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之伤.pdf

蔷薇之伤.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蔷薇之伤》内容简介:
白薇的人生曾经很简单,遇到苏临远,爱上苏临远,将来也要嫁给苏临远,直到她二十岁那一年,世界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苏临远的青梅竹马,名媛季佩佩从美国归来,瞬间夺走了白薇的一切,爱情,工作,前途,幸福的家庭。走投无路的白薇只能投靠华家的当家之主华夜,求得一线生机。
时光流转,在职场饱经历练的白薇已脱去学生时代的青涩,与功成名就的苏临远在残酷的商战中再次相遇。白薇难忘旧情,愿与苏临远再续前缘,却不料这一时的心软,竟然将苏华两家卷入了一场惊天危机……
风浪过后,白薇方才明白,执子之手,究竟是谁的手。
最爱的,不一定是最合适的。

编辑推荐
《蔷薇之伤》编辑推荐:
继顾漫、桐华后又一言情天后舒绘人气作品
《何以笙箫默》一样深情,和《杉杉来吃》一样爆笑
动人爱情媲美《来自星星的你》
谈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错爱人生进退两难的抉择
我的青春因你而开始,你却懵然无知

目录
目录

Chapter01 悲催的论文分组 / 001
Chapter02 命中注定不属于你的东西 / 018
Chapter03 初恋的终曲 / 034
Chapter04 一切前途都毁在成绩单上 / 048
Chapter05 单独谈谈 / 063
Chapter06 前途堪忧和别无选择 / 080
Chapter07 迷局 / 096
Chapter08 冤家路窄 / 113
Chapter09 心碎的旧爱 / 131
Chapter10 比你想象中喜欢得多 / 147
Chapter11 提前进入养老生活 / 162
Chapter12 当断则断 / 178
Chapter13 爱恋之心已死 / 194
Chapter14 看起来很可疑的邀请 / 210
Chapter15 善恶终有报 / 226
Chapter16 最后的约会 / 243
Chapter17 尾声 / 259

文摘
CHAPTER01
悲催的论文分组

大四那年,是白薇二十多岁的人生中最痛苦不堪的一年。
在此之前,她从来没觉得一天二十四小时是这么的短暂,需要在从早上睁眼到晚上闭眼的时间段里,一直不停地动手、动腿、动脑或者动嘴。更悲惨的是,她并不是像普通毕业生那样忙着找工作和考研,而是在--补考。
是的,还差几个月就要毕业,但白薇还有八门功课不及格,眼看就要拿不到毕业证书。
窗外春光明媚,坐在图书馆里的某脸色惨绿少女,一边咬笔一边抓头发一边愁云惨淡地看着外面,对校园里行色匆匆的同学们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事实证明,偶像剧是个超级骗人的东西,四年前,单"蠢"的白小姐从电视里看见某潇洒男主角站在法庭上,大手一挥,霸气十足地喊出"证人,你有权保持沉默"的时候,花痴得哈喇子流了一地。她原本是个混吃等死的懒惰胚子,看见这位潇洒的男主角以后,像是脑子里的什么开关被突然打开了,胸中燃烧着熊熊的热情,强烈梦想成为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律师。
YY的力量是无穷的,为了美梦成真,白小姐在高三时苦读数月,硬是从年级倒数第六名狂冲到前十名,勉强考入了这所全国重点大学的法律系。更幸运的是,这所学校还是本地大学。
然后,噩梦就开始了。
大一上课的第一天,白薇捧着《法律基础》,确信自己能看懂里面的每一个字,但就是不懂这些字连起来的句子是什么意思。
后来的四年里,她就一直没搞懂过这些怪玩意儿。
枯燥的专业知识,加上已经毕业学长们回来主持的讲座,让白薇在大学生涯中真正懂得了,律师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她其实是个傻丫头,既没有足够的智商和情商,也没有足够的高尚人格,去干这么一份神圣的工作。
而痛苦的是,法律系不能转专业。
她真是自己挖了个火坑让自己跳。
"铃铃铃铃铃铃--"
山寨手机的铃声突然疯狂地响起来,把白薇和整个图书馆的人吓得魂飞魄散,坐在她旁边的妹子双手一抖,差点把书撕成两半。白薇痛苦捂脸,心里暗骂老爹给她买的手机真是便宜没好货,触屏功能超级不灵光,进图书馆之前她明明用触摸滑锁滑成静音模式了,但是把它放进包里不久,那破手机显然又自动滑成了标准模式。
在全体群众憎恨的目光下,白薇做贼心虚地抱着包包冲上走廊,在僻静的角落接起电话,压低声音:"四妹?"
四妹就是白薇寝室的老四。
"四妹你妹啦!"耳边传来四妹高八度的尖叫,"你又给我死到哪儿去了?刚才我睡醒一睁眼,就没在你床位上见到你人影,一大早的你上哪儿撒欢啦!"
"姑奶奶,这都上午十一点了,还能叫一大早吗?"白薇汗颜,"再说我这种补考的吊车尾差生还能去哪儿?图书馆里复习备考啊!"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四妹刚醒的时候,脑袋总是比较混乱。过了一会儿,她的声音总算平静了一点:"好吧,饶了你了。你现在赶快到大教室去,有急事,我也马上去。"
白薇一愣:"这种时候,除了补考还会有什么急事?"
"傻啊你,毕业论文呗!论文不通过,就算你每门考试都一百分也不顶用!刚才辅导员把分组通知发到寝室里来了,咱们寝室的四个人都在一组,听到了吗?你、我、小爱,还有小松都在一组!"
"……哦。"运气挺好嘛。
白薇用三秒钟在脑内复习了一下有关论文的事,法律系的毕业论文是分组撰写的,每组分配一个组长,设立一个题目,整个小组共同撰写。而论文的最终成绩,也就是组员们共同的成绩。
于是,她问:"组长是谁?咱寝室的四个蠢货可干不了,还有,我记得每组是六个人吧?剩下两个人是谁?"
电话那边又沉默了。
良久,四妹缓缓地说:"薇薇,你冷静,你一定要冷静。分组只是凑巧,大家只是在一起写论文而已,没什么的,真没什么。"
白薇挺奇怪:"你搞啥呢?突然这么严肃?"
然后,她听见四妹说了一些话。白薇脑子里突然炸开了一个响雷,紧接着耳边嗡嗡作响。
不知过了多久,白薇才勉强找回听力,同时听见自己正在发出一种怪异的、僵硬而沙哑的声音:"……呵呵,四妹你在说啥呢……谁是苏临远,呵呵,我可不认识……"
半个小时以后,她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大教室。
整个法律系的论文分组已经全部都搞定了,众人这边一摊、那边一摊地聚集在一起各聊各的。据说分组全由抽签决定,不过白薇怀疑是有黑箱的,因为她看见好多情侣或者仇敌都被"凑巧"分在了一起,有的卿卿我我,有的瞪眼吵架,整个教室好不热闹。
她在人群中穿梭,一眼就看见小松头上的一坨白毛。
那货是个标准的非主流,兴趣爱好就是把头发染成各种奇怪的颜色,在人流拥挤的地方倒是挺好认的。
"薇薇!"还没等白薇出声,小松已经先看见了她,并用她那特有魅力的中性嗓音喊了一声。
立刻,坐在她对面的某男僵了一下。
白薇的心也随之一震,一时间居然有那么一点期待,期待苏临远能好好看她一眼。
但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半秒钟之内,苏临远就恢复了若无其事的样子,低头专心整理资料。
他坐在窗边,穿一件深蓝色的格子衬衫,左手腕上戴着一串佛珠。明媚的阳光投在他的脸上和肩膀上,像是为他染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美得不可方物。
这样的苏临远是白薇永远都看不够的,可惜她已经没有资格再能肆无忌惮地看他了。
视线移过去一点,白薇又看见了季佩佩的那头清汤挂面似的黑色长发。她的皮肤很白,白得几乎透明,正坐在苏临远旁边,小声跟他说着什么。
她刚才肯定也听见了小松的话,但装作完全没听见。对她来说,白薇大概就是她完美人生中的一粒碍眼的尘埃。
白薇在心里笑笑,真心感谢四妹刚才的一通电话。如果不是她提醒,让自己知道以前的男朋友和他现在的女朋友都跟自己在一个论文小组,那看到现在的情景,她大概已经心脏病突发,一命呜呼了。
"薇薇,坐这边!"大概看出白薇脸色不对,小松、小爱和比白薇先到教室的四妹互相使了个眼色。小爱一把把她拉到身边,同时跟她咬耳朵:"亲,别失态,大方一点!"
白薇本来不难过的,听到小爱这样说,反而鼻腔里一阵酸涩。她连忙捏捏鼻子,装作若无其事地坐下来,朝大家笑笑:"不好意思,我来晚了。那,咱们小组的组长是谁呢?论文题目定了没?"
苏临远还在整理资料,听见白薇问,随口说:"组长是我,论文题目是大家一起定的。刚才我们已经想了几个备选题目,你没参与讨论,就现在马上谈谈想法吧。"
白薇的脑袋空白了一会儿。
刚从图书馆K书的状态里脱出来,又遭遇了论文分组的震惊,她可怜的脑容量一下子塞不下太多的信息。
安静了几秒钟,苏临远抬起头。
白薇看见有些东西在他眼中一闪而过,似乎是厌烦。
是啊,在全是人精的法律系里,白薇这种八门功课不及格的家伙根本就是个废物。跟她分在一个小组,像苏临远这种早早拿到offer而且已经通过司考的优等生,一定挺头痛的吧。
果然,他叹了口气:"白薇,都快毕业了,你就不能更用心一点吗?"
白薇窘迫地低下头:"我这不是忙着补考吗,脑细胞都死光了……"
苏临远更不高兴了:"补考不是理由,那是因为你该念书的时候没好好念书,所以到了现在才会手忙脚乱。我再给你五分钟思考一下,五分钟以后,请你提出三个具有可行性的论文题目,现在开始计时。"
说完,他居然真的拿出手机开始看时钟。
小松她们都吓得大气不敢出,因为苏临远是系里的学生干部,本身做事就雷厉风行的,认真的时候没人敢违抗他。以前和白薇感情好的时候,他只会对她一个人和颜悦色,无限纵容,就算她把天捅了一个大洞,他也会笑眯眯地帮她去补。寝室里的妹子们那时都以为,白薇就是此生唯一一个可以驾驭苏临远的女人了。
可惜她不是。
教室里闹哄哄的,然而白薇他们小组却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苏临远严肃地看着时间,白薇全身僵直脸色苍白,小松她们则是一声不吭。而就在白薇不知道这一切该怎么收场的时候,一个柔软的声音插了进来:"临远,算了吧,看薇薇都被你吓成什么样了?一篇论文而已,不用这么认真。"
是季佩佩。
她的眼瞳漆黑而幽深,像是一汪深邃的泉水。
看着她精致的容颜和白皙如雪的肤色,白薇突然想起了日剧里看到过的美丽人偶,瞬时在温暖的春日里狠狠打了一个寒战。
苏临远没说话。
于是,季佩佩继续说:"我看这样吧,薇薇没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有十几个备选题目了,就在里面随便挑一个简单的吧。毕业前夕大家也忙,就尽量不要在论文的题目选定上浪费太多时间了。"
苏临远皱眉:"这是什么话,别的事情重要,论文选题就不重要?"
虽然他这么说,语气却明显没有刚才那么严厉了。所以季佩佩也一点都不害怕,温柔地笑笑:"你啊,做事就是这么一丝不苟。就算你不累,其他人也会被你搞累的,大家说是吧?"
没人回答。
气氛从刚才的紧张变成了尴尬,白薇看见小爱一头黑线,而小松脸上的表情直接像在说"公众场合禁止打情骂俏"!
白薇感到一阵松懈,却又是一阵悲伤。
在她之后,终于又有人可以在苏临远不高兴的时候,抚平他的怒火。
然而那个人却不是她。
所幸,因为季佩佩的调解,苏临远也不再逼着白薇"谈想法"。他随便把论文格式的资料发给她,让她自己回去看,而小组第一次碰头会的主要内容,差不多就到此为止了。
"那临走之前,我们商量一下,看下次在哪里碰头比较合适?"他说,"大教室这里经常有人,环境太吵,不适合小组讨论。"
"去我家的咖啡店吧!"白薇刚被他严厉批评,急于示好,立刻脱口而出,"现在正好是营业淡季,顾客不多,环境优雅,东西也很好吃。我跟我爸妈说一声,所有点心全部我买单。"
苏临远一愣。
白薇又加了一句:"我家店里的点心真的很好吃啊,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吗?"
此话一出,她瞬间后悔得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白薇啊白薇,你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果然,话音刚落,季佩佩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但女神不愧是女神,她马上一下子恢复了常态,若无其事地微微一笑。
"我都不知道,原来临远喜欢吃点心。"她柔声说,"那四季酒店的英式三层下午茶你有兴趣吗?貌似挺有名的。"
苏临远还没回话,一旁的四妹已经大呼小叫起来:"嗷嗷嗷嗷--你说四季酒店?就是那个人均二百多元的三百种点心和七十种饮料任选的英式三层下午茶?"
季佩佩又笑:"是啊,四妹你也知道?其实我是那边的熟客了,带朋友过去可以用金卡打对折……哦对了,不如我们下次就去那里开小组会议吧。四季酒店的咖啡厅很安静的,还有一座非常漂亮的玫瑰园,当然啦,我请客。"
白薇尽量说服自己,不过是被季佩佩捅了一记软刀子。
虽然大家提议的都是点心,但五星级酒店的下午茶和自家烘焙的饼干自然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也是,季佩佩那种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怎么肯蜗居在一个家庭咖啡馆里喝茶学习呢?她那么美,又那么娇贵,坐在白薇家咖啡馆的椅子上,说不定还会因为座位太硬而硌伤了屁股。
这么一想,白薇似乎也释然了。
或许真是她多虑,季佩佩只是坦诚地在推荐自己珍藏的读书圣地而已。
但是,看见白薇略微僵硬的脸色,大家多少都有些尴尬。四妹发现她的不对劲以后也转头偷偷吐舌,后悔自己兴奋地接了季佩佩的话头。
其实白薇家的咖啡馆在宿舍里人气很高,从大一开始,大家备战迎考的时候就会去那里,点上一壶花茶,再加上几盘饼干,就能一边K书一边笑闹一下午。这个论文小组里,同宿舍的占了四个,接受白薇的建议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再说苏临远曾经是白薇的男朋友,也算半个自己人,少数服从多数,哪里又轮得着季佩佩插嘴提议呢?
一时间,全组人都有些沉默,也没人再像四妹那样附和季佩佩。
过了一会儿,还是苏临远开口了,他沉声道:"你们啊,不要一提到碰头就想着吃。我们都是学生,聚在一起也只是为了写论文,吃吃喝喝的不合适。算了,我知道隔壁教学楼有一层的自习教室不常有人用,以后讨论的时候我们就去那里吧。"
从文青小资的咖啡馆和酒店一下子跌落到自习教室,这等级也相差太大,吃货四妹直接就偷偷飙泪了。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苏临远不太高兴,大家也只能纷纷知趣地以沉默表示同意。
白薇在想,或许苏临远是嫌弃被提出来的两个地点都不够正经严肃,又或许他是讨厌这种僵硬的气氛,她不想去相信第三种可能,那种理由……应该不会的。
是的,她很想相信,苏临远不是因为听见她提起咖啡馆,才会不高兴。
应该不会的。
白薇不知道苏临远对那个地方还剩下多少回忆,或许他根本不愿意再想起来。但是她默默看着他的侧脸,耳边就似乎回响起了那淅淅沥沥的雨声,那雨声伴随着遥远的记忆,让她想起那一年仿佛永无尽头的雨季。
蒙蒙细雨将一切都浸染上了朦胧的雾气,那天,刚刚考上本地一流大学的法学系,沉浸在亢奋和喜悦中的白薇,听见悬挂在咖啡馆门口的风铃响起清脆的声音。
她每年暑假都会在自家店里帮忙,那一年的雨季,那一天,她正在柜台后面烘烤着小饼干的时候,苏临远推门而入。
一瞬间,整个世界都仿佛失去了颜色,白薇只能看见苏临远被雨水打湿的黑发,还有那深蓝色的格子衬衫。
从此,她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啊啊啊啊,想什么呢?
白薇愤恨地揉揉自己的脸。
回忆总是特别美好的,但永远沉浸在过去的事情里无法自拔,也未免太没出息。
白薇不是一个悲观的人,相反,她心思单纯、神经大条、生性开朗,而且超级乐观,被寝室损友笑话为天塌下来也会照样呼呼大睡的蠢女人。虽然今天看到苏临远和季佩佩卿卿我我的景象,她确实是挺受打击的,不过这是一个失恋可怜少女的正常反应,不会给她强韧的心灵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再说,白薇一直知道,自己和季佩佩的等级差了十万八千里。她唯一的优点在于开朗呆萌,因此在最初的时候才会吸引住性格有些内敛的苏临远。
苏临远家里很有钱,他是那种家教严格的翩翩绅士,很懂规矩,从小接受着高级教育,但是生活完全没有自由,每天都过得挺压抑,而且早早被家人铺设好了未来的道路。白薇似乎听到过这样的传言,说是苏家人已经连苏临远几岁要在哪个公司升职到什么岗位,都已经全部给他安排好了。
像他那样的人,一眼就能看到自己未来毫无惊喜的成功人生,甚至大概连自己死后会躺在哪个墓地里都已经知道了。
对生活如此了无生趣的苏临远来说,白薇就像是绽放在满山绿草中间的一朵野花,让他眼前一亮。绿草固然很美,但看多了也会厌烦,因此那朵飘香的野花也就显得格外诱人。
最初的时候,他们也曾如胶似漆过一阵子,白薇已经不愿去回想那时候苏临远对她有多好。他从小就什么都不缺,所有人都围着他转,所有人都爱护着、奉承着他,他无需去讨好任何一个人,心里空虚得很。白薇的出现像是一瞬间改变了他的整个人生,他恨不得把一辈子的好全部都给她,如果没有了她,他会立刻痛苦地死掉。
所谓富家公子和平民穷妹的童话,大抵就是如此了。
那个时候,他们俩真的就是那种,除了对方什么都可以不要的傻乎乎的热恋情侣。
但是,童话毕竟是童话。大三的时候,随着季佩佩的转学入校,一切梦幻的故事都结束了。
本校的宅男纷纷表示,季佩佩是他们在现实里见过的最美丽的妹纸,就算真人素颜也比那些网上PS出来的所谓的宅男女神不知道美了多少倍。听说她从小旅居国外,为什么会突然回国做大学的插班生没人清楚,但白薇不在乎这些。重要的是,季佩佩和苏临远是青梅竹马,两家门户相当,从祖辈开始就关系密切得像一家人似的。
从那个时候起,苏临远对白薇的态度就一夜之间180度大转弯了。
野花固然也很美,但毕竟不会有人把它带回家去,当成家花养育。没有季佩佩的时候,苏临远可以随心所欲地跟白薇在一起。但是有了季佩佩,他十分清楚自己应该如何做出选择,才是正确的人生方向。
至少,白薇是这么分析他的心路历程的。可以肯定的是,苏临远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从热恋傻男恢复成了那个疏离冷淡的俊秀青年,就像白薇最初遇到他的时候那样。
然后,他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倒是没人明确地提出分手,两人就这样慢慢疏远了。白薇虽然性格单纯但并不愚蠢,看到苏临远和季佩佩开始在校园里出双入对的时候,不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从白薇的角度,她并没看出苏临远换了个女朋友有多么高兴。相反,从那以后她就从来没在公共场合再看到过他笑,就算和季佩佩在一起,他也是冷淡而沉默的。
要知道,当初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是有无数蠢呆爆笑的甜蜜回忆的。但是白薇又想,她和季佩佩的情况怎么能一样呢,自己和苏临远是阔少爷迁就野丫头,而季佩佩和苏临远是高贵清冷的男神和女神。
男神和女神怎么能疯疯癫癫,整天互相调笑呢?那样会很掉价。所以,他们那种若即若离的关系,才是符合苏临远身份的、淡定而成熟的情侣交往方式吧。
白薇真是觉得自己输得一败涂地。
但她也没太伤感,苏临远是多少女生暗恋的对象,自己曾经能有机会博得他的好感已经很幸运了,就当是做了一个灰姑娘的美梦吧。梦里很快乐,醒来以后也是一切如常,并没有损失什么。
真的无所谓。
在白薇沉浸在回忆里的期间,苏临远似乎又跟大家说了什么,她也没听进去。她是第一次从这么近的距离看见苏临远和季佩佩亲密无间的样子,脑子里难免有些失控。再说,有三个同寝好姐妹在一起,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她们事后都会告诉她,多神游天外一会儿也没关系。
抱着这样的心态,她一直浑浑噩噩的,直到听见苏组长宣布散会。
听见这两个字,小爱、小松她们像是死囚犯得到了特赦令似的,跳起来拉起白薇嗖一声就跑远了。苏临远只觉得眼前一阵冷风吹过,回过神的时候就看见小松那头白毛在教室门口一闪而过,仓皇逃走去也。
他默默苦笑,物以类聚这句话真是太有道理了,白薇寝室的那群妹子,个个都是吃喝玩乐的一把好手,到了该学习的时候却总是叫苦连天,真不知道毕业以后怎么走上司法工作岗位。
当然,他自己也帮不了什么大忙,好好把论文搞出来交差,然后帮她赚到一个不错的毕业分数就算仁至义尽了。对于白薇他亏欠太多,已经没有办法偿还得起,能有一个机会为她和她的朋友做点事情,他心里也稍稍觉得安慰。
亏欠。
这两个字,让他不知不觉的,轻轻叹了一口气。
正在整理资料的季佩佩立刻抬起头,靠近苏临远身边轻声问:"临远,你怎么了?"
苏临远连忙笑笑:"没什么,只是想到我们跟这几个不求上进的女生分在一组,觉得挺倒霉。如果是男生,我绝对骂起他们不手软,但都是女孩子的话,不批评不行,批评多了又像是在欺负人。"
季佩佩低头抿嘴一笑:"是嘛,我看你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要不然,刚才会议最后怎么会提起'那种事'?她们高兴得眼睛都发绿了,你这哪一点是在批评她们,明明是在向她们示好吧?"
苏临远闻言,语气变得有些冷淡:"佩佩,我可不喜欢别人妄加猜测我的心思,那件事我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妥。作为论文组长,我有权力决定自己该怎么做,不需要你多嘴。"
季佩佩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随即不甘心地咬了咬牙。
然后,苏临远又说:"另外,以后你也别在公开场合跟白薇唱对台戏了,她家世相貌成绩样样都不如你,跟我也早就一刀两断了,你别再把她当一回事了吧。"
季佩佩没说话,脸色阴沉下来。将手里的资料重重摔在课桌上,她低头盯着那一叠白花花的纸,冷声说:"苏临远,你和我到底是谁在把她当成一回事?我刚才根本就没说什么,你到底在在意什么?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少帮不相干的女人说话!"
苏临远冷冷一笑:"是嘛,那你想必也记得,我下狠心甩了白薇去做你的男朋友是为了什么?那个原因,似乎没法让你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吧?"
季佩佩一怔,然后,她愤恨地转过头,不再理睬苏临远。

"哎哎哎?晚上吃饭?写论文还有饭吃?是学校最新发布的奖励举措吗?"宿舍楼旁边的花园小径里传来白薇惊喜的声音。
这是教学楼通往女生宿舍必经的道路,大学的四年里,同寝的妹子们几乎每天都要踏过这条小路,花园里留下过她们无数的欢声笑语,此时也是一样。
结束冗长的论文会议,离开了冷峻严厉的苏临远,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纷纷说笑起来。
"什么奖励措施?你耳朵长到屁股上去了吧?"小松看到白薇双眼大睁的样子,愤愤地用一个手指戳在她脸上,"刚才苏临远说得清清楚楚,这顿饭是他请!为了同一论文小组的成员增进感情,也为了今后能更好地合作完成论文,今天晚上他请我们吃自助餐!"
"哦哦,原来是这样!"白薇恍然大悟,难怪她似乎听见刚才会议尾声的时候,苏临远又唠叨了一堆什么话。
"什么叫'原来是这样',你这是什么口气啊?"四妹甩了白薇一个飞眼,"苏临远问你正经问题你答不出来也就算了,我们权当你是故意气气他。但是跟学习无关的事情你总得听清楚吧?人坐在那里开会,魂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整个魂不守舍的,让我们这些家伙跟你一个宿舍都觉得丢脸!"
"嘿嘿嘿,不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好伙伴,我能安心地魂游天外吗?要不然怎么能显示出你们的睿智和对我这种蠢朋友的热心相助呢!"白薇使劲赔笑脸。
"还敢耍贫嘴!"四妹狠狠捏住白薇的腮帮子,痛得她嗷嗷乱叫。
"好啦,你们别为难薇薇了,要她沉着冷静地面对苏临远和季佩佩那对男女,难度也确实大了一点。"这时,一旁的小爱开口打圆场,拦在了白薇和四妹中间。
听到苏临远的名字和季佩佩放在一起,白薇又是一阵恍惚,脚下一软,差点踩进一个坑里。
"小心!"小爱一把拉住白薇,故作轻松地笑笑,"怎么,刚才在他们面前假装淡定装得太累,一下舞台就受不了了?"
"不,我只是……早饭没吃饱,哈哈哈,对,早饭没吃饱。"白薇艰难地给自己找借口,"而且,我也并没有要存心气苏临远的意思,在公开场合让他下不了台又没什么意义。我确实是忙着补考脑子不够用,没办法立刻回答他的问题。"
"不管存心还是无心,效果达到了就行,"四妹继续飞白眼,"我看你刚才太客气了,应该找点什么话来讽刺那个负心汉才对。"
"赞成!"小松举手。
"你们就别添乱了吧,两个女流氓,"小爱哭笑不得,"薇薇不是那种人,这么久的时间,你们曾经听她说过哪怕是一句苏临远的坏话吗?薇薇的度量比你们大多了,你们可别把她往坏道上带。"
"……谢谢这位小姐您的抬爱……"薇薇扶额,"我哪有你说得这么伟大,只是觉得失恋而已,没什么好计较的。如果每一个被甩的人都要跟前任闹得你死我活,警察早就不够用了。"
大家静默了一会儿,没想到白薇居然会坦然地说出"失恋"这个词。
从她和苏临远逐渐不来往,到苏临远和季佩佩在校园里出双入对,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也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起初,大家怕白薇伤心,总是对这件事避而不谈,后来有一次四妹不小心骂了那两个家伙几句,这件事才终于被搬上了台面。
大家偶尔会吐槽他们俩,就跟八卦男女明星情侣那样随意,但从来没有人明确地说出"白薇失恋了"这样的话,她们都怕她会伤心,不想让太直白的话语触动她的伤口。
没想到,这话最后居然是被她自己说了出来。
这异样的静默让白薇有些莫名,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脸奇怪地笑了笑:"你们怎么了?怎么突然都不说话了?"
突然,小松哭着扑到了她身上:"呜呜呜呜,薇薇你真是一朵明艳美丽的好女纸,如果我是男的就立刻收了你!"
白薇差点被蹭了一脸鼻涕,满头黑线地推开小松:"别哭,有话好好说,再说你平常的形象其实跟男的也没什么两样。"
"最后那句话是多余的!再说我能不哭吗,你被人欺负得这么惨还能笑对人生,我心疼啊!我难过啊!凭什么你要输给那个女人?我就不明白你到底哪一点比不过她了!"
"我?我觉得我哪一点都比不过她啊……"白薇真诚地说,然后开始举例,"你看,我没季佩佩漂亮,没她聪明,没她有钱,没她成绩好……是不是身材也没她好我不清楚,没观察过。"
大家又沉默了。
还能说什么呢?当事人都没有战意了,旁人再为她不值又有什么用?
然后,白薇又轻声加了一句:"如果我是苏临远,我也会选季佩佩的……"
寂静,良久的寂静。
大家默默地站在一棵桃花树下,气氛忧伤而酸楚。过了一会儿,不知道是谁带头的,大家继续往宿舍走去,但脚步已经缓慢沉重了很多。
"薇薇,"是小爱打破了寂静,她一手搭上白薇的肩膀,表情有些苦涩,"我们都知道你很大度,很看得开。确实像你所说,失恋一场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还年轻嘛。但是,我不知道你的大度对苏临远那种人是不是值得,你就不奇怪他为什么要突然请我们吃饭吗?"
"哪里奇怪?"白薇不解,"你们刚才不是说了吗,他想增进论文小组之间的感情,为了今后能更好地开展工作所以才请我们的。"
"你觉得为了这种理由,有必要破费吗?"小松冷笑,"论文是关乎毕业的大事,就算他什么都不做,我们也不敢在这种事上偷懒的。我看啊,他为了论文是假,为季佩佩向我们负荆请罪是真,谁让那个口无遮拦的千金小姐为了下午茶的事情跟你抬杠?她惹你,就等于在惹我们整个寝室!"
白薇心里咯噔一下,原来对季佩佩那番话有想法的人不止她一个?
小松还在继续说着:"季佩佩那女人啊,对你的敌意谁都看得出来,啧啧,那嫉妒都快从眼睛里溢出来了,估计是嫌苏临远现在对她没有以前对你那么好。当然,这次的论文分组也够痛苦,他夹在你和季佩佩之间挺难做人,啊啊,不过这也是他咎由自取嘛。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论文是关乎毕业的大事,苏临远那种优等生offer、证书什么的都拿到了,可不能在论文的事情上阴沟里翻船。所以,刚才他看到季佩佩惹你就只能赶紧请我们吃饭赔罪,否则我们寝室联合起来打压他们俩,各种不配合,整个论文小组一起死,他们的论文成绩绝对完蛋!哈哈哈哈,现在小组里是我们寝室占优势啊,我们这些吊车尾的家伙怕什么,大不了重读一年,苏临远那种优等生就麻烦了,哈哈哈哈哈--"
眼看小松越说越激动,其他人纷纷汗颜,四妹凑上去直接捂住她的嘴:"喂喂,小声点,你想让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我们寝室是法律系的吊车尾吗?!"
小爱则是幽深地看了白薇一眼,淡淡一笑:"现在,你明白了吗?"
白薇木讷点头:"……明白了,我确实明白了你们的智商比我高一大截,居然能从一顿饭局里看出这么多东西……"
啪!
"嗷!"
小爱狠狠往白薇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白薇发出一声惨叫。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