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心中有一头骆驼.pdf

俺心中有一头骆驼.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俺心中有一头骆驼》是作者原老未在亚非欧三大洲行走的记录,不知不觉间她已从最原始的非洲村落穿越到了巴基斯坦的军事禁区。“沙发客”、“自驾者”、“独立摄影师”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身份,她在死海裸泳,在非洲与职业杀手一同参加婚礼,在巴基斯坦的洪水来临前顺利逃脱……旅行中的经历,不论无聊还是惊险,她都供奉着、珍惜着。

编辑推荐
●好玩到会大笑、惊险到会倒吸一口气、动情到会流泪。
●旅行路上最会讲故事的人、不害臊妙龄女土匪@原老未。
●穿越亚欧非17个国家最传奇的冒险经历。
●亚非村落爱好者,揭开莫桑比克、老挝、巴基斯坦等地的原生态秘境之美。
●蚂蜂窝、旅游卫视等多家旅行媒体联名推荐。

旅行的路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尽头。
高兴的、不高兴的,在乎的、不在乎的,也都成为了过去式,原老未一直相信人生没有无用的经历,所以所经历过和正在经历着的,无聊或是惊险,她全都供奉着珍惜。时间是奢侈的单程票,定数太少,变化太多。这一生也因为那些不能预知的变化而更加有意思。人才活几十年,有意思地活最重要。自由万岁,让任性打晕理智,默认它撒着欢儿地由着性子胡来。

名人推荐
畅快淋漓地读过她写的故事,你便能轻易地感受到她的价值观,这其实是个有型有款、心地善良的姑娘,她身上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使命,这让她内心里时刻洋溢着温暖与柔情。
——《生活》杂志资深记者、《别处生活》、《大地清凉》作者墨札中
看到作者和我一样,从尼泊尔开始,顿感亲切。这个让我走出去感受到世界可大可小,可远可近的国家,总是充满了从浓重到淡然的笔墨。因而我喜欢的那句话是我们行走的范围就是我们的世界。把自己放到那个广阔的空间中,走得多了,心变得也广阔。
——《我们始终牵手旅行》作者左手

媒体推荐
她天性爱憎好恶都比常人剧烈,她满不在乎地把自己塑造成刻薄刁钻雷焦人的毒舌派,但仍然不妨碍我对她心生敬意。畅快淋漓地读过她写的故事,你便能轻易地感受到她的价值观,这其实是个有型有款,心地善良的姑娘,她身上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使命,这让她内心里时刻洋溢着温暖与柔情。
——《生活》杂志资深记者、《别处生活》、《大地清凉》作者晏礼中

看到作者和我一样,从尼泊尔开始,顿感亲切。这个让我走出去感受到世界可大可小,可远可近的国家,总是充满了从浓重到淡然的笔墨。因而我喜欢的那句话是:我们行走的范围就是我们的世界。把自己放到那个广阔的空间中,走得多了,心变得也广阔。
——《我们始终牵手旅行》作者左手

作者简介
独立摄影师,撰稿人。英文名Moomoo,尼泊尔语包子的意思,江湖人称“不害臊妙龄女土匪”,胆大心细脸皮厚的典型,旅行数载,行踪不定,曾在南部非洲莫桑比克Lichinga小镇、瑞典斯德哥尔摩及外高加索小国格鲁吉亚各生活过半年。
蚂蜂窝专栏旅行家、百度梦想旅行家,《摄影旅游》杂志、《中国国家旅游》、《新旅行》杂志撰稿人,旅游卫视《我是探路者》节目嘉宾。

目录
序 未红颜 晏礼中
自序 在时间的年轮里看自己
第一章 希望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萧安
轮回于此1453个小时 尼泊尔 019
走入信仰与荣耀之城 印度 039
悲壮之舞——苏菲回旋 巴基斯坦 055
胡人,美酒,夜光杯 伊朗 067
以弗所的前世今生 土耳其 073
锡瓦,你遗忘了整个世界 埃及 079
我的小镇Lichinga和她的Niassa湖 莫桑比克 087
斯德哥尔摩,那自己的城,那城自己 瑞典 101
蓝色萧安 摩洛哥 109
波尔图,城如法朵 葡萄牙 123
寮国之色 老挝 135
第二章 嬉笑怒骂 游走江湖
北部山区原来这么美 巴基斯坦 149
戈壁深处的MarMusa修道院 叙利亚 163
在死海裸一把泳 约旦 175
我的非洲管家 莫桑比克 183
真正的杀手白先生 莫桑比克 191
拼火车和乡村搭车记 德国 199
斗鸡记 菲律宾 211
第三章 给老去时的回忆上的供
命运这玩意儿真有意思 巴基斯坦 219
62小时一站到底 坦桑尼亚 231
马尼拉惊魂日 菲律宾 245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与我同行的是在束河开青年旅舍的杜邦大哥和他的另外两位朋友——男生叫木头虫,女人让我们管她叫莎莉。我们乘坐的开往加德满都的车子在出发两个小时后停住,司机出去打探一番后回来后告诉我们,附近村庄里有两个小孩子前些天被过路的车撞死,赔偿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愤怒的村民在这段路上设了路障,恐怕暂时走不了了。我跳下车,沿着停住的车往前溜达,200米外的路中央,堆着若干个特大号轮胎,不知道从哪些倒霉的树上砍下来的树枝,还有小孩子的衣服,零散地摆在地上。路旁的空地上坐了很多村民,三三两两地围着,说着对我来说新鲜有趣的尼泊尔语。这时同行的人在远处喊我回去,我冲着那些好奇的目光友好地行着合十礼一一双手合十,拇指靠在胸口的正中,略略低头碰触到食指及中指指尖以示尊敬,行完礼便转身往回走去。
回到我们的车子旁,杜邦拿出炉头,还有在拉萨买的方便面,准备就地起锅开伙。莎莉和木头虫则拿了水袋下到大河边去取水。我和杜邦并排坐在地上,在等水开的空当儿里,拿着筷子在锅上敲来敲去,跟着节奏唱起以前学会的藏族歌。瞬间围观的人多起来,里三层外三层地把我们圈在正中央,我们扯起嗓子唱着《仓央嘉措情歌》,大多数人直直地盯着我们好奇地看,有几个胆子大些的还挤到最前面,和着拍子扭着腰身跳起了舞。一曲终了,筷子“当”的一声敲在锅上算是收了尾。我伸手摘下了杜邦的帽子,拽着帽檐冲周围的人晃来晃去,边晃边笑嘻嘻地说着:谢谢、谢谢。谁知周围的人一见听歌还要收钱,顿时仿佛所有人屁股上的引线被集体点着了, “嗖”的一下全部四散开来,只留我拿着帽子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中,好不凄凉。
天黑好像就是那么一眨眼的事情,星星越来越多,我们却还在原地。不知谁说了句“走路前进吧”!我们这次来尼泊尔的主要目的就是去走安纳普尔纳的大环线,所以人人装备齐全。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