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佛塔烟云下.pdf

三千佛塔烟云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三千佛塔烟云下(东南亚五国文化纪行)》由郭建龙编著。
《三千佛塔烟云下(东南亚五国文化纪行)》简介:
东南亚,仿佛是一片与时间无关的土地,这里的一切,都带着热带独有的温暖。
这片充满着阳光、繁花与纯真微笑的土地上,处处流传着为爱甘愿牺牲的公主们的故事;世界第七大奇迹吴哥城里,依然伫立着高棉永恒的微笑;蒲甘平原的三千佛塔,对远方的旅人诉说着千年的风云变幻。这里的人们质朴而热情,他们心中的信仰荡涤着尘世间所有的罪恶。
文化行者郭建龙,历时四个多月踏遍中南半岛,在行走中探求东南亚五国的历史沿革和文化变迁,拼凑起东南亚五国近千年的历史图景,在风景之外为我们呈现了一个新鲜且独特的东南亚。

编辑推荐
我们总是谈论着欧美、日本,谈论着印度、巴西,甚至谈论朝鲜、韩国,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与我们毗邻而居、在历史上受中华文明影响甚深的邻居们——位于中南半岛的越南、柬埔寨、泰国、缅甸和老挝。这些国家,处于印度文明与中华文明的中间,它们继承印度的信仰和中国的文化理念,在这里,两个文明在此相遇了……《三千佛塔烟云下(东南亚五国文化纪行)》作者(郭建龙)在2012年11月到2013年3月的四个多月时间,从国内出发,游览了中南半岛上的这五个国家,用一步步的脚印去丈量这片常为我们所遗忘的土地,并从文化、历史等多个视角去审视,描绘出一个多姿多彩的东南亚五国,这片土地上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会让你觉得新鲜。

作者简介
旅行者,文字作者,社会观察者,辗转于经济、媒体、探险等各个领域,长期游历于世界各地。曾出版小说《告别香巴拉》和企业史图书《势在人为》,以及“人文旅行”系列作品第一部《印度漂浮的次大陆》,本书为该系列的第二部作品。

目录
引 子 当印度遭遇中国
第一部 越南,解不开的中国缘
第一章 中国王子的悲剧姻缘
第二章 分裂和统一
第三章 寻找陈兴道——爱情,战争和民族标志
第二部 占婆,消失的王国和永恒的公主
第四章 越南的印度文明
第五章 南北争霸的越南
第六章 公主的爱情与江山更替
第三部 吴哥。远去的婆罗门
第七章 追寻穆奥的脚步发现吴哥
第八章 吴哥之前的高棉国度——扶南和真腊
第九章 跟随元朝人游高棉
第四部 蒲甘,缅人的心灵故乡
第十章 骠人的世界
第十一章 缅人来了,蒲甘永存
第十二章 马可·波罗笔下的蒙缅战争
第五部 暹罗和澜沧。泰人的族系
第十三章 故土中原?
第十四章 泰人王国的兴衰
第十五章 阿瑜陀耶之魂
第六部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十六章 两个最伟大的国王相遇了
第十七章 大明天子陨落地
第十八章 假冒皇帝进北京——蓝山和西山的更迭
第七部 中印远去,英法来临
第十九章 贡榜王朝的最后辉煌
第二十章 壮烈将军和缅甸陷落
第二十一章 访问法国的越南太子和开创帝国的传教士
第二十二章 印度支那
第八部 当传统遇到现代
第二十三章 泰国模范生
第二十四章 印度支那的爱情和战争
第二十五章 当正义让位给权谋
尾声今天的中南半岛
附录一 中南半岛五国旅行地列表
附录二 东南亚历史朝代及大事简表

文摘
越南离中国有多远?
要回答这个问题,只需到古老的还剑湖和玉山祠去看一下,就有了答案。
在越南的首都河内,有一个著名景点叫还剑湖,它紧靠在旧城的南部,如同一颗绿色的明珠镶嵌在红河平原之上,湖岸绿树成荫、柳暗花明。
如今的还剑湖已经成了旅行者的大本营,也是本地人晨练、活动的地方,但在历史上,这片湖水的地位却很像北京的什刹海、南京的玄武湖、杭州的西湖,是越南王室的休闲地。唯一不足的是,还剑湖的面积并不大,围湖走一圈只需要半个小时。
它之所以叫还剑湖,是因为越南后黎朝的开国皇帝黎太祖在反明起义中曾经得到过一把名剑,正是依靠这把名剑,他赶走了明朝的驻军,建立了后黎朝。建国后的黎太祖有一次在湖上玩耍,突然从水中出来一只大乌龟,将他的剑带入了水底。按照传说,这把剑是上天赐给黎太祖的礼物,又由大龟拿走归还给了上天。从此这个湖就成了还剑湖,这个小小的湖泊本身也成了河内乃至越南的象征。
在湖的北侧,湖水环绕着一个小小的岛屿——玉山岛,岛上有一座祠堂叫作玉山祠。从位置上说,玉山祠建立在王国的心脏地带,是国家权力传承的象征。那么,到底谁才有资格被供奉在这个祠堂里呢?
跨入祠堂的前殿,映入眼帘的是大名鼎鼎的关帝、吕祖和文昌帝君,三位圣人的出现印证了越南和中国的文化传承关系。在法国人入侵之前,越南文化很像是中国文化的复制品,他们信奉的是中国的儒家和道家,佛教信徒也大都信奉从中原传来的禅宗(北传大乘佛教的一支),而不是泰国、缅甸那样的小乘佛教(南传佛教)。他们的文人墨客用汉字书写,学习的是汉文经典。在越南旅行,至今仍然可以看到文物古迹上无处不在的汉字。他们的朝廷形制也与中原相差无几。可以说,越南和中国的相似度比朝鲜更大。
但如果仅仅把越南当作中国文化的复制品,那又错了。如果接下去参观玉山祠,就会发现不一样的地方——
如果从供奉三位圣人的前殿再向后走,进入最后一间大殿,里面又供奉着谁昵?
后殿里供奉的人头戴金冠,面色红润,目光炯炯,在他的头顶上悬挂着巨大的匾额,上面写着“千古伟人”四个金字。在他面前的牌位上写着他的名号——兴道王陈国峻,而历史上人们则习惯于称他为“陈兴道”。
从殿堂的布局来看,陈兴道才是整个祠堂乃至整个玉山岛的主人,前面三位圣人只不过是给他作陪衬。
越南人在继承了中原文化之后,又找到了属于自己民族的人物,他并非是一位帝王,也不是一位传说中的人物,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历史人物。那么,他又做过什么?为什么能够把开国的帝王都比下去,成为一面旗帜,将越南文化从中原文化中分离出来,形成独立的门派呢?
乍一看,陈兴道并不是一个有特色的人物。越南向世界介绍陈兴道的时候,只是谦逊地称他为一个杰出的学者,贯通儒道,精通兵法,并写得一手好文章、诗词(用汉字书写)。他看上去更像是汉代的张良、明代的刘伯温,但这并不足以让他成为标志。那他又是凭什么脱颖而出、成为越南的民族标志呢?
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妨先看一看越南2000多年来的历史,或许从历史的线索中,能够发现陈兴道的奥秘。
那么,让我们把目光投向河内的北部,一个叫作古螺的小村子……
第一章中国王子的悲剧姻缘
在越南河内的北部,有一个中国人一般不会去的景点叫古螺(coLoa),这个如今的小村落被一堆残垣断壁包围,中间有几座建了又重建的寺庙,整体风格看上去破破烂烂,以至于崇尚辉煌和宏大的中国游客完全不上眼。
然而,这个景点却展现了中越复杂的历史关系,将我们带到了越南的上古时期。古螺是越南被中国古代政权统治之前,独立的古越南最后的首都,也是越南脱离中国独立后建立的第一个首都。从这个角度说,古螺摘取了越南多个第一:第一个堡垒化的城市,第一个有迹可循的首都,第一个独立自主的象征。
关于越南人的起源,人们普遍认为他们属于中国古代的百越民族。在现在叫作越南的疆域内,曾经出现过一种被称为和平文化的中石器和新石器时代遗存,出现时间大约在公元前1万年左右。公元前1000年前后,越南人开始制造一种叫作东山铜鼓的器具,这类铜鼓在中国境内也有分布,至今在广西、云南等地仍有人使用。不管是和平文化,还是东山铜鼓,都表现出与中国云南、广西一带少数民族的相似性,却迥异于中国的中原文化。P14-16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