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珀志5:混沌王庭.pdf

安珀志5:混沌王庭.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邪恶似乎占了上风。安珀即将毁灭。安珀的诸位王子束手无策。这时,安珀之王奥伯龙命令诸王子抢先向混沌宫廷发起进攻。科温没有加入进攻的行列。奥伯龙命令他携带安珀的无上至宝仲裁石,绕道前往战场。奥伯龙本人则将竭力修复被破坏的安珀之源,试炼阵。但是,修复试炼阵的尝试失败了。仲裁石也落到安珀的黑暗势力手中。安珀毁灭了。毁灭的混沌波追逐着科温,一路席卷过无数影子世界,吞没了它们,将它们化为混沌。战场上的安珀大军与统帅这支大军的安珀王子们也将化为乌有。守护族人、重建安珀的重担落在科温肩上。

海报:

编辑推荐
“安珀志”系列堪称美国“国宝级”奇幻史诗巅峰巨著!作者泽拉兹尼是《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R. R. 马丁 的伯乐和终生导师。“安珀志”系列是泽拉兹尼历时20年、倾力打造的奇幻经典。此次中文版为全系列首度引进。这套10卷本的奇幻巨著无论是对泽拉兹尼本人还是在奇幻文学史上,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该系列上卷以贯穿整个系列的灵魂人物“科温”追寻记忆、夺取王位的英雄历程为经纬,展现安珀这个弘大的世界,语言精准、幽默感随处可见。不仅有壮丽恢弘的奇幻城市,还有剑与英雄的永恒传说;有黑暗、暴力和死亡,也有爱、救赎与希望;有随处可见的黑色幽默,更有苍凉的世事无常;有让人拍案叫绝的高超阴谋、气势磅礴的战争场面和机智到极点的犀利吐槽,还有史上规模最大的王位争夺阴谋,更有关于整个人类文明与哲学的思辨。

媒体推荐
他是他那个时代最优秀的科幻作家,他彻底改变了这个领域的面貌。
—— 美国著名奇幻作家、《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马丁

为了罗杰•泽拉兹尼的安珀志,我感谢上帝。他无情地涤荡了传统奇幻作品陈腐的中世纪气息,彻底改变了奇幻的面貌,挽救了这个日渐无聊的文类。
——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特里•本森

罗杰•泽拉兹尼笔锋犀利大胆,勇于挑战种种貌似神圣不可侵犯的观念……他是最强有力的那类作家,其作品的情节和意境具有捕获人心的力量。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 大卫•布林

没有人能像罗杰•泽拉兹尼一样,将神话与想像的精华如此真切地呈现在读者眼前。泽拉兹尼是这样一种罕见的作家,读了他的作品之后,你希望你也能拿起笔来,开始自己的创作。
——《美国众神》作者尼尔•盖曼

我羡慕所有读过罗杰•泽拉兹尼作品的人,但更羡慕那些从来没有读过、正准备开卷阅读这些宝贵著作的读者。
——《超人类》作者西奥多•斯特会

罗杰•泽拉兹尼是公认的最杰出的科幻奇幻作家之一,诗一般的语言显示出他在这方面的超人天赋。阅读泽拉兹尼的书籍,如同置身于奠扎特弦乐四重奏的美妙世界。
——《达尔文电波》作者格雷格•贝尔

作者简介
罗杰•泽拉兹尼,美国国宝级科幻奇幻作家,在这两大领域均达到了极其罕见的巅峰状态。在三十多年的创作生涯中,他一共摘取了六次雨果奖、三次星云奖和两次轨迹奖,留下了五十五部长篇和一百五十余个中短篇。1963年,他的作品被编入“著名科幻小说殿堂”,并于2010年入驻“科幻小说名人堂”。他率先倡导科幻小说写作要从心理学、社会学和语言学三方面考虑,打破了太空冒险科幻一统天下的局面,被誉为“新浪潮”的领军人物。在泽拉兹尼的作品中,他创造性地将科幻、奇幻融为一体,将神话、宗教与科幻奇幻有机结合,每一个设定都如教科书般精确,营造出独特的世界观。他的科幻作品中有奇幻的瑰丽恣肆,奇幻作品有科幻的严谨设定。因此,他被视为“那个时代最伟大的科幻奇幻作家”。在1970年代,泽拉兹尼开始倾力打造他的奇幻名篇《安珀志》,历时20年,终于得以完成这部奇幻历史上的里程碑式作品。凭借精妙的语言、奇诡的故事和无处不见的幽默感,《安珀志》不仅吸引了奇幻读者的交口赞誉,更受到许多类型外读者的推崇。

文摘
插图:



我到了谷底,匆忙朝骚乱的地点跑过去。我经过几团漂浮在地面上的薄雾,西边刮来的轻风微微搅乱了雾气,在我脚踝附近像蛇一样盘旋,闪耀着银色光芒。我听到刺耳的嘎吱嘎吱声,好像有谁在岩石表面上推动或滚动着什么沉重的东西。接着,我瞥到一丝光,就是从我正在接近的那堆黑乎乎的东西下发出来的。
距离更近之后,我看见很多小小的像人一样的身影出现在一片长方形的光影里,正在奋力移动一块巨大的石板。接着,从那个方向传来轰隆隆的微弱回声和另外一声马嘶。石头开始移动,像大门一样摇摆旋转,说不定那真的是一道门。被灯光照亮的范围逐渐缩小,最后缩成一条缝隙,随着砰的一声,完全消失了。所有刚才还在奋力折腾的身影早就钻了进去。
我最后赶到那堆岩石旁时,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我把耳朵贴到石头上,但什么声音都没听到。不过,不管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偷走了我的马。我向来不喜欢偷马贼,过去甚至亲手杀死过几个。我在岩石上面摸索,寻找那道石门的边缘。
没怎么费劲,我的指尖就摸索到了门的轮廓。如果在日光下,肯定没这么快,因为阳光之下,周围所有的东西都混在一起,只会阻碍眼睛的搜索。知道门缝的具体位置后,我继续摸索,寻找可以让我拉开门的着力点。对方似乎是一群小矮人,于是我把搜寻的视线放得更低。
最后,我发现了可能是打开门的正确位置,然后抓住石门。我用力推门,可它却纹丝不动。要么是这道门的结实程度与体积不成比例,要么就是门上还有一个我不知道的机关。
没关系。现在正是对付阴险狡猾和残忍力量的时候。我很愤怒,而且很着急,于是立刻作出了决定。
我再次拉动石板门,胳膊、肩膀和后背上的肌肉一下子收紧。真希望杰拉德此刻在这里。门吱嘎作响,我继续用力拉,它微微移动了大约一英寸距离,然后卡住了。我没放弃,反而更加用力,门又开始吱嘎吱嘎地响起来。
我身体向后倾斜,还把脚蹬在入口旁的石壁上,用尽全力狠拉。我一边后退一边用力,门发出更多的嘎吱声,还有刺耳的摩擦声——又移动了差不多一英寸距离,然后再次停止不动,无论我怎么用力也无法移动它了。
我松手站起来,弯曲一下胳膊,放松一下。接着我把肩膀顶在石门上面,开始把门往回推到完全闭合的位置。我深呼吸一口气,再次抓住它。
我左脚向后退到原先站立的位置,这次没有逐渐增加的压力了。我猛地向后一拉,同时又用力往前一推。
门里突然发出什么东西折断和哗啦哗啦的声音,石门向前推进了大约半英尺,移动时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不过,门现在似乎松弛多了,于是我站起来调整我的位置——这次是背靠墙壁站立——找到足够的支撑,把门往外推。
这一次,门移动得容易多了,可我还是忍不住继续将脚蹬在上面。门开始摇晃起来,我用尽全力向前推。石门猛地原地翻转了一百八十度,轰地拍在另外一面岩石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好几个地方都断裂了,然后它摇晃着轰然倒地,震得地面也抖动起来。石门在地上碎成了好几块。
石门还没倒下,我已经抽出了格雷斯万迪尔。我猛地蹲低身子,匆匆瞥了一眼那个露出来的角落。有光……远处有灯光照明……沿着墙壁挂着钩子,上面吊着小灯笼,光线就来自那里……旁边是楼梯……灯光一直延伸到楼梯下面……下面有更明亮的灯光,还有一些声音……似乎有音乐声……
周围看不到任何人。我本以为我制造出来的可怕噪音已经引起某人的注意,但音乐声还在继续。要么是我制造的噪音——不知为什么——竟然没有被他们听到,要么就是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不管是哪一种可能……
我站起来,踏进门内。我的脚踩到一个金属物体,我拣起来查看,原来是一个扭曲变形的门闩。看样子,他们刚才进去后就从里面把门闩上了。我把门闩抛到肩膀后面,顺着楼梯走了下去。
随着我一步步前进,音乐声——小提琴和笛子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借着灯光,我可以看到我右边像是一间大厅,就在楼梯最底下那层台阶的旁边。楼梯的台阶很小,大厅里聚集着好多人。我没费心蹑手蹑脚,反倒大步跨下楼梯,到了下面的平台上。
我转身望进大厅,看到的是一幕只在喝醉了的爱尔兰人梦中才会出现的场景。在一个烟雾缭绕、火把照明的大厅里,挤满了只有一米高的矮人,他们长着红色的脸膛,穿着绿色的衣服,正在音乐的伴奏下跳舞或跺脚,大口喝掉杯子里的黑麦酒,同时用力拍打着桌面,还互相拍打彼此的身体。他们个个脸上露着笑容,哈哈大笑,高声喧哗。一排巨大的酒桶排列在一面墙边,好几个饮酒狂欢者正排队等在一个打开龙头的酒桶前。在房间的尽头,地面上有一个凹坑,一团巨大的篝火正在里面熊熊燃烧,篝火的烟雾从岩石墙壁上的一个裂洞被吸走,裂洞下面还有两个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的洞口。星辰拴在火坑旁的墙壁上,一个穿着皮围裙的粗鲁的小矮人,正在吭哧吭哧地磨着一些看起来很可疑的刀具。
几张脸转向我这个方向,有人尖叫起来,音乐也骤然停止。周围几乎顿时安静下来。
我将剑高举过肩,摆出攻防兼备的姿势,剑尖越过房间,直指向星辰。这时,所有的脸都转过来看着我。
“我来找我的马,”我说道,“要么把它带过来给我;要么我亲自过去牵它。不过,第二种方法将会导致许多流血事件。”
在我右边,他们中的一个人清了一下喉咙,他比大多数矮人长得更高大,肤色也更白。
“请原谅,”他开口说道,“不过你是怎么进来的?”
“看来你需要一扇新门了。”我说,“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过去看看,不过看不看都是一回事。我可以等着。”
我往旁边移动一步,背靠在墙上。
他点头同意。
“我去看看。”
他从我身边匆匆跑了过去。
我可以感到自己的怒气在上升,愤怒的力量涌入仲裁石,也从宝石里面冒出来。我的一部分自我想要大开杀戒,一路杀过房间;另一个我则想要一个更加仁慈的,与这些个子比我小很多的家伙们解决麻烦的方案;而第三个我,也许是更明智的那一部分的我,则暗示说这些小家伙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打败的。所以我耐心等着,看我的开门技术会给他们的发言人留下什么印象。
他很快回来了,谨慎地和我保持一段安全距离。
“把这人的马带来。”他命令道。
大厅里突然响起一阵慌乱的窃窃私语。我放低剑刃。
“我很抱歉。”发号施令的那个人道歉道,“我们希望没给你带来麻烦。我们会去别的地方搜寻粮草的。希望你别有不快的感觉,怎么样?”
穿皮围裙的人解开拴住星辰的绳子,朝我走来。饮酒狂欢的人们纷纷让路,让他牵着我的坐骑穿过大厅。
我放松地叹了口气。
“今天到此为止,我原谅你们,忘了这一切。”我说。
矮人从旁边的桌子上抓过来一个大肚酒壶递给我。看到我不信任的表情,他自己先喝了一口。
“一块儿喝吧,如何?”
“为什么不呢?”我说完,接过酒壶,像他一样仰头大口喝起酒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