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珀志2:阿瓦隆之枪.pdf

安珀志2:阿瓦隆之枪.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安珀是惟一的实体,其他一切世界都是它投射的影子。在一次偶然的经历中,科温知道了一种名为红粉的物质,即使在所有爆炸性物体都保持惰性的安珀仍旧能保持其爆炸反应。这种红粉的产地叫阿瓦隆。科温逃出牢笼,穿行于影子世界中,伴随着黑路前往阿瓦隆,寻找反攻的武器。一路上,一条黑路伴随着他穿过不同的影子世界,像一个不祥的预兆。科温利用阿瓦隆红粉,装备了一支拥有现代火器的部队,开始向安珀前进。但他发现,安珀正遭到围攻,进攻者同样能够穿行影子世界,因为有一条黑路引导着他们。

海报:

编辑推荐
“安珀志”系列堪称美国“国宝级”奇幻史诗巅峰巨著!作者泽拉兹尼是《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R. R. 马丁 的伯乐和终生导师。“安珀志”系列是泽拉兹尼历时20年、倾力打造的奇幻经典。此次中文版为全系列首度引进。这套10卷本的奇幻巨著无论是对泽拉兹尼本人还是在奇幻文学史上,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该系列上卷以贯穿整个系列的灵魂人物“科温”追寻记忆、夺取王位的英雄历程为经纬,展现安珀这个弘大的世界,语言精准、幽默感随处可见。不仅有剑与英雄的永恒传说,还有壮丽恢弘的奇幻城市;有黑暗、暴力和死亡,也有爱、救赎与希望;有随处可见的黑色幽默,更有苍凉的世事无常;有让人拍案叫绝的高超阴谋、气势磅礴的战争场面和机智到极点的犀利吐槽,还有史上规模最大的王位争夺之阴谋,更有关于整段人类文明与哲学的思辨。

媒体推荐
他是他那个时代最优秀的科幻作家,他彻底改变了这个领域的面貌。
—— 美国著名奇幻作家、《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马丁

为了罗杰•泽拉兹尼的安珀志,我感谢上帝。他无情地涤荡了传统奇幻作品陈腐的中世纪气息,彻底改变了奇幻的面貌,挽救了这个日渐无聊的文类。
——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特里•本森

罗杰•泽拉兹尼笔锋犀利大胆,勇于挑战种种貌似神圣不可侵犯的观念……他是最强有力的那类作家,其作品的情节和意境具有捕获人心的力量。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 大卫•布林

没有人能像罗杰•泽拉兹尼一样,将神话与想像的精华如此真切地呈现在读者眼前。泽拉兹尼是这样一种罕见的作家,读了他的作品之后,你希望你也能拿起笔来,开始自己的创作。
——《美国众神》作者尼尔•盖曼

我羡慕所有读过罗杰•泽拉兹尼作品的人,但更羡慕那些从来没有读过、正准备开卷阅读这些宝贵著作的读者。
——《超人类》作者西奥多•斯特会

罗杰•泽拉兹尼是公认的最杰出的科幻奇幻作家之一,诗一般的语言显示出他在这方面的超人天赋。阅读泽拉兹尼的书籍,如同置身于奠扎特弦乐四重奏的美妙世界。
——《达尔文电波》作者格雷格•贝尔

作者简介
罗杰•泽拉兹尼,美国国宝级科幻奇幻作家,在这两大领域均达到了极其罕见的巅峰状态。在三十多年的创作生涯中,他一共摘取了六次雨果奖、三次星云奖和两次轨迹奖,留下了五十五部长篇和一百五十余个中短篇。1963年,他的作品被编入“著名科幻小说殿堂”,并于2010年入驻“科幻小说名人堂”。他率先倡导科幻小说写作要从心理学、社会学和语言学三方面考虑,打破了太空冒险科幻一统天下的局面,被誉为“新浪潮”的领军人物。在泽拉兹尼的作品中,他创造性地将科幻、奇幻融为一体,将神话、宗教与科幻奇幻有机结合,每一个设定都如教科书般精确,营造出独特的世界观。他的科幻作品中有奇幻的瑰丽恣肆,奇幻作品有科幻的严谨设定。因此,他被视为“那个时代最伟大的科幻奇幻作家”。在1970年代,泽拉兹尼开始倾力打造他的奇幻名篇《安珀志》,历时20年,终于得以完成这部奇幻历史上的里程碑式作品。凭借精妙的语言、奇诡的故事和无处不见的幽默感,《安珀志》不仅吸引了奇幻读者的交口赞誉,更受到许多类型外读者的推崇。

文摘
插图:



我们沿着围墙走着,途经很多当值的岗哨。当他们看清是谁走过来时,都会马上立正,冲加尼隆敬礼,而他会问候他们一声,然后继续往前走。我们来到一处城垛,停下脚步,坐在石头上休息,呼吸着清冷潮湿、充满森林气味的夜风,看着渐黑的天空中逐次显露的群星。我们身下的石块凉意甚浓。在目光可及的尽头,我觉得自己可以分辨出海浪泛起的微光。我听到城下某处传来一只夜鸟的鸣叫。加尼隆从系在腰带上的一个袋子里掏出烟斗和烟丝,把烟锅塞满压实,点起火。他的脸在火光下显得邪恶骇人,但他的嘴角下垂,面颊上的肌肉也被眼睛的内角和高耸的鼻梁向下拉成了同样的角度,破坏了这个形象。一个魔鬼应该面带邪恶的微笑,而这家伙看起来太过忧郁。
我闻着空气中弥漫的烟味。过了一会儿,他开始说话,语调缓慢轻柔。
“我记得阿瓦隆。”他说,“我的出身并不卑微,但美德从不是我的强项。很快我就把祖产挥霍光了,只好到大路上干起了劫掠行人的行当。后来,我加入了一个跟我一样的团伙。当我发现自己是最强壮、最适合作领袖的人时,就成了他们的首领。当时我们的脑袋都被定下赏格。我的是最高的。”
此刻他的语调渐快,声音也更沉稳,而他所用的词句就像是来自他过往岁月的回声。
“是的,我还记得阿瓦隆,”他说,“一个由纯银、树荫和清凉河水组成的世界。星辰闪耀,如夜晚篝火。白天绿意萦城,永远是那种春天的绿。青春、爱情、佳人——我在阿瓦隆经历了这些。健硕的战马,闪耀的宝剑,柔软的嘴唇,浓烈的啤酒。荣誉……”
他摇了摇头。
“后来有一天,”他说,“疆土内燃起战火,统治者颁下赦令,所有愿意跟随他抗击叛军的罪犯都将得到宽恕。这就是科温。我加入他的军队,开赴战场。我先是当上军官,然后成了他的参谋。我们打赢了那些战斗,扑灭了暴乱。国土在科温的统治下又恢复了和平,而我则留下来,成了他的廷臣。那是段好日子。后来又发生了一些边境冲突,但我们总能获胜。他信任我,让我替他处理这些问题。
后来,他为了向一个小贵族的女儿求婚,将一位公爵的领地许给了她的家族。我一直都想要那块领地,而他也一直暗示早晚有一天它会属于我。我很愤怒。再次受命出征时,我背弃了自己接到的命令。那是在南部边境,那里从未安宁过。我的人马很多都死在那里。入侵的敌人攻进了我们的疆土。为了阻止他们,科温大人不得不再次拿起武器,亲自出征。这些入侵者以强大的兵力连战连捷,我当时觉得他们能征服整个阿瓦隆。我希望他们成功。但科温又一次用他狡猾如狐的计谋策略取得了胜利。我试着逃跑,但还是被抓获,被带到他面前接受审判。我咒骂他,唾弃他。我不肯弯腰。我恨他走过的地面。对于难逃一死的人来说,没有什么理由可以阻止我摆出最骄傲的姿态,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死去。科温说我过去的功绩可以赢得几分宽恕。我告诉他收起这些怜悯,后来我才意识到他是在嘲弄我。他下令把我放开,向我走了过来。我知道他光用手就能杀了我。我试着和他搏斗,但毫无意义。他一下子就把我击倒在地。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他的马背上。他一直向前骑,还不时嘲讽我几句。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一言不发。那天我们走过了许多妖异的土地,只有噩梦中才能见到的土地。我就是这样领教了他的巫力——因为我后来遇到的所有旅人都说未曾踏上过我那天看到的世界。接着他宣布了我的放逐,把我扔在这儿,调转马头,扬长而去。”
他停下来,重新点燃早已熄灭的烟斗,吸了几口,继续说:“我在这儿受过数不清的殴打、棒击、咬噬和鞭笞,在人类的双手和野兽的尖牙间苟延残喘。他肯定把我留在了整个世界上最险恶的地方。但有一天,我的好运来了。我遇到一个全副武装的骑士,他命我从他面前的道路上闪开。那时我已经不在乎自己的生死,所以我骂他是满脸脓包的杂种,让他见鬼去。他向我冲过来,我抓住他的长枪,把枪尖往下一推,扎进地面,让他跌落马下。我用他的匕首在他的脖子上开了个小口,就这样得到了坐骑和武器。
接着,我开始报复那些和我有仇的人。我又在大路上干起老买卖,又赢得了一伙追随者。我们逐渐壮大。当聚集到几百人时,我们的需求已经相当可观。我们会冲进某个小镇,把它据为己有。当地的民兵惧怕我们,什么都不敢做。虽然不像在我永远无缘再见的阿瓦隆时那样辉煌,但这也算是不错的生活。道旁所有的酒馆都惧怕我们雷鸣般的马蹄声,过往的行人听到都会尿湿裤子。哈!最后的几年里,大队的战士被派来追踪我们,摧毁我们,但我总能避开他们,或是伏击他们。可是有一天,黑环突然出现,没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又深深吸了几口烟斗,目光注视着远方的黑夜。
“我听说它一开始就像个小小的毒菌环,出现在遥远的西方某地。一具小女孩的尸体倒在环中,发现尸体的是孩子的父亲,几天后他开始狂笑不已,全身抽搐而死。很快人们都说那儿遭到了诅咒。
接下来的几个月,黑环迅速扩张,覆盖了前后半里格的范围。里面的青草变黑,闪着钢铁般的光泽,但却不死。树木扭曲,枝叶黯淡,就算无风也会摆动不休。在枝桠间有许多蝙蝠穿梭飞舞。在黄昏和黎明,可以看到形状诡异的东西在活动——当然,这都是在黑环内部。还有许多小火苗似的光亮,透出黑沉夜幕。
黑环逐渐扩大,原来住在附近的人都跑了——大部分都跑了。有些人留了下来。据说这些留下的人和黑暗之物做了某种交易。之后黑环不断扩张,就像一块石头投入水中漾起的波澜。越来越多的人留下来,住在其中。我曾和这些人交谈过,和他们战斗过,也杀过一些。我感觉他们体内似乎有些部分早已死去。他们的声音缺乏人们遣词造句时的抑扬顿挫。他们的脸鲜有表情,如同带着没有生命的面具。慢慢地,他们开始成群地离开黑环,四处劫掠。他们恣意杀戮。他们犯下无数罪行,亵渎了很多圣地。他们离开时,总会把整个村镇付之一炬。但他们从不偷银质器物。
又过了很久,一些非人生物也开始出现。它们形态怪异,比如你杀过的那种怪猫。后来,黑环扩张的速度变慢了,最后几乎停了下来,就像达到了某种极限。之后,各种各样的骑兵从里面冒了出来——有些甚至敢在白天出没——把边界附近的地区变为焦土。当他们把周围所有的土地都毁掉后,黑环就会把这些地方吞进去,然后又开始以这种方式生长。这里的老王尤瑟曾追捕我很长时间。但在这种情况下,他把我抛在脑后,将所有的兵力都安排在那个该死的黑环周围。
这件事也开始让我忧心,我可不想在睡觉的时候被什么地狱里冒出来的吸血狂魔逮住。所以我召集了五十五个同伴——自愿参加的就这么多了,而且我也不想要懦夫。一天下午,我们骑马闯进那地方,遇到一伙那种一脸死相的人正在石祭坛上烧一只活羊。我们把大部分人都烧死了。最后留了个俘虏,我们把他绑在他自己的祭坛上,审问他。他告诉我们黑环会继续扩张,直到覆盖每一寸土地,从一边海岸直到另一边的海岸。总有一天,它会在世界的另一头合拢。他说如果我们还想留着身上的皮,那最好现在就加入他们。我的一个同伴捅了他,他死了。他真的死了,我认得出死人。这种事我干过太多次了。但当血流到石头上时,他张开嘴,爆发出我平生听过的最大的笑声,就像炸响在我们头上的轰雷。接着他坐起来,并不呼吸,却开始燃烧。火焰升腾时,他的身体开始变形,最终变得和刚才在祭坛上燃烧的山羊一模一样——只是更大些。一个声音从这东西体内发出。它说:‘逃吧,凡人!但你永远逃不出黑环!’
相信我,我们真的逃了!无数蝙蝠和别的东西遮天蔽日。我们听到马蹄声在身后响起。我们拼命往回跑,手里拿着剑,砍杀所有靠近我们的东西。那儿有你杀过的那种猫,有蛇,还有一种用单脚蹦蹦跳跳的东西,以及很多天知道是什么的怪物。当我们接近黑环边缘时,一支尤瑟王的巡逻队发现了我们,帮我们逃了出来。五十五个人,只有十六个和我一起回来。那支巡逻队也损失了大概三十人。当他们发现我是谁后,就把我押到王庭,就是这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