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学译丛·德摩斯提尼时代的雅典民主:结构、原则和理念.pdf

古典学译丛·德摩斯提尼时代的雅典民主:结构、原则和理念.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公元前5和前4世纪的雅典民主是直接民主制最著名,或者说是最臻于完美的范例。作为西方著名古典学家摩根斯•赫尔曼•汉森的代表作,《德摩斯提你时代的雅典民主》所研究的便是古典时代顶盛时期(公元前403—前322年)的雅典民主,并且将论述的重心放在了关键的后30年,即与德摩斯提尼的从政生涯重合的这段时期。
在本书中,作者对希腊城邦的7个政治机构进行了区分,着重分析了城邦各政治机构在民主政体中的作用及其相互关系,讨论了雅典人如何既把自由视为参与决策过程的能力,又把它视为免于国家或其他公民压迫的权利,平等被视为非自然性质的平等而是机会平等。

编辑推荐
《德摩斯提尼时代的雅典民主:结构、原则和意识形态》作者以其极具权威性且知识渊博的历史学家身份,对雅典民主运作机制进行了最具综合性的详细论述。对于研究古典时代雅典政治生活的学者和学生来说,本书有不可或缺的参考价值和借鉴意义。

媒体推荐
汉森的《德摩斯提尼时代的雅典民主》对于研究古典时代雅典政治生活的学者和认真的学生来说,是无价之宝。此书的学术造诣无可挑剔。
——Josiah Ober, David Magie
普林斯顿大学古代史教授

《德摩斯提尼时代的雅典民主》以其作者极具权威性且知识渊博的历史学家身份,成为雅典民主运作机制最具综合性和详细的叙述。
——泰晤士报文学副刊

这是一部优秀的著作,值得广泛阅读。
——古典学评论

作者简介
作者:摩根斯•赫尔曼•汉森(1940- ),丹麦籍古典语文学家和古典人口学家,希腊民主制与城邦研究的顶尖级学者,1993-2005年任哥本哈根希腊城邦研究中心主任,1987年当选为丹麦皇家科学与文学院院士,兼英国国家学术院和德国考古学院通讯院士,先后应邀在牛津、剑桥、哈佛、斯坦福、普林斯顿、耶鲁大学等48所大学讲学,著述丰富,其《德摩斯提尼时代的雅典民主》已被译成多种语言文字,在当今古典学研究领域具有权威性。
译者:何世健,毕业于四川大学,获英语硕士学位,1998年至1999年在北爱尔兰女王大学欧洲研究所学习,现任深圳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讲特色课程为跨文化交际学和圣经历史语言阐释,代表性学术论文包括《中英文化对比的一个话题:妥协与中庸》、《自由主义的极限――英、法、德、意四国的中左政治格局》、《英语热与文化身份焦虑》、《百年之变:从西化之争到普世价值之争》等,译有《现代西方音乐简史》。
译者:欧阳旭东,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语系,现任深圳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专业领域为英语语言文化,现已编写出版了多本英语教材和知识性书籍,并翻译了数本学术著作,包括传播学专著《公关造势与技巧》,古典学专著《德谟斯蒂尼时代的雅典民主》等。

目录
前言
再版前言
古典史料缩略

第一章 历史上的直接民主
第二章 证据
例子
证据分类
证据的年代分布
第三章 公元前403年之前的雅典政制:历史梗概
古代时期
基伦、德拉古、梭伦
佩西斯特拉托斯和希庇亚斯
伊萨哥拉斯
克里斯提尼
厄菲阿尔特
伯利克里
伯利克里的后继者
寡头革命
附录1 梭伦与财产等级
附录2 克里斯提尼对阿提卡地区的重新划分
附录3 抽签选行政官
附录4 伯利克里的公民资格法
第四章 作为城邦与民主政体的雅典
作为城邦的雅典
作为民主政体的雅典
作为意识形态的民主政体
第五章 雅典人民
雅典的人口
公民及其权利和义务
阿提卡的政治地理
公民的财产等级
根据财富对公民的社会区分
外邦人和奴隶
第六章 公民大会
组织
辩论
权力
第七章 法律与法律委员会
公元前410—公元前399年的法律修改
公元前4世纪的立法
法律的稳定性
第八章 民众法庭
组织方式
民众法庭审理案件的程序
民众法庭的政治作用
违法法令诉讼与不正当立法诉讼
提出检举
资格审查、卸任审核及其他审查程序
第九章 行政官
任职资格与职能范围
行政官的产生方式
集体管理、行政官的人数与报酬
行政管理的任务
行政官的下属
第十章 500人议事会
组织方式
议事会会议
在决策过程中扮演的角色
在司法过程中扮演的角色
在行政过程中扮演的角色
第十一章 政治领袖
发起政治倡议
演说家与将军
是否存在政党政治?
第十二章 战神山元老院
构成
权力
公元前4世纪的特点
第十三章 雅典民众的特征
“黄金时代的民主制”
公元前4世纪的民主政治
几个基本特征
第十四章 关于雅典民主的160个论点
原始史料与研究方法
城邦、公民与政体
作为一种政治意识形态的民主
公民人数
公民的分类
公民大会
人民
法律与法律委员会
民众法庭
“违法法令诉讼”
提出检举
资格审查与卸任审查
行政官
500人议事会
演说家与将军
战神山元老院
基本原则
历史
附记
参考书目
专有词汇表

文摘
第一章 历史上的直接民主


不管是谁,只要一谈论民主,几乎都以“直接”民主和“间接”或“代议制”民主的区别来开场。如果聚焦于机构设置,有时也以“大会民主”和与其对应的“议会民主”这样的形式来表述;但此间的差异依然不变:在直接民主中,人民实实在在地管理自己,即所有人都有权参与决策,而在另一种情况下,所有人有权做出的唯一决定是挑选决策人。
即便是对民主的结构性分析也总是宣称一种历史视角(这样实在不足为奇): 断言直接民主在主权国家,而非较小单位中,无论如何都不复存在;此断言往往意味着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即由于现代社会规模的关系(实际上忽视了现代技术已使复归直接民主相当可行——想不想要又另当别论),这样的民主已不复存在。
观察历史的角度往往随作者的国籍变化而变化。英语世界求助于希腊城邦和古典时期的雅典民主——美国人除外,他们不可抗拒地被他们自己的新英格兰镇民会议直接民主的表现形式所吸引。卢梭之后的法国人则仰望阿尔卑斯山获取灵感,而一些德国和斯堪的纳维亚学者又津津乐道于古日耳曼部落直接民主。不过,还有一种历史个案必须排除: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城邦。威尼斯、佛罗伦萨、米兰等地无疑是城邦,在这方面跟希腊城邦相比是有意义的,但是,这些意大利城邦为君主统治和寡头统治;民主制的出现只是短暂的插曲。所以,在关于民主制和民主国家的讨论中,这些城邦无法提供历史对比。
直接民主留下的四个历史范例需要再解释一下;首先是日耳曼的原始民主。这要追溯到塔西陀(Tacitus)的《日耳曼尼亚志》里的一句话,后来由孟德斯鸠广为传播;那是关于日耳曼部落古老平均主义概念,作为一个神话,更晚近的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不得不加以抛弃。关于瑞士作为民主摇篮的断言则有两个根据,其中一个比另一个更可靠。首先,从中世纪开始瑞士就有4个州和4个“半州”由人(州)民大会管辖,其中有5个保留至今:早在16世纪布丹(Bodin)已注意到这些民主的范例。这些范例的确跟雅典民主遥相呼应;因为,虽然现在这些州都是从属单位,地方权力受到限制,但是当年它们却是由直接民主统治的主权国家。另一个关于瑞士的断言主要归因于卢梭。他只是顺便提到过那些森林小州的真正民主制,且主要关注其出生地日内瓦城,他把日内瓦误判为民主制,而同时还同样误判伯里克利时期的雅典为非民主制。其实,卢梭的思想在政治思想方面影响强大,但作为历史学家真是乏善可陈。新英格兰镇民会议无疑是直接民主,但那是仅就市政的层面而言;所以,虽然把这种直接民主与雅典公民大会相比也有趣,但是如果把民主当作政权统治形式来研究,这种直接民主并不能提供可靠依据。(实际上更有趣的是1647年罗德岛的“民主的”宪法,而这并未引起充分的注意。)
于是,经过一番考究,我们回到了雅典,把它视为有份量的直接民主统治政权的最佳范例。这种政府由克里斯提尼(Kleisthenes)于公元前508—前507年首创,当马其顿人于公元前322—前321年征服雅典后被废除。我们知道有许多希腊城邦都有民主宪法;但是,几乎所有的证据都跟雅典有关,所以,雅典民主是我们唯一可以恰当描述的民主,尽管在某些重要方面雅典又是一个另类,而且雅典式的民众统治也并非希腊人所知的唯一民主类型。亚里士多德在《 政治学》中提到一种民主类型,其公民大会的唯一职能是选举行政官,要求其履行职责,而所有的政治决策由行政官做出,其他人都无发言权: 这当然是“非直接”民主, 所以,通常认为希腊民主总是“直接的”而现代民主总是“间接的”这种观点是一个谬误,必须摒弃。但是,无论如何,雅典的确是“直接”民主制,也是迄今为止历史上最好的民主制;而这种直接民主制正是以下篇幅要加以描述和讨论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