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离莫相忘,且行且珍惜:陆游和唐婉的传奇绝恋.pdf

相离莫相忘,且行且珍惜:陆游和唐婉的传奇绝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在绍兴这座水城,离鲁迅故居和三味书屋不远处,有一处极富江南特色的私人花园——沈园,乘着乌篷船可沿河而至。其历经岁月沧桑,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一个千年不老的凄美爱情故事。
相传南宋诗人陆游与表妹唐婉青梅竹马,婚后原本举案齐眉、伉俪情深,但陆母不满儿子沉溺于温柔乡中不思进取,误了前程,唐婉又始终未能生养,于是逼迫孝顺的儿子休妻,终致二人劳燕分飞。此后,陆游另娶,唐婉改嫁。公元1151年春日,陆游与唐婉再次邂逅沈园。陆游触景伤情,在壁上怅然题下《钗头凤》两阕,唐婉见而和之,情意凄绝,不久后便抱憾离世。晚年陆游数度访沈园,哀痛至甚,多次赋诗咏沈园寄相思,直至终老。
曾经美好的时光,辗转缠绵的爱情,生死两隔的憾恨,最终只是泛黄史书中的篇章。再相见,已是戏文章节。
掩卷喟叹:爱恋虽易,相守不易,唯愿青山故人皆无恙,且行且珍惜。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题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婉•和

编辑推荐
1.首部以陆游和唐婉传颂千古的凄美爱情为题材的经典人物传奇。
将一段蕴藏在家喻户晓的《钗头凤•红酥手》中的南宋爱情故事娓娓道来,承接《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口碑传颂。
2.恋爱虽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
因为爱情,所以会有悲伤。多少爱情回想时只剩结局和开始。不要等到人生垂暮,才想起俯拾朝花。
3.文字古典而不晦涩。
语言上采用了半白话的创作方式,颇有阅读《红楼梦》之韵味。
4.情节跌宕而不繁杂。
除却爱情故事,本书还花费大量笔墨描写了深院宅斗,以及几个性格各异的丫环与唐婉在磨难中结下的生死
情谊。这使得全书内容丰富好看,不输宫斗剧之趣味,并驾《甄嬛传》人艰要拆。

作者简介
高小潘,八零后天蝎座女子,亭亭而立,清扬婉兮。文则行云流水,武嘛——揍人时才算文武双全。喜红楼,善翻译。柔顺好养,极乖,欢迎欺负。

目录
第一卷 彼年豆蔻,谁许谁地老天荒
百千万劫以来,我是如何挣扎着趟过了流沙般的时光,又是如何才跋涉过茫茫人海,才终于蹒跚着,来到了你的身旁?

绿鬓朱颜,年少好时光
烟雨冥蒙,庭院深深深几许
东风初来,此意复谁解
红酥手下,满城春色
双眸翦秋水,唯他独爱绕指柔

第二卷 执子之手,只愿君心似我心
三生三世的守望,终于等来你的今生。在因果石上,刻上你我的名字,但愿从此以后,可以陪着你一起轮回。

凤钗为盟,东风欲障新暖
毕竟相思,不似相逢好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执子之手,一寸愁思千万缕
功名本是真儒事,君知否

第三卷 不如愿,人到情多情转薄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高堂不负卿
朝来寒雨晚来风
半笺娇恨寄幽怀
仲卿既已得罗敷
桃花依旧,乱落如红雨

第四卷 烟花易冷,此情可待成追忆
情未了,缘却已尽,原来,不是所有的情都来得及给予,不是所有的爱都来得及付出。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豆蔻梢头旧恨在
镜暗妆残,为谁娇鬓尚如许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第五卷 天不老,情难绝
缘聚、缘散、缘如水,背负万丈尘寰,只为等待,下一次相逢。

人间四月,此处桃花始盛开
桥下春波,曾有惊鸿照影
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
独吊遗踪,美人已归
人间亦有痴如我

文摘
第一卷 彼年豆蔻,谁许谁地老天荒

绿鬓朱颜,年少好时光

南宋绍兴八年,老贼秦桧二出山门,又任了宰相。秦桧人称老奸雄,为人既奸且狠,才到了任上便引得朝野动荡,一时间主动归隐的、被秦桧排挤出局的、受到他人牵连的官员不计其数,朝堂之上熙熙攘攘,那一番非同小可的忙乱!官员之中有一位贾先生,名怡字斋堂,原是个知府,此时一则不愿与秦桧之流鬼混,二则也深恐一朝受其陷害,坑倒了家中老小,因此赶着秦桧上任之初的忙乱辞官,只说要回山阴老家去。
秦桧此时也正忙着排除异己,见这位贾先生赶这会子辞官,便晓得他必然是个异类,如今自己请辞倒也好。因此也不论斋堂先生真回老家也好、假回去也罢,哄着皇上草草准了了事。
谁知这位贾先生原是个生性旷达不羁之人,岂肯从此拘泥于一宅之内、三五妻妾之中?交代过公事,将历年做官积得的一些资本并家小人属送至原籍,安排妥帖,却是自己担风袖月,游览天下胜迹去了。
如此一年有余,这日才回到江阴不过三日,还未回家,却在酒肆之中闻得本地有一位名士唐闳,原也是大族出身,正是鸿胪少卿唐翔之子。这位唐先生膝下有一女,名婉,字蕙仙,不过十二三岁年纪,生得相貌楚楚,人也聪敏。唐翔夫妇膝下无子,所以对这个独生女儿十分珍爱,欲使她读书,能够识得几个字,因此欲为小姐聘一西宾,正四处托人寻先生。
这位唐小姐原本跟着母亲读过几年书,并非蒙昧无知的幼童,教起来倒也不算吃力;再讲她很有几分千金小姐的派头,身子娇弱,又不似男学生有进场科举的压迫,所以功课不限多寡,做她的先生倒也十分省力。贾先生听说,便托人谋了进去,果然待遇优厚,事体又不重的,因此一径做下来,如今已经做了两年光景了。
唐府上的夫人向来身子不大牢靠,肺上有些难好的毛病,这二年更觉得沉重。平日里妯娌们凑到一处讲闲话,因为妒忌这位能诗能文的唐夫人,又恨一样是唐家的小姐,为什么婉儿就生得这样好,自家的女儿就那样难看相,所以总归要用唐夫人做由头,笑嘻嘻地说:“二嫂嫂的毛病也蹊跷的,缠缠绵绵地搞了五六年也不好,难怪生不出儿子,只有一个婉儿。那小姑娘如今也是一副病面孔,不晓得是不是叫她娘过了病哦。”
另外一个细声讲:“婉儿本来身子也不大好,针线活又不会,生的么一副薄命面孔。再叫二嫂嫂过了毛病,将来不要出嫁了噢。”说得众人大发一笑,手里摸着牌九,嘴巴上讲着闲话,都觉得蛮解气的。这话辗转传到唐夫人耳朵里,难听是难听的,生气也是生气的,可也算得上一记警钟,她自此便留了心,时时谨慎、处处当心,生怕把毛病过给女儿。况且女儿如今又大了二岁,男先生女学生终归不大好,弄不好又给人家讲闲话,女儿如今差不多算与陆家表兄定了亲,给婆婆家晓得了将来也麻烦。因此与唐老爷商量,不再请先生教习,送了女儿去城中一位同宗的姑妈家去客居几日,待唐夫人好些了再回转来。
唐婉这位姑妈夫家姓陆,在江阴也曾经算得上是个大族,只是这二三十年因人丁不旺,所以渐渐衰微了。只因陆府上也有读书的公子小姐,如今西席告老,正欲再聘新先生。况且教男学生终归和教小姐不同,男学生是要进场考试的,果然能够金榜题名,先生的身价自然水涨船高。所以唐翔打算请斋堂先生与唐闳一道送了唐婉去,也是把他荐给姑丈家、替他谋一番前程的意思。贾斋堂自然谢之不迭,领了荐书,便勤勤恳恳地跟着唐家父女走了。
陆家虽不敢说是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倒也算得书香门第、诗礼世家,现今的家长陆宰原为京西转运副使,十二三年前因靖康之变遭了罢免,只得带着家眷、仆妇一众人等往江陵的岳丈家去了,如今才回原籍三四年光景。
陆夫人原为江陵唐介之孙女,也是大家小姐出身,虽说不曾上过几年学,只些许认得几个字,生的么又是一副没啥颜色的寻常面孔,可倒也算得上宽怜体下、谨言慎行、治家威严,更有乐羊子妻停机之德。
陆家如今支庶不盛,子孙有限,虽有几门亲眷,却俱是堂族而已,并无亲支嫡派的,几房妻妾也只有陆夫人膝下有一子务观,另外四房姨奶奶,只有前面两位各养了一位小姐罢了。足见陆母治家严格,姨奶奶皆不敢出头。
贾斋堂在路上问唐闳:“陆夫人原为江陵人士,贵府上却是江阴本地的原籍,想必本不同宗,再讲他们又算不得高门大户,做啥要与他们攀亲眷呢?”
唐闳呵呵笑道:“虽说并没有同族连枝之亲,可是两家的祖辈曾一同在京里为官,有同僚之谊,所以渐渐有了来往,颇为投契,这才认了同宗。两家的小辈便以姑伯姊妹地相称,当做亲眷一般走动。如今这位陆夫人很信神佛,因她一贯讲,‘女子无才便是德’,因此家下女眷虽都略识几个字、会读几句书,却不敢出头,只推不认字,她便常央了拙荆替她抄写经文。拙荆娘家与他陆家原本就有祖上的情谊,如今又往来密切,儿女便对我们以姑舅相称起来了。”
贾斋堂点头道:“原来如此。只是听老先生说起来,那陆家正室只有一位公子,两个年幼的小姑娘都是妾室所出,咱们家蕙仙小姐去了,自然不好与表兄同进同出的,可是二位表妹妹,身份似又嫌太低呀。”
唐闳道:“斋堂先生不晓得,他家的那位公子比小女只大了一岁光景,从小虽不很常见,可却像上辈子有缘似的,见了面总归十分亲热的,倒恍如亲兄妹一般。婉儿又是个十分爽气的小姑娘,和表兄要好,便总吵着要往陆家去,并不晓得避男女大防的嫌疑。其余几位小姐如何我倒不大晓得了,上趟见面还是两三年前。我忖着,如今她们也都大了两岁,都讲女儿像娘,听我夫人讲,她二人的娘年轻辰光都是绝色,性子婉约伶俐,女儿自然也不会逊色罢。”贾斋堂深知这唐闳亦是倜傥不羁之人,如何会注意这等微末小事?口中自是称是不迭。
二人说着话,又走了一时,便到了陆府。门房的人见唐家的人来了,都忙接着,那一派殷勤小心自不必说。及至进去,才走了不远,轿夫便停下不走了,自有三四个穿戴得齐齐整整的小厮上来替唐小姐抬轿子。早有人引着唐闳和贾斋堂二人往陆老爷书房去了,看他们走远了,方出来三四个婆子,跟着小姐的轿子往内宅去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