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所知道的世界很陌生.pdf

其实,你所知道的世界很陌生.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我们最缺少的,不是独立思考的能力,而是独立思考的欲望。
《其实你所知道的世界很陌生》的作者(王路)给读者提供了与惯常思维不同的看待事情的方式,他以另类又熨贴的方式告诉读者,如何思考生活,找到学习的方法。
以另一种姿态审视世界,你也许会发现另一片豁然的天空。
翻开《其实你所知道的世界很陌生》,寻找另一片天空。

编辑推荐
生活中,如何用一双睿智的眼睛去看待身边发生的种种糟心事、闹腾事、烦恼事?《其实你所知道的世界很陌生》的作者(王路)用一种最另类但是又最熨帖的方式告诉你,如何释放压力,思考生活,活得惬意。《其实你所知道的世界很陌生》以另一种姿态来审视世界与人生,读完之后,你会发现另一片的豁然开朗。

作者简介
王路,非典型金牛,经济学硕士,媒体人。爱好格律诗词、宋明理学、周易。荀子一脉的儒家,过期的文艺青年。出版《练习场》。

目录
PART1
开窍是一瞬间的事
你看到的都是招数,不是内功
开窍是一瞬间的事
退缩就是堕落,满足就是怯懦
每天拿出来两小时浪费
内功固然重要,但出来混饭吃还得靠招数
孔子的内功有多深
风清扬不会在你背后出现
致你,我脆弱的玻璃心
原则问题只是智商问题的一种
一切都在毫无征兆地走向失控
不要被你的天赋所驾驭

PART2
那些值得仰望的高人
激烈至死的诗人
高调到熠熠生辉的“穷矮矬”
杜甫何以厉害
嵇侍中的血
生命的一派元气淋漓
立体的陶渊明
唐朝两个“文艺潮男”的高下之分
王语嫣与慕容复的心战
出生在一千零一年前的一个人
文艺与生活的疏离——欧阳修的境界

PART3
总有人比你好,而终无人可取代你
我这些年的变化,就是行李越来越少
绝交要趁早
见微知著是毛病
总有人比你好,而终无人可取代你
猫生·狗生·人生
小孩儿的事情大人不要问
凡事断不可从容易之处下手
要使鱼龙知性命
久候不至,刊落声华
水平与态度
护身符和皮带环
生命如新,气象如旧
伪吃货的寂寞

PART4
读书不能使人明智
两个猛人的读书方法:康有为和钱穆
没有工夫读二流的东西
读书不能使人明智
读书的宗旨——搞定自己,而不是搞定别人
国学推荐书目及阅读次序
《云图》的《坛经》版阐释
《圣经》与《易经》的读法
《管锥编》并没有那么深奥
诺贝尔奖对中国文学意义不大
野蛮战胜文明
用诈的古书
史笔马赛克后的隐晦基情
胡军版的萧峰太残忍

文摘
你看到的都是招数,不是内功
鸠摩智上少林寺挑衅,使遍七十二绝技,方丈及群僧无不骇然。这时,小和尚虚竹跑过来,只瞅了一眼,就说:“这位大师用的明明是小无相功嘛。”鸠摩智慌了。一般人看到的是招数,厉害的人看到的是内功。
有个本科读经济的学生考取地理学院读研究生,一开始根本没有老师愿意带,因为这家伙一点儿地理学基础都没有,一年之后,这家伙发的论文秒杀了所有本科地理系出身的学生。然后就有地理系出身的学生向他取经,打开他的论文一看,根本学不来,因为他论文里那些经济学模型在地理系学生看来“数学程度太高深了”。那家伙暗自笑话他们:这些都是很基础的模型,我会告诉你们我是因为数学太差才从经济系转到地理系来的吗?
还有个笑话。当年凯恩斯约拉姆齐喝下午茶,想跟他探讨一下经济学问题。凯恩斯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经济学家。”拉姆齐说:“得了吧,经济学哪有什么问题好聊,我下午要去维特根斯坦那儿跟他聊聊逻辑哲学呢。”
陆游说:“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你在一个行当里面学到的都是招数,是行业规矩,它保证你有资格进人这个领域。但是,在这个领域你能达到多深的造诣,靠的是内功,而内功的修炼,可能往往要超出这个领域之外。所以,少林寺诸高僧抱着七十二绝技的招数啃,一人啃一门绝技,啃到头最多一人身兼十三门绝技,根本无法和番僧鸠摩智相抗衡。要身兼七十二绝技,那就要用到内功心法。内功心法在哪儿呢?不在武学典籍里,而在佛经中。
这就带来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想走捷径,想从距离最短的路登上山顶,但当你从山下出发时,根本不知道哪条路最短。那条路看上去最短但可能只是表象,其实非常绕。
钱穆先生是历史学家,奠定他学术地位的两部书是《先秦诸子系年》和《刘向歆父子年谱》。他因为这两部书从中学语文老师变成大学历史教授。别人即使可以批评他历史观,和他意见相左,但这两部书的价值没有人能够否认,因为这两部书体现出来的是硬功夫,是干货,在同一个领域没有人能做到他那么硬。这两部书是钱穆年轻时的作品,可是,他在将近六十岁时说了这样的话,我读了感到惊心动魄——“顾余自念,数十年孤陋穷饿,于古今学术略有所窥,其得力最深者莫如宋明儒。……自问薄有一得,莫匪宋明儒之所赐。”
这乍一看是谦虚得过头了:“我没有什么学问,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也就是在宋明理学方面有点小心得。别的成绩都不算啥。”但回过头来:“我在历史领域的那些成果都不重要,跟我在宋明理学方面的研究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但凡了解的人都知道,钱穆在近百年来的历史学界,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说出这话来,那不是骄傲是什么?
时间久了,我才慢慢体会到,钱穆先生说这话,是心平气和的,是既不谦虚也不骄傲的,是金针度人的话,只是一般人察觉不到。为什么察觉不到呢?因为一般人只看得见招数,看不见内功。你读罗素谈幸福的书,读叔本华谈智慧的书,你觉得他们谈得太到位了,但你不知道,人家平时思考的都是形而上的问题,内功在那里,有了内功,比画一些招数又有何难。
翻开范文澜编的《中国通史》,一股马列气息扑面而来,跟钱穆的古代史绝然不同。别的领域就算了,比如说经济学,我也是读高鸿业入门的,后来读范里安(HalRonaldVarian),则大不相同。但是像历史、文学这些领域,先入为主,中了毒再解毒,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比如文学史方面,袁行霈的《中国文学史》和龚鹏程的《中国文学史》相去甚远。袁行霈认为唐诗是中国古代诗歌发展的一座高峰,空前绝后。龚鹏程则认为,清末民初才是诗歌空前绝后的高峰。谁对谁错呢?P3-5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