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戴望舒.pdf

读懂戴望舒.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郑瞳编著的《读懂戴望舒》沿着这样的体例——“言+行+大事记+人物小传+著作精选”。巧妙而精到地展示了戴望舒先生的全貌,是一本生动活泼,而又全面了解戴望舒先生的读本。
《读懂戴望舒》中:“言”、“行”取微博体形式,“言”即名家精辟精彩的言论,“行”则是彰显名家个性特质的行为。“大事记”是名家所历重大历史事件、社会活动、学术活动等,记录他们在其中的作用和影响。“人物小传”是对戴望舒一生经历的概览,尤其侧重于他的成长、求学、治学等方面的经历。“著作精选”则是最能体现他文化贡献的代表作品的选摘汇集。

编辑推荐
郑瞳编著的《读懂戴望舒》是“巧读·快读名家系列”之一,是一本便于读者快速而巧妙地读懂戴望舒的读本。通过精选戴望舒的经典语句、呈现他最闪光的行为举止、选摘代表作等部分,直观地呈现了戴望舒鲜活立体的性格,热爱并积极向西方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使读者能用较少的时间扼要地了解戴望舒的生平、文学地位、社会影响力等方面的内容。语言简练,深入浅出,形式多样,内容鲜活,有很好的可读性,适合学生及文学爱好者阅读。

媒体推荐
(戴望舒)“替新诗的音节开了一个新的纪元。”
——叶圣陶
“望舒是一个具有丰富才能的诗人”,“他的诗,具有很高的语言的魅力”。
——艾青
在中国新诗史上,崛起于三十年代的戴望舒,上承中国古典的余泽,旁采法国象征派的残芬,不但领袖当时象征派的作者,抑且遥启现代派的诗风,确乎是一位引人注目的诗人。
——余光中

作者简介
郑瞳,生于1979年,贵州安顺人,现居贵阳。毕业于贵州民族学院中文系,现为《山花》杂志编辑部主任。并主持《贵州都市报文化周刊》《诗天下》板块。有诗歌、散文、评论等发表于各种文学期刊。

目录
第一辑 戴望舒的言
第二辑 戴望舒的行
第三辑 戴望舒大事记
创办《新诗》
抗战的灵魂
南渡香港
《星座》副刊:抗日的阵地
“文协”和《顶点》
抗战中的友情
留守香港
被囚禁的诗人
曙光到来
上海自辩与抗战的灵魂
翻译生涯与《洛尔伽诗钞》
第四辑 戴望舒小传——七城记
北京之一:朝晖或夕照
杭州:成长和烦恼
上海之一:激情年代
松江:“文学工场”与天青色的爱情
上海之二:《我底记忆》和绛色的沉哀
巴黎和里昂:不情愿的旅程
上海之三:新婚和《新诗》
香港:炼狱
北京之二:最后的期盼
第五辑 戴望舒著作精选
(1)诗歌精选
夕阳下
寒风中闻雀声
自家伤感
生涯
流浪人的夜歌
Fragments
凝泪出门
可知
静夜
山行
残花的泪
十四行
不要这样盈盈地相看
回了心儿吧
雨巷
我底记忆
路上的小语
林下的小语
夜是
独自的时候
秋天
断指
印象
祭日
烦忧
百合子
八重子
梦都子——致霞村
我的素描
单恋者
秋天的梦
前夜——一夜的纪念,呈呐鸥兄
村姑
野宴
二月
小病
款步(一)
款步(二)
有赠
游子谣
秋蝇
夜行者
微辞
妾薄命
少年行
旅思
不寐
深闭的园子

寻梦者
乐园鸟
古神祠前
见毋忘我花
微笑
古意答客问

秋夜思
小曲
赠克木

夜蛾
寂寞
我用残损的手掌
示长女
在天晴了的时候
赠内
偶成
(2)诗歌理论精选
望舒诗论
诗论零札
(3)散文精选
航海日记
林泉居日记
我的旅伴——西班牙旅行记之一
鲍尔托一日——西班牙旅行记之二
在一个边境的站上——西班牙旅行记之三
西班牙的铁路——西班牙旅行记之四
记玛德里的书市
巴黎的书摊
香港的旧书市
悼杜莱塞
记诗人许拜维艾尔
都德的一个故居

文摘
抗战中的友情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香港“文协”,使“文协”声誉日隆。国民党政府便支持简又文在香港筹建了“中国文化促进会”,想把戴望舒拉拢进去,靠他的名声赚取影响力,戴望舒很快便和他们划清了界限。汪精卫政府也在香港组建了“中华全国和平救国文艺作家协会”,网罗了被《星岛日报》解聘的樊仲云来管理。一时间,香港文艺界呈现出鼎足而三的格局。一些原来“文协”的会员,在诱惑之下,转而投向亲日的“中华全国和平救国文艺作家协会”,其中便包括了戴望舒的多年好友杜衡。杜衡的变节使戴望舒既震惊又痛心,他当即宣布开除杜衡“文协”会籍,并从此与杜衡绝交。不久,纪弦也依附了樊仲云一方,戴望舒得知后,极为愤怒,他在给艾青的信中写道:“路易士(纪弦)已跟杜衡做汪派走狗,以前我已怀疑,不对你明言,犹冀其悔改也。”
戴望舒对穆时英的态度也是如此,并不因为他是自己的大舅子而稍有缓和。1940年春天,穆时英受汪派汉奸头目丁默邮的邀请,回到上海办报纸。在香港有人向戴望舒问起怎么好久不见穆时英了,戴望舒答道:“不必想到他了。走了,不在了,到上海去了。这是他留给我老婆的信。真是糟糕得很!”到了6月,穆时英被暗杀。他被认为是汉奸,尽管后来有人试图为他翻案,但至今尚未有定论。在当时,他的汉奸身份,却是很明确的。穆丽娟因为自己的哥哥身亡而悲伤,戴望舒竟然冷漠地说:“哭什么,他是汉奸!”这话确实已没有任何感情和温度可言,对穆丽娟自然是极大的伤害,甚至可以说,这种情况下的这样一句话,是缺乏人性的。但这句话也从一个侧面体现了戴望舒对汉奸的痛恨之情。
有人离去,就会有人到来。戴望舒的身边并不缺少朋友,除了老友施蛰存、徐迟、叶灵凤等,在香港,他又交了袁水拍、冯亦代等新朋友。他与冯亦代的相识颇有戏剧性:一天冯亦代到《星岛日报》社找朋友,戴望舒见到了,觉得面熟,便攀谈起来,原来是杭州老乡,在亲戚家里见过,但从未打过交道,竟在香港相遇,并结成了朋友。
此外,他还交了两个朋友,是一对夫妻——萧红和端木蕻良。
萧红原名张遁莹,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女作家,1911年生于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兰区。她与第一任丈夫萧军相遇之后,走上了写作之路,就连鲁迅,对她的才华也是很看重的。她在短短三十一年的生命中,留下了《呼兰河传》、《生死场》这样的杰作。她曾是左翼作家,但后期的作品如《呼兰河传》等显示出对人性和个性的坚决追求,因而偏离了左联的要求,受到了不少的非议,这一点和戴望舒是很相似的。1938年,萧红和萧军分手,随后她与第二任丈夫端木蕻良结婚。
端木蕻良生于1912年,小萧红一岁,是辽宁省昌图县人,主要作品有《科尔沁旗草原》、《曹雪芹》等。
戴望舒在编《星座》的时候,曾向当时居住在重庆北碚的萧红和端木蕻良约稿,萧红把《旷野的呼喊》交给戴望舒连载,而手中没有现成稿子的端木蕻良,也把正在写作中的长篇小说《大江》以随写随发的形式交了出来。
1940年,日军频繁地对重庆实施轰炸,刚好香港大时代书局打算邀请端木蕻良去做《大时代文艺丛书》的编辑,萧红和端木蕻良便决定前往香港。
虽然从未谋面,但戴望舒的热情,远远超出了萧红和端木蕻良的想象。他热忱地为二人介绍朋友,让他们能够更快地熟悉香港,适应这里的生活,并快速融人到从香港文艺界中来。他还多次邀请二人去家中做客,甚至提出让他们搬来同住,此事因为二人已经租定了房子而作罢,但他们因此深为感动。萧红把她的杰作《呼兰河传》也交给了《星座》连载,这既是出于对戴望舒的感激,也是源于对戴望舒艺术眼光的信任。端木蕻良则因为和戴望舒职业同为编辑,有了更多的话题,加上对文学和抗战事业的热情,往来也很密切。
1942年初,萧红这位饱经沧桑的女作家虚弱的身体再也无法维系她的生命,便在三十一岁的年华匆匆离去。两年后,戴望舒在凭吊萧红时,作了《萧红墓畔口占》一诗,这首诗堪称杰作:
走六小时寂寞的长途,
到你头边放一束红山茶,
我等待着,长夜漫漫,
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
P39-42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