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地理美丽地球系列:大河.pdf

中国国家地理美丽地球系列:大河.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中国国家地理美丽地球系列之大河,讲述了世界上最著名的28条河流的故事,从这些河流的自然地理、人文景观,到风土人情、历史作用,娓娓道来,配合精美丰富的图片,让你领略河流的美景,了解河流的秘密。
河流是生命的起源,也是文明和文化的起源,地球上因为河流,而变得生机勃勃。围绕河流,发生过争夺和战争,也绽放过艺术和文化之花。
河流是地球上的美景,也为人们带来了水源和能量,地理和人文的双重作用,让河流的故事丰富多彩。

编辑推荐
●28条世界最著名河流的地理和人文交汇
世界著名的大河,不只介绍它们的地理和自然状况,还讲述了和它们有关的历史故事、人文风情,将它们所蕴含的历史和文化娓娓道来。
●550幅精美图片
丰富的图片来展示河流的美景和魅力,它们的自然风光、人文风情、历史遗存和文化积淀……
●流域地图展示
每条河流都配有河流的流域地图,精确展现河流的流域范围,让读者更准确了解河流的位置和流域。

作者简介
【意】保罗•诺瓦雷西奥
保罗•诺瓦雷西奥,意大利地理学者,从事自然地理考察事业多年,对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的结合有独到的看法,并擅于将两者合理地融入自己的著作。

目录
目录

010 前言

018 欧洲
020 泰晤士河
034 莱茵河
046 伏尔加河
054 塞纳河
064 卢瓦尔河
076 多瑙河
089 杜罗河
094 波河

100 非洲
103 尼罗河
118 尼日尔河
128 刚果河
136 赞比西河

144 亚洲
146 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
152 雅鲁藏布江
162 恒河
176 黄河
184 长江
188 湄公河

200 北美洲
202 育空河
210 圣劳伦斯河
225 哈得孙河
234 科罗拉多河
246 密西西比河和密苏里河

268 中美洲和南美洲
270 奥里诺科河
280 亚马孙河
296 巴拉那河

306 索引
317 摄影师名录

序言
前言
撰文 / 阿尔贝托•萨尔兹(Alberto Salza)

沙漠里,干涸的河流向行走在干枯河床上的人们诉说着它的故事。我们细细观察足下的沙粒:若沙粒是圆的,那么它们是风化的杰作;若是不规则的形状,则说明它们是由河水冲刷而成。行走其上,我们往往并不清楚自己是否走在河床上,也不知道河流曾从哪里流过。只有在长达数千米的河岸踟蹰时,我们才容易想象到河流真正存在过。就在这里,河水为我们留下了梦幻般的地层:被冲蚀的岩石、洁白的矿石岩层以及光滑的孔洞和凹槽——这里曾有激流涌过,而水草倾斜的方向则给你指明了河水的流向。
河流从来不会消亡。只要一年中远山经历一次暴雨的洗礼,河水就能在一夜间涨满,汹涌着奔腾向前。活动在撒哈拉一带的图阿雷格(Tuareg)部族,在牧羊人和商队领袖之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阿门,伊玛目”,意思是“水就是魂”。在他们看来,河流生命的长短无关紧要,因为曾经奔腾而过的河水已为只剩下沙石的河床储存下了足够的水分,植被能够继续生存。从高处俯瞰,看起来像植被一样的干涸的河流在河床上涌动不息。
在这些几乎全是绿色的小河中,在9月乍得的恩内迪高原(Ennedi Massif)上,我遇到了一条神奇的河。这条如精灵般灵动的小河名叫阿歇伊(Arche ),意为“总是充盈水的地方”。虽然我只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溪谷,那里长满了弯曲的金合欢树和柔弱的灌木,但我知道河流的上游相当狭窄,一年365天,河水就像细线一样从延伸数百米的岩石中间穿流而过。阿歇伊河是巨大的加扎勒河(Bahrel-Ghazal River)的一条支流。这条被称作“瞪羚河”的河流发源于庞大的乍得湖,与尼罗河平行,一路向北流去。如今,这条河流日渐干涸,一些游牧民族在这里生活,他们仅靠毫无生命力的沙丘勉强度日,而乍得湖也萎缩成一个水池。然而,在17~18世纪,加扎勒河水再次充盈,流向北部沙漠的盆地,改变了那里的一切。科学家预测,若乍得湖水位上升283米,将足以使恩内迪沙漠变成绿洲。
在阿歇伊河附近,我偶遇了一个来自拜德亚特(Bideyat)游牧部落的小女孩。她叫阿查(Aecha),用黄色金雀花束成的嫩枝遮着脸颊。她用这束嫩枝来收集小而圆的黑色野生小米粒,两天里,收集到的米粒便堆成了直径70厘米、高35厘米的小圆锥。“今年很少下雨,”她说,“但河流会带给我们充足的食物。”早在1292年,来自设拉子的波斯(今伊朗)大诗人萨迪便这样写道:“从高山上狂奔而来的激流会在悬崖处消失,但最微小的水滴都将被太阳吸收,并被带到天上。”
尽管世界上所有河流的储水量仅占全球可用淡水的一小部分,但它们不仅提供淡水,流动的河水还蕴涵着巨大的动能。在变为瀑布之前,河水不断下降的落差揭示了它们潜藏的动力。
如人类的生息繁衍一般,河流也拥有不同的起源。罗讷河发源于冰川中结冰的小溪,伏尔加河则来自沼泽。河水也可能起源于巨大的湖泊,如安加拉河就来自于贝加尔湖;或者如伊塔斯卡湖(Itasca Lake)那样的小湖,它是密西西比河的发源地。源头还可能出自山侧,如谢南多厄河和波河,也可能以非对称的形式蜿蜒现身于草原,例如泰晤士河。而说到古老的尼罗河,自希罗多德时期以来的2 000多年里,其源头问题依然是一个未解之谜,一个应该努力探索的自然之谜。
根据流体动力学原理,流动的水是一个对初始条件和边界状况非常敏感的复杂系统,没有任何方程组能够准确描述河水的运动,也不可能预先对其流动路径作出预测。河流初始状态中极其微小的变化,都会使之产生数学术语中所说的“混沌现象”。河流吸引着生灵万物的到来,同时也阻碍它们继续前行。人类最初在非洲大陆开始进化时,先是生活在森林中,然后移居至热带稀树草原,网状分布的河流将不同的人群隔离开来,加速了人类以马赛克拼图的形式进化发展:某一地区的人类开始直立行走;另一处的人类则拥有了娴熟的手工操作能力;而在其他地区,人类的颅骨有了质的飞跃。当河水干涸或河道改向时,这些障碍也随之削弱,促使不同人种融合,产生新的基因和特征组合。
科学家们发现,最早的人类化石沿非洲湖泊海岸的河流(现今已干涸)精确分布,一些化石已历4 000 000年之久。在流向肯尼亚图尔卡纳湖的纳里奥科托姆河(Nariokotome)沿岸,科学家们发现了人类祖先的化石——东非直立人。那是一个高1.6米的9岁男孩,如果活得更久一些,他甚至可能会长到2米高。在160万年前的一天,这个男孩步履艰难地来到河边喝水。他的上排臼齿左侧出现了脓肿因而高烧不止(从头盖骨化石中可以明显看出),而这正是造成他死亡的原因。冰凉的河水抚慰着他,他倒在水中,然后河流冲积而来的沉淀物将他覆盖、掩埋。这真得感谢河流,使得这个图尔卡纳湖男孩变为永恒的WT15 000号化石——这是迄今发现的最完整的原始人类骨架化石。
如同人会死亡一样,一些河水也会最终消逝。在南非,奥卡万戈河的河道因地震而改变,无法到达赞比西河,最终消亡在内陆三角洲中。那里有成千上万条小渠,河水澄澈透明,是众多珍禽猛兽的家园。沿着河道前行,河流的冲击力逐渐减退,河水不再侵蚀河床,只是徐徐滑过,在马卡迪卡迪盐沼,河道越来越宽,最终只留下了白色的淤泥。曾有一天,我们也曾尝试着跟随一群布须曼人跋涉到那里,不过我们未雨绸缪,中途预先停了下来,补给了充足的水分。相较而言,澳大利亚土著人的沙漠生存经验就丰富多了,他们总能知道如何利用周期性河流。这些河流为吉布森沙漠周围的涸河(临时井)补给水源,或者沿昆士兰的大分水岭向西流去,为澳大利亚中部的自流水盆地补给地下水。那些死河如海市蜃楼一般虚幻缥缈、行踪不定,无论它们存在与否,像土著猎人那样熟知图腾规则的人都知道如何追根溯源,知道如何生存下去。
河流是神奇宇宙的一部分,透过成千上万的玻璃小珠(它们稀少而珍贵)就可以领略到宇宙的神奇。早在遥远浩渺的远古时代,非洲黑人就获得了这些玻璃小珠。河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流淌着,大自然用持续不断的物理作用和坚持不懈的精神塑造出玻璃小珠,并将它们打磨成精美的饰品。河流提供水源,而有河流的地方催生了集权体制的帝国,专制管理使广袤的土地具有生产力,逐渐形成一个“水利社会”。不朽的水利建筑和专制的政治体系都需要长期拥有和控制劳动力,用来维护“水利社会”的运转。一段公元前4 000年的闪族文字这样记载:“没有专制,城市就不会诞生,河水也不会自然而然地从河床上流出。”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和埃及文明是典型的“水利社会”。远自巴比伦,近到纽约,这些城市(“文明”这个字眼产生了)都傍水而建,因河水而生,依赖河水存在。而短短100年,人类就靠人力将莱茵河缩短了120千米。
密苏里河上建有连绵不断的人工湖,人工湖的堤坝坚不可摧,翻腾的狂涛丝毫撼动不了钢筋水泥的护卫。如今,每年至少有500座大坝落成,这意味着世界上超过60%的河水被人类控制、约束着。撒哈拉贝都因人在洗礼时,用沙子代替水净身(感谢穆罕默德的宽恕),他们这样评价人类得寸进尺的欲望:“一个人挖了一口井,找到了水源。若他还不满足继续深挖,等待他的只能是灰烬。”

文摘
The Congo 刚果河
In the Heart of Africa —— 非洲的心脏

“沿着刚果河逆流而上,就像进行了一次‘回到过去’的时间旅行。来到原始世界,植物在大地上自由生长,畅意呼吸,整个世界是大树的天下,只有荒凉的河道,寂静的空气和茂密的丛林。空气溽热、沉重、压抑、凝滞,阳光耀眼却无欢乐可言。长长的刚果河在漫漫无边的黑暗中孤独延伸。”约瑟夫•康拉德的这段话很好地描述了一个多世纪以前弥漫在刚果河上不祥而压抑的神秘气氛。1890年,当轮船领航员康拉德在比利时控制的刚果河上航行时,刚果河的航线地图刚刚绘制完成。再往前回溯仅仅13年,以斯坦利为首的探险队从尼扬圭(Nyangwe)沿着刚果河来到大西洋,终于揭开了中非地貌的面纱,证明了刚果河与尼罗河水系毫无瓜葛。斯坦利探险队在热带雨林探索了一年多时间,遇到了种种困难和危险——2/3的队员因为苦难、疾病或与土著部落的冲突死在途中,再也没有回来。
康拉德从事领航员的工作仅仅持续了4个月,但对于作家的写作生涯来说,已经是一段非常重要而难忘的生活经历和生命体验。在他的小说《黑暗之心》中,他呼吁关注和警觉刚果作为潜在自由之国的威胁,那时这个国度还只是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的私有财产,人们遭遇了无理而野蛮的剥削与压迫。事实上持续至今,蒙昧和残暴一直伴随着刚果河的整个历史。不过正是在这里,在刚果河入海口,非洲人和欧洲人踏出了互信互助的具里程碑意义的第一步—— 15世纪末期,葡萄牙人登陆非洲,他们最初和当地人建立了友好关系。刚果王国欣然接受了基督教教义,在里斯本还一度派遣大使。然而,奴隶贸易突然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平等关系。刚果陷入到充满暴力的无政府时期。殖民主义给刚果人民的心灵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口。在那片脆弱却充满种族冲突的土地上实现全国性统一并非易事——如今,依然有许多战争和屠杀发生,不断升级的暴力事件给刚果河及其支流这片潮湿的流域蒙上了一层阴影。
事实上,从康拉德时期以来,刚果河并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部分森林已被破坏,但依然是一个难以逾越的交通障碍。由于缺少足够的公路和铁路,刚果河依然是城市和海洋间唯一可靠的通道。森林覆盖着占地350万平方千米的刚果盆地,城市则零散分布在无边的丛林中。
丛林的面积并非总是相同,其大小随着干、湿季的交替而变化。有时,植被退化,仅仅退到河岸两侧集中分布,但湿季一到,却能重拾生命力,再次扩展并覆盖大面积的热带草原。这种现象对进化过程具有重要影响。千万年来,这片广袤无边的庇护所保持不变,中间间或夹杂着新生的植被,每一块森林都是不同的物种,大部分是本地植被。森林连绵不绝,从一种植被带自然过渡到另一种。
在刚果河这条主干河流附近分布着特殊的镶嵌式生态系统,在复杂的系统中,各种各样的植物循环交替分布。刚果河全长4 800千米,它远离阴暗湿热的森林世界后,在植被一致的热带稀树草原高地,开始了流向大西洋的旅程。人们并不把这条河流一概叫做刚果河,而是通常将刚果河上游的重要源头段称为卢阿拉巴河,它发源于沙巴区南部边界的群山上,充满自信、斗志昂扬地径直向北奔去。卢阿拉巴河的姊妹河赞比西河就显得优柔寡断多了——它在赞比亚徘徊了许久,才触及班韦乌卢湖的边缘地带,每当雨季来临时这里都会变成巨大的沼泽。当赞比西河从班韦乌卢湖流出的时候,它摇身一变,变成了卢阿拉巴河,在下游几百千米处注入姆韦鲁湖。卢武阿河与卢阿拉巴河在孔戈洛汇合,开始了刚果河的雄奇征程。刚果河与来自坦噶尼喀湖的卢库加河汇合后,带着咆哮和怒吼,冲出一系列宽度不超过100米的大峡谷,它们被称为“地狱之门”,就从这里迈入黑暗的森林。
基桑加尼过去晴朗的天空如今弥漫着烟雾,从任何方向看去,视野都像被墨绿色的薄纱蒙着。基桑加尼长期以来都是阿拉伯商人最后一个驿站,也是象牙和奴隶交易的中心。过了这里,就是一个未知的对抗的世界。班图渔民和农民的村庄位于森林的边缘地带,那里的环境并不适宜居住,但俾格米人却悠然自得。姆布蒂俾格米人的人口共约4万,他们生活在伊图里森林中,这些雨林从基桑加尼以东一直延伸,再往前就是东非的大草原。他们依赖狩猎和采集野果生存,这些活动连妇女儿童也一同参加。森林为俾格米人提供了他们生存所需要的一切,所以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娱乐和休闲。与人们的想象不同,这绝不是一片危险而神秘的土地,这里充满着友爱与热情,与“肮脏、干燥、荒芜”的成见恰恰相反。
森林外面的世界难以想象。人类学家科林•特恩布尔花了数年时间来研究伊图里的俾格米人,结果发现他们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特恩布尔将当地的一个向导带到维龙加热带稀树大草原,这位猎人对远处的野牛群仿佛并不太上心,“那些是什么昆虫?”他问道。尽管人类学家尝试告诉他草原上的这些黑色食草动物味道鲜美,但所有的努力都竹篮打水一场空。猎人长年生活在森林中,视觉距离不过几米,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下形成的感知系统难以正确估测距离与大小之间的准确关系。
由于多条支流的汇入,刚果河变得愈发强劲,河水在广阔的河床上酣畅流淌,边缘已然模糊不清,形成了一个由岛屿和二级河流组成的错综复杂的迷宫。乌本杜以南的博约马瀑布打破了这里的平静——一股股湍流在长达100千米的岩床上奔腾而下。只有瓦格尼亚渔民敢乘着独木舟勇闯激流,将他们庞大的锥形鱼笼放在泡沫飞溅的河水里。瓦格尼亚急流气势汹汹地向基桑加尼奔去,这预示着刚果河中游的开端。若有一艘汽轮穿梭于基桑加尼和金沙萨之间,假如天公作美,一切如常,航行只需8~12天,但若有沙洲挡道或河水流量突然变化,时间就不好说了。轮船这种交通工具是一个集超市、医院、邮局和咖啡厅于一体的流动市场,大批的鱼干、动物、棕榈油、农产品等各种商品杂乱堆积在驳船构成的小桥上,四周密集地簇拥着独木舟,盛着来自各个河口城市宝贵的生活物品,等待着满载而归。
刚果河的部分河段宽达15千米,水位适中。因为它横跨赤道,赤道两旁的雨季带对称变化,来自赤道南、北部的支流流量定期受雨季影响,河流相互补偿,能够稳定地为刚果河补充水源,因此刚果河常年流量充沛。
乌班吉河是刚果河的一条重要支流,在姆班达卡——金沙萨和布拉柴维尔上游唯一的重要城镇——汇入刚果河。刚果河与开赛河汇合后,森林开始变得稀疏,石灰岩构成的水晶山(Crystal Mts.)也浮现在地平线上。由于高山的阻挡,刚果河形成一个长32千米、宽20千米的大湖——马莱博湖,过去它被叫作斯坦利湖。
自此而下,突然形成了一系列大瀑布组成的凶猛彪悍的利文斯通急流,它的狂怒之势直到马塔迪才平息下来。刚果河深深嵌入高山间的峡谷中,它用尽全力在这冗长的狭窄通道里横冲直闯——这正是长达4个世纪以来,探索刚果河内陆深处最主要的障碍。
从马塔迪到大西洋,刚果河静静地从浸没在水中的红树林和棕榈树中穿流而过,在这里,你一点儿也感受不出刚果河昔日的澎湃,只能偶尔看到被海浪拍起的泥水。大洋深处的海水总是那么寂静。刚果河气吞山河的气势便消失在这个不知名的深渊中,无影无踪。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