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词传.pdf

李清照词传.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李清照是历史上名副其实的“中国古代第一才女”。本书解读她的词作与沧桑绮丽的一生,将李清照的一生用“九张机”的词牌来概括,在讲述李清照行履的同时,对她不同时期的词作都有细致入微的解读,文风清丽,语言优美。

编辑推荐
《李清照词传》由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卢静云,自称芸娘,号我闻山人,生于南国楚庭,感沾都市烟火,于是习古琴、参释法,自持简单,但求风月无果,云水随缘,不共红尘结怨。文风清浅淡雅,擅古典题材写作,愿以刹那文思,糅合一缕清香做引,闲游人间。

目录
一张机,春光淡荡试新衣——豆蔻午华
莲初长成
词名方显
绿肥红瘦
二张机,和羞试理并双枝——结缡
明月入梦
同结连理
烟火与共
教郎比看
岁月静好
花词寄韵
三张机,红鸾末识玉楼低——家难别离
元祐祸起
相思难寄
浮槎来去
空对烛花
人比花瘦
四张机,赌书茶醉隐花诗——屏居青州
屏居青州
归去来兮
著写词论
武陵人远
泪融残粉
征鸿过尽
望断归路
五张机,乱红飞过阳关笛——长门怨
远赴寻夫
子虚为友
憔悴东篱
梅香暗留
长门闺怨
六张机,角声催断梦伤悲——国难
国破南渡
空梦长安
梧桐应恨
归鸿声断
生为人杰
七张机,秋坟瘦却损梨枝——夫亡
一别永诀
寻寻觅觅
旧时情怀
催落梧桐
颠沛流离
失尽遗珍
难堪折枝
八张机,东风冷向病中衣——再嫁
病中再嫁
囹圄风波
病起闲思
打马图赋
九张机,旧书长记旧时诗——结篇
结篇

序言
小窗灯阑,此夜静凉,我一步一步,与她一起走过……
人世纷繁,难以为之预设。在这苍茫天地间,从开始到落幕,也只能是自己的修为。翻开一卷《漱玉词》,其中悲欢,历久弥香。无论,这一路,她走得多么艰难,到如今,也只留下清浅婉转的墨迹,记录这一份简约而坚忍的痴。那么,问谁,能洞悉这前世今生的因缘?
我看见她,从那摇曳生姿的满庭芳菲走来,用稚嫩天真的言语,描出一段锦瑟流年。在她的前方,筑起一座关于梦的房子,收藏起上天慷慨的恩惠。她用轻盈的身姿,在白云之上起舞。她用曼妙的歌语,与林里的黄鹂争宠。她用沾着诗情的墨香,绘出莺歌燕舞、春暖花开的人间。世态万象,也只化为盈盈的一笑,落在红尘里最纯粹洁净的一个角落。浣花溪里,写就了美好的最初。
我看见她,携着浓艳的喜庆,入了他的门。“之子于归”,在她浅浅的笑颜里,春意又深了一层,透过曦霞映染的晨晓,散落了万千风月情浓。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花晨月夕,琴瑟和鸣,每一寸绮光,每一时恩爱,流转在岁月里,留下斑斓的印记。她落笔的娇羞爱嗔,都是为他而作,写尽了此生的恋恋风尘。她便似风中摇曳的那一株芙蕖,悠然吐纳,安心享受着这般恩眷盛浓。
我看见她,零落相思,朝暮如此。怨憎会,爱别离,谁能永远保存着这缱绻红尘,不会褪色?谁又不会计较那寻常人世中的种种,仅怀着一缕不生不息的念想,苦苦守候?经年辗转,桐花已老,你是否还记得,还记得那些春深若水的欢喜?当花影被囚成遍地荒凉,当木犀凋成香扇上的往生事,许诺过的天荒地老,注定遗落在弹指的一瞬间。折尽清欢,应是怕情深。 我看见她,在乱世的风烟中踽踽独行,心怀着浩荡天地的正气,用铿锵悲壮的诗篇,控诉着血染的侵略者心肠。河山辽阔,顷如万象云烟。她站在大宋的断垣残壁上,听故国的风呼啸南来,凛冽刺骨。多少恨,残存在斑驳的历史里,是大宋朝门上的一抹朱红。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我把她一生的九个阶段,填成一阕《九张机》,并以此为线索,写就此书,聊记以念:
一张机,春光淡荡试新衣。红妆晓弄风凝碧,轻云出岫,藕花深处,胭色满清池……
二张机,和羞试理井双技。合欢共记楼台会,鸳鸯织就,一湾春水,沉醉问佳期。
三张机,红鸾未识玉楼低。南枝探遍西风起,孤衫照影,黄花遍地,眉深著相恩。
四张机,赌书茶醉隐花诗。青鸟远舍屏居地,渐凉烟月,渐长秋暮,渐得君信迟。
五张机,乱红飞过阳关笛。梅诗半落长门泣,武陵人远,空阁梦断,谁解此中痴?
六张机,角声催断梦伤悲。少年空话靖廉耻,不识干戈,又逢干戈,客老凤楼西。
七张机,秋坟瘦却损梨技。此身强作相思字,梵钟声断,啼鹉衔恨,一心事已全非。
八张机,东风冷向病中衣。休付明月桐花泪,更薄青冢,更堪愁掷,曼待故人归。
九张机,旧书长记旧时诗。半生零落他年祭,梧桐渐老,不如归去,一闪灯花垂。

文摘
版权页:



当天晚上,明诚来到老父赵挺之房里,吞吞吐吐地向父亲重提昔日的“芝芙梦”,赵挺之阅人无数,当即明白了儿子的心意。
是时,赵挺之正为当朝吏部侍郎,官居三品,政绩突出。能坐稳朝廷要职,赵挺之也是一个聪明的人,懂得如何在纷繁的政廷上保护自己。朝廷两派的矛盾日益严重,党争频繁,无论分属哪一派,都有被倾覆的可能。
赵挺之向来拥戴王安石变法,又与奸臣蔡京结交,而苏东坡、黄庭坚等人则是反对变法的旧党,李格非是苏东坡的门生,但在政事上又不会有过激的行为。这些年,在宣仁太后的支持下,朝廷逐步废新法,恢复旧制,新党处于劣势的地位。如若两家联姻,日后即使是旧党赢了,赵挺之也不至于沦落到一无所有。
这样想着,赵挺之的心里已有了十分的打算,表面却仍然故作沉思,为难地向儿子明诚分析道,自己与李格非分属两党,也算是政敌,怎么能让他迎娶李府的女儿呢?
明诚未历人事,哪知道父亲的另一番心思,一听就急了,连连劝说,希望父亲不要为了政事牺牲儿子的幸福,并道出连日来为思佳人寝食不安的苦衷。
赵挺之叹了一口气,说是为了儿子的幸福,老父也不得不冒着被同党误会的危险,允下这门亲事吧。赵挺之嘴上说着,心里却在谋算,这样一来,能让儿子感下大恩,日后有什么事情,也好让儿子出面说话。
于明诚来说,其他事情并不重要,无论父亲心里盘算着什么,只要能让父亲答应这亲事,已是最好的回答。当晚,他兴奋得一宿未眠,次日一早,便催促父亲遣媒人前往李府说亲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