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汉化了.pdf

一不小心汉化了.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海报:

编辑推荐
魅丽畅销系列“天下同萌”最新出品!
还是那个配方,还是那个味道,最炫欢脱萌贱风迎面来。故事文笔欢脱流畅,剧情轻松爆笑,情节曲折动人,总之——这个feel倍儿爽!
“女汉子”的追爱史
演绎“女汉子”的励志传奇,上演傲娇男和“女汉子”的终极对决。“女汉子”也有春天,自从看了《一不小心汉化了》,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这个女汉子找不到汉子了!

力拔山兮气盖世,纯爷们兮女壮士。
天生自带汉化症,桃花何时来?
汉化症PK王子病
祖传女汉子,专治傲娇男。
女汉子联盟良心出品!
就算像大叔一样活着也要谈恋爱!

名人推荐
文笔轻松幽默,人物刻画很萌,女主角真是太可爱了。
——花朵朵
作者写得太搞笑了,但是后面看着也有些心酸,女主真是付出了很多啊。还好结局十分温馨。
——雪儿
只看了前面一点就笑到肚子疼,女主真是太汉子了,真是生活搞笑专家啊!
——喵兔
真是一本可爱的书,从文笔到故事都萌到人的心坎里。
——素素

作者简介
苏丝黎,88年的热带姑娘,成长的痕迹一路向北,大学毕业后曾与朋友一起北漂,现居成都,从事过新旧媒体行业,比不上对文字和故事来得热烈。爱猫爱狗,爱美食爱电影爱旅行爱离群索居,爱一切生活中的美好细节。

目录
目录:
Chapter 1 “叔女”与花心王子 
Chapter 2 我的男神和他的女神 
Chapter 3 喂,合作吧!    
Chapter 4 糟糕的家庭聚会   
Chapter 5 为了爱,出发吧!  
Chapter 6 泰国惊魂      
Chapter 7 糟心的日子还要继续过
Chapter 8 剑拔弩张 
Chapter 9 爱情还是离我太遥远
Chapter 10 女追男,隔着海角天涯

文摘
Chapter 1
  “叔女”与花心王子
  
  我的老爸林赞成同志,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就立志要把我培养成绝世淑女。但二十一年过去了,效果欠佳不说,反而有悖而行。在看了美国纽约州通过同性结婚法案新闻的那天,他把报纸重重地摔在茶几上,骂了句“狗屁不通”后,打电话给我,在电话里直白地说:“妹妹啊,老爸觉得你该谈对象了。”当他唤我“妹妹”的时候,那代表某种不好的事情要降临,比如在我小时候,他曾说“妹妹啊,不能再吃糖果啦”,“妹妹啊,你妈妈要带你姐姐去美国,以后就我们俩一起生活了啊”。
  最近一次假期,我们父女两人在家里共进晚餐,听到我回荡在饭厅里喝汤的声音后,林赞成同志皱起眉头,又重新燃起他的淑女养成计划之魂。所以,他希望从离开幼儿园就没再穿过裙子的我,穿上裙子去参加他老同学的二婚婚礼,意在多接触各种有修养有涵养的人,早日养成淑女习性。
  熟悉我的人—比如我的死党麦莉,她深知我不是当淑女的料。
  麦莉那张吐不出象牙的嘴,得知我爸要逼我走淑女路线时,她正把自己蚊子般的细腿抬到桌子上压腿,骚包地把长发撩到脑后,不忘甩一个没准会扭伤脖子的动作。她伸出食指摇了摇:“Lady?No!Lady Gaga?Yes!”最后落井下石,“全班男生掰手腕没一个掰得过你,依我看,你是像大叔一样活着的女人,简称—‘叔’女。”
  既然已经登场了,在麦莉把刀架在我脖子上之前,我要插一段人物简介,在这里隆重地介绍我的闺蜜麦莉—美貌与智慧并存,魔鬼身材,FBI的智商,连神仙见了都要让道的21世纪最后的奇葩,人类最后一个胸大貌美且有脑子的人间奇女子……此处省去三千赞美文字……
  我和麦莉相识多年,从高中一路升到同一所大学,麦莉读的是历史系考古专业,我读的是新闻系传播专业。历史系的宿舍主要分布在学校北区,新闻系的宿舍主要分布在学校南区,两个区之间隔着一条宽阔的大马路。在这种情况下,麦莉运用了她各种手段和口才,把四人间的寝室申请成了双人寝室,并把她和我弄到了同一间寝室。不仅如此,她去宜家卖场拖回一张红色沙发,阳台上搁了跑步机、瑜伽毯,常常一边做着瑜伽,一边读她不知道从哪里搜罗来的各种野史书籍。
  后来我问她怎么把我们弄到一间寝室的,她抛个媚眼轻描淡写地道:“简单啊,我只说我们是Les……”她说“Les”这个发音时舌头轻巧地在牙齿上弹了弹,看起来特别欠扁,“还有啊,这间寝室据说死过一个学生,太用功精力耗尽还是什么的,他们很爽快地批给我了。”
  真有她的,竟然弄了一份封禁的新闻报道丢到教务处,学校没有通缉她实属万幸。死人有什么可怕,活人才是人间妖魔。
  麦莉是我的偶像,在我眼里,她就是个妖魔,没有麦莉做不到的事情。她说我是“叔女”有据可考。我所在的新闻系传播专业,男生只有八个,个个赛神仙,全都修炼了一身飘逸的文学气质,被整个学院赐号“八仙过海”。最极品的一个男生,会在每月初一十五cosplay李白或杜甫赏月吟诗作对,穿着一袭不知哪里订制的白袍,站在学校人工湖边伤春悲秋。据说有一次他把下晚自习从湖边经过的某个同学差点吓出心脏病来,学校闹鬼的传闻应追究到他身上。他们让我轻松占据了所有体育项目的第一名,我被他们赐号“雕兄”,不是因为我鼻子高挺,而是因为我运动细胞活跃,相比他们,活跃那么一点点而已。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答应了我爸去参加婚礼。如果我不去,我下半个学期休想从老奸巨猾的林赞成同志那里拿到一点零花钱。如果我去了,年底去香港吃喝玩乐的费用将由林赞成同志赞助。这不是威逼利诱是什么?
  “007,我看这条件是极好的,威逼还不及,利诱不为过,当你爸的女儿是极好的。”麦莉换压另一条腿,她最近说话常常像甄嬛附体,天知道她要把《甄嬛传》看多少遍。说她她还抗议:“这不叫《甄嬛传》好吗?这叫《损人利己传》,是未来的趋势,学一招半式以后入职场准用得上,比如在咖啡里加点中药材迷惑老板心智,好让他升我职位。”
  “我看悬,在你升职之前他就把你那个了。”我忍不住纠正她。
  “007,你有点常识,我不是在制造春药。”麦莉吼道。
   我叫林麒。只有麦莉才叫我007,她也只容许自己叫我007,若是有第二个人叫了我007,麦莉一定咬牙切齿靠上去,用她的话就是—打不过人家,可以以死相逼。
  麦莉压完腿,又劈了个叉,问我:“问你爸我可不可以代你去,像这种二婚婚礼,阿姨大婶们扎堆,正好可以推销我家的化妆品。”
  麦莉家里是某个国产化妆品品牌的销售代理,她从小就喜欢应付各种应酬,麦妈妈从小就把麦莉培养得口齿伶俐,舌灿莲花。我亲眼见识过,一个五官端正皮肤也完美无瑕的学妹,被麦莉忽悠得以为自己的脸即将烂掉,随后成为了麦莉家化妆品的忠实顾客。这只是麦莉口才的小皮毛。刘备当年三顾茅庐请出诸葛亮,麦莉认为,刘备是口才不佳才三顾茅庐。因为这个观点,麦莉在历史课上和代课助教争论了整整一堂课,把年轻英俊的助教辩得面红耳赤。
  事后,麦莉得意地说,她只是觉得那助教可爱,逗逗他而已。
  麦莉是一个极品中的极品,任何在我眼中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在她看来,都是芝麻粒小事。举个例子,去年宿舍楼着火,整栋楼的人都往外逃,现场一派世界末日的混乱,麦莉却裹着被子在床上一动不动。“着火啦着火啦!”我一边跺着脚四处抱头鼠窜,一边对着躺在床上的麦莉大喊大叫。麦莉岿然不动地躺在床上,淡淡地传来一句:“吵什么吵,我正敷着面膜呢,出去吓死人怎么办?不就是火葬吗?不是有人说,活着来这个世界上,就不打算活着回去!”
  从此,麦莉获封一个称号—火母。
  再举个例子,高中时,麦莉和我讨论一个腿毛很长的女生,被不喜欢麦莉的人传进了那女生的耳朵里,演变成多种毛发很长的版本。有几个类似广告词的版本是:有了×××飞毛腿,冬天我再也不怕冷了;“任我行”牌天然毛裤,不掉毛、不褪色,居家旅行必备。
  有天,腿毛很长的女生在我们上政治课时,一脸怒火地把麦莉叫出去。半个小时后,麦莉回来了。她若无其事地走进教室,若无其事地坐到我身边,她的左脸有红红的五个手指印,左半边脸都肿起来了。
  “她打你了?!”我讶异无比,撩起袖管作势要出去找那个腿毛很长的女生算一笔账,却被麦莉按在座位上。
  “不过是被扇了一耳光,我还嫌她下手不够重,让她再重点,她骂我神经,真是不知道谁先发神经。”麦莉轻抬眉毛,无比镇定地拿出化妆包对着小圆镜补妆。
  “还不够重?!难道要扇烂你整张脸才够重啊?!”我目瞪口呆,当时真心对麦莉佩服得五体投地,她是我长这么大最佩服的人之一。
  麦莉轻笑,好像肉不会疼似的说:“上帝不是说嘛,有人打你的左脸,你要连同右脸也转过去让他打。”
  于是我答应林赞成同志去参加婚礼的前提条件之一是携带麦莉一起去,他爽快地答应,兴致勃勃地说出席婚宴的礼服包在他身上。
  
  当我和麦莉看着我老爸从他朋友的剧院弄来的两套礼服,我们顿时满脑袋黑线,眼前浮现出各种要多夸张有多夸张的cosplay造型。这可不是在演《唐顿庄园》呀,穿着欧洲宫廷戏服出现,我爸是想让我们在现场唱歌剧吗?太有重力和压力了!麦莉嗓子是不错,五音不全的我只有唱对音准要求不高的《最炫民族风》比较带劲。
  麦莉的衣柜里全是大花裙子,她有严重的民族风和古装情结,整个夏天穿不同花样的花裙子像只巨大的花蝴蝶飘在校园里。她甚至不知道去哪弄了一套唐朝宫廷袍子,穿去上历史服饰研究选修课时,同学们还以为她是老师请来的模特。她当初选读考古系,最初目的在于有朝一日能在地下挖出一件《红楼梦》里的雀金裘或者凫靥裘之类的衣物。我不想拆穿,那种东西如果有,从地里取出来看一眼就化成灰了吧。
  我们两个,一个永远牛仔裤T恤衫,一个沉迷民族风,与时尚严重脱节的两个人,常被许征笑话为天外来客,没有一点当下姑娘的样子。当下姑娘是什么样的呢?来听许征描述:“胭脂水粉随身备,四季裙子不离身,细数时尚如家珍,矜持撒娇样样会。”
   麦莉很不屑地说:“加两句,声色场所媚眼飞,啤红酒千杯不醉。这些姑娘我知道哪里最多—天上人间。”说得许征面红耳赤。
  我安慰许征:“你一个搞历史的,不怪你。”
  扯远了。时间紧迫,好在麦莉认识一个艺术学院常年主持晚会节目的学姐,她从学姐那里借来两件晚礼服,款式是隆重了点,颜色是艳俗了点,质量是劣质了点,但总比我老爸的宫廷戏服低调得多,也轻盈得多。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