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朵花微笑.pdf

对一朵花微笑.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对一朵花微笑》大多以诗意散文的形式,托举一个露珠、空气、青苔、太阳皆有生命和思想的清新世界,它们似乎又和作者相互依赖、相互倾诉,融会成一个物我交融,没有成年人尘滓的滋养心性的空间!
本书不只是十二岁女孩呈上的散文和诗歌集,首发珍藏版同时收录了袁茵拍摄的她的视野中世界各国静雅壮美的一百多幅高清摄影作品。全书彩色四色纯质纸,涂布印刷,力求纤毫毕现,从纸张印刷和装帧设计上与主题相得益彰,“也试图去抓住空气中正在逃窜的雨和蜜花香的味道。”

编辑推荐
看《对一朵花微笑》,你仿佛也跟着十二岁的袁茵回到曾经纯真无邪而又空灵敏感的少年时代。那个阶段一旦过去,便百金莫赎。这本书是成年人的时空穿梭机,我们倒可以依循着它,去重新慢慢回味远去的童真。
我喜欢做些以前没有做过的事,并尽可能去做到自己的极致。《对一朵花微笑》大多以诗意散文的形式,托举一个露珠、空气、青苔、太阳皆有生命和思想的清新世界,它们似乎又和袁茵相互依赖、相互倾诉,融会成一个物我交融,没有成年人尘滓的滋养心性的空间!这一点上,《对一朵花微笑》达到了极致。
——郑晓龙

她对一朵花微笑,她试图去抓空气中正在逃窜的雨和蜜花香的味道。对小溪里的青苔,她也柔柔地对话:“青苔,是我扰了你的梦吗?”
我真的被十二岁袁茵的一篇篇小文征服了:她的清新、空灵和成年人往往缺失的那份干净,轻轻地撩拨着我,触碰着我们因整日忙碌而日益麻木的内心。
现代生活日益追求高效、务实,很多东西也都用金钱来衡量。可以把这本小书送给你身边的小朋友或成年人,并问一问:“我们是否也可以不那么步履匆匆,能慢下来,去关怀一下自己的内心吗?就像——对一朵花微笑?”
——陈宝国

十二岁的她梳着马尾辫,露出宽宽的脑门。心的旅行从纸上的辛德瑞拉到《三国演义》再到……喜欢跳舞,明确知道长大后绝不靠数理化吃饭。对未来充满好奇,渴望自由独立清新浪漫的小女性……袁茵的十二岁优越得让我有小小的羡慕和感慨。如果一切重来,我也只要我的十二岁。如今,我只能凭着《对一朵花微笑》这本书去追索!袁茵知道,她所拥有的,就是最好的。她不急着长大,希望永远能用十二岁的眼睛和心去看去体味世界!我又希望袁茵快快长大,因为我好像能看到那时的你,自如地工作,优雅、从容、愉悦!并且有了《对一朵花微笑》之后的另一个“微笑”!
——鲁豫

对于磨难,我曾经写过:在夜晚我不觉得孤独。在大地的黑暗里,我的声音里有纯洁的力量,能够穿透沉默和寂静,在黑暗中萌发新芽。为了生长为了歌唱,不畏风暴有着钢铁的坚强……
现在许多孩子都是温室里的花朵,愿袁茵能像文中的海燕一样去搏击,去长嚎,去战胜自我。
——陈建斌

演戏一旦进入自如状态时,你就会浑然忘我,你完全变成了那个人物。这是会让一位演员难忘的入神时刻。
袁茵说的“周围一切都似乎不再吸引我”和“停止写,我就不再发光”,同样是一种写作者的巅峰忘我状态的体现。
小蜗牛躲在厚厚的壳里,却不妨碍她成为一只优秀的蜗牛作家。
——孙淳

媒体推荐
我真的被十二岁袁茵的一篇篇小文征服了,她的清新空灵和成年人往往缺失的那份干净,轻轻地撩拨着我触碰着我们因整日忙碌而日益麻木的内心。——陈宝国
袁茵知道她所拥有的,就是最好的,她不急着长大希望永远能用十二岁的眼睛和心去看去体味世界,如果一切重来我也只要我的十二岁。——鲁豫
这本书是成年人的时空穿梭机我们倒可以依循着它去重新慢慢回味远去的童真。——郑晓龙
希望你永远怀着一颗感恩之心感恩你的父母感恩你的老师,感恩社会感恩所有滋养过你的人。——鲍国安
在夜晚我不觉得孤独,在大地的黑暗里,我的声音里有纯洁的力量,能够穿透沉默和寂静,在黑暗中萌发新芽为了生长为了歌唱,不畏风暴有着钢铁的坚强。——陈建斌
演戏都有难忘的入神时刻,“停止写,我就不再发光”同样是巅峰忘我状态的体现,小蜗牛躲在厚厚的壳里,却不妨碍她成为一只优秀的蜗牛作家。——孙淳

作者简介
袁茵:笔名飞狐洒泪,女,2001年12月出生于北京。攀爬运动细胞丰富,遇挫折会哇哇大哭但很快就雨过天晴,古琴、芭蕾、钢琴、架子鼓、长号、滑冰、游泳、民族舞什么都会一点但都不精。七岁开始迷恋看书并咬文嚼字,兼及古文,乐在其中。文章多发表于《作文宝典》《中国校园文学》等刊物,荣获第十五届全国青少年“春蕾杯”征文一等奖。平生最爱看电影和架相机周游世界

目录
推荐语
成年人的时空穿梭机 郑晓龙
停下脚步关注内心 陈宝国
我也只要我的十二岁 鲁豫

享受精神充盈的生活 葛笑政
感恩 鲍国安
2010年
可爱的我
春天来了
童话一则
妈妈的快乐与烦恼
一分钟能干什么
2011年
我叫袁茵的原因
我最喜欢的一本书
我收到的温暖
我已经看到的秋天
遭遇
校园剪影

致万老师的一封信
做只优秀的蜗牛
2012年
读《飘香的生命》有感
感谢你生命
读《我想感谢一双手》有感
心里的世界
友谊
初雪
世界末日



距离
托尔斯泰
我终于获得甘甜

2013年
花律
认真的概念
免费
逆反像风
对一朵花微笑
心事
新鲜
歌之吟
生命的力量
古今之人
友情
当玫瑰沉睡……
无病偶感
《呐喊》读后感
小感
生长
心思

名著
黄昏
《三国演义》蔬果版
卢浮宫
太平猴魁
出师表
谨记
开学第一课
夜幕
成长
雨中的校园
我的梦中国梦
梦萦的祖国
杭州印象
我和小公园的故事
自信
读《三国演义》有感
我尝到了一种已经快忘记的滋味
失去的才知道珍惜
在秋天的味道中你可安好?
阴天背后便是晴天
爱是那一抹甜和酸
那一抹秋风的魅力
心房内的温暖
听《月光曲》有感
宝贝宝贝别走好吗?
新年
2014年
病根
我的母亲
还我清朗
在美好的时光遇见你们

袁立章 雏声新唱终堪听
万平 成长中的风景——我和袁茵的文字缘

序言
我虽上小学,但每日学习忙碌。一夜,作业终于写完,瞥一眼雾霭重重之窗外,便昏沉沉睡去,转眼便入一梦中仙境:此地却无尘霾,只见绿树葱茏,奇花灼灼,旁有一涧清溪,潺潺流向花木幽深之远处;跨过木桥,豁然开朗,但见远处崇山峻岭,近地茂林修竹;清风徐徐,我和朋友不禁畅怀舞蹈,与宇宙互相呼和吟唱,爽朗笑声越过映带左右的清流激湍,婆娑下三两片翻飞的树叶,它们跃入水中,顺流渐去渐远。猛然,被急促闹钟惊醒,我矇眬中觉喉咙干涩,忽而又狂咳不已。猛灌几口清水,便冲进无边之雾霾中。
果然,院里人遛狗不见狗,狗绳提在手,亦是见绳不见手,狗走我才走!顾不得也,呛鼻之下,赶紧戴紧口罩,憋气前行。呜呼!行道之中,不见欢声笑语,无有嬉笑打闹,只有一个个套中人深藏面具后,惶恐疾行。出得院门,踟蹰不敢前行,为何?来往之车辆,都依稀模糊,谁敢妄自过路口?君不见,长城内外,今日顿失清朗,乾坤之内,寰宇少敢于大口呼吸之人。
呜呼!还我昨夜梦境之清幽!还我自由吐纳之清朗。
吾友劝我曰:“人人浩叹,于事无补,不若亡羊补牢,奋起植树。一花一世界,一树一环境,为何?凡树,皆吸纳废气,吐哺清新,荡涤尘埃,为当今急需。且当此惊蛰之后,春分之前,草木复苏,古语云:春来栽树棵棵活。时不我待,机不再来,面对如此雾霾世界,我辈岂能再碌碌无为,袖手旁观?”
于是,我辈有中华梦想之少儿,皆撸袖上阵,旷野之中,洒汗浇水,荒山变绿野。
夜,疲累之下,余又沉沉睡去,忽见苏东坡,告我:“我昔少年日,种树满东岗”,又见柳宗元,曰:“柳州柳刺史,种柳柳江边。说笑为故事,推移成昔年。”二人皆有自傲之色。余坦然面对,告之:“今日我一校之同学师生,植树三千余,以此类推,君不知,北京今年新栽之树,十年之内,蔚然成林,千军万马,齐灭雾霾,当是何等壮举?”苏与柳皆叹服。
我辈少年,当植树以澄清宇内,如何?

后记
波暖绿粼粼,燕飞来,好是苏堤才晓。鱼没浪痕圆,流红去,翻笑东风难扫。荒桥断浦,柳阴撑出扁舟小。回首池塘青欲遍,绝似梦中芳草。和云流出空山,甚年年净洗,花香不了。新绿乍生时,孤村路,犹忆那回曾到。馀情渺渺,茂林觞咏如今悄。前度刘郎归去后,溪上碧桃多少?
——南宋张炎《南浦·春水》
女儿袁茵的出世,是我人生中的大喜,也是人生中的大悲。
袁茵出生是在2001年12月30日。前一天晚上,妻子月十子剧烈疼痛,人民医院的值班医生检查了却说,可能是吃坏了东西,预产还得两三天之后。可疼痛不断地加剧,多番交涉之下,深夜护士把妻子推去了观察室,家属却不得进,只能在住院房等待。中间问护士情况,回答说,放心在你爱人住院床上睡个踏实觉吧,她今明天还不会生。于是,好几天的人困马乏,便昏沉沉睡去。
不知什么时候,漆黑的病房突然亮如白昼,接着“咣当”一声,推进来一张产床。我一身冷汗迅即矗立在床边,看到满头大汗面色灰虚的妻子,在她脑袋左侧豁然是一个昏沉沉睡去的婴儿,便是袁茵。
原来,到了三四点,妻子躺床上实在忍受不了疼痛,护士又不敢给吃安定,便想起来走走,谁知道直接就要生了。接着是护士乱成一团,赶紧叫值班医生。平时娇弱的妻子,此时甚是伟大,坚持说只要条件许可,就要自然顺产,不要剖。于是折腾了好久,女儿提前来到这世界。
魂飞魄散,那也是惊喜,为女儿收拾了第一次黑色大便以后,我以为就此安定……
打电话给杭州的老父亲老母亲报喜。有了第一个孙女,平时喜笑不形于色的两位退休教师欢欣异常,妈妈说你老爸开始天天坐一小花凳上,抱着线装《康熙字典》给他宝贝孙女起名字呢!听了之后,我只能让我哥劝他们注意身体。妈妈将近二十年前得过癌症,身体虚弱,父亲虽看似健康,上楼梯却是一步一喘,憋闷得很。
接下来两天,眼皮老跳,本不信邪,当时又困顿万分的我,居然无暇顾及跳的是“灾”还是“财”了……第三天,深夜十二点十四分左右,一阵揪人心肠的手机铃声,电话里是哥哥这个大男人低沉的啜泣声:“弟,赶紧回来吧,爸爸走了……”
脑袋一阵阵眩晕和漂晃,手机不知何时已是跌落,忙不迭再打过去,已是老友顾建农的声音:“你老爸又蹲着写了一天的名字,晚上老两口又看跟你相关的两集电视剧《天下粮仓》,准备休息,谁知从七八点到十一点多,楼上的木地板一直响声隆隆,你妈体弱根本睡不着。楼上那家主人常托你爸妈代看小孩,平时千恩万谢的,你爸就上楼去敲门劝说。谁知,在一片乱哄哄中,你爸就……”
昏沉沉赶回杭州,雾沼沼冲进家门,见着的已是父亲嘴角含笑的遗照和夹在《康熙字典》里的几张给袁茵取名字写下的稿纸了。
女儿降生三天,老父溘然仙逝,喜耶?悲耶?他一生从事汉语言文学,却终料不到人生的终点会有此一劫,我也断断想不通他会在这家族同庆的日子迅即遁化,弃我们而去。
袁茵出生几日间发生的事和产生的隐痛,永远地落在了我的心底。
料理后事返京,一个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妻子天天跟我嘀咕:“咱家袁茵怎么最近越看越像公公了呢?这简直有些疹人啊!”
其实自我回京,我就分明感觉到了。再不信邪,女儿的容貌变化,是不争的事实。
除了默默祭祷父亲,我便专程去了一趟西便门白云观,请道长通灵托语。如是,两个多月后,女大十八变的袁茵才离开了那一悚人的阶段。
不管从何种意义上说,从此我看袁茵,便也承载了一份仙逝老父亲的企盼和责任。每年祭扫和烧纸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的提醒和引领,袁茵总是出奇的自觉和虔诚。也许,每个人血缘问真的会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世间传承和延续?
种种情愫,让我对袁茵用心颇深,期盼也高。
可小时候的袁茵,除了极强的活动和攀爬能力,除了她粗线条的转瞬即喜的“二”性格,除了喜欢听爸妈或鲍海冉姐姐讲故事之外,其他的表现,却屡屡挫败着父母的培养殷情。
先是在就近的表演培训班,后来是北京舞蹈学院的民族舞,接着是买来了日本的钢琴,又开始打架子鼓,接着转芭蕾,吹长号,学画画,玩溜冰……这一通折腾下来,每样她也能应付下来,考级也能通过,但除了溜冰和游泳,其他她一概看不出太大的兴趣和兴奋的表情。
我们开始冷静了,“阑干拍遍”,是不是女儿想要的?我们对袁茵的寄托太多,对她的成长是好还是不好?是不是该放开枷锁,让她自己去找寻方向呢?
爱因斯坦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对一切来说只有热爱才是最好的老师,它远远超过责任感。”是时候让袁茵放开心性,自我找寻方向了吧?
为此,我们分别带着袁茵去不同的国家,看不同的自然和人文文化——美国的洛杉矶和旧金山、科罗拉多大峡谷,法国巴黎,意大利罗马、佛罗伦萨、米兰,非洲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大草原,澳洲的悉尼、墨尔本、新西兰的自然生态,柬埔寨吴哥窟,越南胡志明市和河内,泰国的普吉岛等等,希望她用自己的心和眼去感受、去体味、去发现。
路是漫长的,巴黎的卢浮宫、中国的阿尔山和九寨沟都让她怦然心动,但每次回校,便又淹入如海的作业堆中,没有音信。
她爱好摄影,喜欢看纪录片,《神奇的大自然》《野性亚马逊》都是她找寻的对象;她也愿陪着我们看《寻宝》,每次在“宝物”出场后忙不迭地自己先“评判”一番,貌似“头头是道”。她画画喜欢色彩,不擅线条,曾一度想将来做个服装设计师。我们就这样默默观察着,等待着……
趁着写完作业的片刻余暇,她开始试着读《小桔灯》《上下五千年》《一千零一夜》等各种书。“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渐渐地,袁茵迷上了阅读,她开始阅读一切她认为是营养的东西,关羽千里走单骑以践其义,郑伯掘地见母以完其孝。从《三国演义》到《红楼梦》到《羊脂球》,古今中外一段段故事,深深地打动着女儿年幼的心灵。
也许是上苍的护佑,小袁茵在她的学校史家胡同小学,有幸碰上了万平老师做她的语文老师。在学校“快乐阅读”氛围感召和万平老师秀雅博厚的中文教育滋养下,袁茵从开始的蹒跚学步,到渐渐的柳暗花明,她开始不再胆怯,开始敢于把独特的对事物的感受抒写于笔端。她开始放开身心,俯仰于大自然,敏锐地感知并且表达,她自信满满!
这样,一个原本让父母等待已久,原本无梦,原本无言的孩子,开始有了她逐梦的信心,有了她放飞的舞台。
“对一朵花的微笑”,“一走出门,就抓到了一些正要逃窜的气味——雨的味道,中间夹杂着淡淡的蜜花香”,一天疲惫的工作之余,我和爱人便会窝在沙发里,慢悠悠地品读女儿的小文,“这时天空是蛮可笑的,像个没痛快哭完的娃娃,虽不哭了,但仍嘟着嘴,仿佛再一碰她,她就会哭出来似的。”清新的小文,像心灵鸡汤,滋养着我们时常虚弱浮躁的内心,如清澈甘泉,抚慰着大人们粗粝而麻木的心灵。我以为,这就叫“反哺”,是上天对于我们做父母的最好的精神馈赠。回想前几年我和爱人的心急如焚,看着今天每次写完小文后,女儿听着班级师生或父母有滋有味朗读时的那份自豪和满足,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佛教说“六道轮回”,认为一切有生命的东西,永远在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中生死相续、无有止息。父亲一生与文字修缘,猝然离世,我又急迫地想女儿能找到自己的擅长,走上自己的一条路,以告慰逝去的先人。百转千回,九曲十弯,冥冥之中不料却似乎早已注定,袁茵曲折之下似乎不期而遇地走上了铺满文字的花荫之路。
文字之福,我当惜福!
夜深人倦,就着昏黄的灯,凝视着夹在《康熙字典》里的那一沓当年父亲给女儿起名字的稿纸,不禁唏嘘良久!
冀小女袁茵,福报殷殷,文字之缘绵长!

文摘
我虽上小学,但每日学习忙碌。一夜,作业终于写完,瞥一眼雾霭重重之窗外,便昏沉沉睡去,转眼便入一梦中仙境:此地却无尘霾,只见绿树葱茏,奇花灼灼,旁有一涧清溪,潺潺流向花木幽深之远处;跨过木桥,豁然开朗,但见远处崇山峻岭,近地茂林修竹;清风徐徐,我和朋友不禁畅怀舞蹈,与宇宙互相呼和吟唱,爽朗笑声越过映带左右的清流激湍,婆娑下三两片翻飞的树叶,它们跃入水中,顺流渐去渐远。猛然,被急促闹钟惊醒,我矇眬中觉喉咙干涩,忽而又狂咳不已。猛灌几口清水,便冲进无边之雾霾中。
果然,院里人遛狗不见狗,狗绳提在手,亦是见绳不见手,狗走我才走!顾不得也,呛鼻之下,赶紧戴紧口罩,憋气前行。呜呼!行道之中,不见欢声笑语,无有嬉笑打闹,只有一个个套中人深藏面具后,惶恐疾行。出得院门,踟蹰不敢前行,为何?来往之车辆,都依稀模糊,谁敢妄自过路口?君不见,长城内外,今日顿失清朗,乾坤之内,寰宇少敢于大口呼吸之人。
呜呼!还我昨夜梦境之清幽!还我自由吐纳之清朗。
吾友劝我曰:“人人浩叹,于事无补,不若亡羊补牢,奋起植树。一花一世界,一树一环境,为何?凡树,皆吸纳废气,吐哺清新,荡涤尘埃,为当今急需。且当此惊蛰之后,春分之前,草木复苏,古语云:春来栽树棵棵活。时不我待,机不再来,面对如此雾霾世界,我辈岂能再碌碌无为,袖手旁观?”
于是,我辈有中华梦想之少儿,皆撸袖上阵,旷野之中,洒汗浇水,荒山变绿野。
夜,疲累之下,余又沉沉睡去,忽见苏东坡,告我:“我昔少年日,种树满东岗”,又见柳宗元,曰:“柳州柳刺史,种柳柳江边。说笑为故事,推移成昔年。”二人皆有自傲之色。余坦然面对,告之:“今日我一校之同学师生,植树三千余,以此类推,君不知,北京今年新栽之树,十年之内,蔚然成林,千军万马,齐灭雾霾,当是何等壮举?”苏与柳皆叹服。
我辈少年,当植树以澄清宇内,如何?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