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选中的: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的入学标准秘史.pdf

被选中的: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的入学标准秘史.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被选中的》是迄今为止最具经典性的社会与文化史扛鼎之作,它清晰地阐述了美国顶尖大学三巨头——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的入学标准,生动地揭示了过去一个世纪美国权力与精英特权的变迁。书中描绘了各色人物(包括伍德罗•威尔逊、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詹姆斯•布莱恩特•科南特和金曼•布鲁斯特等),解释了围绕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的招生竞争如何塑造了美国精英,并且形成了今日美国所拥有的奇特的大学入学制度。
学校是社会的一个缩影,精英的价值取向决定了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这些顶尖大学的取舍标准。本书详细讲述了三大名校不为人知的历史,呈现的不仅仅是它们的入学标准的变迁史,更主要的是反映出美国精英观念一百多年来的演化,是美国社会文化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作品。

编辑推荐
《被选中的: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的入学标准秘史》堪称教育社会学的扛鼎之作,著者杰罗姆•卡拉贝尔并没有把眼光仅仅局限在教育范畴内,而是将教育问题置于20世纪诸多历史事件风起云涌的宏大背景下,反映不同种族、阶层和性别的美国民众对教育公平的强烈呼声,其间相继存在着排犹太主义的政策、公立和私立高中的生源选择以及对黑人和女性的包容等问题,而高校、校友和学生等多方利益纠缠其中,经历了多次政治和社会运动,甚至引发了暴力及流血事件。
美国高校作为英才汇集之地,是培育未来领袖的摇篮,并且承担着选贤与能、促进底层及弱势群体公平向上流动的社会责任,实际充当了一个利益分配者的角色,因而由此产生的纷争十分频仍。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这三巨头的历任教育家们围绕着该招入谁、不该招入谁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招生制度改革,在维持社会公平的同时,这三所名校不自觉地为维护自身利益而偏袒特权阶层,而教育家们经过长久不懈的艰辛努力,自认为招生标准已经达到他们所信奉的“贤能主义”的高度时,杰罗姆•卡拉贝尔却迎头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揭示出“贤能主义”标准竟然也存在着明显的漏洞和缺陷。
本书史料丰富翔实,文笔通晓流畅,集学术性与通俗性于一体,殊为可读。

媒体推荐
像林书豪一样打球,更要像林书豪一样上哈佛!
美籍华裔篮球运动员林书豪凭着不懈的努力和出色的表现,曾在高人林立的NBA掀起一阵“林旋风”,更让人艳羡的是,他还拥有哈佛大学的高学历背景,从而成为华人成功实现美国梦的绝佳代言人。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历来被誉为美国高校三巨头,堪称名校中的名校,到底哪些人才有机会和资格踏入这几所名校的大门,美国教育社会学者杰罗姆•卡拉贝尔所著《被选中的: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的入学标准秘史》为你详细解密整个20世纪美国高校三巨头的招生制度变迁史。
本书荣获马克思•韦伯奖、全美犹太人图书大奖,是赴美留学的必备读物,你将从中看到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美国。

作者简介
杰罗姆•卡拉贝尔,生于1950年,美国社会学家,政治及社会评论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社会学教授,其笔触以全面的视角,广泛涉及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及社会政策和历史的方方面面。他致力于对教育的社会学研究,探求美国高等教育中关于精英、机遇、晋升途径与文化资本的内涵,以及教育系统在使现有社会秩序合法化中所扮演的角色。

目录
序言
第一部分 选拔性招生的起源,1900—1933
第一章 精英教育与新教精神
第二章 实施选拔性招生前的三巨头
第三章 哈佛同限制的斗争
第四章 耶鲁和普林斯顿的“犹太人问题”
第二部分 精英统治的斗争,1933—1965
第五章 哈佛的科南特:生平与思想
第六章 科南特时代的招生现实
第七章 耶鲁:不情愿的改革
第八章 普林斯顿:扩招的俱乐部
第九章 威尔伯•本德及其影响
第十章 老拿骚的传统与变革
第十一章 耶鲁:从偏狭到兼容并包
第三部分 兼容并包及特权的存留,1965—2005
第十二章 印克•克拉克、金曼•布鲁斯特和耶鲁的变革
第十三章 种族冲突和黑人的融合
第十四章 男女同校和性别平等的抗争
第十五章 耶鲁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的校友反叛
第十六章 多元化、巴克案以及大学自主权保卫战
第十七章 金钱、市场精神和排名竞争
第十八章 “才能”之争
译后记

文摘
今天,貌似贤能主义的招生政策与过去公开、鲜明的歧视和世袭制体系相比,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很少有人还会站在威廉姆•F•巴克莱一边来否认这一点。旧的招生制度直到20世纪50年代还占据着主导地位,当时反犹太主义盛行,寄宿学校的学生广受欢迎,女生不能申请三巨头,黑人根本无法接受高等教育,一旦申请奖学金就很可能完全失去了录取机会。从任何标准上来讲,今天更贤能主义的体制要比从前的体制来得公平、公正得多。
在分配高等教育和更高层次的工作岗位等稀缺资源时,贤能主义是更合理的原则,但要让它成为占主导地位的社会理想,贤能主义却有着太多缺陷。值得铭记的是,对于迈克尔•杨这位智慧的学者和社会改革家而言,他所创造的“贤能主义”这个词绝不是什么乌托邦——在这个社会里,要求平等的伟大理想被残酷的竞争所取代,这些竞争也将造就新的社会秩序,新的社会秩序可能与此前的世袭制度并无二致,也并不会理会所谓的社会公正。
在杨的讽刺文学《贤能主义的兴起》中,提高社会地位靠的是一个人是否有能力,是不是精英(被定义为“智力+努力”,缩写为“I + E = M”),而不再靠他的家庭背景。英国的统治阶级认识到,“击败反对者的最佳途径是取得其领导人的支持”,这就意味着“必须要起用并教育较低社会阶层中有能力的孩子”。这个目标与杰斐逊的理想惊人地相似,杰斐逊说:“我们应该每年从垃圾堆中找出最聪明的天才并教育他们。”教育机会得以增加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通过接受教育向上层社会流动的趋向。杨认为,这种趋势创造了“一种新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社会阶层较低的人不再拥有与主流社会思潮相矛盾的思想意识,他们不再是封建制度鼎盛时期的底层阶层”。于是,过去对工党的呼声,对工作条件、生活条件上平等的追求被对平等机会的追求所取代。这种状态显然是埃利奥特、科南特和布鲁斯特所钟爱的贤能主义项目的主要目的之一,但对杨来说,放弃对平等条件的追求无疑是政治和历史上的一个悲剧。
在杨看来,机会均等这一美国精英阶层的神圣原则意味着“机会均等本身的不均等”。在贤能主义导向下,工人阶级的优秀子女实现个人流动是很有可能的。“但对整个工人阶级来说,这种表面的胜利实际上是一种失败。”杨认为,最糟糕的或许在于用人唯才的竞争本身对赢家和输家的影响。在贤能主义里,杨写道,“上流阶层……不再因自我怀疑和自我批评而被削弱”,因为“杰出的人知道成功是对他们自身的能力、努力和无可否认的成绩的回报……对下层阶级来说”,他们“知道自己和别人享有同等的机会”,但却只能承认自己不尽如人意的生活状态是他们自身能力差的结果,而不是因为过去的没有机会造成的。
虽然贤能主义的初衷是为了促进社会阶层的充分流动,但杨发现,这种方法制造出来的精英经过一段时间“又开始慢慢变成世袭的了;世袭和精英的原则合二为一”。这就是在三巨头发生的故事,家庭文化资源丰富的子女在入学竞争中享有非常大的优势,家庭条件不佳的子女发现自己在比赛开始前就已经被排除在外了。
杨还证明了自己的预言,即一个贤能主义、能力导向的社会要比阶级社会更能容忍经济水平的不均衡。在美国,三分之二的人赞成“机会面前人人平等”,只有27%的人希望“政府能够提供最低的生活保障”;在英国,能力导向的意识形态还不太占优势,社会阶层的区分仍然相当明显,只有42%的人认为每个人享有平等的机会,有50%的人希望政府提供最低的生活保障。在另一项最近的调查中发现,只有28%的美国人希望政府采取措施降低收入水平的不均衡,但在英国,持这种观点的人有63%,在意大利则有82%。
但美国人并没有简单地认为机会均等就优于生活条件均等;撇开一系列有力的反例不谈,他们认为美国的社会阶层流动要比其他发达工业社会更多。2000年大选之夜作的民意调查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证据:调查表明,19%的美国人认为自己属于社会收入最高的1%的人群,还有20%的人相信自己有一天会进入这1%。那就难怪在贤能主义的美国,政府对高等教育这一公认的机会提供方的投入比其他20个国家都更多,而政府在社会福利这个为在公开竞争中的失败者提供避风港方面的投入则是21个国家中最低的。西摩•马丁•李普塞特(Seymour Martin Lipset)总结道,美国是个福利落后的国家,与任何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其贫困人口比例和贫富差距都更大。
2001年6月,85岁高龄的迈克尔•杨已病魔缠身,在去世前的几个月里,他写了一本对自己40多年前贤能主义论调的评论著作。《贤能主义的兴起》是为人们敲响警钟的讽刺作品,杨在书中表达了对将“贤能主义”一词变成一种社会政治理想的强烈反对。相反,在写作这本书时,英国劳动党正意欲放弃为底层人民追求更多平等机会的传统承诺,该书更像是对这种现象的警钟。
杨写道,这几年间,他所担心的事情一件件都发生了——不平等程度的加深,大多数人的政治利益被更商业化导向的工党所剥夺,新兴“精英”阶层的出现,该阶层的人认为“他们所得到的东西都是应该的”,而且“认为实际上……道德站在他们这一边”,新兴权威阶层拥有能复制自身的手段。而在大西洋的另一端,整个趋势也惊人的相似,同样让人非常忧虑。然而,更贤能主义的大学体系以及更贤能主义的社会追求仍是值得我们为之努力的。但是无论是三巨头及其他名校的在读美国学生,还是从这些大学顺利毕业的美国人都会听从杨最后的警告:忽略贤能主义的负面因素将会对我们的集体利益产生危害。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