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文库036:茶花女.pdf

文学文库036:茶花女.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巴黎名妓玛格丽特被并不富裕的阿尔芒诚挚的爱情所征服,坠入情网。正当这时热恋中的情人憧憬未来的美好生活时,阿尔芒的父亲暗中迫使玛格丽特离开了阿尔芒。阿尔芒不明真相,认为玛格丽特有意抛弃他。玛格丽特忍辱负重,在疾病和悲痛的双重折磨下,含恨而逝。这段纯真的爱情终以悲剧告终。

编辑推荐
一部影响中国近代社会的经典译作
这是一出“有情人难成眷属”的悲剧,是不可不读的经典爱情小说

媒体推荐
小仲马先生给我们再现的不是日常生活的一隅,而是富有哲理意味的狂欢节。只有《茶花女》永存。
——左拉

年轻时读林琴南的译本《巴黎茶花女遗事》也曾感动过,但以我现在的年纪自以为不会这样投入了,想不到小仲马还能左右我的感情,所以我要把此书列为爱读的名单中。
——袁行霈

作者简介
亚历山大·仲马,是法国剧作家、小说家。为了与同为作家的父亲作区别,多称小仲马,代表作是小说《茶花女》。小仲马其它有名的戏剧作品包括《半上流社会》(1855)、《金钱问题》(1857)、《私生子》(1858)、《放荡的父亲》(1859)、《克洛德的妻子》(1873)、《福朗西雍》(1887)等。
小仲马的剧作是法国戏剧由浪漫主义向现实主义过渡时期的产物,话剧《茶花女》也被视为法国现实主义戏剧开端的标志。他的剧作不以情节的曲折离奇取胜,而以真切自然的情理感人,结构谨严,语言流畅,富有抒情意味。1897年,翻译家林纾翻释《茶花女》,当时译名为《巴黎茶花女遗事》。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序言
小仲马式的忏悔
——多余的《茶花女》
书应需而至,是我的一大快事。这次应约翻译《茶花女》,法国友人斯坦麦茨教授得知,就赠给我一种好版本。所谓好版本,就是有名家安德烈·莫洛亚作序,正文后又有注释,还附录了有关作者和人物原型的资料。无独有偶,译完小说要写“译者序”时,我又在书橱里发现一本应需之书,波罗·德尔贝什著的《茶花女与小仲马之谜》(沈大力与董纯合译)。这一发现改变了我写序的方向。
最初想写的序题为《多余的茶花女》,是因为看了一篇批评外国文学名著的重译现象的文章。不料文章刚看过,就有出版社约译《茶花女》,全然不顾已有多种译本的存在。像燕山这样一家不大的出版社,本来就有自家的译本,为什么还情愿再出一份稿酬,约人重译呢?这倒值得有使命感的出版家深思。
对我而言,约稿却之不当,受之又有“多余”之嫌,因此就要趁写序之机,找几条辩白的理由。现在想来未免多余了,还是按照经济规律办事,让市场去淘汰多余的吧。多种译本并存不算最坏的局面,可以比较优劣,不断提高译文质量,至少还可以满足读者的不同口味。设使某家出版社买了一部外国名著的版权,推出的却是一种拙劣的版本,那情况就更尴尬了:谁想重译都不成,最终倒霉的是读者和作者。
小仲马就不会碰到这种尴尬事了,他的作品已列入人类共有的文化遗产,谁翻译都不受限制。如果小仲马在天或地下之灵有知,他看到自己的作品在中国争相翻译,一定会窃笑和得意非凡:广泛流传是一些作家成功的不可替代的标志。我说小仲马窃笑和得意,是因为他在本国还从未受如此礼遇,赢得一致的赞赏。
说来也怪,在世界上,《茶花女》是流传最广的名著之一,而在法国还称不上经典杰作,也就是说进不了学校的课堂。在课堂之外,《茶花女》在舞台上成为久演不衰的保留剧目,还由威尔第作曲改编成歌剧,可以入选世界歌剧十佳;至于搬上银幕的版本就更多了,世界著名影星嘉宝等都演绎过茶花女。可见,从名气上讲,《茶花女》不亚于任何经典名著。
就是在法国文学界,也无人不承认,《茶花女》是一举成功的幸运之作。一八四八年,小说《茶花女》一发表,就成为热点的畅销书。改编成戏剧四年后得以公演,又一炮打响。小仲马春风得意,成为文坛的宠儿。此后小仲马又创作并发表了许多小说和戏剧,有些还轰动一时,总之,到了一八七年大仲马去世的时候,小仲马的荣耀已经完全遮蔽了父亲的名声。他拥有广大的读者和观众,在许多人眼里是他那时代最伟大的作家。一八七五年,小仲马进入法兰西学院,可谓功德圆满,成为四十位“不朽者”之一。
对于这样一位成功的作家,称颂者自然大有人在,其中不乏乔治·桑、托尔斯泰、莫泊桑等名家,但时至今日,批评之声仍不绝于耳。最新的批评之作,就是摆在我面前的这本《茶花女与小仲马之谜》,写于一九八一年,作者以尊重史实的态度,披露《茶花女》神话的底细。书中第五页这样一段话特别引起我的注意:

“她将在祭坛上为资产者的体面而献身。”小仲马为自己虚构的“纯真爱情”辩白,对父亲说:“我希望一举两得,即同时拯救爱情与伦理。既然也赎了罪,洗涤自身的污秽,任何权威都不可能指责我选择了一个婊子当小说的女主人公。有朝一日,倘若我申请进法兰西文学院,他们也无法说我颂扬过淫荡。”

这段话又让我想起我本不愿理睬的、一种对《茶花女》的最轻蔑的评价,即说这是一部“玫瑰露”小说。写一个名妓的故事则是不争的事实,而这名妓又确有其人,名叫玛丽·杜普莱西,一个沦落风尘的绝色女子。且不说纨绔子弟、风流雅士趋之若鹜,大仲马也与之有染;单讲小仲马,一八四四年二十岁上,就得到比他大半岁的玛丽的青睐,很快成为她的“心上情人”。可是一年之后,两个人就因争吵而分手,小仲马给玛丽写了《绝交书》。
小仲马想跻身文坛,试笔不成,早就打名妓玛丽的主意,开始搜集写作的素材。就在玛丽患肺病咯血期间,他就把她献上祭坛,写成了小说《茶花女》,又改编成剧本,成功首演被称为十九世纪法国最重大的戏剧盛事。

文摘
阿尔芒的头脑里,所有细节都十分鲜明,他无须多想,就接着讲述:
我回到家中,没有上床睡觉,开始思考这一天的际遇。同玛格丽特不期而遇,由人引见与她相遇,她给予我的许诺,这一系列情况都突如其来,大大出乎意料,有时候我真以为做的是梦。然而,像玛格丽特这样的姑娘,答应一个提出请求的男人次日幽会,这也不是第一遭了。
我这样思考也无济于事,我的未来情妇给我的第一印象特别强烈,抹不掉也挥之不去。我还固执己见,把她看成一个与众不同的姑娘。我出于男人共有的虚荣心,总想她对我有吸引力;我对她同样,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按说,我眼前就有些相互矛盾的实例,我经常听人讲起,玛格丽特的爱情犹如商品,要随着季节的变化而涨价落价。
然而,她一再拒绝我们在她家见到的那位年轻伯爵,这种态度又如何同她的坏名声调和呢?您会对我说,她不喜欢那位伯爵,而她依仗公爵的供养,过着奢华的生活,只要有机会另找一个情人,那她更愿意找一个她喜欢的人。那么,加斯东又可爱,又聪明,又富有,她为什么不肯接受,仿佛偏偏要我,要一个她初次见面觉得可笑的人呢?
的确,有时一分钟发生的事,比一年的追求还见效。
几个人同席吃夜宵,唯独我见她离席而十分担心,就跟了过去,还掩饰不住慌乱的神色。我吻她手时流下了眼泪。这种情景,再加上她生病那两个月我天天去探问,她就能从中看出,我与她所认识的男人不同,也许心里就暗暗想道,她那么多次接受过,这一次也不妨接受以这种方式表达的爱,这种事对她来说,反正也无所谓了。
如您所见,这种种假设,无不有其可能性;她这次同意,不管出自什么原因,有一件事总是确实无疑的,那就是她已经同意了。
我爱上了玛格丽特,要得到她了,也就不能再向她提出任何别的要求。然而,我再向您重复一遍,她虽是个青楼女子,而我也许为了把她理想化,就极力把这种爱情视为可望而不可即的爱情,结果越是临近梦想成真的时刻,也就越发产生疑虑了。
我通宵没有合眼。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