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藏凤隐.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4-06-23 12:18:00
  • 试 读在线试读
龙藏凤隐.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内容简介:她本是一名二十一世纪的刑警,却意外穿越到这个时空。白日里,她一身男装,英姿飒爽,是京中六扇门里最叱咤风云的师爷,亦是全北凉深闺女子心中最想嫁的大众情郎。暗夜里,她褪去尖锐,恢复红妆,是宰相府后山深藏不可见光的女儿,亦是有着扑朔迷离身世,被某些人暗寻的对象。一场大火,一场阴谋,她的戏剧人生由此展开……一嫁,她嫁给了皇帝最为宠爱却在大火中容颜尽毁的四王爷。二嫁,她嫁给了皇帝弃之如屣却风流不羁、容貌俊美的八王爷。
一次次巧合,一场场阴谋,是谁宠她入骨?又是谁推她至风口浪尖?为了爱,她倾尽所有,拼尽全力,却为何换来更大的算计?珍惜与伤害,信任和背叛,谁才是她心中的独一无二?断案如神的师爷,断得了天下奇案,那是否也断得了这世间的“情”字纠葛?人物简介:苏月:一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女子。她是京中六扇门里最叱咤风云的师爷,也是宰相府后山深藏不可见光,有着扑朔迷离身世的庶女。商慕寒:北凉国的四王爷。苏月的初恋情人,一场大火让他弄巧成拙,失去了自己的容貌和身份。商慕炎:北凉国的八王爷。景帝最不待见的儿子。他表面邪魅风流,浪荡不羁,实则冷情腹黑,睿智沉稳。冷煜:南轩国的太子。一次意外的邂逅,认识了身为师爷的苏月,并对其一见倾心。

编辑推荐
小说剧情十分离奇,故事性很强。行文自然妥帖,娓娓叙来却步步惊心。前文埋下的伏笔和悬念逐渐被解开,故事发展到了高潮,特别牵动人心。人物性格典型,角色多而不乱,彼此间感情关系较为复杂,感情戏充足,且与谋略线相辅相成,相互交织,融合较好。

名人推荐
情场缱绻身难已,红颜绝世休相负;
惜取锦瑟度华年,莫使君情归他处。
——小七

作者简介
素子花殇,80后,巨蟹女,外企职员,超人气作家。
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相信小说中完美的爱情。
代表作:《倾君侧:龙藏凤隐》《是妃之地:王爷,慎入!》《美人计:棋子王妃》《夜欢凉:失心为后》等。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她还活着
第二章 新科状元
第三章 身份暴露
第四章 四八对决
第五章 你是疯子
第六章 你心我懂
第七章 八爷生辰
第八章 漂亮反击
第九章 八爷完了
第十章 孩子难产
第十一章 四道圣旨
第十二章 新帝登基

下册
第十三章 前赴南轩
第十四章 跟我回去
第十五章 最后信你
第十六章 帝妃同心
第十七章 奇局妙计
第十八章 苏阳之死
第十九章 唯你一人
第二十章 如此度我
第二十一章 鱼死网破
第二十二章 伤痛独饮
第二十三章 同看天下
第二十四章 番外

文摘
第一章她还活着
苏月眼睫颤了颤,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睑,视线一点一点清明。她望着头顶崭新洁白的帐顶,有些恍惚。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又身在什么地方?她只记得,她戴着商慕寒的面具从瀑布上跳了下来。后来,好像在下坠的过程中,侧脸划到了瀑布的岩石上,现在还火辣辣发疼。再后来,还没有跌落在地之前,她好像被谁接住了。
对,肯定是被谁接住了。她记得很清楚,当时,有人影飞向瀑布,她被裹拥入怀,她想看清楚是谁,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一切就像做梦一般不真实。她没死?她没死,是吗?那她的孩子呢?本能地伸手抚向小腹,她不知道,里面的小家伙是否安然无恙?
缓缓撑起身子坐起来,她环顾四周,是一间陌生的厢房。厢房很新,里面的家具摆件也都是崭新的,甚至能闻见空气中朱漆未干的淡淡香气,但是,看其设计和摆设,无不彰显着主人的奢华和品位。
这是哪里?心中疑惑,她起身下床。外面阳光正好,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投进来,打在屋里崭新的朱红楠木家具上,有些刺目晃眼。她眯眼看着那片阳光,橙黄金灿里,有微尘在翩翩起舞。
苏月看着看着,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到底是谁救了她?穿了软履,她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袍,便出了门。同样是崭新的庭院,有水榭亭台,有鱼池假山,有各种不知名的花草,有翠绿翠绿的矮树,甚是清幽雅致。
远处,一个婢女手端铜盘走过来,见到她,一惊一喜,“姑娘醒了?”
苏月疑惑地看着她,点头,“请问我这是在哪里?”
婢女微微一笑,“林府啊!”
“林府?”苏月微拢了秀眉。
“嗯。”婢女点头,笑道:“就是皇上御赐给当今新科状元林公子的状元府,林府。”
新科状元?林公子?状元府应该在京师,那说明她已经从柳溪镇回来了?她到底昏迷了几日?她是被这位林公子所救吗?
“林公子人呢?”苏月眸光凝住。
“哦,今日是林公子状元及第游街之日,公子他正骑着高头大马在游街呢。”
“游街?”苏月心绪微动,“可以去看看吗?”
“这……”婢女面色微微迟疑,想了想,道:“可以是可以……那姑娘稍微等奴婢一下,奴婢去将姑娘的披风取来,顺便给姑娘取一方面纱。”
面纱?苏月微微一怔,却也没有多想,只以为对方思虑周全,怕她被人识出,而故意为之,便也任由她去。苏月站在抄手游廊等待,骤然听到外面锣鼓震天、人声鼎沸,还有孩童齐声喊着:“状元郎、状元郎、状元郎……”
苏月一愣,垂眸默了默,顾不上等婢女取披风和面纱回来,她便径直一人出了门。门前游街的队伍刚刚走过,苏月透过敲锣打鼓的众人望过去,看到了最前面骑着高头大马那人。男人一身大红状元袍,似火似霞,头顶状元帽,脑后墨发轻垂,身姿俊秀挺拔,就这样坐在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上,惊才绝艳。不知为何,苏月竟觉得这背影似乎有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她抿了抿唇,突然对着那一抹背影朗声喊道:“林公子。”
大街上很吵,锣鼓声很大,苏月的声音虽朗,却还是被震天的喧嚣淹没。可是不知为何,这一缕声音却还是清晰地飘入了林子墨的耳朵里。他缓缓回过头。
午后的阳光晃得有些刺眼,苏月迎着光微微眯了眸子,看向那应声转过来的脸。很俊美,却也很陌生!不是他!苏月微微失神片刻,便笑了。
马上的男人一直回头凝视她,面色微愕,似乎在等着她继续。她勉力笑笑,摇了摇头,轻轻道了声,“没事!”便转过身往回走。自从方才醒来,她刻意将一部分记忆屏蔽,可此时,那一夜发生的事依旧在她脑海里呼啸而过。
她闭上眼眸,脚步虚浮。刚才她醒来看到崭新的厢房和家具,虽然一切都是陌生的,可那些物件摆设却似乎都是她喜欢的风格,她有些恍惚了。然后,又联想起那夜她随着瀑布水流急速跌落时,那个飞身接住她的身影。她以为是商慕炎。她以为他同她一起跃下,救下了她。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那样的深山,那样的子夜,在她跳下的瞬间,正好有人那样凑巧地出现在瀑布旁边?当刚才那个婢女说,取了面纱再出门时,起先她没在意,后来想想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只有他才会如此思虑周全,怕她被人识出。如果只是被陌生人所救,又怎会去考虑这些东西?而且,她看到这个林公子的第一眼时,也莫名觉得背影有一丝熟悉不是吗?所以,她真的以为,她真的以为……
可是,事实证明,那真的只是她的自以为。她又错了,不是,不是他,即使他会易容,此人也不是他,感觉不对!
现在想想,怎么可能是他?他是王爷,又怎会是新科状元?更何况,他想让她死啊,他的人都想让她死啊!刚才仅凭一股心火强撑着,如今似乎瞬间被抽干了力气,她脚下一软,身子蓦地朝一边倾倒。没有预期的疼痛,她的腰身一暖,在她倒下之前,有温热的大掌将她稳稳托住。
“你没事吧?”低沉的男音响在耳畔,苏月慌乱抬眸,看到男人俊美无俦的脸。正是新科状元林公子。温润如玉、翩翩公子,却隐隐透着一丝冷魅,这是他给苏月的第一印象。第二个认知就是,这个男人会武功。也难怪那夜她急速下坠,他还能徒手接住她。文武双全的男人。
苏月脸色苍白,摇了摇头,她从男人的怀里出来,站定,这才意识到原本喧嚣的锣鼓声不知几时已经偃息。苏月回头,看到一街惊诧。她不明白众人为何会用这种目光看她,也没有心情去明白。
这时,先前那个婢女急匆匆赶了过来,“姑娘怎么不等奴婢就出来了?”
“彩蝶,你怎么做事的?”男人声音微沉,略带薄怒,漆黑如墨的眸子染了一抹厉色,“快扶姑娘回去休息!”
“是!”叫彩蝶的婢女吓得脸色惨白,连忙扶着苏月往回走。
林子墨站在原地兀自沉默了片刻,这才转身回到马边,翻身上了马。众人回神,锣鼓声继续。队伍浩浩荡荡走了起来。

林子墨回府的时候,已是夜里。府中各处的风灯已经尽数点起,发出昏黄暗淡的光。径直穿过抄手游廊,穿过水榭亭台,他来到一间厢房门口。厢房内亮着烛火,他抬手,轻轻叩了门扉。无人应。他眉心微拢,又叩了两下,依旧没有动静,略一沉吟,轻轻推开了房门。
她在的,他一怔。她一袭洁白寝衣,背对着坐在那儿,满头青丝未加一丝束缚,就这样倾泻在肩头,湿漉漉的,滴滴答答往下淌着水滴,显然刚刚沐浴完。空气中飘荡着女子沐浴的清香,寝衣透薄,女子凝脂一般的肌肤若隐若现,林子墨喉头微微一紧。
“怎么还没睡?”敛了心神,他缓缓走过去。
女子没有动,也没有反应。他走到她旁边站定,待看清她手中拿的物件时,脸色蓦地一变,是铜镜,她拿着一柄小铜镜!他不是已经吩咐彩蝶将厢房里的镜子都拿走了吗?她又是从哪里弄来的铜镜?女子目光溃散地看着镜面中的自己,一瞬不瞬。铜镜中的人左脸有一条沟渠纵横,一直从眼角延伸到耳边,狰狞可怖。
“那个……”林子墨清了清喉咙,“你不用担心,你脸上的伤是可以治好的。我有个朋友是神医,专门给人治脸上的伤,且从未失败过。我曾经亲眼见过他给人换脸,你这点伤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改明儿个我就让他过来给你看。你也不要难过,一定会好的。”
他说的是事实。这世上,人脸都可以换,这点伤痕又算得了什么?
许久,女子的眸光才慢慢有了一丝焦距。她缓缓转眸,看向身侧的男人,勉力弯了弯唇,“谢谢你,不管你是谁?”
男人微微一怔,不管你是谁?男人眸光微闪,一抹复杂从眸底快速掠过,他勾唇浅笑道:“我叫林子墨,请问姑娘尊姓大名?”
苏月摇头,轻轻垂下眉眼。林子墨瞳孔微微一敛,“姑娘有难言之隐?不方便说是吗?”
“不是!”苏月再次摇头。
“那是……”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苏月长睫轻垂,笑了笑,苦涩黯然。林子墨一震,一双黑如曜石的眸子微眯,眸光略带探究地落在她那半是倾城半是狰狞的脸上,“你失忆了?”
苏月没有吭声。
“那你还记得那夜,我救你那夜发生的事吗?”林子墨仍不相信。
苏月摇头。
“那夜你穿着男人的衣袍,戴着面具……”
“不记得了,都不记得了……”苏月继续摇头,秀眉微蹙,表情很痛苦。
“那孩子呢?”林子墨伸手,一把将她的腕握住,“那你知不知道自己腹中怀有孩子?”
苏月愕然抬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半晌,依旧只是摇头。末了,目光又缓缓下移,她垂眸看向自己的小腹,一声不吭。
男人眉心微拢,黑眸一瞬不瞬地凝着她,似乎想要看到她的心底去。许久,才突然道:“没关系,以前的事不记得就不记得了。既然老天让你忘记,必定是想让你重新开始,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嗯,”苏月轻应了一声,依旧眉眼不抬,道了声,“谢谢!”
“时辰不早了,你早点歇着,我明日再来看你。”
“嗯。”
男人再次深深看了她一眼,方才转身离开。房门被带上,脚步声渐行渐远,苏月怔怔看向手中铜镜里的自己,鬼一般,久久失了神。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