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爱情.pdf

北大爱情.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北大爱情》是由多位名家共同打造的,描述近一百年来北大知识分子的爱情作品集。与这座历史悠久的学府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蔡元培、胡适、鲁迅等人的情感经历可谓多姿多彩,精彩纷呈。北大先贤林语堂、辜鸿铭、沈从文、冯至、徐志摩、闻一多、郁达夫、朱自清、张竞生等人在各自的情感道路上所不为人知的一面将集中呈现在世人面前。而在当代作家杨沫、崔道怡、严家炎、段宝林、叶永烈、孔庆东、马相武、张颐武、西川等人的笔下,我们既能真切感受到各位名流在情感与婚恋方面或平淡真诚,或率性幽默,或深沉浓烈的色彩,又能领略到他们各自所处年代的特定爱情风景线。

编辑推荐
本书中汇集的北大名家经典爱情篇章可谓是爱情文学作品中一次集中的精彩的绽放。书中的名家先贤敞开心胸、坦率真诚地诉说自己在爱的道路上的经历的坎坷和收获的甜蜜。当你在情感与理智中摇晃,在现实与理想之间茫然;当你困惑于方向和选择,当你向天地探问自己的未来;当你向自己探问:风雨兼程,与谁同行?本书或许可以给你答案。谨以此书献给那些已经找到幸福的人们和不懈追求幸福的人们。

媒体推荐
张岱年题词:这本书很有意思,反映了北大人精神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值得一读!
邵华题词:青春万岁!
曹文轩:知识既养育着理性,也养育着情感。
李瑛:回首过去 开创未来

作者简介
朱家雄,生于20世纪70年代,湖南涟源人,作家,诗人,中国作协会员。199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出版有长篇小说《校花们》、小说集《毕业前后》、文集《未名湖畔的青春》。在各类报纸杂志发表小说、诗歌、评论、随笔等一百多万字。主编《北大情事》、《北大情书》、《北大情诗》、《北大日记》、《北大文章》及“70后”作家群小说选《玫瑰深处的城市》、《旋转在内心的月亮》等校园类、文学类图书十多本。

目录
北大爱情

以爱的赤诚之光照亮读者的脸庞

第一辑 爱是不能忘记的
如烟往事 杨沫
未名秋雨 崔道怡
牵手 段宝林
爱情之酒,越陈越香 叶永烈
惶恐年代 束元龙
色彩变幻中的爱情故事 马相武
感情•记忆•时间 张颐武
海子重情 西川
海子情诗4首 海子
   海子小夜曲
   日记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四姐妹
北大情事知多少 孔庆东
五地书——孔庆东批注的情书
朱家雄情诗3首 朱家雄
  怅惘
  冬季在血管里流动
像雾像雨又像风

第二辑 你是我的爱人
辜鸿铭的兴奋剂与安眠药 张爱妹
蔡元培的三次婚姻 谷小水
周作人:问世间情为何物 李阳泉
“性爱博士”张竞生在北大的婚恋悲剧 周彦文
胡适:婚姻内外 张爱妹
胡适情诗2首 胡适
也是微云
蝴蝶
林语堂:真情何必拥有 老杰
沈从文::生命中的“美”与“爱” 贺桂梅
冯至:走进那座花园 张智乾

第三辑 勇敢说出心中的爱
我自走我的路——鲁迅致许广平 鲁迅
你在狱中多保重——邓中夏致李瑛 邓中夏
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郁达夫致王映霞 郁达夫
最牵挂你的人是我——徐志摩致陆小曼 徐志摩
徐志摩情诗2首
   雪花的快乐
   云游
花儿慢慢开——朱自清致陈竹隐 朱自清
盼你来信,更盼你来——闻一多致高真 闻一多
闻一多情诗2首
红豆(第九首)
  比较
越洋家书——严家炎致爱妻蓉 严家炎

后记

文摘
有人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伟大的女人。这意思是说那个女人的默默奉献
支持了男人的成功。而我想说,一个成熟的男人背后一定至少有一个狠心的女人。

每一个人的自杀都有他的导火索。作为海子自杀诸多可能的原因之一,海子的爱情生活或许是最重要的。在自杀前的那个星期五,海子见到了他初恋的女朋友。这个女孩子1987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在做学生时喜欢海子的诗。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中等身材,有一张圆圆的脸庞。她大概和几年前去世的内蒙古诗人薛景泽(雁北)有点亲戚关系。海子最初一些诗大多发表在内蒙的刊物上恐怕与这个女孩子有关。她是海子一生所深爱的人,海子为她写过许多爱情诗,发起疯来一封情书可以写到两万字以上。至于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分手的,我不得而知。但在海子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她已在深圳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海子见到她,她对海子很冷淡。当天晚上,海子与同事喝了好多酒。他大概是喝太多了,讲了许多当年他和这个女孩子的事。第二天早上酒醒过来,他问同事他昨天晚上说了些什么,是不是讲了些他不该说的话。同事说你什么也没说。但海子坚信自己讲了许多会伤害那个女孩子的话。他感到万分自责,不能自我原谅,觉得对不起自己所爱的人。


蔡元培认为,社会进步与妇女的关系很大,提倡民权,首先就应做到男女平等,因而他决定拿自己的婚姻作表率,以开启男女平等之新风尚。是故,蔡元培公开提出女方必须具备以下五个条件:1.天足者;2.识学者;3.男子不得娶妾;4.夫妇意见不合时,可以解约;5.夫死后,妻可以再嫁。因这五项条件在当时比较“苛刻”,一时间应者寥寥。

辜鸿铭的能纳妾不能招夫的论调,是中外皆知的,与主张一夫一妻制和男女平等的口号格格不入,引起不少争论。有一次,在北京六国饭店的宴会上,一位德国贵夫人问在座的辜鸿铭:“你主张男人可以纳妾,那么女人也可以多招夫了。”辜鸿铭频频地摇着头,堂而皇之地说:“不可,不可,女子招夫,于事有悖,于情不合,于理不通,于法有违。”那位德国贵夫人正要开口,辜鸿铭立即打手势制止住,紧接着便问道:“请问夫人是以何物代步?”贵夫人答道:“是汽车。”辜鸿铭又问道:“汽车有四只轮子,请问府上有几副打气筒?”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

提到周作人的感情世界,不得不提起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大的一个遗憾:周树人与周作人兄弟的失和。在现在的研究者看来,周氏兄弟的作品已经完全可以称得上现代文学史上的两座高峰,他们为白话文运动所作出的贡献实在是里程碑式的。可是这样两个了不起的人物,这样好的两个兄弟,竟会为了一个女人,成为敌对。这个女人便是信子。自古而言,女人误国。善良而美丽的信子会是一个“误国”的女人吗?

前三年我去欧美印度时,那九十多封信都到那(哪)里去了?那是我周游的唯一成绩,如今亦散失无存,你总得改良改良脾气才好。我的太太,否则将来竟许连老爷都会被你放丢了的。你难道我走了一点也不想我?现在弄到我和你在一起倒是例外,你一天就是吃,从起身到上床,到合眼,就是吃,也许你想芒果或是想外国白果倒要比想老爷更亲热更急。老爷是一只牛,他的唯一用处是做工赚钱......——徐志摩致陆小曼书信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