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侦探组系列10:危楼第19层.pdf

课外侦探组系列10:危楼第19层.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苹果路小学即将成立“推理社”,为争夺社团负责人的位子,“课外侦探组”、欧阳炎炎、曹不渝等相继使出“杀手锏”拉选票。聚能大厦一起蹊跷坠楼案,让“课外侦探组”与“欧阳真相调查”正式展开智力厮杀。死者孙奎山系酒后意外坠楼,还是被人杀害后移尸此地?随后发生的“闹鬼”事件搅得人心惶惶,进行到第19层的工程也被迫停工。不信邪的孩子们协助警方深入调查,就在一切似乎明朗之时,投资人陈舜功在一个大雨夜被杀死在工地。案件愈加复杂起来,被怀疑替父报仇的钱浩却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凶手另有其人吗?且看“课外侦探组”如何破解凶手自以为高明的“时刻表诡计”。

编辑推荐
这套书入选新闻出版总署第三届“三个一百”原创出版工程。
该套书是目前国内唯一的现实题材少年本格推理小说,“本格推理”也即纯正的解谜推理,以严密的逻辑推理、科学知识和原理破解看似匪夷所思的谜题、谜团,让读者感受巧妙思维的乐趣。
作品结合校园文学特色,让适龄读者有代入感。故事情节跌宕曲折,故事精彩,语言诙谐、轻松、时尚,浅显易懂,而且注重逻辑推理,普及科学、法律知识。
作者系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原创少年侦探小说领军人物谢鑫创作谢鑫,作者曾做过12年警察,一级警司,创作少年侦探小说62多本,包括《洛克王国》《课外侦探组》等。
著名漫画家田宇先生领衔设计。
“霹雳贝贝之父”张之路、鲁迅文学奖得主谭旭东、中国首位迪士尼签约作家杨鹏联袂推荐,著名科幻作家王麟友情作跋。中国侦探小说百年百部入选作家力作。

媒体推荐
1.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 张之路
适合孩子阅读的少年侦探小说在近几年的童书市场愈发活跃,但多为引进的图书,我国原创的不多,看到青年作家谢鑫创作的现实题材本格推理小说《“课外侦探组”系列校园探案小说》很惊喜。
2. 北方工业大学中文系教授、儿童文学评论家 谭旭东
本套书故事叙述结构紧密,一环扣一环,不断地设置悬念和猜想,把读者引入到一个充满神秘性的想象力空间,让读者感受到了阅读的快感,同时,故事在形象塑造方面也很成功。从作家这种明确的少年儿童立场也可以肯定,作家对少年侦探小说创作的把握是很准确的,而且他具有鲜明的读者意识。
3.中国首位迪斯尼签约作家、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杨鹏
我相信随着谢鑫阅读量、写作经验、社会阅历的日益丰富,以及他的勤奋和努力,中国的江户川乱步将会出现,中国的名侦探柯南,也将在他的笔下逐渐成熟,并深入人心。

作者简介
谢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原创少年侦探小说领军人物。在全国百余家刊物发表作品900万字,出版童话、科幻小说、校园小说、侦探小说90余本,有3部剧本被拍摄成卡通电影。作品31多次收录各种精选集、年度作品集。所著图书《课外侦探组》荣获新闻出版总署三个一百原创出版工程,“洛克王国魔法侦探”系列图书荣获桂冠童书评选2011年度“文学童书”大奖。儿童侦探小说《蝴蝶标本飞了》入选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现当代侦探小说研究”丛书。荣获曾连续三年荣获《智慧少年》杂志社科幻大赛一等奖、《故事大王》杂志好作品奖。近年来专事少年侦探小说创作,在众多少年侦探刊物发表作品、担任专栏主笔,并被《快乐大侦探》杂志聘为特邀编辑。代表作《洛克王国》系列、《你们谁敢惹我》系列、《课外侦探组》系列、《乔冬冬奇趣幻想》系列、《侦探BOY杜奇》系列。

目录
一、“推理社”即将成立
二、会议室里的讨论
三、手表的主人
四、陌生人的来信
五、奇妙的盗窃案
六、在桂林市的调查
七、校园捉鬼队
八、尸体不见了
九、大雨大雨一直下
十、危楼第19层
十一、雨夜神秘人
十二、第二个被害者
十三、寻找蛛丝马迹
十四、惊现“地洞”
十五、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十六、破解谜题
十七、来龙去脉
十八、决战“推理社”

序言
作家谢鑫和他的少年侦探世界
王 麟
写儿童文学的作家都是天使化身,这是我经过长期思索得出的结论。
儿童文学,作为万千文学体裁中的一种,历来都不太被重视,但是,总有很多为之付出,为之殚精竭虑的作家,在这座快要荒芜的高山上辛勤耕耘,并不断收获。
其实,从建国初期一直到90年代早期,国内还是涌现了很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和大师的。比如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作家冰心女士、受人尊敬的张天翼先生、将整套安徒生童话原汁原味翻译给孩子们的任溶溶老师,儿童文学作家陈伯吹老师、故事大王孙敬修老人等。
90年代以后,儿童文学一蹶不振,虽然打着儿童文学旗号的出版物层出不穷,但是有份量的作品寥若晨星。当然,不受重视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很多有名的作家不想参与这方面的创作。在他们看来,写一些厚重的、能够反映现实的文学巨作,比讨孩子们的喜欢更重要。可惜的是,茅盾文学奖已经办了好多届,真正厚重有实力的作品屈指可数,大部分小说都成了过眼云烟,像萤火虫的闪光,稍纵即逝。
其实,孩子才是未来,孩子才最宝贵,为什么不在他们人格形成的关键时刻,用美好的作品来指引他们呢?
取悦孩子并引导他们走向真善美,这才是天使行为。
在我了解的儿童文学作家里面,郑渊洁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一本刊物长达20多年;杨红樱女士凭着一支笔书写了不朽的传奇;秦文君女士的校园文学风生水起;杨鹏先生致力于儿童文学创作,并将创作领域进行了拓展,对于舞台剧、电视剧均有涉猎、甚至即将涉足电影制作领域;而青年作家谢鑫,早在十几年前就立志投身儿童文学创作、并愿意为之付出一生,笔耕不辍,成果丰硕,这些人,都让我们由衷敬佩。
说起谢鑫,我们已经老朋友了,虽然至今未曾谋面,但是神交已经十几年之久,他小我五、六岁,靠着汪洋恣肆的想象、严谨整齐的推理、对学生心理准确的把握、孜孜不倦的奋笔疾书,终于赢得了硕果非凡。
谢鑫最早开始写作,也是起于科幻文学领域,随着写作不断深入,转身投入儿童文学的创作。在儿童文学的多种类型中,他又独具眼光的选择了“少年侦探小说”这个有趣的类型。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独到、非常有意义的决定。
因为儿童们的成长,最先接触的是童话和寓言,这种题材可以寓教于乐,用一种有趣的方式解答世间万物难题。随着孩子们的成长以及知识的积累,现实题材的作品才会引导他们积极向上。在孩子们人格形成的阶段,更需要正面的、积极的文学作品做他们的指路明灯。
而少年侦探,更是将现实题材更深一步,通过阅读这些作品,教会孩子们观察、推理等最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通过环环相扣的解密,带给孩子们探索的乐趣和阅读的快感。
谢鑫早年是警官,得天独厚的条件让他创作这类侦探题材如虎添翼,虽然后来因为其他原因工作转型,但是曾经的工作经历和经验已经成为他创作好作品的坚实基础。
谢鑫的少年侦探小说已经和将要出版多达十几种,他笔下的人物形象有血有肉,充满了少年的蓬勃朝气,“课外侦探组”成员们,是一群小学高年级学生,用他们聪明与勤奋,参与案件的侦破,在探案的过程中学习、成长;在解谜的探索中认识社会。米多西、马威卡、欧木棋、欧阳炎炎、曹不渝等小主人公们的性格分明,不断斗智斗勇,故事一波三折,读来妙趣横生。每一个侦探故事都紧贴孩子们的生活,用少年儿童的眼光观察世界、布设迷局、抽丝剥茧、层层推进,山穷水复、柳暗花明,最终真相大白。阅读的过程,也是一个亲身历险的过程。
谢鑫的少年侦探小说,建立在这几年从日本传过来的“本格推理”基础之上的。所谓本格推理,也是传统的推理探案模式,就像角色扮演游戏,让每一个阅读者都充当侦探,随着书中的主人公不断探索真相。这种角色参与创作模式,也是这套系列图书大受孩子们欢迎的原因之一。
谢鑫笔耕十年,发表文字上千万,成绩显著,我也真切的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谢鑫能够凭着自己手中的笔、脑中的智慧,用自己的文采,奉献更多的佳作。
为孩子们写作的作家们是天使下凡,他们用自己的才华为少年儿童奉献了精美的精神食粮,真切期望为孩子们带来欢乐的作家们更多一些吧!

(王麟,原名王俊永,铁道部工程师,著名科幻作家。1999年7月在《科幻世界》发表“未卜先知”的小说《心歌魅影》而走红,该作的科幻核心系记忆移植,而当年高考作文题《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恰好与记忆移植有关)

后记
作家谢鑫和他的少年侦探世界
王 麟
写儿童文学的作家都是天使化身,这是我经过长期思索得出的结论。
儿童文学,作为万千文学体裁中的一种,历来都不太被重视,但是,总有很多为之付出,为之殚精竭虑的作家,在这座快要荒芜的高山上辛勤耕耘,并不断收获。
其实,从建国初期一直到90年代早期,国内还是涌现了很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和大师的。比如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作家冰心女士、受人尊敬的张天翼先生、将整套安徒生童话原汁原味翻译给孩子们的任溶溶老师,儿童文学作家陈伯吹老师、故事大王孙敬修老人等。
90年代以后,儿童文学一蹶不振,虽然打着儿童文学旗号的出版物层出不穷,但是有份量的作品寥若晨星。当然,不受重视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很多有名的作家不想参与这方面的创作。在他们看来,写一些厚重的、能够反映现实的文学巨作,比讨孩子们的喜欢更重要。可惜的是,茅盾文学奖已经办了好多届,真正厚重有实力的作品屈指可数,大部分小说都成了过眼云烟,像萤火虫的闪光,稍纵即逝。
其实,孩子才是未来,孩子才最宝贵,为什么不在他们人格形成的关键时刻,用美好的作品来指引他们呢?
取悦孩子并引导他们走向真善美,这才是天使行为。
在我了解的儿童文学作家里面,郑渊洁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一本刊物长达20多年;杨红樱女士凭着一支笔书写了不朽的传奇;秦文君女士的校园文学风生水起;杨鹏先生致力于儿童文学创作,并将创作领域进行了拓展,对于舞台剧、电视剧均有涉猎、甚至即将涉足电影制作领域;而青年作家谢鑫,早在十几年前就立志投身儿童文学创作、并愿意为之付出一生,笔耕不辍,成果丰硕,这些人,都让我们由衷敬佩。
说起谢鑫,我们已经老朋友了,虽然至今未曾谋面,但是神交已经十几年之久,他小我五、六岁,靠着汪洋恣肆的想象、严谨整齐的推理、对学生心理准确的把握、孜孜不倦的奋笔疾书,终于赢得了硕果非凡。
谢鑫最早开始写作,也是起于科幻文学领域,随着写作不断深入,转身投入儿童文学的创作。在儿童文学的多种类型中,他又独具眼光的选择了“少年侦探小说”这个有趣的类型。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独到、非常有意义的决定。
因为儿童们的成长,最先接触的是童话和寓言,这种题材可以寓教于乐,用一种有趣的方式解答世间万物难题。随着孩子们的成长以及知识的积累,现实题材的作品才会引导他们积极向上。在孩子们人格形成的阶段,更需要正面的、积极的文学作品做他们的指路明灯。
而少年侦探,更是将现实题材更深一步,通过阅读这些作品,教会孩子们观察、推理等最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通过环环相扣的解密,带给孩子们探索的乐趣和阅读的快感。
谢鑫早年是警官,得天独厚的条件让他创作这类侦探题材如虎添翼,虽然后来因为其他原因工作转型,但是曾经的工作经历和经验已经成为他创作好作品的坚实基础。
谢鑫的少年侦探小说已经和将要出版多达十几种,他笔下的人物形象有血有肉,充满了少年的蓬勃朝气,“课外侦探组”成员们,是一群小学高年级学生,用他们聪明与勤奋,参与案件的侦破,在探案的过程中学习、成长;在解谜的探索中认识社会。米多西、马威卡、欧木棋、欧阳炎炎、曹不渝等小主人公们的性格分明,不断斗智斗勇,故事一波三折,读来妙趣横生。每一个侦探故事都紧贴孩子们的生活,用少年儿童的眼光观察世界、布设迷局、抽丝剥茧、层层推进,山穷水复、柳暗花明,最终真相大白。阅读的过程,也是一个亲身历险的过程。
谢鑫的少年侦探小说,建立在这几年从日本传过来的“本格推理”基础之上的。所谓本格推理,也是传统的推理探案模式,就像角色扮演游戏,让每一个阅读者都充当侦探,随着书中的主人公不断探索真相。这种角色参与创作模式,也是这套系列图书大受孩子们欢迎的原因之一。
谢鑫笔耕十年,发表文字上千万,成绩显著,我也真切的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谢鑫能够凭着自己手中的笔、脑中的智慧,用自己的文采,奉献更多的佳作。
为孩子们写作的作家们是天使下凡,他们用自己的才华为少年儿童奉献了精美的精神食粮,真切期望为孩子们带来欢乐的作家们更多一些吧!

(王麟,原名王俊永,铁道部工程师,著名科幻作家。1999年7月在《科幻世界》发表“未卜先知”的小说《心歌魅影》而走红,该作的科幻核心系记忆移植,而当年高考作文题《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恰好与记忆移植有关)

文摘
一、“推理社”即将成立
“注意啦,大家注意啦!”刚下课,葛小刚就扯着嗓子在教室后面大呼小叫,“重大新闻,咱们学校要成立推理社啦!”
“不是吧,都有十一个社团了,还增加啊?”米多西的同桌杨沫沫撅嘴说。
“我说‘葛优冯小刚’,你从哪儿听来的小道消息啊?还‘推理社’呢,老师能放心让咱们参加?”马威卡不信。
“骗你是多啦A梦,上课前我在报刊栏那里亲眼所见,是大队辅导员贴在那里的《通知》。上面说咱们苹果路小学校园文化丰富多彩,由于‘课外侦探组’的影响力实在太大,现根据同学们的积极要求。特别增加推理社,请各班同学踊跃报名参加。”葛小刚笑着说,“马威卡,你们‘课外侦探组’肯定是推理社的领导核心啦!”
“哇塞,真有这样的好事?”马威卡激动地拉上米多西,“咱们看看去。”
“你去吧,我还有几道题没抄下来。”米多西推推眼镜,死盯着黑板。
“抄什么呀?我一个字也没抄呢。”马威卡夺下米多西的笔放在一边,“推理社成立,是咱们的喜事呀。”
米多西被马威卡连拉带拽弄到报刊栏那里,果然见到一份少先大队通知,基本内容与葛小刚说的差不多,只是没提“课外侦探组”的名字,看样子又被这家伙耍了,不过确实写到‘应很多同学要求’才成立的,看来爱好侦探推理的同学也不少嘛!马威卡一阵窃喜。
“老马,你看仔细点,这不是推理探案社团,而是推理文学社团,是喜欢推理小说的书迷社团。”米多西看了一会儿说,“我倒是有点兴趣,说不定可以交流并借阅到很多推理小说呢。”
“管他什么呢,反正有‘推理’就有我们‘课外侦探组’,我们当仁不让应该是负责人呀!”马威卡沉醉在自己美妙的遐想中——许多花枝招展的女生捧着笔记本拥挤着请马威卡签名,下面摄像机、照相机、采访机连成一片。咔嚓!咔嚓!咔嚓!
“老马,你……你怎么了?”米多西惊恐地望着他。马威卡这才回过神来,再看自己的右手,粗大的手掌正压在报刊栏的玻璃板上,碎裂的声音不断地响起:咔嚓!咔嚓……
“哇!”马威卡被电击中一般缩回手,“妈呀,这是怎么搞的?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那里本来就有一条裂纹,我刚才告诉你别压那儿,你好像走火入魔了,偏用手撑着那里,玻璃没全部碎掉算你走运。”米多西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手没弄伤吧?”
“没事、没事。”马威卡检查了手掌说,“这下好了,咱们也有社团组织了,以后可以多开展一些活动扩大影响。”
“你不是篮球社、COSPLAY社的吗?还嫌活动少啊?”米多西真佩服马威卡无穷的精力。
“哎呀,我说咱们‘课外侦探组’嘛,总算有个专业点的社团了。欧木棋呢?告诉她,我们一起申报社长、副社长的职位。”马威卡看了一眼远处走来的欧阳炎炎继续说,“绝不能让某些自以为是的人钻了空子……”
“你说谁钻空子呢?”不料身后有人不高兴了,原来是曹不渝和王星、侯小川三个家伙走了过来。
“瞧不起人是怎么着?别以为你们跟在警察屁股后面破了几个案子就了不起,谁当社长还不一定呢。”曹不渝挑衅地说。
“那就比试比试,下次有案子你们也跟警察屁股后面试试嘛,别光说不练假把式。”马威卡踮起脚跟昂起头俯视他们。
“好,走着瞧。”曹不渝走出几步,又吩咐王星说,“咱们也申报社长、副社长职位,气死他们。”
“这几个家伙阴魂不散,真是晦气。”马威卡呸了几口唾沫说。
“老马,我倒是觉得他们能加入推理社是好事。”米多西说。
“不愧是米多西,一语中的。”身后又传来说话声。马威卡心想,今天真是见鬼了,老是被人偷听谈话横插一杠子。回过头,这次说话的是欧阳,鬼才知道他什么时候跑到自己身后去了,刚才还看见他在前面报刊栏那儿呢!
“这三个不学无术的家伙都能加入推理社,说明推理小说确实起到了激浊扬清、教育感化的作用,哈哈。”欧阳开心地大笑。
“你开心什么,是不是觉得加入推理社是很丢脸的事情啊?”马威卡看出端倪了。
“这话是你说的。”欧阳不动声色地说,“说实话,如果我做社长,这社团还是有希望的。你们考虑考虑。”
“开什么玩笑?米多西不做社长,我做;我不做,欧木棋做。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了?”马威卡最看不惯欧阳一副自鸣得意的样子。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