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作品精选.pdf

第十六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作品精选.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绽放:第十六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作品精选(B卷)》所选作品均是本届比赛第一、二等奖获奖者作品,题材广泛,包括小说、散文、影评等。这些作品空灵隽秀、质朴绵长,表达着新概念获奖者们卓越的思维、丰富细腻的情感和超强的文字驾驭能力。全面展现新一代青少年个性独立、自由张扬的文风。
本书作品是青少年写作能力的最高体现,名副其实的作文“圣经”,同时也是时尚的青春文学读物。

编辑推荐
青春是一次勇敢的冒险旅程,充满未知,满溢幻想。
青春是一段被阳光亲吻的时光,荏苒如诗,温暖绽放。
青春是一种藏在内心的力量,一无所有却饱含梦想的骄傲。

新概念“绽放”系列全新呈现,最实力的文学盛宴!
精选本届比赛第一、二等奖获奖者的经典作品,优中选优,超强阵容,抢先阅读!
集聚了青少年最高水平的作文作品,彰显个性的青春文学读物。
作品题材广泛,包括小说、散文、影评等。主题设置独特,文笔犀利。表达了作者们对青春的热爱和留恋、对社会热点问题的认知以及对人生的思考和感悟。 装帧精美,当红手绘插画师亲自操刀设计,内附时尚彩色插画,带来最好的阅读体验。

作者简介
刘奔三,主编。第二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第八届巴金国际研讨会文学奖得主,业余编剧、影评人,专栏撰稿人。

目录
第一卷 晴雨
晴天雨天
玫瑰色的你
无处安放的时光
标签
林森的爱情故事
第二卷 远方
你好,月亮男孩
锦鲤抄
定西
老屋
填涂
第三卷 无恙
时间从来不喧嚣
戈壁默想
老房子
偏见
昼若夜房间
第四卷 时殇
菜和糖
木偶

百鬼夜行
无法逃脱的孤独
第五卷 似水
坏孩子
谜语阿喜
风若年少的回声
琴师
最后说再见

文摘
版权页:



“几千年来,人族一直奴役和虐杀着我们鲤族,几代长老都曾带领部落进行反抗,最终都因人族强大的力量而惨败。但很奇怪,他们其实每时每刻都在不择手段地自相残杀,因为贪婪、自私、互相猜忌,三百年前,妖族的首领曾利用了这点挑起了战争,却还是以失败告终。知道吗,讽刺的是,我们的妈妈,在那次战争中却是为了保护她的主人一家而被烧死的……可笑吧?这是鲤族的耻辱。可她死前却是笑着的,我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呢?明明背叛了鲤族,又是这种死法……你可千万别重蹈覆辙啊。”
不谙世事的南烛读不懂哥哥彼时脸上的不解与迷茫。
哥哥死后,南烛终于明白妖界为什么如此仇恨着人族。是的,人类该死,是他们害死了哥哥,她又怎会背叛?
她一直想拿眼前这个人开第一刀,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迟迟没有下手。她总是想起他第一次看自己的眼神,那样熟悉而陌生。
“他的眼神里没有仇恨,而是一种非常温暖的……我说不出来。”这是南烛告诉白苏的—那条池塘里的原住鲤。白苏很认真地点点头:“我们从来都没有想复人类的仇。”她游到岸边,望着主人经常作画的地方:“他对我们很好,不只是饲主而已……我们,其实都很幸福。你母亲,也一定是这样的吧。”南烛没有作声,她不知道她该怎么理解。
“你到底施了什么幻术,让我一直杀不了你呢?”南烛轻轻趴在浅溪的桌边,她无法真正相信白苏的答案,它很荒谬。南烛安静地望着浅溪睡着的样子,却不知为何舒心地微笑起来。她侧过头,盯着那幅画。“真的很漂亮……”这鲤的尾巴,更像是用细绡画的,非常自然顺滑,一气呵成。浅溪曾好几次在塘边作画,画的多半是白苏和其他的鲤,而自己却从未出现在画布上。起初她并不在意,可慢慢地,她注意到,每次他都会久久凝望着自己,然后嘴里似是无意地喃喃着“南烛”,却从未下笔画过她。她越来越觉得难过。“是因为你吗?”南烛的眼神转向失落,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竟如此期待。她抬起手,用手指在空中学着浅溪挥舞着,清亮的水波勾勒出一条漂亮的锦鲤,左眼角有一记黑斑。“画一张我有那么难吗?”南烛又伏回桌案,枕着手臂,竟不自意把手搭在了浅溪手上。
刹那间,南烛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尊琥珀色的满月,镶嵌在墨青的夜空里,月从边缘的古铜色一直蔓延到中心的象牙白,古朴庄严的石阶一级级垒到半空,隔断了部分月光。这是哪儿?南烛猛地意识到自己竟不小心跌进了浅溪的梦!妖是可以读梦的,南烛想起小时候哥哥的话。正当她为这寂静的场面不知所措时,却忽然感受到眼前开始恍惚起来,人影像白色的风唰唰抹过,明明看不清他们的脸,南烛却感受到了他们威惧而虔诚的神情。视野又忽地变了,一位额上用金粉点着六芒星状的华饰女子沿着石阶走上去,一直走到周围摆满法器的顶端。“……祭坛?”南烛心里蓦地一紧,浅溪为什么会梦到这个?迷茫之余,人们的动作又开始飘起来,南烛听到祭坛上的那位女子开始呜呜啊啊念起什么来,声音像针刺一样扎进耳朵。周围人头密密麻麻,压抑得像一群苍蝇,嗡嗡作响,搅得南烛心烦意乱。“恭迎神女!”一句清晰嘹亮的话硬是扯开了这一片嘈杂,人头开始安稳下来,眼前也逐渐明晰。南烛仍心有余悸地迎着月光望去,那里不知何时已然坐了九位清丽的女子。她们身着玄青色广袖长裙,头戴银色步摇冠,还有一些南烛从未见过的异族发饰,面笼轻纱,显得庄严而神圣。而其中一位绝美的女子,头上多了一个绯红的发簪,似一团跳跃的火苗在穹苍里肆意生辉。南烛看到她的脸上有两行清泪,目光没有如其他女子般死寂和恐惧,而是一种不舍与坦然。
南烛注意到人们都毕恭毕敬地跪着,却唯独有一人没有下跪,一袭洁白胜雪的衣袍在夜色里格格不入地飘着,人却如冰尸般僵硬。那棱角分明的侧脸,南烛注意到了他那万分惊惶、不知所措的瞠大的眼睛以及嘴巴不自然的抽搐。那是浅溪!南烛差点失声惊喊。她看到他疯一样撕开人群撞到祭台底端,想要冲上去,却被守卫死死擒住,他嘴巴使劲地张着,似乎歇斯底里地在喊什么,但是喉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南烛又想起了哥哥死时的场景,那样疯狂而绝望。祭台上的那位女子也痛苦地摇着头,目光紧紧盯着那个方向,最终,她不忍再看,缓缓闭上眼,又是两行如鲛珠般绝璨的清泪。浅溪疯狂地挣扎着,却被守卫给死死地摁在地上。祭台上的九位神女随着祭司的仰天长跪中一齐喝下了手中的液体。“不……”流着泪的南烛看着放弃挣扎蜷缩在地上渐渐安稳磕地的浅溪,心如刀绞,无意识地咬着自己的唇,不知不觉尝到了一股腥甜。她在泪光中好像看到,月华里升起了九缕淡淡的绾荧光——那是人的魂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