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侦探组系列13:雪人传说.pdf

课外侦探组系列13:雪人传说.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一张名为《雪山魔笛》的摄影图片引发了一场追寻大脚雪人的热潮,“课外侦探组”利用寒假加入临时组建的科考队。这16人,外加6条狗,来到四川折多山之中寻找雪人踪迹。在经历了一整天的辛苦探秘之后,终于在高原湖畔发现了与照片上非常相似的场景。难道这就是雪人出没的地方?湖边发生杀人事件,雪地密室、大脚印、不在场证明等难题困扰着“课外侦探组”。难道真的“雪人”?究竟是雪人作案,还是凶手故布迷阵?独特的高原湖水现象破解了凶手的谎言,为顺利破案带来重大转机。

编辑推荐
这套书入选新闻出版总署第三届“三个一百”原创出版工程。
该套书是目前国内唯一的现实题材少年本格推理小说,“本格推理”也即纯正的解谜推理,以严密的逻辑推理、科学知识和原理破解看似匪夷所思的谜题、谜团,让读者感受巧妙思维的乐趣。
作品结合校园文学特色,让适龄读者有代入感。故事情节跌宕曲折,故事精彩,语言诙谐、轻松、时尚,浅显易懂,而且注重逻辑推理,普及科学、法律知识。
作者系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原创少年侦探小说领军人物谢鑫创作谢鑫,作者曾做过12年警察,一级警司,创作少年侦探小说65多本,包括《洛克王国》《课外侦探组》等。
著名漫画家田宇先生领衔设计。
“霹雳贝贝之父”张之路、鲁迅文学奖得主谭旭东、中国首位迪士尼签约作家杨鹏联袂推荐,著名科幻作家王麟友情作跋。中国侦探小说百年百部入选作家力作。

媒体推荐
1.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 张之路
适合孩子阅读的少年侦探小说在近几年的童书市场愈发活跃,但多为引进的图书,我国原创的不多,看到青年作家谢鑫创作的现实题材本格推理小说《“课外侦探组”系列校园探案小说》很惊喜。
2. 北方工业大学中文系教授、儿童文学评论家 谭旭东
本套书故事叙述结构紧密,一环扣一环,不断地设置悬念和猜想,把读者引入到一个充满神秘性的想象力空间,让读者感受到了阅读的快感,同时,故事在形象塑造方面也很成功。从作家这种明确的少年儿童立场也可以肯定,作家对少年侦探小说创作的把握是很准确的,而且他具有鲜明的读者意识。
3.中国首位迪斯尼签约作家、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杨鹏
我相信随着谢鑫阅读量、写作经验、社会阅历的日益丰富,以及他的勤奋和努力,中国的江户川乱步将会出现,中国的名侦探柯南,也将在他的笔下逐渐成熟,并深入人心。

作者简介
谢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原创少年侦探小说领军人物。在全国百余家刊物发表作品900万字,出版童话、科幻小说、校园小说、侦探小说90余本,有3部剧本被拍摄成卡通电影。作品31多次收录各种精选集、年度作品集。所著图书《课外侦探组》荣获新闻出版总署三个一百原创出版工程,“洛克王国魔法侦探”系列图书荣获桂冠童书评选2011年度“文学童书”大奖。儿童侦探小说《蝴蝶标本飞了》入选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现当代侦探小说研究”丛书。荣获曾连续三年荣获《智慧少年》杂志社科幻大赛一等奖、《故事大王》杂志好作品奖。近年来专事少年侦探小说创作,在众多少年侦探刊物发表作品、担任专栏主笔,并被《快乐大侦探》杂志聘为特邀编辑。代表作《洛克王国》系列、《你们谁敢惹我》系列、《课外侦探组》系列、《乔冬冬奇趣幻想》系列、《侦探BOY杜奇》系列。

目录
一、摄影展入场券
二、作品里的奥秘
三、专家的判断
四、组建科考队
五、哈姆湖目击报告
六、折多山的高原湖
七、林中遭遇战
八、湖边杀人事件
九、大脚印之谜
十、雪地密室
十一、四个人的不在场证据
十二、姆潘巴现象
十三、少了什么,多了什么
十四、无差别杀人
十五、分身之术
十六、时间差与空间差
十七、再探高原湖
十八、手机存储卡

序言
作家谢鑫和他的少年侦探世界
王 麟
写儿童文学的作家都是天使化身,这是我经过长期思索得出的结论。
儿童文学,作为万千文学体裁中的一种,历来都不太被重视,但是,总有很多为之付出,为之殚精竭虑的作家,在这座快要荒芜的高山上辛勤耕耘,并不断收获。
其实,从建国初期一直到90年代早期,国内还是涌现了很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和大师的。比如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作家冰心女士、受人尊敬的张天翼先生、将整套安徒生童话原汁原味翻译给孩子们的任溶溶老师,儿童文学作家陈伯吹老师、故事大王孙敬修老人等。
90年代以后,儿童文学一蹶不振,虽然打着儿童文学旗号的出版物层出不穷,但是有份量的作品寥若晨星。当然,不受重视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很多有名的作家不想参与这方面的创作。在他们看来,写一些厚重的、能够反映现实的文学巨作,比讨孩子们的喜欢更重要。可惜的是,茅盾文学奖已经办了好多届,真正厚重有实力的作品屈指可数,大部分小说都成了过眼云烟,像萤火虫的闪光,稍纵即逝。
其实,孩子才是未来,孩子才最宝贵,为什么不在他们人格形成的关键时刻,用美好的作品来指引他们呢?
取悦孩子并引导他们走向真善美,这才是天使行为。
在我了解的儿童文学作家里面,郑渊洁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一本刊物长达20多年;杨红樱女士凭着一支笔书写了不朽的传奇;秦文君女士的校园文学风生水起;杨鹏先生致力于儿童文学创作,并将创作领域进行了拓展,对于舞台剧、电视剧均有涉猎、甚至即将涉足电影制作领域;而青年作家谢鑫,早在十几年前就立志投身儿童文学创作、并愿意为之付出一生,笔耕不辍,成果丰硕,这些人,都让我们由衷敬佩。
说起谢鑫,我们已经老朋友了,虽然至今未曾谋面,但是神交已经十几年之久,他小我五、六岁,靠着汪洋恣肆的想象、严谨整齐的推理、对学生心理准确的把握、孜孜不倦的奋笔疾书,终于赢得了硕果非凡。
谢鑫最早开始写作,也是起于科幻文学领域,随着写作不断深入,转身投入儿童文学的创作。在儿童文学的多种类型中,他又独具眼光的选择了“少年侦探小说”这个有趣的类型。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独到、非常有意义的决定。
因为儿童们的成长,最先接触的是童话和寓言,这种题材可以寓教于乐,用一种有趣的方式解答世间万物难题。随着孩子们的成长以及知识的积累,现实题材的作品才会引导他们积极向上。在孩子们人格形成的阶段,更需要正面的、积极的文学作品做他们的指路明灯。
而少年侦探,更是将现实题材更深一步,通过阅读这些作品,教会孩子们观察、推理等最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通过环环相扣的解密,带给孩子们探索的乐趣和阅读的快感。
谢鑫早年是警官,得天独厚的条件让他创作这类侦探题材如虎添翼,虽然后来因为其他原因工作转型,但是曾经的工作经历和经验已经成为他创作好作品的坚实基础。
谢鑫的少年侦探小说已经和将要出版多达十几种,他笔下的人物形象有血有肉,充满了少年的蓬勃朝气,“课外侦探组”成员们,是一群小学高年级学生,用他们聪明与勤奋,参与案件的侦破,在探案的过程中学习、成长;在解谜的探索中认识社会。米多西、马威卡、欧木棋、欧阳炎炎、曹不渝等小主人公们的性格分明,不断斗智斗勇,故事一波三折,读来妙趣横生。每一个侦探故事都紧贴孩子们的生活,用少年儿童的眼光观察世界、布设迷局、抽丝剥茧、层层推进,山穷水复、柳暗花明,最终真相大白。阅读的过程,也是一个亲身历险的过程。
谢鑫的少年侦探小说,建立在这几年从日本传过来的“本格推理”基础之上的。所谓本格推理,也是传统的推理探案模式,就像角色扮演游戏,让每一个阅读者都充当侦探,随着书中的主人公不断探索真相。这种角色参与创作模式,也是这套系列图书大受孩子们欢迎的原因之一。
谢鑫笔耕十年,发表文字上千万,成绩显著,我也真切的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谢鑫能够凭着自己手中的笔、脑中的智慧,用自己的文采,奉献更多的佳作。
为孩子们写作的作家们是天使下凡,他们用自己的才华为少年儿童奉献了精美的精神食粮,真切期望为孩子们带来欢乐的作家们更多一些吧!

(王麟,原名王俊永,铁道部工程师,著名科幻作家。1999年7月在《科幻世界》发表“未卜先知”的小说《心歌魅影》而走红,该作的科幻核心系记忆移植,而当年高考作文题《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恰好与记忆移植有关)

后记
作家谢鑫和他的少年侦探世界
王 麟
写儿童文学的作家都是天使化身,这是我经过长期思索得出的结论。
儿童文学,作为万千文学体裁中的一种,历来都不太被重视,但是,总有很多为之付出,为之殚精竭虑的作家,在这座快要荒芜的高山上辛勤耕耘,并不断收获。
其实,从建国初期一直到90年代早期,国内还是涌现了很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和大师的。比如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作家冰心女士、受人尊敬的张天翼先生、将整套安徒生童话原汁原味翻译给孩子们的任溶溶老师,儿童文学作家陈伯吹老师、故事大王孙敬修老人等。
90年代以后,儿童文学一蹶不振,虽然打着儿童文学旗号的出版物层出不穷,但是有份量的作品寥若晨星。当然,不受重视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很多有名的作家不想参与这方面的创作。在他们看来,写一些厚重的、能够反映现实的文学巨作,比讨孩子们的喜欢更重要。可惜的是,茅盾文学奖已经办了好多届,真正厚重有实力的作品屈指可数,大部分小说都成了过眼云烟,像萤火虫的闪光,稍纵即逝。
其实,孩子才是未来,孩子才最宝贵,为什么不在他们人格形成的关键时刻,用美好的作品来指引他们呢?
取悦孩子并引导他们走向真善美,这才是天使行为。
在我了解的儿童文学作家里面,郑渊洁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一本刊物长达20多年;杨红樱女士凭着一支笔书写了不朽的传奇;秦文君女士的校园文学风生水起;杨鹏先生致力于儿童文学创作,并将创作领域进行了拓展,对于舞台剧、电视剧均有涉猎、甚至即将涉足电影制作领域;而青年作家谢鑫,早在十几年前就立志投身儿童文学创作、并愿意为之付出一生,笔耕不辍,成果丰硕,这些人,都让我们由衷敬佩。
说起谢鑫,我们已经老朋友了,虽然至今未曾谋面,但是神交已经十几年之久,他小我五、六岁,靠着汪洋恣肆的想象、严谨整齐的推理、对学生心理准确的把握、孜孜不倦的奋笔疾书,终于赢得了硕果非凡。
谢鑫最早开始写作,也是起于科幻文学领域,随着写作不断深入,转身投入儿童文学的创作。在儿童文学的多种类型中,他又独具眼光的选择了“少年侦探小说”这个有趣的类型。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独到、非常有意义的决定。
因为儿童们的成长,最先接触的是童话和寓言,这种题材可以寓教于乐,用一种有趣的方式解答世间万物难题。随着孩子们的成长以及知识的积累,现实题材的作品才会引导他们积极向上。在孩子们人格形成的阶段,更需要正面的、积极的文学作品做他们的指路明灯。
而少年侦探,更是将现实题材更深一步,通过阅读这些作品,教会孩子们观察、推理等最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通过环环相扣的解密,带给孩子们探索的乐趣和阅读的快感。
谢鑫早年是警官,得天独厚的条件让他创作这类侦探题材如虎添翼,虽然后来因为其他原因工作转型,但是曾经的工作经历和经验已经成为他创作好作品的坚实基础。
谢鑫的少年侦探小说已经和将要出版多达十几种,他笔下的人物形象有血有肉,充满了少年的蓬勃朝气,“课外侦探组”成员们,是一群小学高年级学生,用他们聪明与勤奋,参与案件的侦破,在探案的过程中学习、成长;在解谜的探索中认识社会。米多西、马威卡、欧木棋、欧阳炎炎、曹不渝等小主人公们的性格分明,不断斗智斗勇,故事一波三折,读来妙趣横生。每一个侦探故事都紧贴孩子们的生活,用少年儿童的眼光观察世界、布设迷局、抽丝剥茧、层层推进,山穷水复、柳暗花明,最终真相大白。阅读的过程,也是一个亲身历险的过程。
谢鑫的少年侦探小说,建立在这几年从日本传过来的“本格推理”基础之上的。所谓本格推理,也是传统的推理探案模式,就像角色扮演游戏,让每一个阅读者都充当侦探,随着书中的主人公不断探索真相。这种角色参与创作模式,也是这套系列图书大受孩子们欢迎的原因之一。
谢鑫笔耕十年,发表文字上千万,成绩显著,我也真切的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谢鑫能够凭着自己手中的笔、脑中的智慧,用自己的文采,奉献更多的佳作。
为孩子们写作的作家们是天使下凡,他们用自己的才华为少年儿童奉献了精美的精神食粮,真切期望为孩子们带来欢乐的作家们更多一些吧!

(王麟,原名王俊永,铁道部工程师,著名科幻作家。1999年7月在《科幻世界》发表“未卜先知”的小说《心歌魅影》而走红,该作的科幻核心系记忆移植,而当年高考作文题《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恰好与记忆移植有关)

文摘
一、摄影展入场券
放学的音乐铃声响起,米多西站起来手脚麻利地收拾好书包,他惦记着去学校图书室借东野圭吾大叔的一本新书《黑笑小说》,这会儿恨不得马上飞出教室去。
“米多西,你去哪儿?”班长宋丽丽叫住他。
“放学了,我能去哪儿?回家呗。”米多西回头说。
“今天你值日,忘啦?”宋丽丽盯着米多西的眼睛,试图找出他佯装不知故意溜号的证据。可惜,米多西的眼镜有些反光,看不清镜片后面的眼睛是狡黠呢还是纯真。
“哇!又轮到我值日了?”米多西赶紧凑到值日生表那里搜索自己的名字,“还真是的。惨了!那本书今天再不去借,肯定又借不到了。”
“你一个人嘀咕什么呢?”同桌杨沫沫拿着扫帚、簸箕走过来递给他,“你扫地,我来洒水、抹桌子。”
“我……那个……哎!老马!”米多西忽然瞅见正准备出教室的马威卡,“过来帮个忙先!”
马威卡见他举着扫帚簸箕,心里明白了八九分,赶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肚子,龇牙咧嘴地嚷嚷起来:“哎哟,真倒霉,又吃坏肚子了。老米,你坚持一下,我去一趟厕所,很快就回来。”说罢一路小跑冲出教室。
“这家伙,见死不救,不仗义。”米多西推推眼镜。
“马威卡懒死了,你想让他替你值日?”杨沫沫撇撇嘴,“你们都是‘课外侦探组’的又怎么样?男生都是一样,什么时候懒惰的原则都不变。”
“我想让他帮我借书去,我可没打算偷懒啊。”米多西解释。
“那我帮你借书吧,这里交给你了,怎么样?”杨沫沫莞尔一笑。
“明摆着很吃亏,但我好像没得选择。”米多西环顾一下教室,除了他俩已经没人了,同学们撤退的速度还真不含糊。
杨沫沫系上围巾,戴好手套和毛线帽,冲米多西摆摆手,乐呵呵地离开了教室。
米多西看看窗外,天阴沉沉的,又开始飘雪了。入冬以来,H市已经下了好几次小雪了,虽然有些冬天的感觉了,但降雪量始终不大,地面也没有多少积雪,让喜欢堆雪人打雪仗的他们乐不起来。
米多西将整个教室扫了一遍,给地面洒上水,用拖把拖干,最后把所有课桌和黑板擦干净,身上已经热乎乎的了,额头也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从走廊尽头的卫生间里洗完手回到教室,正好杨沫沫也回来了,她除了交给米多西那本书,还额外奖励了他一袋热气腾腾的糖炒栗子。
“我特喜欢吃糖炒栗子,也顺便给你带了一份儿。你辛苦了!”杨沫沫笑着说,“我们坐在这里吃吧,不然很快就凉了。”
“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米多西最大的爱好就是边看书边吃零食,现在书有了,零食也有了,真是完美组合。
米多西剥开一颗栗子塞进嘴里,迫不及待地翻开书,忽然几张纸从书页里掉了下来,他捡起来一看,是八张摄影展入场券,日期是后天(本周六)下午。
“谁这么粗心,把入场券夹在书里了。”米多西翻来覆去地看那几张入场券,但它们都是崭新的,没有丝毫折痕或手写记号。
“杨沫沫,你见到上一个借书的人了吗?”米多西问。
“见到了,这书特抢手呢,我去图书室等了几分钟后,这本书才还回来,借书的是五(7)班的陶小丽,我认识的,她还是摄影社的呢。怎么啦?”杨沫沫边吃边问。
“哦,摄影社?那就没错啦,这些入场券肯定是她弄丢的,你能帮我还给她吗?”米多西把八张崭新的入场券交给杨沫沫。
“嗯,好吧。”杨沫沫拍拍粘在手上的炒栗子碎屑,接过这些入场券。
第二天上学后,杨沫沫拿出那八张入场券放在课桌上。米多西很奇怪地问:“你怎么又拿回来了?难道不是陶小丽丢的吗?”
“是她的没错,不过不是她丢的,而是她故意夹在书里的。”杨沫沫耐心地解释说,“我还给她时,她说这次摄影展有他们摄影社的作品入选,这些入场券是免费赠送的,她就选了一些抢手的书,夹在里面,请大家支持。”
“哦,原来用这种方法拉人气呀。”米多西拿起入场券笑着说,“那好,我们就去捧捧场,给你四张,我拿四张。”
“好的。”杨沫沫拿着入场券说,“瞧,还是人家摄影社会办事,活动也很丰富多彩嘛。”
“是啊,推理社什么时候也能在书里夹赠券呢?哦,我希望是名侦探柯南的电影票。”米多西笑道。
他俩正说着,马威卡睡眼惺忪地走过来,看见米多西,他脸上立即堆满笑容:“不好意思啊,老米,昨天我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然肯定为朋友左青龙右白虎后背绘着米老鼠……”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