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的星光.pdf

指间的星光.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暖爱天后暖暖风轻甜蜜唯美新作。和张小娴《我在云上爱你》、木浮生《世界微尘里》一样温暖动人的爱情故事。

我一点都不遗憾没有在最好的时光遇到你,因为遇到你之后最好的时光才开始。她遇见他,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于最美的时光,遇见最好的爱情。
蓝昕从不相信一见钟情,直到遇见秦昊哲。他如一团炙热的火焰,吸引着她不断靠近。
于她,爱是温柔的禁区,充满致命诱惑,让她想踏进,却又退缩。
于他,曾在爱里受过伤,那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深深地烙印心底。
她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说出那句“我喜欢你”?她的出现,到底能不能打开他紧紧关闭的心?
爱情这条路,她绕了些弯路,走过崎岖,越过迷雾,最终能不能触到爱之彼端?

海报:

编辑推荐
暖爱天后暖暖风轻 甜蜜唯美新作
和张小娴《我在云上爱你》、木浮生《世界微尘里》一样温暖动人的爱情故事
我一点都不遗憾没有在最好的时光遇到你,因为遇到你之后最好的时光才开始。
随书附赠精美书签

推荐1:暖爱天后暖暖风轻2014年甜蜜新作
暖暖风轻是暖爱言情小说创始人,其作品温暖、唯美、动人,拥有固定的读者群和一定图书市场口碑。

推荐2:包装精致,打磨许久的封面清新唯美
本书封面打磨了三个月之久,清新唯美,还蕴含着多重寓意,有象征爱情的手印之心,还有与书名“指间的星光”呼应的两枚闪亮的戒指。

推荐3:作家闺蜜团保驾护航
顾西爵、叶萱、苏格兰折耳猫、蓝白色、桩桩、青衫落拓、飘阿兮、丁墨等作家闺蜜团一致推荐!

媒体推荐
喜欢一个人,是不会有痛苦的。爱一个人,也许有绵长的痛苦,但他给我的快乐,也是世上最大的快乐。
——张小娴

只是等待一次爱情,也许永远都没有人。可是,这种等待,就是爱情本身。
——安妮宝贝

已经记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暖暖的文了,但是可以记得的是文中的每一个人物,和那些让人暖心的情节。秦昊哲偶尔对蓝昕拉拉小手之类的情节让人都暖到心底了!所以大大要加油!让他们一如你的名字一样,永远暖下去!
——读者 杭一一

作者简介
暖暖风轻:暖爱小说创始人。
酷爱音乐,沉迷阅读,拥有一颗善良而又执著的心。
喜欢在海边漫步。梦想着有一间白色的梦幻小屋,携着爱人的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喜欢编织爱情故事,因为相信爱是世间最美好、最动人的东西。
最大的心愿是希望每个阅读本书的人都快乐、幸福。
已出版作品:《要有多爱才会缠绵不休》《与爱为邻》《我希望没那么爱你》《等待花开的日子》《守候瞬间的永恒》《爱在时光里流转》《等下一个晴天》等。

目录
001 第一章 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019 第二章 情不知所起
039 第三章 你给的温度
055 第四章 这一场怦然心动
071 第五章 每一场暗恋都会悲喜无常
089 第六章 爱情游戏
107 第七章 时光像是一卷旧胶片
125 第八章 半醉半醒半浮世
141 第九章 我们都曾后知后觉
159 第十章 但愿还来得及
175 第十一章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191 第十二章 良辰美景
209 第十三章 相爱有时
227 第十四章 宁愿从未欢喜
245 第十五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
265 第十六章 世间最美的情话

后记


文摘
《指间的星光》金句:
  1、爱情就是如此,让你寻觅千百遍,不在花前月下,不在海角天涯,而在最平淡无波的岁月里。
  2、幸福有太多的定义,在她心里,幸福就是能安安静静地看着熟睡的他,一遍又一遍,这已足矣。
  3、爱情就像一朵盛开的双生花,可以让人着迷,又可以让人历经穿心刺骨的痛,卑微到尘埃里。
  4、是花儿总会盛开,是蒲公英总会飞絮满天,是日落,天边总会有绚烂的彩霞,是你的人,总会来你的身边。
  5、原来,爱上一个人,是一场未知的远行,无法预知在尽头等待自己的是迷人美景还是凄凄旷野。
  6、他不由得想:这人世间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我爱的人,已成为爱我的人。
  7、有的人,不是说忘就能忘的,或许他已在你心中永久住下,那么,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遗忘。
  8、他:"轻易地相信一个人,或者轻易地相信爱情,都会输得很惨。"她:"那我要让你失望了,我从来都不怕输,只怕错过。"
  9、她想把余生都交付于他,可是,她不知道余生太长,过着过着,就天各一方。
  10、不过,有时,相见太早的爱情,往往两败俱伤。相见太晚的爱情,往往擦肩而过。
  11、失去了爱情,就算会痛彻心扉,也不会死人,大不了痛哭一场。你要相信,告别错的人,是下一个对的人还在等你。
  12、爱情便是如此,一旦情投意合,就再也不怕时光久。

  样章:
  如果他不能早一点离开,那就让自己早一点睡着,蓝昕心里这样想。
  然而她的头一沾枕,非但没有一点睡意,反而更加难受。奇怪的是,方才他抱她来客厅时,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是个感冒患者,完全沉浸在他温暖的怀里,那样的感觉美妙到不可言说。
  他轻轻地掖好她肩头的被子,又低下头凝视着她,眉头微蹙,摸上她的额头,声音里带着些许责怪:"知不知道你发烧了?吃药了吗?"看她的眼神却分外地宠溺。
  蓝昕摇摇头,心底泛起一股酸意,他所问的,何尝不是这世间最温暖的话语?她所要的不过是简单的关心,这样也就足够了。
  "要去医院吗?"秦昊哲边问边把她一边的头发别到耳后,触碰到她柔嫩的小小耳垂,亦是如灼烫的烙铁。
  蓝昕一口拒绝道:"不去。"这么晚了,她躺在床上,仍然能听到外面的雨声,在这寂静的深夜里,听得格外清晰。她觉得感冒后吃点药,睡一觉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在这下着大雨的夜晚,还麻烦他送自己去医院。
  好在他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强求她,大概是考虑到外面冷,要是再冻着了,岂不是雪上加霜?于是,秦昊哲继续问她:"有感冒药吗?"
  "嗯。"蓝昕边说边要坐起来。
  秦昊哲急忙摁住她的肩膀,"我去拿。"
  蓝昕的手撑着床,由于他忽然使力,手肘立刻弯下来,骨节处响了下。
  他听到响声后,急切地问:"疼吗?"
  "没事的。"蓝昕觉得这时的他,关心她关心到过分,所以,她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声音轻柔地说,"药在桌上右边的第一个抽屉里。"
  蓝昕躺在床上,视线却停留在他的身上,看着他疾步走到桌前,背影修长,脊背弯下来,听得一阵物体碰撞的声音,清脆的、沉闷的,组合成一首首风格各异的交响曲。他整个人都被白色的光线笼罩着,看起来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在明媚的亮光下愈加发白,灰色毛衣那毛茸茸的质感也愈加清晰,给人的感觉暖和又温馨。就在此刻,蓝昕还觉得脸上残留着他毛衣上的丝丝温暖,如和煦的风。
  如此温暖的人,谁会有抗拒的能力?而他言行举止间的冷然,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养成的?蓝昕猜不透,也没跟他熟到可以聊这个话题的份儿上,只好将疑惑埋藏心底。蓝昕看着他走出去,想来是去接水。她几乎在他出去的同时,侧过身来,望着他的背影远离自己的视线,直到消失不见。

  待再见到他时,他手中端着一杯水,朝她走过来。
  秦昊哲走到床边,先把杯子搁置在床头柜上,再低头看她一眼,才发现她似乎已经睡着了,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映下一小圈阴影。她的面颊不知何时已飞上两抹绯红,嘴唇却有点干裂。
  她长而微卷的头发全数在枕头上铺散开,衬得她的肤色越加白皙,不施任何粉黛,散发出一种脱离俗世的气质。
  窗帘没有完全拉好,从窗外洒进来的银白色的月光,洒在她的头发上,像是罩上了一层白色的薄纱,煞是好看。
  他看得入神,轻手轻脚地蹲下来,望着她微微颤动的睫毛,如同扑闪着翅膀的蝶。他凑近她,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她看清楚。
  秦昊哲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忍不住想联系她,忍不住想知道她过得怎么样,才赫然明白自己对她的心意。
  也许早就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对她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所以,在以后的每一次见面里,才会在人群里一眼发现她。她虽然不及别的女人那么妖媚那么漂亮,但她有自身独特的美,高傲起来像一只冷艳的白天鹅,温柔起来像一只乖顺的小白兔。
  他情不自禁地抬起手,在快碰到她脸颊的瞬间,忽然顿住,生怕吵醒了睡美人一样。
  如今,触手可及的机会摆在面前,是再伸过去几厘米,还是缩回手来?一念之间,便可改变很多。一旦错过,便不会重来。
  最终,他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修长的手指一点点地朝蓝昕的脸颊移动,缓慢至极,落在她脸颊上时,他的心跳越来越快。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受,在赵倩之后,遇到过一些对他有好感的女人,有妖娆的、清纯的、甜美的,可是,跟她们在一起,丝毫提不起兴致,根本不会有怦然心动的时候。这令他郁闷了许久,差点就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
  直到遇到蓝昕,他才彻底明白,原来并不是他不爱女人,而是没有遇到对的女人。爱情就是如此,让你寻觅千百遍,不在花前月下,不在海角天涯,而在最平淡无波的岁月里。
  此时的秦昊哲丝毫不知晓,紧闭双目的蓝昕,其实正在假寐。她不忍心睁开眼,怕一睁开,这样的美梦就会瞬间如同泡影般消失无踪,她希望在这美梦里多沉浸一秒也好。
  当他的手触及她脸颊的那一刻,她的心跳加速,激动和兴奋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她可以把他这个举动,看成是他喜欢自己的表现吗?
  如果一个人喜欢另外一个人,定然是想拥有她的一切,不管是她的心还是身体,所以,他才会轻轻地抚摸自己的脸颊?
  不管梦有多美,总会有被惊醒的时候。
  他的手已离开她的脸颊,声音压得低,似是怕吓着她,温热的气息近在耳畔,"起来吃药吧。"语调温柔得不似往日里的他。
  蓝昕慢慢地睁开眼,看到了逆光里的他,离自己近得差点要贴上她的脸。她微微睁大眼,慌忙地侧过身,双手撑着坐起来,说:"你对每个女生都这样?"
  秦昊哲从床头柜上拿过杯子,递给蓝昕,想把药片也放到她的掌心,
  听到她这话,放在半空中的手忽然一顿,随后才把药片给她,忍不住轻笑起来,"我对其他女生怎么样,很重要吗?还是说,想知道我只对你特殊对待?"
  蓝昕先喝完药,再把杯子放回原处,倚靠在床上,说:"你对我特殊对待?笑话!只怕你心中还对前女友念念不忘吧!"
  "都说了是过去的事,怎么谈得上念念不忘?"秦昊哲边说边帮她盖好被子,从一旁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望着她问。
  蓝昕说这话并不是毫无依据的,索性就直接说:"如果你已经彻底忘了她,为什么桌上会有她的照片?就不怕睹物思人?"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