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人2075•意识重组.pdf

伪人2075•意识重组.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这是一个在世界毁灭之后的故事。
“伪人”从人类中进化出来,但不为人类所容。两者之间的战争毁灭了世界。
夏歌是在这片黑暗中生活的一个普通女人,她的工作是讲述那些在世界毁灭时死去的人们的故事。一名杀手打电话给她,试图向她讲述自己的过去。这些往事牵出了被那场战争埋藏的一片片真相。夏歌与杀手交谈,然后又前往黑暗深处拜访“伪人”最后的孑遗,被叫做“月亮女孩”的幸存者。她试图把他们的故事拼起来,但最终,被拼起来的并不是真相,而是从死亡中复归的“伪人”的意志。
当伪人的飞船归来后,迟来了十年的复仇悄然开始。但在这末世里早已绝望的人类,却将这场复仇视为某种意义上的救赎……

编辑推荐
迟卉用细腻的文笔描绘出一个未来毁灭后的世界,罪孽与救赎是她永恒的主题。故事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地球末日之景,月球坠落,地球陷入永昼永夜之中,集群智慧的出现危及了人类的存亡,纷纷引发读者对于陌生世界的好奇。女主角“往事撰写者”的奇特职业与经历呈现出不同的世界观和前所未有的刺激感,矛盾冲突激烈,剧情百转千回。而到小说的最后更有出人意料的结局。搭配女性科幻作者细腻动人的文字,同时调动起读者情感上的起伏,在阅读中获得真切的感受与体验。

作者简介
迟卉,上海最世文化签约作家。科幻小说作家,电子杂志《极小值Minimum》创办者,曾获2006、2008、2010、2012年中国科幻银河奖提名奖,2010年作品《伪人算法》获中文幻想星空奖最佳短篇小说奖。其作品拥有华丽庞大的世界构架,又不乏关于人性温情的探索。

目录
序1 009
序2 015
第1章 永夜 019
第2章 碰撞 051
第3章 伪人 073
第4章 残体 091
第5章 碰撞 113
第6章 风起 129
第7章 再演 153
第8章 逃亡 167
第9章 坠落 185
第10章 群星 211
第11章 现实迁移 237
尾声之一 星阶 269
尾声之二 苏醒 273
前传 2026 277

序言

文/宝树
七八年前,偶然读到一篇叫做《归者无路》(又名《深渊》)的科幻小说,曾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故事大意是说,在未来,一些人将意识上传到网络以寻求自由,却坠入赛博空间的数字深渊,他们的意识被切割和吞噬,供隐藏在网络深处更早上传的意识体享用,而那些游魂也借尸还魂,回到人间,在支离破碎的记忆中重拾人性的温暖。
当时的我正处于一生中最远离科幻的时期:少年时的痴迷渐渐退潮,而写作的激情还未曾降临。这个设想奇绝的故事重新唤起了我对科幻中奇妙想象的热爱。但它和我读过的大部分科幻小说又很不同,令读者感到战栗的不仅仅是一个激动人心的点子,而是它所唤起的深层人性——爱与恨,希望与绝望,放逐与回归。
通过这篇小说,我记住了这个名字:迟卉。
在这之前,迟卉已经崭露头角,发表过多篇作品,但我并未留意。但此后,我开始着意搜寻她的小说来读。后来的几年里,我陆续读到了她的许多篇作品,跨越未来史、赛博朋克、太空歌剧、科幻推理等许多科幻类型,它们以高产量和高质量罕见的统一以及独特鲜明的个人风格,在中国科幻作者中独树一帜。很快,迟卉就成为我最喜爱的科幻作家之一。当时的迟卉大约二十出头,和不少曾写出惊艳之作,但却昙花一现的青年作者不同,她的笔耕不辍、产量丰富在中国科幻作家中大概只有王晋康老师可比,而且越到后面越是才思泉涌,短篇连缀为长篇,长篇整合为系列,仿佛小溪变为江河,江河汇入大海。我目睹了一个宏大深远的幻想世界随着它的创造者一起成长起来。
迟卉的作品向来以笔力的老成和叙事的高超而著称,不过个人以为,构成她作品最内在力量的,是冷漠、荒芜、压倒性的非人处境与强烈的生命激情之间的尖锐对立。换言之,一边是深渊,一边是火焰。以近年一篇仅两千多字的超短篇《火焰风暴》为例:在宇宙深处,一颗冰冷死寂的行星围绕着一颗已经熄灭的恒星。行星上凝结着某种奇异的晶体,每隔一亿年,它都会在恒星的定期喷发中变成一片火海。此时,会有某种生命体从崩裂的晶体中释放出来,如同火鸟掠过燃烧的天空,用欢歌打破一亿年的死寂。它们的生命,在被冰封亿万年后,燃烧得无比绚丽。
有时候,迟卉的作品甚至让我想到宇宙本身:在黑暗的深渊中,有一些天体疯狂地燃烧着,它们终将熄灭,但在此刻却炽热而灿烂。它们被称为星星,但本质上是短暂的焰火。在无尽的荒凉宇宙里,它们会给我们以些许温暖,正如迟卉笔下那些美好的瞬间。
迟卉的写作有一种奇妙的质感,糅合了细腻与粗犷,冷硬与火热等矛盾的特质,难以用既定的范式概括。一位知名的科幻研究者告诉我,她无法为迟卉的作品在当代中国科幻谱系中找到恰当的位置。这或许也是迟卉作品的超越性价值所在。科幻中常有硬科幻和软科幻的论战,或者以科学之“硬”为尊,或者以文学之“软”为美,各执一偏,争论不休。迟卉的作品却完全击碎了这类肤浅的对立。在具有奇诡想象和科学内核的世界观的展开下,饱满鲜明的人物如灿烂的火鸟在天空中翱翔。
最近这几年,当我自己也开始科幻写作之后,曾从迟卉在网络分享的写作经验中获益良多,并和迟卉本人有过不少交流。从很多方面来说,她可以说是我的前辈和半个老师,虽然要仿效她的想象和文笔是不可能的。同时,我也了解到她辞去公职后,纯粹为了梦想而坚持写作的不易。我和她正式认识时,正是她的第一部长篇《卡勒米安墓场》出版后不久,这部和《三体III》同时问世的,也许是中国迄今最精彩的太空歌剧,虽然在幻迷圈内也颇受好评,但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后来,我也有幸读到了若干她最新写就但尚未公开的作品,它们令我叫绝,但其中不少出版艰难,难以进入一般读者的视野。
去年,当迟卉宣布参加TN3的征文比赛时,作为多年的“卉粉”,坦白说,我很为她捏一把汗。科幻毕竟是相对小众的文类,即使是优异之作也往往难以得到大众的欣赏;而如果“名落孙山”,对于一位早已成名的作家来说,无疑会蒙受比新人大得多的压力。但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迟卉就像用她之前的作品征服包括我在内的科幻迷们一样,以这部横空出世的《伪人2075•意识重组》征服了许多之前对科幻并无了解和缺乏兴趣的年轻读者,顺利地登顶三强,也让这部近年中国科幻中有数的佳作有机会通过最世文化的平台,和更多的读者见面。
《伪人2075•意识重组》连同其短篇前传《苏醒2026》是“伪人”系列的奠基之作。所谓“伪人”,按照作者的设定,是指个体意识之间通过纳米技术的“脑桥”融合而成的集群智慧体,它来自人类意识的融合,却又超越人类。故事的主体内容就发生在一场“伪人集群”和人类之间惨烈的战争之后,其时,月球化为碎片,大地一片废墟。在这样的大时代下,地球上残存的人类艰难地生存着,此时,女作家夏歌和杀手罗斯等人因缘际会,做为与伪人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类而相逢,激发出战后伺机而动的伪人意识,并将残余的世界引向下一个毁灭危机……
当然这只是故事的表面,背后还有若干颠覆性的隐线,令整个故事波诡云谲,摇曳生姿。迟卉一向是讲故事的高手,通过多线叙事、闪回和插叙等手法讲述了一部跨越半个多世纪,改变人类历史的未来史诗。也正如迟卉的其他作品一样,故事不仅仅在情节上精彩纷呈,而更以其中的人物命运和情感羁绊撼动每一个读者的灵魂。在某种程度上,故事也重现了《归者无路》等前作的主题:未来,在地球废墟中生长的伪人意识是另一个吞噬一切的“深渊”,在其中,残存的人性片断仍在爆发着,照亮着,燃烧着自己的生命。
世界已面目全非,我们亦无路再归来,唯有去讲述和聆听。
那么,欢迎来到迟卉的宇宙深渊。站在大地的废墟上,去观赏那些亿万年难得一见的壮丽火焰吧。

文摘
1
2075年,新浦森—圣路易斯城。
浓重的黑暗笼罩着城市。
夏歌戴好口罩、手套和毛线帽,提起手袋走出公寓。她抬手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15:31。
快步走到灯光下,她向着路过的出租车挥手。夜色浓重,永夜的天空之下,时间只有相对的意义,太阳早在十年前就已经不再升起。
在等车的时候,一次轻微的地震掠过了城市,在黑夜里像是某种波动,附近一辆汽车的报警器发出一阵尖啸,但也仅此而已。街边站着的小贩、妓女和等公共汽车的人们神色漠然,不为所动。
他们已经习惯了。
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昏黄的灯光在车窗上倒映出她的影子。出租车司机也是个华裔,夏歌坐进去后,直接用中文对他说了地址。
“白人区?”司机嘟囔了一句粗话。
“嗯。”
车子向前驶去。
二十分钟后,那栋小型的三防别墅出现在眼前,她下了车,多给了司机一点儿小费,转身走上台阶,按响门铃。一位老妇人走了出来。
她迎上前去。
“斯坦夫人,您好。我是夏歌。”
老妇人眯起眼睛,露出微笑,“你就是那个‘往事撰写者’?”
“是的,夫人。”
2
虽然说是“别墅”,但房子其实并不大,壁炉只是个摆设,客厅里安装的是中式的暖气管道,藏在雕花的木壁后面。灯光暗淡,看起来屋主人并没有读书的习惯,小小书架上放着的几本书都是给孩子看的,包括最近流行的“复仇者英雄大战伪人”漫画。
老妇人示意夏歌落座,屋子里正在打扫的女清洁工知趣地离开了,只剩下她们两个人。
“那么,斯坦夫人,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夏歌从手袋里抽出她常用的那支录音笔放在桌上。但老妇人只是看了她一眼,摇摇头,“我订阅了你的网站,每天都看,然后我打电话给你……无意冒犯,但我没想到你这么年轻。”
“我今年二十七岁了,夫人。”
“月亮坠落那年你多大,十七岁?”
“十六岁。”
“喔,嗯。”老妇人嘟囔着,看不出是嘲笑还是认可,她的大部分表情都藏在满脸的皱纹和花白卷发之下,像一个古老的谜,“那年我五十二岁,就在这里,这座幸运的城市——你觉得我们是幸运的吗?”
“新浦森不在任何主要的火山和地震带上,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座城市是幸运的。”
“那我们呢?”
“我不知道,夫人。”
“我也不知道。”老妇人发出一声轻轻的嘲笑,起身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着窗外阴沉的夜幕,“之所以叫你来,是因为昨天早上,我睡糊涂了……”
她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诉说。夏歌赶紧按下录音笔,捕捉老人那近乎梦呓的声音。
“……我想我是睡糊涂了,因为我听到闹钟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了天空,超级蓝的天空,蓝得像是……啊,你知道那种蓝色,孩子。我还看到阳光,明亮,热,可以把你的手背都晒疼的那种,还有一朵一朵的云……我对自己说,太好了,今天天气真棒,我要做一大堆的三明治,夹上火腿、生菜和起司,还要抹上厚厚的墨西哥辣酱,然后我就可以开着车,带着我的小孙子去野餐。我以为我还在加利福尼亚,我以为。然后——我就醒了。”
他们总是这样开始回忆,述说过去的好时光,过去的一切。
五年来,夏歌已经听过类似的回忆无数次,但她仍然只是耐心地,沉默地听着,手指在录音笔的按键上滑动,银灰色的漆壳已经被磨得发白。
“我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这个发霉的狗窝里。”老妇人嘶哑地笑了一声,摇摇头,“你要知道,孩子,我不是那种会抱着回忆不放的人。自从十年前那事儿之后,我一直都在努力朝前走。我甚至嘲笑过我的邻居,因为她找了一个你这样的撰写者,没完没了地跟那个可怜的人讲她的丈夫、孩子还有那条叫波派的狗——我一直以为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从废墟里爬出来之后就一个人开车回了加利福尼亚,我在我的房子里挖出了剩下的财产,安葬了我的家人,然后回到这里开始新的生活——那时候这座城市还不叫新浦森。”
“圣路易斯城。”夏歌应和道。
“对,圣路易斯城。当时幸存者不多,我们组织起来,有很多资源可以用,但是人手太少了。太阳始终没有升起来,我们挖开地铁,在下面种蘑菇和白化蔬菜。然后中国人来了,一开始我们还以为要打仗,但后来他们住了下来,也开始种菜,而且种得比我们好……你是个中国人,对吧。”
“曾经是。”
“嗯。”斯坦夫人似乎对此没什么意见,“你瞧,十年了,我们一直都在朝前走,我们从废墟里站起来,我们扫清了天空,结束了核冬天,我们挖出以前的技术,甚至发明了更多的技术,信息,网络,能源,还有那些反射镜……所有的人都在乐观地说:我们在朝前走。”她抓起一条手帕按在脸颊上,试图控制住自己渐渐激动的声音,“但是这一点儿都不妨碍我在昨天早上醒来,意识到自己住在一间十年没见过太阳的房子里,点着黄色和白色的小灯泡,对着一台操蛋的电脑和一堆操蛋的白化蔬菜——”
她说不下去了,沉默恍如粘稠的液体般漫溢在房间里。
夏歌耐心地等待着。
清脆的蜂鸣打破了沉默,墙壁上偌大的触摸屏亮起,显示出今天的天气预报。
温度6℃(43℉)
反射镜聚光指数:3
湿度33%
……
两人的目光都落到触摸屏上,天气预报文字的背景是一张天空的照片,幽暗天幕下群星稀落,反射镜转过了半边脸庞,四周围绕着一小圈青白色的光晕。
老妇人盯着那张图,发出一声轻轻的嘲笑,“他们把这张图叫做黎明。你能想象吗,孩子?黎明?”
“我们管这个叫‘伪黎明’。”
“去他的伪黎明。我见过太阳,可我的孙子没见过,他今年九岁,他没见过太阳,从他出生就没见过。他没见过的东西太多了,太阳,蓝天,他妈妈,还有——我想带他到伞民领地去看看真正的蓝天白云,但是医生说,不行,在黑暗里长大的这一代孩子,眼睛根本受不了阳光。”
“……”
一声长长的叹息后,老妇人回到沙发前坐下,抓过一条毛织披肩盖住自己的双腿。明亮的白色灯光将那张苍老的脸庞映照得愈发缺乏血色,但碧蓝的眼睛里依旧闪烁着悲伤而固执的光芒,“我现在是个教师,我在学校里教那些孩子们写字和算术,他们大部分和我的孙子差不多大,他们应该看看阳光,看看真正的天空,不是日光房里蓝色的屋顶……我做不到,我没法带他们去阳光底下,我只有我的记忆,我的故事,我的家人,我曾经拥有过的那个家庭……你能把它们写下来吗?写成一个真正的故事,让孩子们能读它,就像……”
“就像看到阳光?”
“……这是不是很傻?”
“不,夫人。”夏歌柔声安慰道,“一点儿也不。”
“……”
老妇人的肩膀突然就垮了下来,嘴唇微微皱起,泪水开始闪烁在她的眼角——紧接着,她突然用手捂住脸,哭得一塌糊涂。
夏歌默默伸出手,轻拍老人瘦削的肩背。录音笔忠实地记录下啜泣和呜咽的声音,而接下来,它将会录下那些死者的故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