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走远点.pdf

给我走远点.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有个叫梅小排的人,热衷旅行20年,洋洋洒洒留下许多记录,全是地道经验。

他会带你去好玩的地方。上海、前童、晋中、日本、老挝、里昂……哪怕在热门城市中也要寻找秘境,自留悠闲。
他在旅行中比普通人想得更多。美国的自由精神、西班牙的美食天堂、茵莱湖的渔业生活……人文风情,一颗会体验的心胜过大百科。
够折腾的活动他从不错过。最美的滑雪场、世界各地的潜水记、磨穿鞋子的登山路、驯鹿部落里学打猎……精彩那么多,四肢并用才尽兴!
旅行这么久,他的记忆那么多。骗子是怎么炼成的,小偷是怎么斗上的,姑娘是怎么带走的……回来以后,故事就是这么来的。


梅小排的文字亲近有趣,插科打诨,一路叨逼叨,偶尔真深沉。
他写出来的旅行,就是大多数人“没什么大不了”的旅行,从来不是生活的逃逸或标榜,而是生活的一部分。

编辑推荐
最接地气的旅行书
梅小排的旅行态度是“旅行没什么大不了,谁都能走远点!”不文艺、不说走就走、不寻找自己,这本书用最接地气的表达将旅行还原成每个人的身边事。
穷游网首席运营官、《旅行者》杂志主编欢呼力荐:这小子终于出书了!

20年全能旅行者的资深经验、独家体验
梅小排全能旅行20年,上至奢华度假村,下至老少边穷无所不去;徒步、登山、滑雪、潜水、打猎等无所不试;姑娘、骗子、小偷等无所不勾搭……看一路叨叨的攻略秘笈、户外体验、人文思考、邂逅故事。

买书即有连环抽奖,好礼全拿走!
这本书有多超值?奖品告诉你!酸奶、背包、行李牌、五星级酒店入住券……买书参与独家连环抽奖,激励你走更远!

名人推荐
如果你已经走过一些地方,渴望去更多好玩的地方,面对互联网上海量的无用信息有点犯愁 ,或者你想看到一个资深旅行者旅行、看世界的态度 ,那你就需要这本书。
——《旅行者》杂志主编 地主陆

梅小排是个不靠谱的人。但真正有趣的事情就是,不靠谱的人往往因为其不靠谱而丰富有趣。
    ——穷游网首席运营官 蔡景晖

作者简介
梅小排
本名朱震,混过媒体圈,接受过Lonely Planet写作培训,开过专栏,做过网站,卖过橙子,最近迷上了马拉松……只干一件长久的事——就是用他的长腿走遍世界。自大学毕业后,他把能挤的时间和能攒的钱都用在了自助旅行上,20年来国内先兜一遍,世界上最值得去的地方再一一拿下。偏爱老少边穷,也不错过顶级度假村;徒步登山不在话下,滑雪潜水也是一把好手;路上有勾搭,走过有思考。
他还在玩,也将继续走。走更远。

目录
一个帅哥的人生旅途 / 地主陆
不靠谱的梅小排 / 蔡景晖

PART 1 先走一步
白玉 真有桃花源
早上推门出外,丝丝缕缕的薄雾飘浮在空中,山上有人家,疑似天上人间。

寻桥于泰顺
当时我正身处泗溪镇闹市之中,碰上学校放学,小孩子们四处奔跑,旁边有小贩叫卖,他们视旁边的溪东桥为无物,而这座造型古朴的桥就不动声色地安卧于侧,反倒使我等游客有点不知所措。

月山村里又见廊桥
让我略感意外的是,这里不收任何门票,游客也罕见。享受到了难得的清净、闲适 。

在埃及 ,一晃几千年
过关时,海关官员的第一句话是“欢迎来埃及!”第二句话就是“金字塔在等着你!”,令人不禁失笑。

尼罗河漂流记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这段唐诗名句没想到在千年之后万里之外的埃及还能找到如此现实的意义。升帆起航的浮鲁卡载着我们稳稳地航行在宽阔平静的尼罗河上,向着下游的方向驶去。

辛巴的故乡
就像我前几天经历的那样,一开始我看到水羚都会激动不已,拿起相机狂扫一气,渐渐审美疲劳,而后,只有猎豹、犀牛、野牛、狮子才能令我兴奋起来。

最后的自然处女地
顿时,四处一片漆黑,一片静默,我知道自己睁大了眼睛也什么都看不见。确实,我也听见了自己内心在说:赶紧开灯吧,睁眼瞎的滋味真不好受!

帐篷,森林与海景
客人在房间里也能和大自然零距离。说得俗一点,我试过,上厕所时甚至都能看到海景。

在保加利亚找一个终点
当我终于踏上这片土地,在朴实无华的索菲亚和具有古罗马遗风的普罗夫迪夫之间游历 ,玫瑰花海、修道院、教堂、恪守传统信仰的人们……种种风物无不展现了保加利亚风姿绰约的身影。其中,当寻访到坐落在罗德比山脉深处的莫斯利安村,它所带来的安静平和,就如同让你找到了心灵寻根之旅的终点。

PART 2 细寻慢觅
徒步上海法租界
在喧嚣背后,另外一块同样能代表上海气质、文化、品味的区域仍然保持着原来的节奏,至少是大部分保持着,那就是接下来我要走的路线。

前童没有理发师
房间内采光不好,昏暗阴沉,里面没有英俊的理发师,墙上挂着几张当时的剧照,当中只有一个旧旧的理发椅,显得空荡荡的。

行船走水乡
在如今,换个行走的方式,搭上一条船,沿着河道航行两三天,寻找一些不为人熟知的古镇,领略一下两岸风光,倒是能够搞出点儿江南水乡加上运河人文旅游的新意思。

自在晋中
“老板,平遥城里晚上可有什么消遣?”“消遣?电视,看电视吧。”“就看电视,没有其他的?”“对呀,除了看电视还能有什么事?看完电视睡觉,呵呵。”

再见新路海
对颠沛在川藏路上的人来说,新路海就是春光,假如有可能,我愿它成为我的瓦尔登湖。

车窗外的怒江
我一向在乎路上的风景,如能大饱眼福,舟车劳顿也不能奈我何,甚至目的地也变得不重要。

约会镰仓
在东京涩谷住了一周,我终于受够了汹涌的人群、稀奇古怪打扮的潮人和喧闹的药妆店,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镰仓,与历史、传统进行幽会。

寻密高野山
就当我转身回房时,我突然听见一声女人的娇嗔声,真真切切,异常清晰,那个声音仿佛穿越黑暗直达我耳朵里。

老挝,一种理想的故乡
不知道为什么,老挝的安静、平和、快乐,总让我想起我的童年。

淡走里昂
国内一些著名寺庙已成为迪斯尼化的景点。反观欧洲,即便是一些地标式的宗教场所,仍可找到世俗和精神之间的平衡,回想一下,不禁思绪难平。

PART 3 驻足停留
在美国不用汽车的人
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兰卡斯特郡,生活着一群阿米什人,他们奉行着基督新教再洗礼教派的规 定,在日常生活中拒绝电灯、电视、电脑和汽车,他们依然如同三百年前欧洲农民的穿扮,从事着传统的农业和手工业。

和钟表一样准时的瑞士火车
欧洲的火车轨道喜欢沿着最美的湖泊铺设,或者就在山间穿行,行驶在山间的时候,车速也并不快,几乎不会错过任何风景。

又一个将吃推向极致的国度
“这就是我们西班牙人,在吃饭上从不吝啬时间!”

迪拜,好玩吗
“没有人会记得第二名是谁”,迪拜现任酋长谢赫·穆罕默德在他的《我的愿景》一书中写道。显然,这句话已经成为整个迪拜传诵的座右铭。

锡瓦绿洲:亚历山大受神谕处
锡瓦的泉水享有盛名,而盛名之下却深受其累,可怜可悲的“怀璧其罪”,开发与保护的矛盾往往在经济模式单一、文明沉淀厚重的地方尤为凸显,锡瓦也是如此。

茵莱湖见闻
他们通常是一人一舟,而此地仅有的单脚划船是渔民们的看家绝技,堪称茵莱湖一景。当地人认为,用脚划船速度快且更有耐力,腾出双手又能同时撒网、持叉,一人作业即可完成整个捕鱼过程。

如何一口文艺腔地游西贡
去西贡之前,你必须大量观赏和阅读与西贡有关的文艺作品,否则你就是土包子游。

在柬埔寨负责任地旅行
我就曾在吴哥窟前,看到有摄影师花钱雇了两名和尚站在水塘里,以“制造”出佛光普照吴哥窟的前景!要知道,这种交易将有可能严重破坏当地的人文生态。

PART 4 折腾到底
在惠斯勒享“白色鸦片”
忽然间,我发现 Dick 在前面的大陡坡停住,原来我们已经冲过了云雾区。眼前顿时豁然开朗,在望不到底的大雪坡下,正是惠斯勒村,上面还飘着丝丝缕缕的薄雾,在延绵的青山映衬下,犹如一个童话王国。

把你的海借我一潜
海洋中含磷的浮游生物被激发,随之手臂周围出现了星星点点的萤光,形成一条浪漫的光带。太魔幻了,我不停地挥舞手臂,仿佛自己成为了点石成金的魔法师。

躲起来练太极
别看个子矮小的他只有12岁,却在陈家沟太极拳学校学习生活4年,功力已然深厚。对他来说,在陈家沟习武最大的目标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打败老家经常欺负他的邻居孩子们。

湄公河上的生死时速
突然,听见河谷里波澜壮阔、排山倒海般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我被击倒了。

史上最不靠谱的徒步
“这和人生道路一样,开始或中途总有迷惘的时候,走着走着总会找到方向,总能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里要的是什么,也许那多走的弯路,能体味到别人没有的感受。”

两天换一个日出
帆布鞋也在登山不久后开始折磨我,由于鞋底薄软,几乎等于赤脚踩在石块上,举步维艰。第二天下到山底,脚底板已经开裂,造成我后来瘸了一个星期 。

那年冬天,大兴安岭零下40度
从二哥手上接过枪后,我心跳加快。我跟妮妮说了下要出门打猎了,她就留守营地吧。那时,我产生了一种回归原始部落的感觉。

PART 5 人来人往
河内来的情书
将近零点的夜里,我躺在床上心想,也许以后再也不会来越南旅行,而今天遇到的那些可爱的人也许将只能成为我的回忆。

艾哈迈德传奇
艾哈迈德忽然做出可怜之极的表情,缠着问我索要小费。如果谁能亲眼目睹,就知道他真是天生的演员啊,脸部肌肉变化之快令人匪夷所思,让我哭笑不得。

广州火车站前的较量
渐渐地,周围有一些脸色不善的人似乎是不经意地走过,游离,然后再三三两两地散落在我 前方不远处,或蹲着,或靠墙站着,或坐在地上,眼神都不约而同地直往我身上飘。我感到一阵强大的压力,心情开始不安和紧张起来。

文昌鸡
她穿着一件红色的比基尼,身材凹凸有致,皮肤光洁亮白,一下子让我想起剥开壳的红毛丹。

孤独的火车旅行
世界变了,我也变了,我已经不爱在火车上和陌生人搭讪了。你看,上火车的这四个多小时,我除了吃了个饭和在手机上打了这么多字,一句话都没说。

后记 给我走远点 / 梅小排

文摘
给我走远点 / 梅小排

  我要坦率地承认,是康柏(Compaq)电脑和新浪旅游论坛携手把我从麻将桌、KTV 和酒局里拯救出来的。
  在这个新世纪到来之前,我在一家世界 500 强家电公司担任销售,要进行大量的商务活动,你懂的。当时,公司为了推行无纸化办公,给我们发放了一台康柏笔记本电脑。我觉得公司的决定有点超前,我们对纸的消耗并没有减少,却彻底改变了我低级趣味的出差生活。
  每周,打着领带、西装革履的我都会拎着那台笔记本移动在沪宁线上,表面看上去特像严肃正式的商务人士,可它并没有在工作上帮到我太多。一旦结束日常工作回到酒店,我都会着急地打开电脑,接上电话线,听着 Modem 发出欢快的猫叫声,一头扎进了新浪旅游论坛 。
  刚上网那会儿,我试过进聊天室,和陌生人乱侃,觉得太无聊了。我很笨拙,对网络游戏完全无感。至于新闻、图片,大多看看就好,很快厌倦。我喜欢旅游喜欢摄影,有一天我发现了新浪旅游论坛,我知道我属于这里 。
  时光怎么拉也拉不住,一晃十四五年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那几年真是论坛的美好年代,一个真正体现互联网“平等、开放、协作、分享”精神的年代 。
  新浪旅游论坛被网友称为“驴坛”,在那里混的网友自然叫“驴友”或“驴子”。那时的论坛气氛很好,妙文美图,层出不穷,我大开眼界。网友单纯有爱,文明上网,有问必答,极少有粗口,大多是就事论事拍砖,人身攻击会被鄙视。各地的驴友们还组织了地方分舵,称新浪驴坛为总坛。驴友们之间信任度很高,出差到各地还会拜码头。当地驴友组织饭局 ,从线上走向线下,没有商业利益的“O2O”。我现在很多朋友都是那时期认识的驴友,保持了十几年的友谊。
  在驴坛,浪荡四海的大侠云集,他们能文能武,出门一次,回来写一手好文 ,拍一堆好照片,让后辈仰止。藏区、新疆、内蒙、东北、西南,中国的好地方在驴坛的精品帖里徐徐展开,泰柬越、南太平洋海岛、大洋洲、欧美诸国,似乎触手可及,我沉醉其中,心神往之,每次对着屏幕我都听见一个声音对我说:“给我走远点……”
     
  后来,我真的走远了,无论是地理上还是心理上。我去了更多的地方,足迹遍布中国大陆各个省份、自治区、直辖市和特区,我迈出了国门,东南亚、西亚、中东、非洲、欧美,越走越远。碰到些不熟的人常会问我“你喜欢旅游,你去过哪些地方啊?”我觉得这样的问题真不靠谱,我该怎么回答呢?我要细述旅行经历可能要说三天三夜呢。还有人常会问:“你去过多少国家?”我也会一时语塞,在国家密集的欧洲,旅行社也能推出“十天游八国”的旅游产品,我无意以数量来标榜自己是有多热爱旅行。
  旅行或旅游,对我来说,它俩是同义词,要较真的话,前者更强调“行”的方式显得执著一点,而后者更侧重于“游”,感觉更悠闲。但我要承认,在拥有这个爱好的初期,我有嘚瑟、偏执、狂妄的心态,以省钱抠门、艰苦卓绝为荣,以阔绰大方、悠闲舒适为耻,甚至觉得爱上旅行是个高级的品味,其他万般皆下品。
  我现在觉得这种思维太幼稚了,每个人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每种旅行方式无高下之 分。除了极度宅的那些人,没人会抗拒出门看看这个世界的诱惑,只要看过相亲节目,就会发现男女双方的爱好里大抵会有“旅游、音乐、阅读”这老三样。
  当我走了很远的路、遇到更多的人,才发现“旅行没什么大不了的”,只需有一定的经济能力、时间和勇气,它和我们日常吃饭、睡觉、看电影、唱卡拉 OK 一样,是“由理性支配下的积极生活所带来的幸福”。按世界旅游组织对旅行的定义,只要是超过“离家 55 公里的距离”都算旅行,我觉得,周末去水乡和登上越洋航班,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去远方一个陌生的地方可以暂时回避现实,给我带来一种自由的感觉,我沉迷于此,有时会被人视为对生活吊儿郎当的负面典型。我喜欢去尝试不同的新鲜事物,滑雪、潜水、野营 ,一切能增加旅行乐趣的行为我都愿意去体验。在旅行方式上,我也不愿意拘泥于任何固有思维,我可以搭货车路上颠簸不停,也可以去昂贵的米其林餐厅大吃一顿,我既能在柴房的木板上酣睡,也能在精品酒店里笑看海景。
  人生苦短,必须潇洒 。
  
  在2000年 ,受了驴友们的鼓舞,我开始在驴坛写游记分享我的旅程。一段时间后,我的康柏电脑毁于一碗方便面面汤,却换来了在驴坛的小有名声。我还记得,第一家约我写稿的媒体是《中国青年报》,拿到样刊时,我也激动万分。之前从没想到我的文章可以用铅字印刷出来,换来几十块的真金白银,要知道我最好的语文成绩出现在初中时期。
  再过了两年,我误打误撞进入了一家报社,彻底成为一个要以码字讨生活的人。而写旅游类文章,一头扎进去也坚持了十几年。其实我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想挣点稿费以补贴出门旅行造成的财务亏空,没有太多理想主义色彩。
  我肯定不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每次写稿都痛苦,只是把它当成工作。去年年底和浦睿文化签订出版合同,今年年初,我整理书稿,惊讶地发现自己积攒了三十余万字的游记。虽说良莠不齐,可也凝聚了无数个为赶稿的不眠之夜,心里也挺感慨的。经过删节、整合和补充,最后形成现在这本看上去拉拉杂杂、虚构与非虚构并存的小书。
  “给我走远点”,这个书名是我一位女性朋友翟青信手拈来,我觉得很好就拿来用了,相信傲娇的她平时经常对围着她转的男性说这句话。这句看似不耐烦的口头语也可以认为自己对自己说“你一定要走远点”,去远方,那里有最美的风景、最有趣的体验和最纯净的土地,去远方寻找最后的乌托邦,寻找自由。我也希望这本书的读者,都能走远点 。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