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二战.pdf

直播二战.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战争,先后有61个国家和地区、20多亿人口被卷入战争,7000万士兵参战,1600万阵亡,另有1800万平民死于战乱。今天,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文件的积累和筛选,人们得以从更清晰的视角解读第二次世界大战。

本书为美国《读者文摘》汇编的二战亲历者的记录,从士兵到统帅,从战地记者到历史学家,从堆积如山的回忆录、见证实录、史书传记、消息通信及官方出版物精选出来43个重要事件,梳理出二战战史的主要脉络,而且从数以万计的照片中,挑选出300幅珍贵图片,多数是战地记者现场拍摄,透过图片和文字,战争全貌逐步展示开来。

编辑推荐
第一手资料告诉你最真实的二战

作者从士兵到统帅,从战地记者到历史学家

从更清晰的视角解读第二次世界大战

用43个重要事件梳理出二战战史的主要脉络

300幅战地记者现场拍摄的图片定格每个历史瞬间


作者简介
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1874-1965)。
  著名政治家、演说家、军事家和作家,20世纪最重要的政治风云人物之一,曾两度出任英国首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闻领导荛凰取得了战争最后的胜利,荣腾嘉德勋章等英国最高荣誉。丘吉尔凭借极高的文学成就,于195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历史上唯一获得该奖的政治家。

目录

引言 001

珍珠港
悲剧,吹响战斗号角 003
珍珠港偷袭行动由我指挥 007
偷袭成功解密 013
美国处于战争边缘 018
新加坡沦陷 026
暴政进行时
轴心国胜利的十年,1931年—1940年 033
希特勒征服欧洲 036
日本加入世界大战的原因和方式 077
以少胜多
自由危机的伟大时刻 095
飞虎队 096
敦刻尔克的奇迹 100
不列颠之战 107
“俾斯麦”号的沉没 120
英国统治地中海 130
英勇保卫菲律宾 135
菲律宾的灾难和荣耀 149
巴丹死亡之旅 155
杜利特尔轰炸东京 167
珊瑚海海战 176
预演——迪耶普战役故事 182
从岛屿到东京
我们不再撤退 195
中途岛战役——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 196
“死亡之岛”瓜达尔卡纳尔在行动 226
新几内亚反击战 245
塔拉瓦战役——不可征服之敌的覆灭 257
攻击与反攻击
希特勒的帝国遭到攻击 291
德国入侵苏联 294
走向覆灭 305
阻止隆美尔的两场战役 311
火炬行动 327
在北非的美国兵 342
突袭雷根斯堡 356
进攻意大利 367
攻击欧洲堡垒
第三帝国的灭亡 377
霸王行动——盟军成功登陆诺曼底 378
空降——最长一天的开始 391
奥马哈滩头的第一波进攻 399
突出部战役 416
占领雷玛根桥 427
柏林之战 442
暴君的终结 446
纳粹死亡工厂 453
血与沙
日本的末日 459
塞班岛自杀崖 464
菲律宾海战 476
最大的海战——莱特湾海战 486
逼进日本——硫磺岛战役 512
冲到折钵山插上星条旗 517
要么守住……要么死 525
终极武器 538
大事年表
第二次世界大战重要事件 559

序言
引言

1945年9月2日,日军在停泊于东京湾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密苏里”号战列舰上签署了投降书,终结了这场人类历史上最为血腥的战争。此时,距德国独裁者阿道夫•希特勒派军进驻波兰整整六年零一天。这次驻军引发的冲突使战火四处蔓延,从伦敦上空到北非沙漠,从斯堪的纳维亚山脉到意大利农场,从大西洋航线到太平洋水域及岛屿,从东南亚雨林到诺曼底灌木丛。
与地球上多数战争相比,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参战人数最多,涉及地域最广,造成的生命和财产损失最大。7000万士兵参战,1600万阵亡——接近四分之一,另有1800万平民死于战乱。今天,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文件的积累和筛选,人们得以从更清晰的视角解读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些伟大的时刻、伟大的转折点,都可以被深入探寻。一度被战争尘埃掩埋的诸多往事,今天大多水落石出。我们终于可以全面审视“历史的真相”。
本书正是这样一份综合性概括纵览。随着书页的翻开,透过图片和文字,战争全貌逐步展示开来,聚焦于事件的进展,描绘冲突发生时的氛围——不是讲述可能会发生的事实,而是侧重于记述将军们在当时当地如何权衡利弊、果断行动。
本书从堆积如山的回忆录、见证实录、史书传记、消息通信及官方出版物中,从数以万计的照片中,精选了43个突出事件,并为其配上插图。为了使读者易于梳理事件脉络。
本书讲述的不仅是军事战争,更是人类历史。它记录了人类陷入战争浩劫中的惨痛经历,定格了从日本向珍珠港投放第一颗炸弹到原子弹爆炸迫使敌军最终投降的每个瞬间,栩栩如生地再现了那些崇高而痛苦、绝望而欢欣的难忘片段。

文摘
珍珠港偷袭行动由我指挥
渊田美津雄(日本空军机长)
透过日本第一波战机指挥官的驾驶舱看到的对珍珠港美国海军基地的偷袭行动全貌。
“我们想让你率部实施珍珠港偷袭行动。”
我唯一能做的是屏住呼吸。此时已是1941年底,如果国际紧张形势继续加剧,偷袭计划就得在12月执行。由于这项任务异常重要,我们不能在训练上浪费时间。
11月中旬,经过最为严格的训练,舰载机已分别登上航母。为躲避美军视线,航母将沿着不同路线单独航行,分别前往千岛群岛。接下来,在11月26日(美国夏威夷位于国际日期变更线东侧,此时还是25日)那个阴云密布的早晨,6点钟,我们的特遣部队——由28只战船组成,包括6艘航空母舰——驶离千岛群岛。
海军中将南云忠一统率着珍珠港攻击部队。他受命:“一旦与美国的谈判成功,特遣舰队就即刻返回祖国。”
我们的航线介于阿留申群岛和中途岛之间,以便远离美国空军巡逻范围,有时候这个范围还会外延600英里。我们租了3艘潜艇行驶在前方,用以报告所有出现的商船,并对美国潜艇发回连续警告。
自始至终,无线电都保持静默,但能够通过收听东京或火奴鲁鲁 的广播,获取任何关于战争爆发的信息。自11月27日—30日,日本政府与最高统帅部每天都在东京召开联络会议,讨论26日的美国提议(11月17日东京提交了“最低条件”,25日被美国严词拒绝)。讨论结果是:这一提议是妄图使日本屈服的最后通牒,战争已不可避免。但是,争取和平的努力应坚持到最后一刻。
在12月1日的帝国会议上,日本决定开战。第二天,总参谋部发布命令:开战日定于12月8日(夏威夷及美国时间12月7日)。如今木已成舟,我们正向珍珠港进发。
怎么会选择星期天作为“开战日”呢?因为我方情报显示,美国舰队的训练期结束,将于周末返回珍珠港。还因为这次偷袭要配合我军在马来西亚的行动,按计划,空袭和着陆将在那天拂晓进行。
东京传来美军舰队活动的情报:12月7日(夏威夷和美国时间12月6日),珍珠港内战舰周围无气球,未设置鱼雷防护网。敌方无线电活动显示,所有战列舰没有对夏威夷地区进行海洋巡逻的迹象。“列克星敦”号航母已于昨日离港,“企业”号也正在海上航行中。
12月7日黎明前,航空母舰掉转航向迎着北风行驶之时,我们位于欧胡岛 正北方230英里处。此时,每支桅杆上的战旗都在飘扬。由于颠簸摇晃太厉害,决定在黑暗中起飞时我迟疑了一下,不过,我觉得还是可以起飞。随着战机引擎启动产生的轰鸣声,航母的飞行甲板震动起来。
此时,有人挥动一盏绿色的灯画着圈。“起飞!”我们的首架战斗机开足马力,瞬间腾空而起,顺利起飞。每架战机的起飞都伴随着大声的欢呼。
15分钟内,183架战斗机、轰炸机及鱼雷轰炸机分别从6艘航空母舰上成功起飞,并在引航机信号灯的指引下,在漆黑的上空列队飞行。在舰队上空盘旋一阵后,我们将航向定位正南,直奔珍珠港而去。时间是6:15。
我直接指挥49架水平式轰炸机。在右侧略下方的位置,是40架鱼雷轰炸机,左侧偏上约200米(约合218码)处有51架俯冲式轰炸机。担任整个机群掩护任务的是43架战斗机(指挥官渊田美津雄指挥下的飞机总数与美国官方数字略有出入)。
7点钟我算了一下,可在一小时内到达欧胡岛。然而,由于在厚厚的云层上空飞行,我们无法看到水面,不能确定航线是否偏离。我启动了无线电定向仪,调到火奴鲁鲁广播电台,很快收到了音乐电波。通过调整天线,根据广播传来的方向我确定了精确位置,并修正了航线。刚才我们偏离了5°。
此时我听到了一条火奴鲁鲁的天气预报:“部分地区多云,云层大多高于山顶。能见度良好,北风10节 。”这比预想的还要好。7点半左右,云层散开,抬眼可见一条长长的白色海岸线。我们正处于欧胡岛北端,是部署作战的时候了。
前方两架侦察机发来报告,指明10艘战列舰、1艘重型巡洋舰和10艘轻型巡洋舰的位置。天空清澈如洗,机群向前航行,我开始用双筒望远镜观察目标。战舰停泊在港,好极了。我命令发报员:“通知所有飞机,发动进攻!”此刻是7:49。
炸弹落在了福特岛重型轰炸机集结的希卡姆机场以及惠勒机场。刹那间,大团黑烟从几个基地冒出,翻腾着升上天空。
我的水平式轰炸机小组穿过欧胡岛南端向西飞去。空中只有日本战机。港口停泊的战舰仿佛在沉睡之中,火奴鲁鲁电台的广播还在正常播音。我们竟然突袭成功了!
我知道此时参谋总部一定很焦急,便命令向舰队发送如下信息:我们已经奇袭成功,请将消息汇报东京。
这时我看到战舰旁边泛起了水花,是我们的鱼雷轰炸机在行动。该是发动水平轰炸的时候了,于是我发出了进攻信号。空中分队的所有10架战机立即以200米的间距纵队排列。
我军投掷的炸弹爆炸后,美国军舰上的防空部队和海岸炮火才大梦初醒。深灰色的炸弹遍地开花,浓烟滚滚,天空中四处飞散着靠近弹 的碎片,我们自己的飞机也开始颤抖。第一枚炸弹落地后不到5分钟,对方开始了反击。
我的空中分队正朝“内华达”号战列舰飞去,此时,战列舰队正停泊在福特岛西侧,而“内华达”号处于舰队北端。投弹时间临近了,我们飞入云层并在火奴鲁鲁上空盘旋,等待机会再次来临。同时,其他小分队也各自行动。
突然,战舰编队中爆出一声巨响。大团深红色浓烟蹿至1000英尺高空,我们的飞机迎来了一股强烈的冲击波。肯定是某个火药库爆炸了。此时战斗正如火如荼,烈火和爆炸引起的浓烟几乎笼罩了整个珍珠港上空。
通过望远镜,我看见“亚利桑那”号战舰上发生了猛烈爆炸,军舰已战火熊熊,冒出的浓烟遮住了“内华达”号,我的小分队只好放弃原有目标,开始搜寻别的战舰。“田纳西”号也已经起火,挨着它的是“马里兰”号。我下令,将攻击目标转移到后者。
领炸员投下炸弹,其他各机的飞行员、观察员、无线电员也都跟着大喊“放!”——所有炸弹齐头下落。我平趴在地板上,通过观测孔察看战况。四枚炸弹有如末日的魔鬼一样完美下坠,越来越小,直到看起来像几枚罂粟子,最后犹如极小的白光点在战船附近一闪即逝。
在高空中,靠近弹比直接命中的炮弹更容易观察,因为它能在看上去平静的水面上激起环形波纹。看到两个这样的波环和两个微小的闪光后,我喊起来:“两发命中!”我确定下面遭受了相当程度的损失。于是我命令完成这一轮袭击的轰炸机返回航空母舰,但我的战机仍继续观察,并指挥仍在进行的战斗。
珍珠港及周围区域一片狼藉,混乱不堪。“犹他”号覆没,“西弗吉尼亚”号和“俄克拉荷马”号的两侧几乎被鱼雷炸穿,在大量泄漏的重油中严重倾斜着。“亚利桑那”号倾斜得更厉害,大火熊熊。“马里兰”号和“田纳西”号也正在燃烧。
在这次袭击中,我们的很多飞行员注意到美国飞行员勇敢地驾机驶离地面。尽管寡不敌众,但他们仍直接飞入我军阵营交战。虽然影响微不足道,但他们的勇气值得钦佩。
第一波参与袭击的战机花了约一小时完成了使命。到返回航母时,我军共损失了3架战斗机、1架俯冲轰炸机,以及5架鱼雷轰炸机;而实施第二波进攻的171架飞机正在披挂上阵。
第二波进攻扩大了战果,成效卓著,击中了在第一波攻击中受损最少的巡洋舰和驱逐舰。此战也持续了约一小时,但由于美军反击力度增加,我军的伤亡更大——损失6架战斗机和14架俯冲式轰炸机。
第二波攻击战机返回航空母舰后,我再次盘旋在珍珠港上空察看并拍摄战果,确认有4艘战列舰沉没,3艘严重损坏。但仍有一艘战舰看上去损失不大,其他类型的船只都遭受了重创。福特岛上的水上基地和机场,特别是惠勒机场,已烈火熊熊。
我的飞机大概是最后一个返回舰队的,我立马被传唤到舰桥上。海军上将南云忠一的部下正在热议再次发动袭击的可行性。
“确定4艘战列舰沉没。”我报告说,“我军已经重创了敌方的机场和空军基地。”
我力劝再发动一次进攻。然而南云忠一中将选择停止进攻——他因这一决定从此成为海军专家们的批判对象。于是马上打起旗语,我军舰队快速向西北驶去。

偷袭成功解密
路易斯•斯奈德(历史学家)
一位著名历史学家揭示了日本为成功偷袭珍珠港所采取的欺诈诡计,另外,离奇波折的命运也助了日本一臂之力。
1941年12月7日清晨,一名少年骑着自行车,从火奴鲁鲁奔向美国在北太平洋的主要海军基地——珍珠港。他携带着一份华盛顿发来的紧急信函。美军司令乔治•马歇尔将军意识到与日军谈判破裂后的严重后果,曾给珍珠港发过一次警报。还尝试使用军用电台发送信息,却因静电干扰而失败,最终只能通过商业渠道发往火奴鲁鲁,火奴鲁鲁办公室又将其交给了这个少年,交代他送交珍珠港,越快越好。第一波炸弹落地时,他还在路上。炸弹接二连三从天而降,他在路边的大坑里躲了两个多小时。
不久之前,已有迹象表明出了大问题。但由于众多不幸的巧合掺杂在一起,日本竟然得手,偷袭成功。
清晨6:45,美军“华德”号驱逐舰执行例行巡逻任务离开海军基地时,发现一艘日本小型潜艇并将其击沉。驱逐舰上的人做梦都没想到,这艘小艇可能是日军特遣大队的一部分。
9月的前两周,日本高级海军军官秘密聚集到东京的海军军事学院,商讨进攻夏威夷的策略。一个月后的10月5日,有人向一群挑选出来的飞行员介绍了该计划。11月5日联合舰队行动一号绝密令出台,两天后,专门针对珍珠港偷袭的二号绝密令也随之推出。
特遣舰队于美国时间1941年11月25日从千岛群岛的单冠湾(位于择捉岛附近)起航,保持无线电静默,并遵照上级指示:如遇船只,一概击沉。
11月30日,他们收到密码电报:东风,下雨。这是发给所有日本驻美外交及领事机构的信号,要求他们销毁文件。第二天,日本特遣部队收到无线电报:攀登新高山。这便是无法更改的决定性命令:偷袭珍珠港。
12月2日,数艘战舰在海上补给燃油后,踏上了去往珍珠港的航程。12月3日,他们抵达集合点——珍珠港西北方向1460英里处。
12月7日早上7时刚过,两名美国士兵正在观察设在欧胡岛北部山坡上的移动雷达。示波信号开始疯狂闪动,屏幕上显示一群疑似飞机的物体正在137英里处逐渐靠近。其中一名士兵立即用电话向上级军官汇报了情况。对珍珠港上很多人来说,军官的回答是灾难性的。他告诉他们不必理会这些信号,他以为那是内陆过来的B-17轰炸机们向他们问好。这是一个人为错误,却代价颇高。
不到半小时后,第一波日本机群穿过卡胡库角上方的絮状云层呼啸而来。
珍珠港偷袭策划者是山本五十六上将,大日本帝国海军总司令。山本信奉“恶虎架不住群狼”的信念,早在1941年12月7日以前很久他就精心组建了一支航空母舰舰队,指导军事演习训练,目的在于歼灭太平洋上的美军力量。
1941年10月中旬,一贯主张温和的近卫文麿辞去了首相职务。由外号“剃刀将军”的东条英机继任,新内阁由陆军和海军军官组成,火药味十足。反美战争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为争取更多时间,保证日本海军能够对珍珠港进行偷袭,日本军国主义者精心策划了一出好戏。1941年11月4日,东条的特使来栖三郎前往华盛顿的途中在旧金山逗留,协助日本大使、海军大将野村吉三郎做最后的“维和”努力。来栖向媒体宣布,此行已经“有所进展”。他本人和野村大将极有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不过在一场胜负已定的游戏中,被人当作了诱饵。1941年11月17日,在与美国国务卿科德尔•赫尔的谈判中,日本代表团提交了一份“最低要求”清单:美国结束对日本的财政和经济封锁;停止对中国进行经济及军事援助;对中国采取不干涉政策;承认满洲国;允许日本进入荷兰东印度群岛;承认日本的“大东亚共荣圈”。特使要求赫尔将这些请求转交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过目,因为他们无法承担美方答复延误、日方采取行动所导致的后果。
1941年11月26日,华盛顿方做出回复,措辞强硬,对日本提出如下要求:从中国及印度支那撤军;共同保证中国领土完整;日本承认蒋介石领导的中国国民政府;与太平洋诸国互不侵犯,未来与他国交往中,遵守法律和秩序;日本退出轴心国联盟。事实上,美国要求日本完全告别过去。
与此同时,代号“魔术”的美国陆军及海军密码解析部破译了日本的无线电码,拦截信息表明,东京方面显然对华盛顿的和平谈判信心不大。但美军错过了一条重要情报:1941年11月5日,联合舰队行动一号密令已发出。
11月25日,日本特遣舰队在海军中将南云忠一的指挥下向夏威夷驶去。同时,日本外交大臣东乡茂德指示在华盛顿的野村,不得给美方留下日本有意中止谈判的印象。美国时间1941年11月30日,在东京召开了御前会议,正式决定进攻。由数艘战舰及运输船组成的一支舰队被派往暹罗湾,成功混淆了美国陆军海军情报机构的视听,使其相信日本将会攻击东印度群岛,或者可能进攻新加坡。华盛顿方曾询问过东京意欲何为。
1941年12月6日,日军出动大量军舰及飞机进驻印度支那。同时,“魔术”拦截了12月6日东京发给美国国务卿赫尔的答复电文。所提条件均被拒绝。同日,美国的罗斯福总统给日本裕仁天皇发去一封私人电报:

我殷切希望在此紧急时刻,陛下能够与我一道设法驱散阴霾。我对彼此抱有信心,不仅为了我们各自伟大的国家,更为了邻邦的人民,重修旧好,避免世界发生更多死亡和毁灭,是你我二人共同肩负的神圣职责。

第二天,也就是1941年12月7日,东京方面没有回音。日本特使来栖及野村要求与美国国务卿赫尔于华盛顿时间下午1时会晤。赫尔同意1:45会面。他们2:05到达,迟到了20分钟。赫尔让他们在他办公室的外间又等了15分钟。
美联社记者理查德•特纳报道说:

他们以往多次来访时惯有的淡定不见了。嘴唇紧闭,面对记者,他们尴尬地一笑了之,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来栖在外交接待室踱来踱去,野村则神情冷漠地坐在皮沙发上,只是不断地轻轻跺脚,暴露出他的不安。

此时,赫尔收到了日本已经偷袭珍珠港的信息。两位特使被请进他的办公室。野村将日本对美国太平洋和平准则的最后回复递给赫尔,赫尔严肃地阅读了文件,满纸侮辱和谎言,并指控美国预谋将战争扩大化。然后,国务卿转向日本特使,大爆粗口,这在美国外交史上史无前例。
赫尔愤怒地哽咽着:“我必须告诉你们,在过去九个月中,我对你们说的话没有一个字是假的,记录完全可以证明这一点。在我50年的公职生涯中,我从没见过哪份文件像这样充斥着无耻的谎言和歪曲——无耻荒谬和歪曲到何等地步,我从来没想到过在这个星球上哪个政府的捏造能力如此高明。”
无言以对的日本特使离开了。
在珍珠港,美国海军损失极其惨重,比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全部损失有过之而无不及。美国海军半数舰只受创,在太平洋的空袭力量几乎全部瘫痪。日本则欣喜若狂。日本外交部的喉舌《日本时报》以醒目标题宣称:美国太平洋舰队已被扫除殆尽!该报还刊登了目击者的直接陈述,以及偷袭部队拍回的照片,并鼓吹,日本已在一夜之间把美国打回三流国家之列。
珍珠港袭击结束仅几小时后,裕仁天皇以措辞老套的豪言壮语正式宣战:

仰承天佑,继承万世一系皇统之大日本帝国天皇昭示忠诚勇武之尔等众庶:朕兹向美英两国宣战。

听到珍珠港的消息,阿道夫•希特勒内心掠过一丝难得的快慰。他深谙此役的含义,并且已经默许。希特勒很满意,因为日本再次证明他们没有辜负希特勒赋予的“荣誉雅利安人”称号。国会认为,“美国已被迫卷入战争状态”,并宣布,同时与德国和意大利开战。不到一周,大约35个国家(相当于世界一半人口)参战,而且,世界绝大多数人直接或间接地参与其中。日本的偷袭惊醒了所有拉美国家,使其意识到面临的重大危险。五天之内,九个加勒比海地区国家(哥斯达黎加、多米尼加共和国、海地、洪都拉斯、尼加拉瓜、萨尔瓦多、古巴、危地马拉和巴拿马)对日本、德国及意大利宣战。美洲其他国家也大多于一周内与轴心国断绝外交往来,但智利和阿根廷直到1943年才与其断交。巴西于1942年8月22日对德国、意大利宣战,对整个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产生了深远影响。阿根廷最终于1945年3月宣战。
珍珠港偷袭四天后,意大利及德国向美国宣战。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