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血的铜鹤.pdf

啼血的铜鹤.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微服东京的安南国皇帝在其小妾鹤子被杀后突然人间蒸发。因缘际会之下,警视厅错把三流小报记者加十误认为皇帝逮捕,并为掩盖皇帝在日本杀人的丑闻,欲将事件以鹤子自杀作结。没想到警方在调派调查人员上出了差错,指派了凡事追根究底的真名古负责报告此案。真名古抱着辞职的决心,不顾上级的命令及日本国的名声,决心找出真相。经调查,有明庄(鹤子的住处)住户均与事件有所牵连,案情更加错综复杂。所有的焦点都被聚集在一只“会唱歌的铜鹤喷泉”身上,整座城市陷入疯狂。

编辑推荐
久生十兰在本书中所诉说的更像是真实生活形态推进与修正的逻辑。只要一点流言,一些蜚语,事实就会被层层扭曲,以至真相面目全非。这是令人惶惶不安的蝴蝶效应,这也是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现实。一千个人心中住着一千个哈姆雷特,真相却唯独只有一个。

名人推荐
通常推理小说推理密度最高的部分在于结局,结局是侦探进行推理,抽丝剥茧的时刻。假设结局质量占了整本作品的四分之一,那前四分之三可说是为了最后四分之一的推理而存在,但本作正好相反,前四分之三的过程重要性不亚于结局(极端一点说,甚至比结局还精彩)。
——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征文奖首奖得主 林斯谚

作者简介
久生十兰,日本小说家、表演家。师从岸田国士,曾在《悲剧喜剧》杂志从事编辑工作,后又在明治大学文艺系教授表演论。擅长推理、历史、纪实等多种类型作品的创作,是学识渊博、写作技巧精湛的“多面体作家”。久生十兰的名作颇多,其中《湖畔》获得第一届“新青年读者奖”、《母子像》获得“国际短篇小说竞赛”第一名,《铃木主水》获得日本大众文学的最高奖项——直木奖。

目录
第一回
1.召唤危机的前兆
2.诡异的公园传说
3.跨年夜坠落之谜
第二回
4.第一嫌疑人离奇失踪
5.从天而降的免费早餐
6.铜鹤歌唱的合理证明
第三回
7.黎明的一阵风暴
8.一封突如其来的电报
9.来自异国的绅士
10.别有用意的拘留
第四回
11.卑贱的替罪羔羊
12.铜鹤喷泉的剧本
13.谁在窗口张望
第五回
14.罪犯的自画像
15.风中的烛火
16.限时凌晨四点
第六回
17.两大恶人的推理秀
18.烦恼的处方笺
19.随风摇曳的黑胡子
20.明石町的错误情报
21.奇妙的探头测试
第七回
22.真名古的冗长演说
23.二九五克拉的去向
24.青铜鹤的国籍
第八回
25.诅咒画符失效
26.屠格涅夫散文诗之殇
27.地下迷宫的入口
第九回
28.警视总监的冒充者
29.香槟瓶底的玄机
30.会唱歌的康乃馨
第十回
31.复仇的交易
32.莫名其妙的挑逗
33.“卡玛斯秀”第七人
第十一回
34.越狱事件的真相
35.地下室中的似曾相识
36.两对玩伴的重新组合
第十二回
37.狮子头烟嘴的不在场证明
38.蔷薇花香秘语
最终回
39.死刑台上的尸身指针
40.救赎天使的红唇徽章
41.因缘与恩义的试映场

文摘
夜空中传来鹭鸟的嘎嘎叫声。
正月二日天还未亮,天气冷得快把打更人敲锣的木头给冻住了。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山王森林里的高野罗汉松、铁杉、枫树等长势茂盛,不过桐 树却有些萎靡不振。这里的白天都很阴暗,四周一片凄凉。
森林间的小径曲折通幽,一轮明月还挂在空中。树叶非常浓密,感受不到月光的无名小草仿佛深山间的林荫小径,蜿蜒伸向远方。前方的树林里隐隐露出水泥制的西洋建筑。除了两三扇窗户里流泻而出的浅浅灯光,大部分建筑都沐浴在朦胧的月色里。四周浮现出明亮的白色,诡异得如同梦境一样。这便是前一天凌晨发生凶杀案的有明庄。
这条小径中间有一棵很大的笠松,树下的阴影极为黑暗。微风吹拂着树叶,一个影子一闪而过,缓缓地飘向有明庄。这个如梦如幻的影子,在建筑物周围徘徊一会儿后从大玄关溜进了里面。他拖着奇怪的大尾巴,爬上入口的楼梯,走上了二楼。
他来到鹤子惨死的玄关附近,玄关另一端连着长长的走廊,尽头有扇大玻璃门。玻璃门外是一个阳台,月光可以照进来。
这个影子在鹤子家门口停住,确认走廊里没有其他人后,小心地推门进去了。
透过鹤子被抛下的那扇窗户,朦胧的月光斜照在墙壁上,投射出两块稍有些发白的银幕。那黑影似乎害怕光亮,一直隐身于黑暗中。不久,他低头吹了声口哨。不,应该是暗号。口哨声一停,四角的荧幕里便出现了三个新的黑影。
黑影做了个手势,把另外三个影子叫到一起,压低了声音说:“现在各就各位,按照原定计划,到餐厅长沙发后面去,从那里应该可以看到厨房墙壁上修补的痕迹。”
四个影子陆续进入餐厅,在厨房后门的长沙发椅后缩成了一团。
“厨房门外一切正常吧?”
“楠田从下午一直在监视,没问题。”
“干得好,只要他进来就是瓮中之鳖了,不管怎样都逃不掉……只要帮你们抓到他,我的任务就完成了。马上就要与大家分别了,我想这是最后一次行动,请务必干好。”
“课长!”
“别这么叫我。我知道你们心里想什么,不用说出来。我已经不适合这个头衔了……我是个受不了屈辱的人,但这种耿直也会使我犯下愚蠢的错误。你们是不是要劝我不要因为被排挤的小事而辞职?别劝我了,我心意已决,你们就随我的愿吧。”
“可是……如果就此分别,真让人……真让人舍不得啊。”
细语到此打住,房间里又恢复之前的寂静,除了时钟的嘀嘀嗒嗒声。它昭示着时间的流逝,紧张而有序地不断敲打。
四个影子潜伏好之后,又过了五分钟或者十分钟的样子,走廊另一端传来一声微弱的门锁摩擦的嘎吱声。
很快,一阵极为细微的脚步声从那头响起,像是人踏在潮湿的泥土上或是猫蹑手蹑脚地爬在屋脊上。脚步慢慢往这边靠近,走走停停,终于来到玄关附近停下了。门被徐徐地打开,会是谁呢?长长的影子先闯进来,摇摇晃晃地进入玄关。
从餐厅的暗处往那里看,墙壁上长方形的月影如同古镜镜面般闪着光亮,映射出那个令人意外的人物身影。
此人侧影极为特殊,奇特的身姿里满是慌乱与粗暴。他的官服领口向两边趴着,背微微弯曲前倾,如同潜进邓肯王寝室的麦克白。如此清晰地展现在墙壁白色荧幕中的,正是总监的身影。
他像在荧幕中表演节目般,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掉了个头走到客厅里。他对这里的环境非常熟悉,关上客厅的门后便用身子贴着墙壁缓缓走向连接着厨房的那扇门。空气中隐隐约约流淌着一股奇特的香味,到底是什么味道呢?
影子开了门,轻轻潜入厨房。顿时,一道有形的光束打在门附近的墙面上,映照出那块不久前刚补过的地方。他佝着身子用手指触摸了一番,接着把手电筒放在地上,从口袋里拿出一根小小的类似凿子的物件,开始在那里挖了起来。
沙发后的四人屏息窥探着这里的一切,如同瞄着猎物伺机而动的鹰一样。随后,一个接一个轻轻地向猎物靠近。
不幸的是,行动路线被前方一个放兰花盆栽的高脚三脚台子挡住了。领头的真名古不小心碰到了台子脚,台子砰的一声倒在地上,玻璃盆的碎片声随之在地上跳跃。
“糟糕!”伴随着真名古惊叹的同时,对方转身锁上厨房的门。
当四人冲到门边时,非常清楚地听到了里面上锁的咔嚓声。
“可恶!”
真名古边叫边冲向寝室,准备从化妆室打开通往厨房的门,但那里竟然也被锁上了。
“快去玄关!快去玄关!”
黑暗中,真名古已经有些慌乱。餐厅里传来三个枪手拿着万能钥匙准备开门的嘈杂声。现场陷入一片混乱。
持续五分钟后,门总算被打开。真名古与三位枪手分别从两个门同时进了厨房,但里面却空无一人。
想从厨房逃走只有唯一一条路线可以离开,也就是连接厨房的楼梯后门。不过那里另有人员看守,他别想跑出去。
真名古冲过去开门,发现它也锁上了。他边拍打门板边叫着这里值班的枪手:“楠田、楠田,你在这儿吗?”
楠田的声音从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传来,他敲着客厅的门叫着:“课长,课长,我在这里。你刚才叫我到玄关去,我就跑过来了,但又被关在这儿了。”
这真是场黑暗中的滑稽剧。真名古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对这位搜查课长而言,可真是个意外的沉重打击。
昨天上午,真名古就来这儿勘查了厨房墙壁那块修补过的地方。他觉察出皇帝的大钻石应该藏在这儿。他坚信只要守在这里直到最后一刻,自己一定能抓到凶手取得最后胜利。不用太慌张,只要守株待兔,就会轻而易举地抓获罪犯。
真名古找了四个最能干的枪手滴水不漏地安插在这里,自己又去忙着收集证据。从上午开始到现在精心安排的行动,就是为了等待鱼自动上钩。
这条鱼如约而至,只要拉紧鱼网就好了。可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却被他溜走了。事实上,这条鱼是用了奸诈的腹语术伪装成真名古的声音,把楠田叫到玄关去,又把其关在了那儿,自己就从容地溜走了。最后,真名古他们还是捕了个空,这真是个不小的打击。
真名古浑身瘫软地倒在椅子里,无精打采又垂头丧气。虽说真名古阅历丰富,喜怒不形于色,但这次他却无法平静下来。如此精心布置的计划竟然被人轻而易举地击破。真名古本想亲手抓住那个枪手的衣领,狠狠地教训他一番。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其实这四位枪手一出道的时候就跟随着真名古,可以说是真名古的铁杆儿部下。想到由于自己的疏忽而轻信了那声音,以致计划一败涂地,每个人都神色凄然,拼命忍住流泪。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大家只能垂头丧气地僵立在黑暗中。
过了一会儿,真名古猛地抬头看着这几个僵住的枪手,有气无力地说:“兄弟们,很遗憾,这场游戏结束了……我们还是失败了……他确实能干,我们被耍得团团转,现在轮到我们夹着尾巴逃走了……本来准备计划成功后好好庆祝一番,还特地带了点白兰地,现在看来……好了,兄弟们,我们就此告别吧,顺便喝杯酒道珍重……”
话音刚落,万籁俱寂的走廊尽头传来一阵尖锐短促的声音,好像是有人打开了铰链。大伙屏住呼吸细细听着,应该是有人轻轻关上阳台玻璃窗后,轻手轻脚地在往这边走。脚擦着地板,听起来有些怪异,与刚才的脚步声如出一辙。
大伙儿躲在沙发后的阴影里紧紧盯着玄关那里,墙壁的荧幕上突然出现了平头驼背的总监身影。
真是诡异极了。大家都张大了嘴巴,心里连连道奇。可更奇怪的还在后面,眼前的这位连动作都与刚才的一模一样。
影子在朦胧的月光中折腾一会儿,把客厅门锁上后,沿着餐厅墙壁缓缓进入厨房,像刚才那样用手电筒照着墙壁,掏出一把凿子模样的工具开始挖墙壁……
仿佛时光倒流了般,场景重现了。一伙人满脸茫然,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倒是头脑清晰的真名古一直用眼睛紧紧盯着厨房。这可真不是做梦啊,从里面传来的“咔嗒咔嗒”直勾勾地冲击着五个人的耳膜,墙土掉落在地板上的微弱声音也清晰地传来,真是奇妙……
影子挖了一段时间,停了下来。他在墙壁上凿出一个小洞,然后慌乱地拿起手电筒照着小洞,似乎发现了什么。两眼放光、欣喜异常地端详一会儿后,他伸出手臂准备拿出里面的东西。
此时此刻,真名古没再耽搁,他像闪电般从沙发后冲过去,一脚跃入厨房,使尽全身力气扭住了这人的手臂。随后,四个枪手也反应过来冲过去包围住他们。这次抓捕比较顺利,被捕获的影子叽叽歪歪地嚷嚷着。
其中一位枪手快速按下电源开关。一瞬间,这间小小的厨房被照耀得明亮刺眼。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