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医官12.pdf

首席医官12.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首席医官12》是谢荣鹏的《首席医官》系列的第12册。讲的是曾毅大学毕业后到省人民医院实习,报到当天巧遇国内顶尖西医高手会诊疑难病。目睹专家们拿不出理想治疗方案的情形,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他贸然进言,引发众怒。凭高妙的中医祖传医技和中西医专业兼修的学养,他通过望诊断病“将”住权威的“军”,同时以谦虚的态度赢得专家支持,从而获得诊病机会,三剂中药去除病根,名声大噪,因此倍受患者省卫生厅副厅长省委书记夫人的青睐,被破格聘请为省医疗保健专家。
  此后,他一发不可收,连续治疗好多起著名中西医大夫头疼的疑难病,并以高尚医德赢得中外患者敬佩,与政界、商界、军界、警界等诸多名人结下不解之缘,成为莫逆之交。在代职任基层卫生局长期间,以茶为药使病危的外国高官迅速康复,使将军茶名声大振,从而成功帮助贫困的南云县群众迅速走上致富路。
  他继而在招商局长、开发区副主任等县市基层官员任上,亦官亦医,使二者互为促进,相得益彰,在以出神入化的医术治病救人的同时,又将大医风范融于政治工作中,凭超群的智慧和淡泊名利的品德成功招商引资、化解难题,超速推进了辖区群众去除“贫病”的进程。
  为人、行医、做基层干部,“德”是核心,“能力”是关键,曾毅两者齐备,因而,不论顺境、逆境,他均能化险为夷,左右逢源。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他把握住大时代的好机遇,迅速崛起和成功的奥秘在于本着良心做事,从而在人生小舞台和社会大舞台上,无招胜有招,于是弹指间,平步青云,事半功倍,铸就多少人一辈子都求不来的人生辉煌。

编辑推荐
《首席医官》故事曲折有趣,内容丰富,既有疗病的出奇场景,也有升迁的柳暗花明,还有情感的一波三叹。对中医、西医的诊疗过程的刻画充满新意和趣味,对医疗界和政坛都进行了深刻地描写。主人公作为一个德才兼备的年轻医生,在医疗界和官场之中,坚守道德,悬壶济世,治病救人,不仅传达出积极向上的正面能量,而且也满足了读者对理想中的医务人员的向往,非常吸引读者。

作者简介
谢荣鹏,男,1982年生,山西省万荣县人,大学时开始写网络小说,至今已创作近八百万字,其中《天生不凡》在2005年互联网点击破千万,单章最高订阅过万; 小说《原始动力》《黑客江湖》获作协举办的“网络文学十年盘点”最终大奖; 小说《疯狂的硬盘》入选起点中文网“八周年经典作品”; 小说《黑客江湖-疯狂的硬盘》已由重庆出版社出版、发行。

目录
第一章底下伸拳脚,硬碰硬你有花拳我有招 /
中化市的治安状况一直非常糟糕,此次又发生了恶性伤童事件,曾毅义愤填膺地向媒体保证一定要严惩肇事凶手。不料他的表态开罪了中化市公安局局长蒋宏,认为他不该插手公安事件。紧接着,曾毅的汽车便被交警拦截扣留。曾毅心知肚明,淡然处之,每天骑着自行车晃晃悠悠去上班。这天,蒋宏去市政府办事,出来时发现他的汽车竟然和一辆自行车锁在了一起,他也没有了奈何。

第二章弄巧反成拙,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蒋宏一不做二不休,他得知副市长李介桐与曾毅有过节,便暗地里怂恿李介桐儿子李志勇大闹农委,岂图给曾毅一个难堪。谁知道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一股强大的势力向蒋宏施压,令他不得不以流氓团伙罪名把李志勇收拾了。这下子蒋宏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仅得罪了曾毅,并且惹恼了李介桐,两人一起向蒋宏施压,逼他把伤害儿童的凶手迅速缉拿归案!

第三章风平浪又起,走马换将曾毅受命当局长 /
蒋宏只得使出全部精力处理案情,好不容易,总算把凶手缉拿归案,女童案告破了结。也该派蒋宏倒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中化市又发生了一起恶性人命案,金蒂娱乐会所的保安打死了人。社会舆论沸沸扬扬,政府压力巨大,公安局长蒋宏因此成为责任人被拿下台。在人人期盼中新局长走马上任,可是谁也没想到,接替蒋宏来做公安局长的,竟然是农委主任曾毅!

第四章临危担重任,赴汤蹈火打落牙齿和血吞 /
中化市的治安差是出了名的,并不会因为蒋宏被免职就会好起来。曾毅去当这个公安局长,真正是一件十分挠头的事情。更令他难堪的是第一次出席全省公安工作会议便代人受过,被公安厅长在大会上劈头盖脑批了个一无是处,才回到中化,又得知省厅下文把中化市公安局所有的荣誉称号统统撤掉,这叫曾毅气得够呛。但是打落牙齿和血吞,既然临危受命,赴汤蹈火也没什么好推辞的。

第五章打黑猛出手,雷霆行动令人目瞪口呆 /
曾毅没有退路,只能往前冲。他回到公安局后立即布置传达上级文件精神,把各级公安领导集中到中化市关门学习,他自己则虚晃一枪,在省武警支队的配合下采取雷霆行动,闪电出击,把黑恶势力打得目瞪口呆。这次打黑行动不仅抓捕了金蒂夜总会的老板,捣毁了盘踞在大大小小歌厅舞厅夜总会的黑恶势力,还捎带着将四名在逃多年的通缉犯抓捕归案,还有众多的扒手惯偷流氓恶棍,螺蛳虾米一锅端!上级领导和中化市的老百姓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人人拍手称快。

第六章大医仁者心,救死扶伤将名利置之度外 /
曾毅自然明白王副院长的一番好意,先走脑死亡鉴定流程,并不是说放弃抢救,而是首先将自己保护起来。以龙清泉目前的状况,可以说基本接近脑死亡,一旦先走脑死亡鉴定流程,家属也不会有争议,对病人康复的期望值就会大大降低,今后无论能否起“死”回生,家属都不会有什么意见;相反,如果你给了家属希望,那将来万一抢救不过来,家属就会追究医生的责任。尤其是曾毅这个大剂量的处方,家属不仅不会感恩,恐怕还会以为曾毅害死了病人,以龙家的势力追究起来,任谁也吃不消。

第七章与死神博弈,调阴阳夺造化大医官一展风采 /
高热之后,病人出现了严重的水肿,曾毅再次改方,加入提升肺气、开窍利尿的药,连续三剂之后,龙清泉水肿消退。然而水肿刚退,又出现肠梗阻,曾毅不得不再次改方,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局面。随之,病人脑疝复发,曾毅立即采取措施……曾毅使出了浑身招数,与死神博弈,一次次将龙清泉从鬼门关里拉了出来。调阴阳夺造化,曾毅一展大医官风采。

第八章无巧不成书,未雨绸缪假作真时真也假 /
曾毅陪同省公安厅组织考察组在中化市考察,突然跳出一个男子,举着菜刀奔人群砍杀,说时迟那时快,混在陪同人员中的一名便衣警察瞬间便将犯罪分子制伏。在场所有人都以为是中化市公安局安排的一起突发事件处置演习,一阵紧张后也就释然了。大家纷纷夸赞曾毅,说他安排的突发事件处置演习很有新意,要在全省推广。曾毅敷衍着大家,其实惊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他提前安排,有所防备,今天就要出大事故,所以说做任何事情都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方有胜算。

第九章身正影不歪,成就大医官的人生之路 /
曾毅也不知道自己交了什么倒霉运,一盆盆脏水朝他泼来,也许是树大招风,不过幸运的是流言蜚语总消散,自有清白在人间。说他利用职权骚扰女明星,最终以杰克王的被捕而收场;说他铲倒丰庆古槐树,最终以东江省公安厅重启古槐案而收场;说他异地提拔,最终以东江省委组织部的回应而结论;说他身为公安局长,居然假装名医,给女明星菲菲治病,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曾毅的大名竟被赫然列入卫生部医疗专家名单中。曾毅淡然坚定地走着自己的路,不申不辩,治病活人,做人做事,春风化雨,滋润人间,成就一个大医官的人生之路。

第十章搂草打兔子,马王爷到底长了几只眼 /
为了创建卫生城市,市委市政府决定展开一场联合执法,可开场锣鼓还未敲响,公安局便率先行动,除了抓捕惩处满大街乱贴乱涂的医药小广告外,渐渐延烧到正规报刊的广告版面,对于包治百病的神医神药广告课以罚款。说来好笑,这些所谓的神医神药小广告居然成了那些报刊杂志重要的经济来源,断了小广告就断了他们的财路,令主编社长们叫苦不迭。分管宣传口子的宣传部长崔征知道,曾毅这一招是冲着自己来的,自从曾毅当上公安局长后,他曾屡屡发难,没想到这家伙果真不好惹,如今一把火烧到自家门口,把他这个宣传部长整到火上烤,令他心疼还不能叫疼。

文摘
第一章底下伸拳脚,硬碰硬你有花拳我有招
中化市的治安状况一直非常糟糕,此次又发生了恶性伤童事件,曾毅义愤填膺地向媒体保证一定要严惩肇事凶手。不料他的表态开罪了中化市公安局局长蒋宏,认为他不该插手公安事件。紧接着,曾毅的汽车便被交警拦截扣留。曾毅心知肚明,淡然处之,每天骑着自行车晃晃悠悠去上班。这天,蒋宏去市政府办事,出来时发现他的汽车竟然和一辆自行车锁在了一起,他也没有了奈何。
酒宴就安排在镇上,由镇上唯一的一家饭店负责制作,在曾毅的老宅摆了十几桌,按照之前的计划,只是请今天上山的匠人和村民们吃酒,谁知道出了罗国坚这事,把县里市里的领导都惊动过来了。
十几桌明显是不够了,光是这些领导就坐了三四桌,曾毅只得让王国利赶紧过去吩咐饭店多备材料,今天过来吃饭的人很可能会很多。
果然,听闻县领导市领导都来曾家吃饭,甚至还有省里的大领导,镇上一下沸腾了,人们把曾家的老宅围得水泄不通,有过来凑热闹的,有过来看稀奇的,也有趁机打算找领导告状伸冤的。
到最后,还有很多人是从外面赶来的,而且是有备而来,都带了花圈和花篮,花圈是要送到山上曾文甫坟前的,花篮是恭贺老宅重修的,不仅有县市的领导,就连一些当地的企业得到消息,也都赶了过来,想找机会跟领导攀点交情。
酒宴一直持续到天黑才结束,镇上的厨子炒了一天菜,累得胳膊都转了筋,对于最后来的客人,就只管上酒,以及现成包装袋里的熟食了,好在这些人过来也不是为了吃喝。
曲文波今天任务圆满完成,看看天色不早,就起身返回省城,准备向吴宝玉汇报,县市领导自然要送到地界处。
邵海波喝大了,没等客人走,就人事不省,被村民们抬着送回家去了,今天给曾文甫立碑,来了这么多人,搞得红红火火,让他多年的愧疚终于有所寛释。
第二天一早,邵海波醒来之后便启程返回南江,省人民医院一大摊子事,还等着他回去主持呢。
曾毅也没有多待,跟王国利夫妇打过招呼,便去了渡山市,在返回东江之前,他还要为陆香柔再复诊一次。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寻州市的高速公路,这件事昨天寻州市领导已经拜托过曾毅了,施伟还专门找曾毅讲了话,曾毅不好推辞。不管怎样,曾毅也不想因为罗国坚的事情而耽搁了家乡的发展大计,如果高速公路真要是因为这事被搁置,这让曾毅以后都不好意思回家乡了。
他给家乡也没做过很大的贡献,如果能够把高速公路的事情落实下来,也算是为家乡了尽了一份力。
在渡山市待了一天半,陆香柔的恢复情况非常好,已经基本痊愈了,再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吴宝玉再次提起铁路枢纽的事情,曾毅向吴宝玉介绍了一下铁道部的基本情况,答应等吴宝玉进京游说的时候,帮他联系铁道部的部长闫立成,以及副部长姜晚周。潘保晋跟闫立成关系非同一般,曾毅和姜晚周打过交道,只是帮吴宝玉牵线的话,问题并不大。至于事情最后是否能够成功,主要就看吴宝玉的决心有多大了,这一方面曾毅是帮不上忙的。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曾毅再找机会向吴宝玉引荐军工大佬翟万山。
寻州市高速公路的事,曾毅也向吴宝玉提了一句,吴宝玉没有直接答应,但点头表示会过问的。其实吴宝玉并没有想到这次的事情会牵扯到交通厅,曲文波会错意,直接把罗国强拿下了,现在搞得交通厅人人自危,省内道路工程全线停滞,这并不是吴宝玉想要看到的局面。
忙完这一切,曾毅向吴老道了别,就起身返回东江。
到走的时候,曾毅才知道罗国坚为什么要向自己发难。上次治好罗国坚的极度阳虚病之后,罗国坚把剩下的一点鳔胶当做是宝贝疙瘩,逢人便拿出来吹嘘显摆,只差把鳔胶吹成能起死回生、返老还童的神药。
后来有一次,碰到一位做家具生意的老板,以前是个木匠,他看了罗国坚拿出来的东西,一眼就认了出来,说这是鳔胶,不值钱,他的厂子里都是拿来粘木板的。
罗国坚当时很生气,把那个老板狠狠骂了一番,不过回去之后却长了心眼,特意去看了别人熬制鳔胶的过程,竟然和曾毅让他熬药的过程是大同小异。罗国坚又找遍整个沙南省的水产市场,最后还真让他找到了“三阳鱼”,原来只是很少见的一种海鱼罢了,几十块钱就能买一条。
罗国坚再傻,也知道自己肯定是上当了,回想当时的情景,他没有找到任何曾毅骗自己的把柄,也不确定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真正的三阳鱼,或许是自己被卖鱼的骗了。但想起自己曾经被曾毅捉弄过的经历,他觉得肯定就是让曾毅坑了,这时候他才不管曾毅有没有治好自己的病呢,罗国坚自我感觉在沙南省也算是一号人物,有钱了就更讲体面,却让曾毅连番戏弄,这口气他怎么也咽不下。
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让罗国坚最终倒了大霉,还把自己哥哥也拉下了马。
回到东江,司机老张已经等在了机场出口,接上曾毅之后就直接上高速往中化市去。
等下了高速,天色已经有些黑了,中化市街上的霓虹灯陆续亮了起来。
车子出了收费站往前走了一截,刚拐过弯,就看到前面路口处停了两辆警车,其中一辆上面竟然还印有“特警”字样。前面的民警一招手,拦住过往的车辆检查车上人员证件,穿着深蓝制服的特警则荷枪实弹站在身后几米远的地方,随时应付突发状况。
司机老张刚把车子驶近一些,就有民警抬起手,示意司机老张靠边停车,随后一位民警和一位特警就相跟着走了过来。
曾毅往外看,正好看到徐力站在远处的特警车旁。徐力此时也看到了曾毅,不过没有动,只是朝曾毅的方向微微一点头,随即把视线挪开,过去检查另外一辆被拦下的出租车。
司机老张把车停稳,掏出证件,不满地道:“怎么搞的,自己人的车也要查?”
那民警上前接过证件一看,原来是市农委的车子,当即就赶紧放行,也没往车上乱瞄,现在谁都知道市农委还有一位市领导,座驾就是普通的桑塔纳。
离开检查点之后,曾毅问道:“市里这两天出了什么事情,怎么查得这么严?”像刚才的那种情况,一般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市里要搞大活动,提前排除安全隐患,保障重大活动的平稳进行;第二就是出了重大的治安案件。
眼下只有第二种可能,因为中化市最近没有什么重大活动安排,这一点作为市领导之一的曾毅很清楚。
司机老张便道:“市里昨天出了个案子,事情不大,却让人极其气愤。”
“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曾毅说道。
“昨天上午,就在市中心广场的超市内,有个蟊贼在偷客人的钱包,一个五岁大的小姑娘看到了,小姑娘就喊了一声‘叔叔,有人偷你钱包’。结果呢,那蟊贼非但不害怕,反而回过身笑眯眯地在小姑娘的脸蛋上捏了两把,说‘小姑娘,你看错了!’”司机老张讲到这里,突然就有点激动了,两手都离开了方向盘,道:“这天杀的蟊贼,竟然在捏小姑娘脸蛋的时候,用刀片在小孩两边的脸上各刺了一个十字,等蟊贼跑远,大家才发现小孩脸在出血。”
司机老张恨恨地一踩油门,道:“别让我抓到这贼,我抓到他,肯定要打断他的胳膊不可!太无耻了,连小孩子都不放过,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生孩子没屁眼!”
曾毅听了,也是极度气愤,正如司机老张所讲,他也是恨不得打断了蟊贼的腿。
“昨天正好有省里一家报社的记者在超市采购,于是这件事就登上了省里的报纸,老百姓都很气愤,市局局长蒋宏亲自坐镇,说是要在四十八小时内把蟊贼抓获归案!”司机老张看到前面有车亮起红色尾灯,又恨恨踩了一脚刹车,道:“早干什么去了,满大街都是蟊贼了,才想起抓贼是自己的职责。”
曾毅默然无语,他对中化市的治安状况也是早就不满了,要不是他只是个农委主任,怕是早就要向市局局长开炮了。曾毅在座椅里一咬牙,道:“受伤的小孩子现在在哪里?”
“在市中心医院。”老张回答着,道:“那小姑娘的照片我在报上也看到了,长得真漂亮,很是招人喜欢,现在被蟊贼在脸上刺了两道,可千万别留下什么伤疤,否则真让人痛心……”
“去医院。”曾毅没等司机老张说完,就直接吩咐道。
司机老张似乎有点意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然后快速打下转向灯,一轰油门就来了个原地大掉头,朝中化市中心医院狂奔而去。老张也早就想去医院看看那个受伤的小姑娘到底怎么样了,只是事情闹大之后,医院都被安排了人,严禁外人进行探访,老张一个开车的司机,怎么可能进得去?
现在一听曾毅要去,老张把车速飙得比平时猛多了。
来到市中心医院外面,司机老张停车,到路边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鲜花店去买一个花篮,曾毅则打开后备箱,然后拿出药箱,从里面拣出一个小瓷瓶,打开确认之后,伸手塞到了衣兜里。
老张停好车子,就捧着花篮,跟曾毅一起进了市中心医院,直接去了外科干部病房。
到了干部住院楼下,就看到守了很多的媒体记者,有医院的保安和市局的警察站在门口,检查进出每个人的证件,媒体此时不允许进入采访,理由是小孩子情绪不稳定。
老张捧着花篮走到门口,就被医院保安拦下,道:“你要探望哪位病人,证件拿出来我看看。”
老张掏出自己的证件,道:“这位是我们市农委的曾主任,以市领导的身份,前来看望昨天被窃贼划伤的小女孩。”
保安有些拿不准,农委主任跑来凑什么热闹啊?旁边的警察倒是有点见识,知道曾毅这个农委主任是如假包换的市领导,当下就朝保安打了眼色,示意让开通道,然后道:“曾主任,您请进。”
旁边守着的媒体一听有市领导前来看望受伤的小女孩,也不管是农委的还是政法委,当时一拥而上,把曾毅围上了,一个个抢着发问。
“请问,市里会不会对受伤小女孩做出特殊关照?”
“小女孩的赔偿问题该怎么解决?”
“到底需要多久才能抓到行凶者?”
“小女孩的伤情现在究竟如何,是否会留下后遗症?”
“窃贼在公众场合行窃失败,竟然公然报复一位毫无自保能力的小孩子,对于中化市的治安问题,你怎么看?”
“……”
记者们也没有个先后次序,连珠炮式地发问,没见过这场面的,怕是此时都要被弄蒙头了。
保安和记者此事上前,开始维持秩序,道:“请大家后退,让曾主任先进去,至于事情的发展和处理结果,请大家随时关注市里发布的公告。”
记者们不肯放弃,继续围着道:“曾主任,请讲两句吧!”
曾毅想了一下,便站定身子,面向记者道:“首先,我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态度,对于昨天发生的这件事情,我本人和大家的感觉是一样的,我感到非常地愤慨;其次,对于受伤小孩的医疗和后续问题,相信市里肯定会拿出一个让所有人满意的方案;最后,对于中化市目前令人堪忧的治安状况,市里的治安执法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必须要有人为此事负责!”
说到这里,曾毅朝记者一欠身,道:“请媒体继续监督报道此事,并且督促中化市的治安部门做出实质性的行动和改变!”
说完,曾毅转过身,领着老张走了进去。
现场的媒体有些集体发愣,大家做惯了社会新闻,平时也没少跟政府部门打交道,所以对于曾毅刚才的表态有些意外。首先,曾毅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表示了非常的愤慨,而不是官方惯用的“遗憾”二字;其次,曾毅作为一个农委主任,竟然直接向中化市的治安系统开炮,而且要求治安部门做出实质性的改变和行动,这都让人感到非常吃惊。
站在门外负责维持秩序的那个警察,也觉得曾毅的话有些奇怪,只是究竟奇怪在哪里,他一时也说不出来。
进门在护士台一问,得知受伤的小女孩被安排在六楼的特护室,曾毅就和老张进了电梯,按下六层的号码。
到了六层,电梯门一开,就听到外面的楼道上传来声音:“一天半过去了,你们没有一位领导过来看我们,现在过来了,就告诉我说凶手没抓到,而且一时半会都可能抓不到,你这么讲,究竟是什么意思?”
说话的人语气很冲,而且听上去很是气愤。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