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一号.pdf

天下一号.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天下一号》是石钟山历时五年,在搜集大量材料的基础上,最新推出的红色经典长篇小说。小说背景是在重庆解放前夕,国民党在重庆多处部署了千吨烈性炸药,试图炸毁重庆,将此命名为“天下一号”计划,并为此设计了子母版爆破图纸,只有子母版联合,才能解开谜底。潜伏在国民党保密局的中共地下党员秦天亮代号“蜂王”,接到组织命令后,与敌人展开了多方周旋,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上演了一幕幕扣人心弦的谍中谍战,最终获得图纸秘密,彻底粉碎了敌人的阴谋,挽救了整个重庆。

编辑推荐
 一张决定生死存亡的图纸,一场看不见硝烟的密战
 以真实史料为基础,讲述解放前夕国民党炸毁重庆惊天阴谋
 石钟山又一红色经典作品,同名电视剧即将面世
 潜伏与反潜伏,对战谍中谍,最新版的《保密局的枪声》

作者简介
石钟山,当代著名作家。1964年生于吉林,1981年入伍,1997年转业后在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及北京电视台工作,现为武警总部政治部专业作家。
他自1984年开始发表小说,现已出版《白雪家园》《飞越盲区》《男人没有故乡》《向北、向北》《影视场》《军歌嘹亮》《玫瑰绽放的年代》《遍地鬼子》《大院子女》《地下地上》等多部长篇小说及四部中短篇小说集,共计500余万字。他创作的长篇小说《石光荣和他的儿女们》荣获中共中央宣传部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短篇小说《国旗手》获《小说月报》第八届百花奖,另有多部作品在《十月》《人民文学》《上海文学》等刊物获奖。小说《雁》被编入《2001年中国年度最佳小说》一书,并被收入沪教版八年级的语文教科书。根据他创作的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军歌嘹亮》《幸福像花儿一样》《母亲,活着真好》《角儿》《玫瑰绽放的年代》等,以独特的艺术魅力征服了广大观众,成为热播电视剧。

文摘


1949年8月,雾都重庆波谲云诡。

这天早晨,潜伏于国民党重庆保密站任职情报科长的秦天亮,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作为中共地下党的一员,从加入组织的第一天起,他就已经想好了,为了整个民族的利益,为了自己的理想和信仰,他愿意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现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到来了。

离开家门时,秦天亮仍没忘记在门口的整衣镜前整理一番自己的着装。他很注重自己的仪表,不肯忽略掉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这已经成为他多年以来的一种习惯。

这一切完成之后,秦天亮把一顶军帽端端正正地戴在了头上。之后,他拉开抽屉,将一把手枪揣在了腰里。

妻子梁晴站在他的身后,一直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此时此刻,一种不祥的预感紧紧笼罩着她。这让她不免有些担心,暗暗地为他捏了一把汗。

梁晴走了过来,小心地问道:“天亮,这次行动,你都想好了吗?”

秦天亮转过身来,深情地望着梁晴片刻,说道:“顾站长让我和执行队的人去‘国防部’取一份密件,这个计划叫‘天下一号’,关乎整个重庆的生死安危。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我得手后必须马上把情报传递出去。”

梁晴不觉抽了一口冷气,望着秦天亮的眼睛忧虑地说道:“你一个人怎么能完成这个任务?太危险了。”

秦天亮淡定地一笑,安慰道:“8月4日长沙的程潜起义了,17日解放了福州,兰州、广州也是指日可待。‘国防部’也明白重庆守不住,现在他们谁还有心思替他们真卖命,都各自打算自己的后路了。现在正是一个好机会,我得手后立即出城,只要出城,川东游击队就会接应我的。”

梁晴听了,不禁面露喜色,却又无不担心地叮嘱道:“天亮,千万不能大意,现在可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日子。”

秦天亮郑重地说道:“这也许是蜂王和鸽子黎明前的最后一次行动了。”

梁晴认真地点了一下头,一字一句地说道:“蜂王同志,鸽子会和你一同战斗的!”

梁晴的一句话把秦天亮感动了,双眼不觉潮湿起来,一双手扶住梁晴的肩头说道:“蜂王要是断了翅膀,鸽子要用最快速度飞走!”

梁晴不舍地望着秦天亮,眼里已经布满了泪水。

离开家门后,秦天亮径直来到保密站。

为了确保密件万无一失,保密站站长顾显章特意委派了执行队队长朱铁跟随秦天亮,一同前往“国防部”执行任务。同时,又派遣了执行队一辆挎斗摩托车和两名士兵紧随其后进行护佑。

一路上,朱铁一边开着车,一边有一句无一句地和坐在副驾座位上的秦天亮说着话。车很快在“国防部”楼前停了下来。秦天亮扭头看了一眼朱铁,试探着问道:“朱队长,你是跟我进去,还是在这里等我?”

朱铁接口说道:“秦科长,临来之前顾站长已经吩咐了,这份密件交到顾站长手里之前,咱们俩要形影不离。”

秦天亮听了,笑了笑,走下车来,两个人便一前一后向大楼走去。

向大楼门口站岗的士兵出示了证件之后,两个人走进了大楼,按照顾站长的事先安排,找到了“国防部”保密室主任白礼堂,几个人这才一起向地下室走去。狭长幽暗的地下室里充斥着一种神秘气氛。

及至走进地下室的保密室,白礼堂“啪”的一声打开了电源开关,刹那间,偌大的保密室灯光齐明,犹如白昼一般。望着四周布满的卷柜和保密柜,秦天亮的眉毛不觉抖动了一下。

在一具保险柜旁,白礼堂终于立住了脚,回身笑道:“按规矩,请二位回避一下。”

两个人听了,立时转过身去。片刻,白礼堂按动了密码锁,从保险柜里取出一只密码箱,紧接着,把柜门锁上,返身冲秦天亮和朱铁交代道:“二位,这就是要交给你们的东西——‘天下一号’,重中之重。”

秦天亮回身接过密码箱,看到箱子上已经贴了封条,还有“国防部”的红印,抬头问道:“白主任,这密码?”

白礼堂一笑:“密码我会亲自告诉你们顾站长,就不有劳二位了。”秦天亮点点头,说道:“那好,白主任,我们告辞了。”

白礼堂将两人送到保密室门口,一边望着那只密码箱,一边又叮嘱道:“出了这个门,‘天下一号’的安全可是你们保密局的责任了。”

朱铁笑了笑,握着白礼堂的手,说道:“放心吧,白主任,‘天下一号’的安全我向顾站长打了保票的,用我的人头保证这份机密的安全。”

在白礼堂的目送下,秦天亮和朱铁两个人向地下室门口走去。



返回保密站的路上,秦天亮怀里抱着密码箱,目光一直盯着车窗外,心里却在不住地盘算着:20分钟车程就可以驶到城外,只要出了城,就能联系到川东游击队,到了那里就到家了;鸽子只要按计划行事,她也会安全撤离的……

朱铁手把着方向盘,目不转睛地望着前面的道路。尽管这样,秦天亮还是察觉到了他一丝紧张的神情。通过后视镜,秦天亮清楚地看到,那辆护佑的摩托车仍然紧紧地跟着。

再不行动一切都晚了。秦天亮决定即刻实施自己的计划。事不宜迟,秦天亮突然大喊一声:“停车!”朱铁猝不及防,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后面跟着的摩托车也相继停了下来。

“怎么了?”朱铁有些紧张地问道。

秦天亮镇定地说道:“什么声音?车好像有点不对劲。”

朱铁有些疑惑地看了秦天亮一眼,走下车来,车前车后地认真查看着。就在这时,秦天亮迅速坐到驾驶位置上,飞速向前驶去。

朱铁突然感到大事不好,立时手足无措地大叫起来:“秦天亮,你要干什么?停车,停车!”

见身边的两个士兵一时愣在了那里,朱铁一步跳进摩托车斗里,气急败坏地冲两个士兵喊道:“快追!这小子要跑……”

秦天亮加足油门,很快便驶离了城区,飞驰在郊区的路上。他能够猜测得到,当朱铁反应过来之后,很快就会向他追过来。而当他从后视镜里发现那辆摩托车影子的时候,就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集中全部精力,一门心思地向前驶去。他要甩掉他。这个包袱甩不掉,将会给他带来很多难以预想的麻烦。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又暗暗加大了油门。可是,正当他眼看着就要将那辆摩托车远远地抛在身后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辆无牌轿车从道路的一侧斜刺里杀了出来,猛然间横在了秦天亮的车前。秦天亮不觉吃了一惊,抬起头来的一刹那,看到了对面车里的那个人影。那人影此刻一袭黑衣,且又蒙了面部,只露着两只眼睛。秦天亮一个激灵,快速反应过来,急打一把方向盘,刹住了车,与此同时,冲撞在路旁的一棵大树上。

那辆摩托车随后赶到了现场。望着仓皇逃离的那辆无牌轿车,朱铁迅速拔出枪来,连连射击着,可是,那辆轿车眼瞅着就逃得没影了。

朱铁气冲冲地走了过来,一把将秦天亮从车里拉下来,大声质问道:“秦天亮,你要干什么?”

秦天亮冷眼望着朱铁,毫不示弱地反问道:“朱队长,你就是这么保护绝密文件的?!”

朱铁一个愣怔,心里立时便充满了怀疑,目光冷冷地望着秦天亮问道:“秦天亮,你这是要带着文件出城,说,你是不是蜂王?”说这话时,朱铁已经举枪对准了秦天亮。

秦天亮面对着枪口冷笑了一声,镇定地回道:“朱队长,一路有人跟踪你没发现?要不是我夺车逃命,恐怕现在绝密文件早就落到别人手里了。”说到这里,秦天亮转身从车里取出密码箱。看到密码箱,朱铁总算放下心来,于是便迟迟疑疑地收了枪,说道:“秦科长,你是咋发现的?我还以为你带着文件要跑呢!”

秦天亮笑了笑,口气缓和下来,说道:“你呀,还执行队长呢,不说了,咱们赶快回去复命吧,再不回去,满城都得戒严了!”

两个人终于回到了保密站。见过了站长顾显章,秦天亮把那只密码箱轻轻地放在了办公桌上,接着把来来去去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顾显章看了一眼密码箱,又看了一眼秦天亮和朱铁,似乎自言自语道:“什么?半路受到了跟踪?”

朱铁上前一步解释道:“站长,这次要不是秦科长反应快,兴许就真的出事了。”

顾显章把一只手放到密码箱上,用手指轻轻敲了敲,又仔细检查了一番封条,抬头望着秦天亮和朱铁,严肃地说道:“这件事你们两个知道就行了,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秦天亮和朱铁两个人听了,不觉对视了一眼,齐声回答道:“明白。”顾显章放心地点了点头,两个人便转身去了。

秦天亮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梁晴一直在焦急地等着他。打开房门时,秦天亮一眼看到,梁晴怀里正抱着3岁的儿子小天。此时,小天已经睡着了。

梁晴望着秦天亮,急促地问道:“天亮,怎样?”

秦天亮把上衣撑在衣架上,长长地叹了口气,接着,便有些疲惫地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半晌,深有遗憾地摇头说道:“今天是最好的机会,我都快把朱铁甩开了,谁承想,半路上却杀出一个人。”

“天亮,会是什么人?”梁晴有些担忧地望着秦天亮,问道,“是‘国防部’的,还是你们保密局的?”

秦天亮又摇了摇头:“不知道,我没看清,就是看清了也不一定认识。”

“天亮,这次失手并不能证明我们失败。”梁晴听后想了想,安慰道,“以后我们还有机会。”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