敬拜上帝
什么是最大的不孝?没有后代,断了祭祀
最大的孝是什么?奉祖先之灵共敬上帝
“孝”的等级森严,唯有君王可以祖先配祭皇天上帝
孝莫大于严父,严父莫大于配天

第七章 天人之际,哲人其萎乎
孔子讲《春秋》,师徒之间的秘传?
“春秋笔法”隐藏了什么?
天人之际,哲人其萎
为什么孔子要躲来躲去地表达?
董仲舒:不敢复言灾异

第八章 墨子:行进在前往天国的路上
非攻:行动起来制止战争
缺少对神的敬畏,天下混乱的原因
兼相爱交相利:建立博爱互利之世界
墨子:行进在前往天国的路上

第九章 上帝与老子、商鞅
老子的敬天遵道
商鞅、法家与上帝

第十章 上帝与佛教
多神偶像崇拜的佛教
反对偶像崇拜的佛教
《坛经》:成佛不是成神
宇宙万物终极本原的特征是什么?
上帝信仰与中国心灵

第十一章 秦国君王与上帝
秦襄公与上帝
秦缪公与上帝
秦昭襄王与上帝
秦始皇与上帝

第十二章 敬鬼神而远之
天坛:燔祭神坛
祈年殿:上帝的圣殿
礼仪之争
上帝、祖先、自然

第十三章 祭司、君王与知识分子
祭司是谁?
第一种关系:以教权为核心的教政合一
第二种关系:教权政权分离制衡
以政权为核心的政教合一
中国:祭司被边缘化的历史拐点
屈原:最后的祭司
君王当了大祭司
祭司的归祭司,君王的归君王

第十四章 “天人合一”是什么意思?
“天人合一”到底是什么意思?
中国典籍中的两个“天”:自然之天与上帝之天
“天”与“上帝”的关系是什么?
“天人合一”就是“崇拜上帝 +顺应自然”

文摘
故事要从利玛窦说起

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有一个从无到有的艰难的开拓过程。基督教中国传教史中,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Matteo Ricci,1552年 10月 6日~1610年 5月 11日)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
利玛窦1552年 10月 6日生于意大利,他家里经营药品生意,是富裕名门家族。1571年,利玛窦 19岁时,自己选择加入了耶稣会。耶稣会由西班牙人圣依纳爵•罗耀拉(St.Ignatius of Loyola)在法国巴黎创建。耶稣会是一个纪律严明的天主教修会组织,宗旨是传播福音,服务灵魂,彰显天主荣耀。要成为耶稣会士,得发三大誓:拒绝女色不结婚,保持清贫不积私财,绝对服从会长及教皇。不要财,不要色,绝对服从,完全的无我。选择这样的人生,意味着巨大牺牲,这不是常人能承受的。利玛窦不是常人。
耶稣会是基督教亚洲传教的开拓者。受耶稣会派遣,1582年 8月 7日,利玛窦从印度抵达中国澳门,开始中国传教事业。利玛窦 1583年9月 10日进入中国广东,1601年 1月进入北京,1610年 5月 11日在北京去世,共计在中国传教 27年。这期间,中国明朝万历皇帝朱翊钧在位(1572年 ~1620年)。
在 1601年 1月进入北京之前,利玛窦在中国的传教活动很不顺利。他 1584年被指控贩卖儿童,1589年被驱逐出广东肇庆,1592年在韶州遭遇袭击,1600年在南京被捕入狱。传教异常艰难,但利玛窦没有退缩。1601年 1月 8日,万历皇帝批准利玛窦一行赴北京向皇帝呈献贡物,利玛窦中国传教行动才算走过了黑暗狭窄的通道,看到了前面微弱的光亮。
1605年 5月 12日,利玛窦从北京给拉齐奥•里奇写了一封信。这封信展现了利玛窦坚忍的使者精神:

此外,记得在写给同会兄弟的信中,我说我们这些会士在这些国家中,就像是自愿流放一样,不仅远离父亲、母亲、手足和亲朋,而且,还远离基督徒和我们的祖国。有的时候,所到之处,十几年、二十几年都见不到一位欧洲人。我们现在在中国,从来都吃不上面包、喝不上葡萄酒。还有人,例如马六甲的会士们,就靠椰子粉充饥,有的人只能靠野菜根活下去;有的人赤足行进在烈日下,脑子都快被头顶上的太阳熔化了,双脚也快烫焦了。所有人的穿着,都与欧洲不一样。
在中国,我们蓄着长胡须,留着披肩的长发。我还要经常躲避伤害我们的敌人。有一次,我甚至不得不从窗口跳出去,还不慎跌伤了脚,至今还行动不便。
有的人遭遇了海难或船沉到了江里,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有的人被敌人钉在十字架上;有的人被长矛戳死或者被乱箭射死。我们这些幸存者,就生活在数以百万计的异教徒中间,时刻面临死亡。我们忍受这一切,都是为了爱天主,让天主宽恕我们的罪过,使我们摆脱地狱之苦。这种生活毫无慰藉可言,我们为了自己的罪过,每天以泪洗面。
那么,那些同亲人和友人在一起,平安、舒适和安逸地待在家里的人又应该做些什么呢? —说实在的,我活不了几年了,我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这些中国人见我这么年轻就显得如此苍老,总是很惊奇。可他们不知道,就是因为他们,我的头发才全都熬白了呀!

写这封信时,利玛窦已经 52岁,在中国传教已 23年。
利玛窦中国传教活动并不顺利,这种阻碍最初表现为来自朝廷官员对传教活动的政治排斥和控制。万历皇帝批准利玛窦入京上贡后,来自官员的阻碍减少了,但利玛窦要面对更深刻的阻碍,这阻碍来自中国几千年儒家、道家和佛教的哲学、文化、宗教传统及民间习俗。到一个没有深厚历史文化的民族中传教,相当于在白纸上画画;到一个有深厚历史文化的民族中传教,就相当于要在一幅已画好图画的画布上重新作画,困难可想而知。利玛窦并不是第一位到华传教的耶稣会士,但却是第一位进入北京上层社会圈子的耶稣会士。耶稣会入华传教的前辈只活动于沿海和社会边缘,没有给利玛窦留下任何可资学习利用的经验,面对一个拥有数千年成熟文明的陌生世界,一切得靠自己从头开始。
利玛窦 1582年开始学习中文,很快掌握了中文。1584年利玛窦将《四书》译成拉丁文。1596年 10月 12日,利玛窦在写给朱利奥•福利嘉蒂神父的一封信中说:

由于我习惯讲这种陌生的语言,现在我对中文运用自如的程度几乎超过了我的意大利语水平。

利玛窦与中国人交流,中国给他留下这样的印象:

我发现他们十分完善的治理国家的方式,而且比人们传说的还要好。没有任何宗教的组织结构能够与他们的立法制度相比拟,非常规范,各司其职。我这里所指的,是外在的。而就内在而言,如果没有天主,也就没有内在的崇高精神可言了。

利玛窦是虔诚的基督教传教士,深懂古希腊、罗马文化和历史,掌握当时西方天文地理等学科知识。多年生活在中国,利玛窦又是一位中国通。他熟读中国经典,了解中国官场,结交士大夫,熟悉中国社会。利玛窦可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位称得上是学贯中西的传教士。利玛窦的梦想是千方百计“归化千千万万的中国人”。1610年 5月 11日利玛窦在北京去世时,经他受洗的基督徒有 2500多人。27年的传教,2500人受洗。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